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超神时代 > 第19章 月华下的身影
    张武目光变得凌厉,盯着他狠狠道:“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个魔人,居然混在帝国军中,当真是胆大包天了!”陈小易冷冷说道。

    “哼,有谁知道呢?下一秒你就死了。”

    张武眉头一挑,露出讥诮的神色。

    陈小易看着那银色手枪,缓缓说道:“疾风系列原力枪,帝国制造,你手中的应该是二级,可以装六发子弹,刚才已经射了五发了。”

    张武冷笑道:“你算的倒挺准,但这六米的距离,一发还不够送你领饭盒吗?”

    “可以试试。”

    陈小易带着暗夜之眼,目光显得极为幽暗,看不清神情,但两道坚定的冷芒射出来,没有半点畏惧和害怕,让张武一阵不适。

    刚才相隔三十几米开枪,原力弹射到陈小易身边时,威力已经减弱许多,这才被陈小易用匕首挡掉。

    现在相隔六米,只要自己将黑暗原力完全灌入到枪内,这一击的威力足以是之前的十倍,对方绝无可能躲开或者挡住。

    张武念头瞬间闪过,立即变得坚定无比,喝道:“死吧!”

    “嘭!”

    疾风被扣动,一圈气浪扩散开来。

    被黑色原力包裹着的子弹瞬间冲出,射向陈小易。

    六米距离转瞬即至,张武双瞳放大,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对方无论如何都逃不掉了。

    “你以为我会躲吗?”

    陈小易淡淡一笑,眼里流露出戏谑的神情。

    “什么?”张武心中一惊,猛地有种不好预感。

    “六米的距离,我躲不过你的子弹,你又何曾能躲过我的?”

    陈小易轻轻跃起,左手飞速抽出黑翼。

    他的黑翼系列是遂发式火枪,每次只能打出一枚子弹,在刚才的奔逃中,他已经上了第二枚。

    “砰!”

    疾风的子弹打在陈小易身上,爆出一片银光,正是银龙甲护身。

    同一时间,陈小易扣动扳机,黑翼内爆出一团光芒,子弹射了出去。

    “该死!”

    张武眼中流露出惧色,他认出了黑翼的不凡,特别是这种老式的遂发手枪,更换弹药麻烦,但每一枪的威力都大的吓人。

    “砰!”

    “啊!”

    子弹射入张武的肩头,爆出一片血来。

    陈小易接着中弹的推力,还有射击的反推力,一下就后退十几米远,落地的瞬间,片刻不停留,继续往远处跑去。

    他知道这一枪不至于要张武的命。

    “我一定要杀了你!”

    张武狰狞的咆哮一声,顾不得肩头破裂,发狂的追赶。

    他是觉醒八重,居然被一名不知深浅的小子打伤,到现在他都不清楚对方境界,估摸着应该是觉醒低阶,这更让他怒不可遏。

    陈小易跑了一阵,眼见又要被追上,突然见到前面光亮,立即大喊道:“有魔人,快救命啊!”

    前方正是先前他潜伏的酒肆,居然还未打烊,里面似乎还不少人。

    “什么声音?”

    从酒肆里陆续走出一些人。

    “啾啾。”疾风的子弹射来,几人直接被打爆。

    张武已经换了弹仓,见人越来越多,内心又急又怒,若是被其他原力使者围攻,自己就危险了。而且肩上的伤说重不重,说轻不轻,一旦陷入持久战,对自己越发不利。

    “啊?杀人了啊!”

    那些材料商人几个脸上都贱了血,惊恐的往酒肆里逃。

    “怎么回事?”酒肆里冲出一个人来,正是张王昔,满脸惊讶,一下就看见张武追着陈小易跑过来。

    但陈小易全身伪装,他并未认出,反而张武被黑暗原力笼罩,极容易辨认。

    “魔人?!”

    张王昔脸色大变,这不归城内,怎么会有魔人?

    而且穿着帝国正规军军服,看那黑暗原力涌动,实力非凡,怕是觉醒境高阶。

    “快走!”

    陈小易变音对他吼了一声。

    张王昔还没反应过来,张武就扑了上来。

    “不好!”张王昔瞬间就有了要死的危险。

    他哪里和魔人交过手,只是杀过一些低级魔种生物,瞬间就慌了。

    而且那魔人一看就是觉醒高阶,他只是觉醒境五重。

    陈小易见他呆滞在那,心中一急,转身举起黑翼就想射击。

    但下一瞬,张王昔就反应了过来,大吼一声,不知从哪搬出一款手动多管旋转枪,托在手中,直接瞄准扑下来的张武。

    “什么?!”

    陈小易和张武都是一惊。

    张王昔手中的是一款转管发射枪,多根枪管绕着一个公共轴转动,能够完成连续射击。

    这种枪可以打出上百发子弹,但消耗的原力巨大,一般只在大规模战斗中才会出现,是击杀低阶魔种的有力武器。

    极少会有人用在单对单战斗上。

    一是太过笨重不适合携带,二是每一发子弹的威力有限,很难威胁到强大的原力使者。

    但张武从远处扑过来,几乎要用脸贴到这枪面前了。

    “哒哒哒!”

    张王昔大吼一声,就扣动扳机,几根枪管连续吐出火蛇,大量金色原力弹密密麻麻的射了出去。

    “不!”

    张武惊恐的大叫一声,急忙将自己的身形止住,然后身化落叶,就往后退去,同时双手结印,在身前幻化出一道黑色能量结界。

    正是六技之一的屏障。

    六技是军部开发出来,能够最大限度发挥原力使者战斗力的六种技法:闪现、斩击、屏障、治疗、惩击、净化。

    前面三种,无论是光明还是黑暗原力,皆可施展。

    后面三种就只能是光明原力才能施展。

    “砰砰砰!”

    大量的金色子弹射在屏障上,震起一圈圈波纹。

    张武瞳孔骤缩,盯着那屏障上震开的子弹,失声叫道:“镭金弹头!”

    这是一种极为昂贵的原力子弹,拥有极强的破甲穿透功能,一枚几乎就能抵得上一件原力装备了。

    张王昔此刻用多管旋转枪扫射出来,上百枚一次性击在屏障上。

    “妈呀,就算是无双也挡不住啊!”

    张武倒吸一声,这口冷气还没吸进肺里,那屏障就被打的粉碎。

    “啊!!”

    大量的子弹击在他身上,爆出一个个血洞。

    张武落在地上,双脚一触地,就转身飞走,一闪消失在黑夜中。

    张王昔托着那旋转枪,满脸狰狞和决然,大吼道:“出来!滚出来啊!”

    他脸色苍白,满头大汗。

    内心更是在滴血。

    这件原力兵器是他压箱底的底牌,也是最为金贵的一款,每一颗子弹的价格,都能上青阳城最漂亮的外围一晚。

    现在一下就打出去上百颗。

    哪怕他有些底蕴,也经不住这样花啊。

    但刚才情急之下,哪顾得了这么多,底牌直接就掀了出来。

    “出来啊,魔人!”

    张王昔大吼着,飞速更换了弹夹,一股英豪之气在黑夜中激荡。

    陈小易已经看呆。

    有钱人果然就是不一样。

    穷人有穷人的战法,富人有富人的战法。

    他藏身在一面墙的角落里,进入到伪装状态,取出一个银色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枚胖核,小心的装入到黑翼中。

    张武的强大超出他预计。

    之前用银龙甲挡一击,换一枪击中对方,之所以没用胖核,是因为那不是最佳机会。

    当时张武还在全盛状态,他没有把握一定能完全击中对方。

    现在不一样了,他被张王昔的旋转枪扫中,多半身负重伤,只要再出现,无论力量和速度都将大幅削弱,自己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击杀他。

    街道静悄悄的,只有酒肆的灯照耀出来,里面的材料商人都吓跑了,或者躲在里面不敢出声。

    街道上张王昔一人托枪而立,满脸警觉,不时望向前后左右。

    陈小易仔细看着虚空中,观察那些淡淡的黑暗原力流向,虽然极为稀薄,但还是有迹可循,指向街道旁的一个大垃圾桶后面。

    果然是反派,躲也要躲垃圾桶里吗?

    陈小易捡起一块石头,灌入原力,一弹就射了出去,“砰”一声将那垃圾桶打穿。

    果然一道黑影冲了出来。

    “哒哒哒!”

    张王昔立即扣动扳机,对着那影子一顿狂射,大吼道:“去死吧!”

    他已经要打的破产了,内心淌血,若不击杀这魔人,难消心头之恨。

    那黑影正是张武,一顿拼命闪躲,对着陈小易冲来,他对陈小易恨,比张王昔对他的恨还要深,若不将陈小易撕碎,枉为魔人。

    “呵。”

    陈小易冷笑一声,从张武的力量和速度,几乎就判断出了他的伤势。

    他轻轻转身一跃,就跳到房顶上,躲过了张武的第一下扑击。

    他要寻找一个角度和机会,务求一击必中。

    张武双目通红,已经被巨大的仇恨冲昏了头脑,大吼一声就冲上屋顶,突然一下发现陈小易不见了。

    他猛地转身,立即见到一个黑黝黝的枪口,在六米开外对准自己。

    不知为何,同样是这把黑翼,但这次却给了他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那扳机只要扣下,自己就会被瞬间打碎。

    “不好!”

    张武全身毛孔竖起。

    他可是常年在前线阵地的军官,战斗能力极强,一下就明白了那黑翼里,装上了足以灭杀自己的子弹。

    这是原力使者的本能知觉,加上他作战经验的判断。

    “不!”

    张武惊叫一声,再次双手结印,幻化出屏障。

    体内黑暗原力在回路中疯狂涌动,毕生的潜能都发挥出来,他必须挡下这一击,否则就领饭盒了。

    突然他愣了下,发现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小易直接放下了枪,双脚在空中一踩,竟施展闪现往远处走了。

    “怎么回事?”

    就在张武反应不过来的时候,一种同样恐怖的危险降临而来。

    “节约了一枚胖核,挺好。”

    陈小易一招闪现就落在远处的屋顶上,然后飞速离去,就在他准备击杀张武的时候,眼角瞥见了远处,一道靓丽的身影在月光下接连闪现。

    骆青雯穿着一件印满红色草莓的雪白睡衣,在夜空下奔跑,乌黑的长发随着身影起伏,左手握住腰间的古琊,整个人仿佛一柄剑,将空气不断割开。

    随后便是月光下的八道闪现,在空中留下一连串的残影。

    她体内九条原力回路激荡到极致,第八闪的时候,就落到了屋顶上。

    骆青雯的面容清冷,全身被一股剑意笼罩,右手握在古琊剑上,最后一条原力回路,涌现成一招战技。

    不归城的夜空下,巨大的月华就像是她的背影。

    一道难以形容的剑光,绽放而出。

    战技——弦月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