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超神时代 > 第14章 送你一个理由
    半日后,一只巨大的战船在青阳城升空。

    船身长三十余米,像是古式的帆船安装了船楼,加入原力装置。船首柱上是一尊青铜打造的双头兽首,以黑色钢板为架构,描绘红色花边,桅杆上长帆扬起,上面是巨大的家徽。

    陈小易穿着一身军服,站在甲板上,肩上有一道黄色横杠,代表的是下等兵。

    骆青雯站在船首,身上披着的军大衣随风摆动,两个袖袍翻飞,肩章上印着栗树叶和一枚闪耀的金星,代表的是准校军衔。

    陈小易明显觉察到她的气质发生了改变,有种潜龙初现的无双之意。

    骆青雯也发现了陈小易的变化,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但却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看了他几眼,穿着标准的下等兵军服,肩上是一道黄色横杠,整个人精神气质许多,也更光彩照人。

    果然是人靠衣装,他穿上军服的样子,还挺帅气的。

    骆青雯心中暗想,那种感觉上的变化,应该就是军服造成的。

    飞船上除了船员和他们两人外,还有二十一人。

    其中十一人居然是当日刑场上,要枪毙陈小易的监斩官曹嵩,以及那十名军人。

    陈小易仔细想下就明白了。

    自己的事在张家是绝对机密,为了完全保密,要么杀掉曹嵩等人,要么将他们带走,张家选择了后者。

    要在军部调动这几人,对张家而言简直不要太容易。

    并且直接将这十一人划归骆青雯管理。

    陈小易对曹嵩等人打招呼。

    曹嵩脸孔抽搐了下,转过脸去,走到甲板的另一面,装作没看见。

    一是太尴尬了。

    二是他特别反感士族阶层的违纪违法,虽然知道了陈小易是被冤枉的,但没通过审判,就直接刑场劫人走,让他内心一阵抵触。

    还有十人是张家弟子,八男二女,其中张云卷见过。

    里面还有一个熟悉的面孔,让陈小易诧异了下。

    “兄弟,居然能在这见到你,幸会幸会。”

    正是青阳王子团的张王昔,正在给每个人发名片,介绍自己的业务,见到陈小易后,也愣了下,就立即逐笑颜开,上前来握手。

    陈小易苦笑一声,跟着说了句“幸会”。

    张王昔又塞了一张名片给他:“要拼团记得找我。”

    另外八人都是生面孔,显得很年轻,脸上洋溢着亢奋和傲气,叽叽喳喳的聊着天,那两名女弟子不时的被逗笑,用手捂着嘴。

    “哎,果然是一群菜鸟啊。”

    陈小易一阵无语,这哪里有半点出征的样子,倒像是学院组织的春游活动。

    他又看了一眼骆青雯,她正目光深邃的望着前方,踌躇满志,地平线如一道斩痕,将天空的清朗与大地的浑浊切割开来,她满脸豪气。

    “果然,这妮子也是新手。”

    陈小易微微摇头,骆青雯将全部的专注都放在自己实力的提升上,天赋力压年轻一辈,但对于领军作战,还是个新人。

    这群士族子弟,还以为打仗是请客吃饭呢。

    他环视了一圈,这里真正有作战经验的,怕只有自己和曹嵩了,但曹嵩只是中尉,根本得不到重视。

    自己就更不用说了,只是一个凡体下等兵,除了张王昔客客气气的递了张名片过来,其他人多半以为自己是端茶倒水的。

    “你,去倒两杯水来。”

    张云卷突然开口,指着他说道。

    自登船开始,张云卷的目光就一直在骆青雯身上,但见她对自己冰冷至极,而对陈小易似乎挺随和的,早就窝了一肚子火

    骆青雯一身军服,英姿飒爽,看的张云卷不断吞口水,吞着吞着就口干舌燥了。

    他指着陈小易说道:“一杯放冰块,加三滴仙露,另外一杯要浓香型的,用干霞调配,我要和青雯妹妹畅饮。”

    陈小易眯着眼睛,迎面享受着天风吹在身上,天高辽阔,一阵舒适。

    张云卷见自己被无视,更是怒吼道:“下等兵,叫你呢,没听见吗?!”

    陈小易挖了下耳朵,继续吹风。

    张云卷大怒,身上的气势一下攀升上来,大步上前,伸手抓了过去。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望过来。

    骆青雯眼里寒意一闪,袖中十指微动,随时准备出手。

    陈小易转过身来,说道:“你在跟我说话吗?”

    张云卷的手一下停在空中,他感受到了骆青雯身上传来的寒意,内心挣扎了下,冷哼一声,便将手重重放下,喝道:“不是你还有谁?”

    陈小易道:“抱歉,我不叫下等兵。”

    张云卷冷笑道:“管你叫什么,倒水去!”

    陈小易冷笑道:“你没手没脚?”

    张云卷怒道:“找死!”

    正要发作,骆青雯身上的杀气一下将他笼罩,内心更是想到,这两人关系果然不一般。

    他虽然不认为骆青雯会对一位凡体有好感,但依旧妒火中烧,重重哼了一声,贴在陈小易耳边狞声道:“小子,你死定了。”

    陈小易叹了口气。

    他一直在留意其他人的目光和神情。

    那些士族弟子都是面带戏谑,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曹嵩虽然面色铁青,目光里射出冷意,但站在远处并未吭声。

    骆青雯想出手,又一直犹豫不决。

    就这样的队伍,还去上前线?

    纯粹是去送经验的吧。

    领袖没有领袖气质,队伍没有队伍纪律,还敢直接公然要杀人,果然这群士族弟子目无王法惯了,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国法军纪。

    果然张潮生说的对,这些人是关系混得好,去混军功的,真正作战,还是得靠张安陵手中的力量。

    要是完全靠他们,陈小易现在就跳船走人了。

    他看出了骆青雯眼中的犹豫,知道骆青雯一直想收拾张云卷,但忌惮他背后的力量,找不到好的理由。

    内心叹了一声,心道我就送你一个机会吧,但愿这妮子聪明点,能够借机整顿下军纪,否则队伍不好带啊。

    陈小易望向张云卷,露出愕然的表情问道:“你刚说什么?”

    张云卷狞笑道:“我说你死定了!得罪了我,只有死路一条,现在青雯妹妹能护你一时,但护不了你一辈子。”

    陈小易惊道:“你要杀我?”

    “哈哈,杀?你想简单了。”

    张云卷舔了下嘴唇,看着陈小易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具尸体,“何止要杀,我要剥下你的皮来,制成地毯,对了,我家门前的人皮地毯,有几百米长了,咯咯。”

    甲板上的人都听得一阵毛骨悚然。

    这还是人吗?

    骆青雯更是怒不可遏,指节捏的作响。

    “明白了。”

    陈小易点了下头,然后对着所有人大声说道:“大家都听见了吧,他刚说要杀我。”

    众人心道,是啊,他是要杀你,怎么了?

    陈小易继续说道:“根据帝国法律,蓄意谋害帝国军人未遂者,处以十年以上监禁。”

    “再根据军部法律,蓄意谋害战友性命未遂者,逐出军部,受一百鞭刑,并处以十年以上监禁。”

    “再根据帝国战时法律,蓄意谋害作战军人性命未遂者,立即监禁,判以无期或者死刑。”

    说完后,他转向骆青雯行了个军礼,大声说道:“准校大人,有人蓄意谋害我这位即将参战的军人,还请准校大人执行国法、军法。”

    甲板上一片寂静。

    那几名张家弟子都呆住了,杀个人不是很正常吗,怎么还扯出这么多条条框框了?

    只有曹嵩面色凝重,不可思议的望着陈小易,心中有种悸动。

    陈小易说的都没错,但那只是对普通军人而言,像张云卷这样的士族,而且是嫡系弟子,刚才那些全是白纸空话。

    杀了也就杀了,没有谁会拿法律说事,也没有人敢。

    骆青雯愣了下,目光与陈小易一接触,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真有你的啊。

    骆青雯立即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

    然后如水的眸子里,慢慢凝聚出杀意,盯着张云卷寒声道:“你要杀害帝国将士?”

    “这……”

    张云卷懵了下。

    他虽邪恶,但不傻,杀人和杀害帝国将士是两回事,一旦坐实了“杀害帝国将士”的帽子,那就不是小事了。

    “不需要狡辩什么,刚才大家都听见了。”

    骆青雯眼中闪过冷笑,朝张云卷走去,腰间佩剑取了下来,双手拿住,置于身前。

    张云卷内心奔过羊驼,我没狡辩啊,我什么都没说呢。

    骆青雯继续念道:“张云卷蓄意杀害帝国将士,所有人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不容置疑。现在我以准校身份进行战时执法。”

    一股绝强的杀意从她身上爆发出来。

    她早就想收拾这个败类了,现在陈小易直接给她送上一个绝佳理由,岂能不用。

    “不好!”

    张云卷脸色大变,已经没有机会辩驳了,那股排山倒海的杀气已经将他笼罩,那柄古朴的佩剑之内,更是传来一股令他窒息的寒意。

    他急忙取出一柄粗狂的手枪,向前扣动扳机,自己的身体飞速向后退去。

    “砰”的一声,枪管口冒出烈焰。

    一枚银色子弹激射向骆青雯,在空中荡起气浪,里面仿佛有猛虎奔腾。

    骆青雯冷笑一声,身上涌动着淡金色的光辉,手中剑轻轻一抖,就一片无形之力扩散出来。

    “铮!”

    宝剑出鞘,寒光一闪。

    一道剑气劈在那子弹上,爆出剧烈的响声,直接被剑光劈成两半,猛虎虚影瞬间散去。

    剑光劈开子弹后,去势不减,直接穿梭而上。

    “啊?!”

    张云卷惊恐的大叫一声,他发现那道剑气,锁定了自己那啥地方,劈斩而来。

    1603463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