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超神时代 > 第23章 到底哪不对了
    陈小易琢磨了一阵,认为不归城是真的没有邪元了。

    这东西虽然珍贵,但还没到张安陵承受不起的程度。

    既然这份清单都照列全给了,证明张安陵甘愿破财消灾,不想和自己结怨子,没理由刻意省一个邪元。

    但不归城缺邪元,实在说不过去啊。

    陈小易隐隐捕捉到了什么,他拍了拍脑袋,自语道:“张安陵啊张安陵,你的不归城到底搞了多少名堂,我不想知道你的破事,但怎么感觉越陷越深了?”

    邪元是一种珍贵的黑暗材料。

    通常诞生在黑暗生物死去之后,配合一些特定的条件,由死气和黑暗原力聚成,是一种纯粹的能量晶体。

    现在是黑暗生物围城的时候,每天在前线死掉的黑暗生物不知凡几,应该正是邪元大量出现的时候,怎么会紧缺呢?

    陈小易将空间袋收好,立即出了别墅,一人来到主城内,进了几家酒肆,找了一些材料商人咨询。

    果然都没了邪元。

    而且全是被守城府高价收去了。

    “张安陵高价收了所有邪元,却一块都拿不出来……”

    陈小易忽然感到背脊一阵发凉,邪元虽然珍贵,但对人类而言,使用范围极小,反倒是黑暗一族用的极多。

    他面色凝重,突然在一家酒肆里,见到了曹嵩,正在独自一人饮酒。

    陈小易立即上前,抽出一张凳子,直接坐在曹嵩对面,拿起桌上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曹嵩望着他,目光复杂,叹了口气说道:“真是世事难料啊,一个月前,你我还在祖陆,你是死刑犯,我是监斩官,现在就坐在幽陆一座边城的酒馆里,面对面的喝着酒。”

    “正因为世事难料,所以人生才有趣嘛。”

    陈小易微微一笑,敬了曹嵩一杯,问道:“曹中尉好像有心思?”

    曹嵩“嗯”了一声,一口闷掉杯中酒,面色难看。

    “让我猜猜,曹中尉刚和青雯准校视察完防线阵地,就来这喝闷酒了,难道是阵地有问题?”

    陈小易又给他倒了一杯,淡淡说道。

    曹嵩的手轻轻颤抖了下,酒水泼洒了些出来,目光突然变得凌厉,盯着陈小易,仿佛要将他看穿。

    “放轻松点,是自己人。”

    陈小易笑了笑,又给自己满上,再敬他一杯。

    曹嵩这才收回目光,狠狠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啪”的一声重重压在桌子上,凝声说道:“我们可能要完蛋了。”

    “嗯?”陈小易一愣,虽然他猜到曹嵩可能发现了什么,但开口就说要完蛋,还是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有这么严重?”陈小易狐疑道。

    “你信不信我?”曹嵩盯着他。

    陈小易笑了,说道:“都说了是自己人,而且我们这一行人中,只有曹中尉真正上过战场,在祖陆上和黑暗生物拼杀过。我不信你,难道还信那些整天玩自己软蛋的家伙?”

    曹嵩露出欣慰的神色,感慨的叫了一声:“兄弟!”

    然后开始说道:“我今日随准校大人视察防线,发现不归城的防线等级是二级军事要塞,但围城的全是些低级魔种生物,主要是魔种蜥蜴、魔种野猪、魔种猎豹,稍微高级一点的魔种红鹰都很少见,这样的实力,别说二级要塞,就是一级要塞都绰绰有余。”

    陈小易说道:“这不是好事吗?”

    曹嵩苦笑道:“若只是表面上的这样,当然是好事。我在祖陆上征战南北,与黑暗生物厮杀过不下百次,可从未见过这么温柔的围城,在这些魔种生物的背后,一定有更强大的黑暗生物在控制它们。”

    陈小易想到张安陵那晚说的“下次让它们早点来”,跟曹嵩此刻的推测相符。

    曹嵩又继续说道:“虽然我猜不出那背后的黑暗生物是什么等级,但他肯定有企图。而且我还发现,不归城的守军军纪散漫,长期缺乏训练,要塞中的装备破旧老化,极有可能存在吃空饷,喝兵血的情况,一旦北面的黑暗生物真的攻城,不知道能否撑住半天。”

    其实从张安陵和张魏的德行上看,陈小易就能把不归城守军的情况猜到七七八八,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守城和副将都如此,下面能好到哪去?

    他凝声问道:“这些你有跟青雯准校说吗?”

    曹嵩喝口酒,叹息道:“说了,但准校大人似乎不以为意。”

    陈小易心道,骆青雯未必是不以为意,只是她从未经历过这些情况,哪怕跟她说,怕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陈小易想了下,又说道:“我有一件,想请老哥帮个忙。”

    说完,在曹嵩耳边低语了一阵。

    曹嵩一愣,随即双眼放光,点头道:“放心吧兄弟,我一定完成任务!”

    两人当即在酒肆分开。

    陈小易直接回了别墅,他径直进入到卧房内,开始捣鼓起来。

    与曹嵩的交谈,特别是邪元的事,让他有一种深深的隐忧和压迫感,虽然不想陷入到张安陵的破事中,可一旦真发生要塞攻破或者其它情况,那就极大的威胁到他和骆青雯的安全,必须尽快提升实力。

    傍晚时分,陈小易就炼制出了几枚黑乎乎的药丸,他挑了几枚,就相继吞入肚中,然后盘坐在床上,修炼起来。

    这是一种叫“暗灵丸“的丹药,里面蕴含黑暗原力,是魔人经常服用的,普通原力使者一旦误食此丹,很容易被黑暗原力污染,从而堕入黑暗。

    但他拥有金色光明原力,自带净化功能,那黑暗原力相对较弱,无法污染他的回路和神命。

    暗灵丸在体内化解开来,浓浓的黑暗原力扩散,侵入他体内,然后进入原力回路中。

    陈小易身上一阵黑一阵白,双手飞速结印。

    很快一阵金光在体内涌现,原力从神命中出来,流经回路,再归到神命中,完成一个周天。

    那些黑暗原力就被净化掉了,但体内的原力似乎有所增长。

    “果然有用!”

    陈小易大喜不已。

    他现在就是变着法子修炼,但凡有可能走通的路,都要去试一试。

    这种借用黑暗原力来修炼的方法,也是在和张武厮杀后,脑洞一开想到的,居然真的管用。

    “黑灵丸都有效,那破厄丹就应该威力更大了。”

    陈小易内心一阵期待。

    是夜。

    别墅外传来轻微的声响。

    陈小易立即从修炼中出来,将门打开。

    进来的正是曹嵩,他往身后观望了下,满脸兴奋和紧张,小声说道:“发现了!”

    “走!”

    陈小易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立即关上门。

    两人轻手轻脚往远处奔去,陈小易还看了一眼旁边的别墅,里面已经熄灯。

    两人跑了一阵,从角落里出来一道人影,正是曹嵩的手下士兵。

    “报告中尉和陈护卫,就是这个车辙。”

    那士兵蹲下,用手指着地面,在上面轻轻划了下,又指向远处说道:“那车已经出城,约莫有半个小时了。”

    青石道路上,到处是车辙,士兵指出的那个很好辨认。

    陈小易顺着辙印望去,目光微凝,缓缓说道:“任务完成,可以收工了。”

    曹嵩愣道:“收工?”

    陈小易点头道:“收工。”

    曹嵩一下抓住他衣领,有些愤怒的说道:“别跟我说,这事就到此结束了!”

    陈小易平静的看着他,反问道:“要不然呢?”

    曹嵩目光一寒,冷冷道:“不归城地处偏僻,道路崎岖,物资很难用重卡运输。所以这辆重卡一定不是运往幽州中部的,那么它到底运往何处,不是很值得怀疑吗?”

    陈小易又问道:“是很值得怀疑,但这跟你我有什么关系?”

    曹嵩怒道:“陈小易,别装了!若是你没有进一步动作,你会让我来调查?”

    陈小易笑了笑,拍了拍曹嵩的手,让他放开,然后说道:“调查是一回事,进一步动作是另一回事。且不说我是凡体,试问曹中尉你,有能力进一步动作吗?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多的掌握情况,一旦事情有变的话,也不至于仓皇失措,但在事情没有变化前,你我都没有能力做什么,不是吗?”

    曹嵩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陈小易说的都对,他无法反驳。

    陈小易又道:“你我没有这个能力,但有一个人有,你可以把这些情况都告诉她,但千万不要把我说出来。”

    曹嵩愣道:“你是说准校大人?”

    陈小易点头道:“正是,青雯准校天赋无双,实力和身份都足以镇住张安陵,但她太年轻了,又是第一次历练,哪里是张安陵这个老狐狸的对手?这个时候,能帮青雯准校的就只有你了,你是我们这行人当中,唯一身经百战的曹中尉。”

    曹嵩目光微凝,盯着陈小易看了半晌,说道:“陈护卫,我看你也不简单。”

    陈小易笑道:“再不简单,也只是多读了几本书而已,凡体终究是凡体,根本无法影响大局,不是吗?”

    曹嵩轻轻皱眉,这话说的是没错,但他总觉得有些不对。

    或者说是陈小易这个人有些不对。

    可陈小易肯定就是凡体,否则当日在刑场上,早就发飙了。

    曹嵩内心一阵奇怪,为什么会有这种怪异的感觉呢,到底哪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