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超神时代 > 第一章 何罪
    天上挂着一轮血月,如一只吊诡的眼睛,凝视着大地。

    空气中弥漫着暴戾的气息,不时传来嘶吼,无数魔种生物披着这血光,在大地上行走,聚集冲入镇子。

    房屋瞬间土崩瓦解。

    到处是杀戮与毁灭,人影四下奔跑,充斥着惨叫与绝望。

    门被重重踢开,杀意和血腥蔓延进来。

    陈小易躺在床上无法动弹,内心无比焦急。

    “呼!——”

    他猛地醒来,原来是个梦,吓死了。

    陈小易喘了几口气,有些惊魂未定。

    昨夜酒喝多了,工头破天荒的请客,好肉好菜一下肚,酒就没控制住,现在脑子还有点懵。

    “砰砰!”

    耳边突然响起几道枪声,振聋发聩,脸上一热,多了几滴水,黏黏稠稠的,有血腥味。

    “怎么回事?!”

    陈小易一个激灵,醒了不少,眼前的景象变得清晰起来,一排军人整齐的站在前面,正举枪瞄准。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在做什么?”

    这里是个刑场,自己正被绑在铁柱子上,等着枪毙。

    陈小易懵了一下,眨巴了下眼睛,还在做梦?

    “砰砰砰!”

    又是一阵枪声响起,前面一人领了饭盒。

    “咝!这不是做梦!”

    陈小易吓得魂飞魄散,瞬间全部清醒了。

    这才感觉到双肩疼痛,自己被绑在一根铁柱子上,毒辣的太阳晒在身上,口干舌燥,喉咙发痒。

    “怎么回事?”

    就记酒喝多了,出来小便下,再后面就没印象了。

    不会是因为随地小便被抓来枪毙的吧?

    可矿上没有卫生间啊,有次他向上面提建议改善卫生条件,结果被当典型通报:不要总想着矿上能给你什么,要想想你能为矿上挖多少矿。

    “我是无辜……”

    陈小易拼命喊冤。

    “我无辜啊!!”

    旁边一个胖子嘶声力竭,声音划破天际,完全将陈小易的声音掩盖下去:“我只是往草地吐了口痰,罪不当死!”

    “砰砰砰!”

    那胖子原本挨着陈小易,前面还有三个人,现在被提前枪毙了。

    “啊?!”

    陈小易被贱了一身血,吓傻了,猛地咬住嘴巴,不敢再吭声。

    “下一个!”

    监斩官是一名满脸胡渣的汉子,无情的宣布道。

    “咔嚓!”

    十名穿着深蓝色制服的军人,将子弹推上膛,动作整齐划一。

    “是帝国正规军!”

    陈小易认出了制服,还有这些人手中托着的长枪,上面有白色漩涡纹饰,是标准的军部原力铳。

    最前面绑着的那人怒骂道:“帝国军人应该保家卫民,除暴安良,而不是草菅……”

    “砰砰砰!”

    那人瞬间被打爆,就剩柱子前孤零零的两个腿。

    “咝!”陈小易吸了口冷气,脸色苍白,知道无法沟通了,只能另想办法。

    前面还有两个人,最后一个就是自己。

    他双手挣扎了几下,发现那捆着的麻绳越来越松,似乎可以挣断,内心狂喜,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忙观察四周地形。

    这是一处荒原,人迹罕至,从地形上看,距离自己所在的矿区应该不远,只要能逃到远处的草丛,就有活命的可能。

    “五十米……六十米……”

    陈小易心中计算着路径,放缓呼吸,让自己镇定下来。

    “嘭!”

    忽然大地震颤,就在他二十米开外,正准备被枪毙的那名男子大吼一声,无数气劲从体内迸发出来。

    麻绳直接被挣断。

    那人原本是个干瘦的汉子,突然就变得粗壮无比,肌肉像铁疙瘩一样堆在身上,全身被黑气笼罩,露出一双泛红的眼睛。

    “黑化?!”

    这人已被黑暗原力污染,成了魔种生物。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陈小易目瞪口呆。

    “斗气化马?!”

    那黑化男子暴喝一声,黑气在身下抟旋起来,化作一匹马的形状,托着他就往空中飞去。

    在上辈子的世界中有这么一个传说,世间有斗帝强者,可以手撕星辰,脚塌山河,在对敌的时候喜欢将斗气释放出来变成马,骑着“驾、驾”的冲向敌人。

    恐怖如斯!

    “砰砰砰!”

    十把原力铳接连开枪,子弹射出绚丽的银色光线,但在那黑化男子身前一米处,全部被挡了下来。

    “黑化后的我,是黑暗原力掌控者,这普通原力铳能奈我何?”

    黑化男子勾起嘴角,邪魅一笑,挥手就将那十枚子弹拍飞,转身驾着黑马而去:“驾、驾!”

    那监斩官眼中一寒,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执个死刑还这么麻烦,让人不省心,看来枪毙你们真没错。”

    他身影一闪,就消失在原地。

    陈小易眼皮一跳,惊道:“这是……”

    下一刻,监斩官就出现在在空中,挡在那黑化男子前方,右手双指并拢,高高举起。

    “没有任何一个魔种生物能从我曹嵩手中逃走!”

    曹嵩双指间出现蓝色光辉闪动,直接往前方划落下去。

    天空闪耀一下,一道蓝光亮过太阳。

    “不!——”

    黑化男子觉察到危险,大吼一声,黑气飞速涌入到右手拳头内,击了出去。

    “轰隆!”

    黑拳与蓝光触碰的刹那,黑色就崩溃了。

    “啊!——”

    黑化男子痛苦的惨叫,蓝色的光如烈阳,斩入他身体中。

    无数黑气从体内里逃逸出来,在阳光下被驱散。

    “六技!”

    陈小易的肝都在颤抖,军部为了最大限度的发挥出原力使者的超凡之力,开发出了六种可怕的战斗技法,被称为“军部六技”。

    刚才那曹嵩施展出来的,正是六技中的“闪现”和“惩击”。

    而惩击是专门针对魔种生物的杀招。

    击杀黑化男子后,曹嵩身影一晃,再次施展闪现,从空中回到原地,寒声道:“继续行刑!”

    陈小易绝望了,自己绝无可能从六技掌控者手中逃走。

    难道真要死在这?

    他想到上辈子有句谚语“有钱能使鬼推磨”,自己存了点钱,或许……

    “不要杀我啊!”最后那人也吓瘫了,哭嚎道:“我家里有钱,在祖陆有三套房,价值数万金币,我愿意全部献给大人,买我一命!”

    “砰砰砰!”那人被打的渣都不剩,一些金链子、金条、金币“哐当当”的掉落在地上。

    陈小易:“……”

    “咔嚓。”

    子弹上膛的声音,十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陈小易。

    “且慢!”

    陈小易大声喊道:“在死之前,我还有一个未了心愿,望大人念在今圣仁义道德,文治武功的份上,成全我这个心愿。”

    曹嵩喝道:“放肆!今圣的仁义道德,文治武功,岂能从你嘴中说出?”不过他也好奇陈小易的心愿,问道:“什么心愿?”

    “我的这个心愿,就是希望大人能放了我!”

    “行刑!”

    “慢着!那换一个心愿,给个缓刑也行。”

    十名军人举枪,相继扣动扳机。

    陈小易的声音戛然而止。

    但只有扣动扳机的声音,并无枪响,刑场上一片诡异般的寂静。

    “怎么回事?”

    那十名军人端着的原力铳上,出现大量的破碎流光,在枪表面的回路刻纹上乱舞,怎么扣扳机,都打不出子弹。

    “原力干扰?是谁!”

    曹嵩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警觉的往四面八方望去。

    在数十米开外,出现了三道人影,不知何时来的,都笼罩在一种淡淡的光霞下,看不清容貌。

    三人仿佛在行走,下一刻就直接到了刑场中央。

    “原力使者?”

    陈小易心中涌起希望,虽然他也看不清这三人模样,但有种强烈的感觉,这三人在打量他。

    “救我!我是冤枉的,只是随地小便了下,罪不至死!三位大人救我!”

    陈小易拼命大喊。

    “是他吗?”

    三人中,传来一名老者的声音。

    “是的。”

    另外一道声音回答,是名中年男子。

    “他犯了什么罪?”

    第三人开口说道,是一名少女的声音,细细柔柔,十分好听,但带着一股冷意。

    那老者伸手一抓,远处一个文件夹腾空飞了过去。

    “你们是原力使者!”

    曹嵩双瞳一缩,喝道:“第27军在此执法,何人敢阻扰?!”

    三人不予理会,他被无视了。

    曹嵩又惊又怒,意识到了三人不简单,但自己何尝又是好惹的主?他身影一晃,就冲了上去,双手合十,喝道:“给我现出真身!斩击!”

    狂暴的能量从他身上涌出,化作一道淡黄色的光辉,呈圆形斩了过去。

    那少女伸出手来,挡在前方,原力形成一面镜子,将那斩击轻易挡住,然后同样是闪现,出现在曹嵩面前,一掌拍了下去。

    “什么?!”

    曹嵩大骇,立即明白对方的实力远胜自己。

    但为时已晚,那一掌拍下来,狠狠扇在他脑袋上,直接飞了出去,昏死在地上。

    一招拍飞六技掌控者?

    陈小易惊呆了,随即狂喜,意识到自己真的有救了。

    那少女在身影一晃,就出现在那十名军人面前,绕了一圈,回到原地,那十名军人就相继倒下。

    老者翻开文件夹,看了下去,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少女皱眉问道:“何罪?”

    老者念道:“陈小易,男,18岁,西岭矿工流民,被帝国子爵吕奉包养,因争风吃醋,杀害了吕奉的另外一名男宠,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噗!——”

    陈小易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还以为自己是随地小便被枪毙的,想不到竟是被人安插罪名陷害。

    许多士族子弟犯了罪,都会找人顶包受刑。

    那什么吕奉他根本就不认得。

    难怪昨晚工头热情的过分了,大酒大肉的,想必是收了人钱,找自己当替死鬼。

    挖矿虽苦,但堂堂正正,腰不酸,腿不抖。

    他大叫道:“冤——”

    还未说完,一股难以言喻的杀气就从少女身上碾压而来,直接侵入他体内,脑子一懵,就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