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不会画漫画 > 第三十一章:悲惨的李宇
    白小玫皱着黛眉,紧缩的眉关最终在白小桐的目光下选择了妥协松动。

    “小桐,这几天你照顾我的时候,我也觉得这里实在是太拥挤,尤其是我们一起睡这里的时候,我怕传染给你……”白小玫很是歉意,她知道因为自己的决定,弟弟陪她受了不少苦。

    可她之前却无动于衷,认为自己的决定才是正确的,现在想想住在这里她自己不介意,反倒没有顾忌到白小桐的想法,让白小桐跟着她一块受苦。

    白小玫抿着嘴唇,心中很不是滋味。

    就连秦萱都说了,他们在这个地方生活很不便,虽然秦萱口头上说是不方便催稿,但是多少是想说他们在这生活,对他们自己不方便的事情。

    尤其是她看到这段时间房间内乱糟糟的,显得更加拥挤,而白小桐看起来很是疲惫,种种情况让白小玫心里更加愧疚于白小桐。

    在白小玫看来,钱基本是白小桐赚的,自己只是付了苦力,所以白小桐用来改善生活,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去拒绝呢,白小桐对她的妥协,不过是照顾她的自尊而已。

    白小玫只是偶尔天然了点,但不傻,她叹了口气。

    “等过几天,我们去市区那边看看,还有没有出租的地方,唔,尽量找个距离雅萱漫画近一点的,我记得那附近有不少出租的地方。”

    果然,白小玫是思考给雅萱打长期工,也难怪,秦萱这位公司总裁两番上门拜访,又开出白小玫无法拒绝的高价。如果放在古代,那妥妥的是跟刘备收买人心一样,白小玫估计感动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如果不清楚雅萱难处之下的话,白小桐倒是很乐意,不过现在知道了雅萱没多少活路后……

    望着白小玫认真的表情,白小桐不由叹了口气。

    走一步算一步吧。

    自从白小玫决定换租房之后,她又拼命挣扎起来画画,白小桐拦都拦不住,只能劝她不要太上头。

    这个姑娘干事拼的就是一个狠劲,不把自己累倒就不肯休息。

    白小桐知道自己是劝不动的,也只好拿着手机翻看了下雅萱的情况。

    果然,雅萱的情况如秦萱所说,在其他漫画杂志社手里排名垫底,而且在网上也籍籍无名,灌水吧里关注量只有几千,每天没几个人冒泡。

    思来想去,白小桐决定暗中推波。

    ……

    精英中学。

    这两天,李宇看完了少年时代漫画,天天跟朋友们聊起《索菲尔城的勇者》最新的剧情,因为最新剧情和大反派第一次接触,剧情跌宕起伏,很受到大家的欢迎,作为日常聊天的话题也很不错。

    但除此之外,李宇就没什么娱乐的地方。

    这一期的少年时代半月刊已经被他反复看了两遍,再看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可是如果再不找点娱乐的东西,李宇都不知道该怎么渡过课余时间。

    突然间,李宇发现压在课桌底下的雅萱杂志,一时半会竟然没有想起自己什么时候买的。

    “噢,好像是那天翻墙出去,没买到时代少年,所以才随便买了这本看。”

    “但是当时上课看了两眼,虽然封面的少女挺好看的,但是漫画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其他也没啥好看的。之后我第二天早上买了时代少年,就把它给忘掉了。”

    李宇捏着漫画杂志,当时自己似乎还懊悔了下不应该乱花钱买的。

    不过现在闲着也没事情,李宇又看了一下。

    “画风绚丽是绚丽,但是好多都是少女漫画,我一个大老爷们看这些,要是被哥们看到了多丢人。”李宇快速地翻了翻,突然间发现一个画风和其他漫画不太一样的画风。

    是温馨的画风,以及可爱的少女少年模样,这种从未看过的淡淡水粉风格的封面,让李宇顿了顿。

    “这部是……《一周的朋友》,好奇怪的名字,朋友怎么可能只做一周,难道是那种狗血吵架剧情?貌似女频漫画经常出这种东西。”

    李宇吐槽道,眼睛却不知道为什么继续看下去。

    这部漫画的作者叫白小玫,编剧却不是作者,而是一个叫:我真的不会画漫画。

    看到编剧的名字,李宇有些忍俊不禁,这是什么奇怪的笔名。

    摇了摇头,李宇也没在意,打着想消遣时间的念头继续把漫画看下去。

    故事的开展是一个高中校园内,主角是如李宇一样的普通高中生,名字叫佑树,佑树有一个想法,就是他想和班里孤零零一人的少女香织作朋友……

    故事发展并不快,内容都是一点点地推进着,风趣又温馨,让人时不时会心一笑。也不知过去了多久,这个简单温和的故事把一向喜欢看热血漫画的李宇给看入迷了。

    他一页一页地翻着,书页声似乎是他耳内唯一的响动,就连上课铃声鸣起,都不知道了。

    或许是因为这节课不太重要,李宇也没管什么,就坐在位置上匍匐看着漫画。

    很快,第一话的尾页就到了。

    故事中的一周过去,本来两人已经成为了朋友,而香织却突然的不认识佑树,这样的剧情翻转让李宇非常错愕,他继续地翻下一页,然后就到了另一本漫画的封面。

    “我擦,什么展开啊,后面的剧情呢?!”

    李宇的突然惊呼吸引了埋头上课的同学们,可他似乎忘记了现在是上课时间,骂骂咧咧地说着。

    “该死的断章狗,我*你*个***,断章***,**。”

    不知怎么的,李宇似乎反应过来周围气氛有些不对劲。

    他如梦初醒地看向讲台,此时那位手里捧着书的地中海老头正对着他吹胡子瞪眼:“李宇!下课后来我办公室!”

    “啊!”李宇惨叫了一声。

    很显然地中海老头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他,甚至让李宇站了一节课,惹得不少幸灾乐祸的同学暗暗发笑。

    李宇望着那群幸灾乐祸里还有自己的好朋友,不由撇了撇嘴巴,暗骂不讲义气。

    随后心思却又渐渐地回想起刚才的故事,那后续的剧情不知道怎么的,一直在他心里挠痒痒。

    “后面发生了什么?香织为什么会忘记佑树,佑树之后会怎么做,他们之后还会是朋友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