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不会画漫画 > 第十八章:外出
    话说到现在,白小玫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白小桐趁热打铁。

    “考试还有近一年呢,要不这笔钱先拿来换个新房子租住吧。”

    “不行!万一你没考过,我可以拿这笔钱去给你去报名私立高中!”白小玫斩钉截铁地回答他。

    白小桐顿时跨个批脸:“可是还有一年的时间啊,按照我们的漫画故事,起码还能赚上十几万。”

    《一周的朋友》原作是四十多话,理论上是可以在稿费上赚个三十多万。

    “十几万?”白小玫不可置否。

    但是以她现在被养出成仓鼠的性格,觉得钱还是存着比较好。

    可是白小桐一个劲地催她搬家,让白小玫有些不高兴,她撅着嘴巴说道:“小桐,你这么想搬出去,难道是不想和姐姐住一个房间吗?还是说讨厌姐姐了?”

    白小桐道:“不是这个问题,是我都已经十五岁了。”

    听到这话,白小玫先是愣了一下,没有觉得什么不对,随后想到了什么,脸唰的通红。

    她红着脸别过头:“十五岁怎么了,小时候你还不是光着屁股跟我一起睡的么,咋的,还害羞啦!”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白小桐一头黑线,不再跟白小玫谈搬家的事情了,反正这家伙是铁了心不肯搬。

    什么原因白小桐也知道,说白了就是穷怕了,手里多了一笔钱,还不敢随便挥霍。

    除非是漫画连载了有一段时间,白小玫手里富硕的很,才会有念头搬家。

    于是明白她是劝不动的白小桐,朝她翻了个白眼,抢过她放在桌上的手机。

    “不搬家可以,起码给我新买一套被子,我可不想冬天还给你踢出被窝。”

    “啊,这件事情非常抱歉!”

    白小玫双手合拢,非常诚恳地道歉着。

    白小桐娴熟地打开手机软件,一边看一边吐槽:“你要是真的是诚意的道歉,应该露出……不对,差点说顺了,你要是真的想道歉,应该晚上别老抢被子。”

    白小玫带着歉意的表情说着:“对不起!可是我真的没办法,睡觉的时候我控制不住嘛,不过你可以在我抢你被子的时候把我拍醒,这样我就会收敛一些了。”

    闻言,白小桐盯着她的眼睛,看到她认真的模样。

    最后还是淡淡道:“算了,你白天要画画。”

    白小桐买完被子,就滚到被窝里,补夜间没睡够的觉。

    这灰色被套的被窝里有着一股淡淡的幽兰香气,钻进去的时候顺着香味瞬间让人昏昏欲睡,感受着这股困意,白小桐心底沉沉道。

    都怪白小玫夜里太折腾人了。

    zzZ。

    ……

    之后的几天,就显得很单调。

    白小玫依旧是白天做苦画画,白小桐依旧在瑟瑟发抖的夜中醒来。

    自从签约连载后,白小玫也放弃了继续当漫画家助手和下午去街头卖画的兼职,她专心致志画漫画。

    从白天到黑夜,几乎全把时间埋在了桌上。

    以至于白小桐这几天都非常无聊的等快递。

    “叮咚。”

    正当白小桐在纠结要不要睡下午觉的时候,一道门铃声响起。

    虽然三坪屋的设施很简陋,但该有的都有,不过这还是第一次收到门铃声,白小桐和白小玫起先愣了一下。

    随后白小桐率先反应过来了。

    快递到了!

    白小桐起身就去开门,果然门口站着一个穿着橙色快递服的男人。

    “先生你好,你的快递,请你签收一下。”

    “噢。”

    白小桐接过他给的笔,在上面签字。

    那位快递员似乎有些牢骚,看着白小桐签字的时候,他在旁边嘀咕说着。

    “其实快递到了已经有一天,就是你这里太偏僻了,附近也没几个人住,我昨天找了好久也没找到,直到问了几个送外卖的朋友才问到你们这是哪儿。”

    “那真的是不好意思了。”白小桐写了名字,说道。

    快递员笑了笑,说了声没事,他也就是发个牢骚,工作还是要做。看到白小桐已经签字了,就把那厚厚的包裹提过来给白小桐。

    这是晚上的被子,实际上白小桐也就买了这么一套被子。

    “是快递吗?”白小玫好奇地问。

    “嗯,被子到了。”白小桐非常欣慰地把被子提进来。

    他这么开心的模样,看得白小玫鼓起脸,最后又泄气。

    “对不起嘛。”

    白小桐没搭理白小玫,便自己快乐拆快递然后快乐铺床。

    ……

    又过了一天。

    今天,又无所事事。

    白小桐在白小玫手旁的纸上记录了这么一句话。

    记录完后,他躺在新被窝里又开始玩着手机。

    这时候,白小玫突然站起来说道:“小桐,陪我出去一趟可以吗?”

    “什么事情?”

    “稿纸用完啦,而且墨水也不足了,还有我珍爱的麦克笔在昨天坏掉了,得去文具店里补给一下。”

    白小玫指着一堆废料和另一堆成品漫画,很无奈地说道:“头一次这么高强度的画那么久,消耗很快也很正常。”

    白小桐点点头,然后说道:“但我不想出去。”

    “诶!”白小玫诧异地说道:“可是,你不是很无聊吗?所以我想带你出去走走。”

    白小桐古怪地抬起头看着她,道:“你哪里看得出我无聊了?”

    “从你写的这句话呀,‘今天,又无所事事’。”

    白小玫拿出白小桐写的纸,朝着他说道。

    白小桐看了一眼,一本正经道:“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在欣慰今天又没什么事情,或者说,没什么事情才是最好的吗?我在享受安逸时光啊。”

    白小玫脸顿时鼓成包子,生气地把他拉起来:“这种东西谁看得出来啊,你才多大就想着家里蹲,快起来,陪我出去走走啦,我们今天好好去外面玩一下!哦呀呼。”

    “多大就想家里蹲这种说法是一种强迫论,比如十几岁的时候家里蹲被说你才多大应该好好享受青春;三十几岁的时候家里蹲会被说你都多大了怎么还一直蹲在家里;五六十岁了家里蹲会被子女说多出去运动啦对身体好;七八十岁的时候家里蹲被说在家里等死。”

    白小玫捂着耳朵:“不听不听,王八下蛋。”

    “说到底,其实都是在说家里蹲错误而已,干脆直截了当就行了,不过话说回来,家里蹲其实并没有任何错误。”

    “啊,你不要说了,有个老是讲大道理的弟弟真的一点也不可爱!好了,快起来陪我一起去外面走走!哦呀呼。“

    “哦呀呼到底是什么鬼,我刚才就想吐槽这口头禅听起来太中二了,你该不会是突发中二病吧?白小玫,快醒醒,你已经十九岁了。”

    “你不要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