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超神时代 > 第22章 给你点脸,还是得要的
    “什么意思?”

    张安陵心中一跳,不露声色的问道。

    “安陵大人,就别装了。”

    张全淡淡说道:“我看那陈小易在茶楼里写了一个多小时,清单怕是有十米长吧?清单送达张魏副官后,我又见张魏副官气急败坏的跑出来,到了你这。”

    张魏脸色大变,想不到自己竟被跟踪了,他觉察到张安陵瞥过来的冷色,更是心中一紧,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低下头。

    “其实这清单也还好啦。”

    张安陵右手握拳,放在唇边咳嗽了两声。

    他一时摸不准这两人和陈小易的关系,不愿提前暴露自己的内心想法。

    “哦?”

    张全冷冷一笑,当即站起身来,抱拳道:“既然大人觉得还好,那在下就告辞了。”

    说完,便拉着张云卷要走。

    “哎,慢着!”

    张安陵立即叫住两人,干笑几声,便面色严肃的说道:“那清单确实有些过分了。”

    老狐狸!

    张全心中骂了一声,但脸上还是笑嘻嘻的,说道:“陈小易区区一个凡体,仗着受骆青雯宠爱,都不把我们这些嫡系子弟放在眼里了,我和云卷兄,还有另外几名兄弟,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张云卷重重的哼了一声,眼里射出两道凶光。

    张安陵见两人模样不像撒谎,立即说道:“可不是,区区一个凡体,居然趁鼻子上脸,向我索要巨额清单,这已经是敲诈了!”

    张全点头道:“光是敲诈军人这一项,就够判他几十年的。”

    张云卷拍着桌子厉喝道:“关押太便宜他了!我要剥了他的皮,把他挫骨扬灰!”

    张安陵小声问道:“不知道两位公子有何良策对付他?”

    张全道:“简单,我看骆青雯一直想去防线上视察,大人带她去便是,剩下的就交给云卷堂兄。”

    张安陵琢磨了下,问道:“骆青雯要去视察阵地,应该会带上陈小易吧?”

    张全冷笑道:“所以说,这就是陈小易给自己掘的坟墓了。大人派人去告诉陈小易,清单上的物品太多,需要时间准备,约个点送上来。然后在这个时间点把骆青雯带去防线上,就说已经通知了陈小易,他有事不来。”

    张安陵想了下,立即拍手叫道:“好计策!”

    他又有些担忧,问道:“可骆青雯如果回来,发现陈小易死了……”

    “放心吧,人都死了,骆青雯最多怒一阵。再者,这件事可与我们可无关啊。这城里不是有魔人吗?有一个,难道就没有第二个?”

    张全提醒着说道,脸上一片轻蔑的表情,“区区一个凡体,杀他还要用计策,已经是太抬举他了。”

    张安陵沉思一阵,觉得此法可行,心想这些嫡系子弟,果然一个比一个恶毒,一个比一个腹黑,但这与自己无关,除掉陈小易,自己就省下一大笔钱了,何乐而不为。

    只是他心中有所怀疑,那陈小易真的是凡体吗?

    正好借此机会试探下,如果真是凡体,那死不足惜,若不是,这才有站在自己面前,趁鼻子上脸的资格。

    ……

    “这两个坏人,又想使什么坏呢。”

    陈小易在对面的一栋楼上,看着张全和张云卷从守城府邸走出来,进去的时候,两人面无表情,出来的时候,一脸阴笑。

    之前他在茶楼写清单,觉察到张全在暗中观察他,便留了个心眼。

    写完清单后,就反追踪了张全,见他约出了张云卷,先是跑到张魏府邸,然后又跟踪张魏跑到张安陵府邸。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陈小易看着这两人兴高采烈的离去,托着下巴细细想着,这两个坏人会玩出什么花样呢。

    他又想到自己列出的清单,只要张安陵智商正常,就会对自己的实力产生怀疑,但他有这个胆量来试探自己吗?

    陈小易这也是铤而走险,当日在酒肆楼顶上,听到一些材料商人说“邪元”,便想到了一种威力极大的突破丹药,叫“破厄丹”。

    此丹能量极强,凶险狂暴,和燃血丹属于同一类型,而且主材几乎都是黑暗材料,在帝国法律中,已经不是禁品了,属于“邪品”。

    但陈小易此刻的状态,用正统法子修炼,进步越来越慢。

    因为他体内已经有了正统法子修来的十条回路,只不过都处在被封状态。

    现在的这一条,算是第十一条了,无论是天赋还是境界,都很难再从正统修炼途径中获得突破。

    只能另想办法,另辟蹊径。

    他相信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自己一定可以从冥冥的绝路中,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来。

    正好张安陵跟他套近乎,就顺势不要脸,狐假虎威的讨点好处。

    “这两个坏人,怕是和张安陵这个老狐狸一拍即合了吧。”

    陈小易思忖了一阵,便淡淡一笑,转身离去。

    当日下午。

    他正在别墅中打坐修炼,外面传来粗暴的敲门声,“咚咚咚。”

    “谁?”陈小易警觉地问道。

    “送温暖的,快开门!”外面一个男子的声音,粗着嗓子喊道。

    “温暖不是早上刚送过了吗?”陈小易反问道。

    “送过了?这,那随便吧,赶紧开门!”外面的粗鲁的叫道。

    哎,该来的终于是来了。

    陈小易站起身来,走到大厅,”嗤“的划了一根火柴。

    大厅上摆放着一尊全铜的火炮,架在两个车轮上,炮管刻着大量原力回路,这是一种直接点火,不需要原力就可以使用的大口径管形射击火器。

    陈小易回来后,就想着如何对付那两个坏人。

    他想到当日张王昔用的多管旋转枪,这小子身上一定还有好东西,于是跑了一趟张王昔那,借来这么一尊金属火炮。

    ”嗤—“

    陈小易将引线点燃,炮口直接对准大门。

    “让你开门不开,找死!”

    外面的人怒吼一声,懒得再伪装了,直接用本来声音,狞笑道:“陈小易,猜猜我是谁?看看这次还有谁来救你!”

    张云卷猛地一拳击出,“嘭”的打在门上。

    金属门瞬间凹陷下去。

    他再用力一脚踹出,“嘭”的将铁门踢飞,狂笑道:“我家的人皮地毯,又要多出一米了,哈——哈?”

    张云卷的笑容僵在脸上,铁门踢飞的瞬间,他就见到一道闪亮的火光,然后是一声巨响。

    随后就见到一个巨大的火球朝他滚滚射来。

    “年轻人,将来的路还长着呢,给你点脸,还是得要的。”

    陈小易正站在那尊铜炮前,摇晃着手中的饮品,认真的教张云卷做人。

    “不!——”

    张云卷发出嘶声力竭的惊吼声,猛地转身一闪。

    闪现虽快,但还是被炮弹打中了一只脚,然后发生剧烈爆炸,“轰隆!——”

    张全和张魏就坐在湖畔的椅子上,看着张云卷去送温暖,还不到一分钟,就听到了张云卷的惨叫,两人诧异之下,随后就听见巨响,然后一道巨大的火光从陈小易的别墅中射了出来。

    火光内,有个人影在飞天。

    张魏震惊道:“那是……震天火炮?”

    张全脸色一下苍白,大叫道:“不好!”

    他急忙冲过去,那飞天的人果然是张云卷,狠狠摔在地上,全身烧焦了,痛苦不堪。

    张全大惊,张云卷的背景不弱,若是死了,对自己极为不利,他急忙施展治疗术。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巨响,一个火球从陈小易别墅内滚滚射来,瞄准的正是他。

    ”草!”张全怒骂一声,急忙抓起张云卷,一个闪现就逃走。

    “轰!”

    那片地方直接被轰开,炸出一个大洞。

    张魏已是目瞪口呆,石化当场。

    半个小时后。

    张魏带着那份清单上的物品,亲自到陈小易的别墅里,亲切的说道:“陈护卫,你要的清单都准备好了。”

    “张魏大人辛苦了,就放桌上吧。”

    陈小易坐在那尊铜炮前,喝着果汁。

    大门已经被轰掉了,一扇墙壁几乎倒塌。

    张魏擦了下汗,干笑道:“这别墅怎么了,突然就自己倒了,豆腐渣工程,那工匠我一定得抓起来严审,是不是偷工减料了,陈护卫,我这就派人来帮你修好。”

    陈小易面无表情的说道:“张魏大人,豆腐渣工程的事,发生一次就够了,再发生一次的话,大家都不平安了。”

    “是是,陈护卫说的是。”

    张魏一脸赔笑。

    陈小易又道:“对了,这尊震天火炮是我借了朋友的,不小心玩掉了两枚炮弹,这可是帝国重工制造的顶级爆破弹,价格不菲。”

    “报销!陈护卫演练军备,自然是要全额报销的。”

    张魏立即说道。

    “那就好。”

    陈小易这才露出笑脸。

    张魏干笑两声,内心却在滴血,不仅这炮弹要报销,别墅要修补,张云卷的治疗费,估计也是摊在他们身上。

    但这些还好,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还没探出陈小易的虚实,到底是不是原力使者?

    “对了,陈护卫。”

    张魏又小心的说道:“那份清单上,所有物品都在,唯独‘邪元’没有了,仓库里也缺这样材料。”

    “邪元没了?”

    陈小易眼中掠过疑色,但瞬间就恢复正常,淡淡说道:“少一样而已,没关系,张魏副官辛苦了。”

    目送张魏离去后,陈小易拿起那个空间袋,里面果然琳琅满目,自己要的材料除了邪元外,全都配齐了。

    “不归城会缺邪元?没道理啊。”

    陈小易寻思着:是真的缺,还是故意少拿这样主材,让我炼不成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