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四十一章 毁婚
    松鹤真人明显感知到了这些人的惊疑。

    他呵呵的一笑,直接点出了一个白色玉盘。

    玉盘散发着柔和的白色荧光,荧光之中,包裹着五颗大小不同的异源。

    事实胜于雄辩。

    陶伤墨等人的心在颤抖。

    恒晟号这样大的手笔说明了什么?

    只有足够丰厚的付出,才有可能在将来得到足够丰厚的回报。

    这个时候洛凛音却是对着万夜河使了个眼色。

    万夜河顿时懂了。

    一般人也没有这么快知道王离特别喜爱异源。

    恒晟号再怎么有心巴结王离,也不可能这么大手笔的同时,还如此投其所好。

    他脑海里面顿时浮现出了宋云烟和齐清泉等人的身影。

    按他所知,天外雅阁似乎和恒晟号有着很密切的生意往来,所以恒晟号这么快送来五颗异源,恐怕是之前宋云烟早就交待过了。

    所以与其说这五颗异源是恒晟号的贺礼,还不如说是宋云烟的贺礼。

    不过他此时看破当然不会说破,他马上微微的一笑,道:“多谢松鹤真人美意,我大哥最喜欢异源,这份厚礼,将来他一定有厚报。”

    “万道子客气了。”松鹤真人何等看得出形势,他哈哈一笑,称呼万夜河时,连准道子的“准”字都直接去掉了,他对着万夜河行了一礼,道:“也不用惊扰王道友了,只是劳烦万道子告知王道友一声,今后有什么需求,直接托人告知我们恒晟号一声,我们恒晟号一定会尽力帮王道友寻觅到所需之物,根本不用劳烦白头山的修士去寻常的商坊收购。”

    “如此甚好。”万夜河此时倒是颇有李道七的风范,他微笑回礼。

    松鹤真人又说了两句客气话后也不停留,直接便告辞离开,如此客气和洒脱的模样,更是让陶伤墨等人异常受伤。

    他们虽然都是准道子级人物,但何时这种大商坊的掌柜会对他们如此客气,送上这样一份惊人的厚礼,都甚至不要求见一面的?

    ……

    要是王离知道此时瞬间又有五颗异源入账,他肯定直接就冲出来将五颗异源收回去看能不能直接炼化了。

    异源虽然绝对是至宝,但其实绝大多数修士或是宗门也只是将之当成珍藏物,一是因为没有强大的辨源法门,二是绝大多数异源就算辨明了其中的源气法则,但恐怕都和王离方才炼化的那颗异源一样,内蕴灵毒或者其它不利修行的源气。

    但凡内里有些灵毒,这要想利用这颗异源就难了。

    但王离不同,他内里的灰色道殿恐怕根本就不用和他打招呼,只要感觉这异源有用,说不定直接就将这颗异源给炼了。

    王离此时倒是真的不闻窗外事,他已经又进入了灰色道殿之中,又已经站立在了那灰色薄片之前。

    他的修行之路太过妖异,真的是步履寒冰,别人突破一个小境毫无危机可言,但他突破一个小境既要担心天劫来临,又要担心灰色道殿又有什么诡异的变化。

    不过此次凝结金丹之后,他的“玄天道诀”终于好像转了性了。

    他接连炼化三颗异源挣断一条束缚金丹的命性枷锁,突破一个小境之后,也没有感知要引发天劫,而他进入这灰色道殿之后,面对的灰色薄片也没有什么变化。

    “元婴级辨源法门,元婴级辨源法门。”他也有些搞懂了这灰色薄片的脾气,他连说了两遍这元婴级辨源法门之后,灰色薄片上果然字符浮现,一排排字符又开始流动起来。

    他之所以还要看有关元婴级辨源法门的命数,是因为他完成了拘束十个准道子级人物的命数之后,他看看这些字符会不会有变化,之前出现的命数还在不在。

    他打的小算盘是,如果让九名不同修为的女修当面夸奖他“你好风骚,我好喜欢”这条命数还在,那他完全可以将这个命数继续完成,那多得一门辨源法门他也不嫌多啊。

    不同的辨源法门都有各自的特色,更何况所有的辨源法门都有一定的概率,遇到特别变态的异源,有的辨源法门也未必能辨得出来。

    但很快他的脸上就泛出异常失望的神色,接着他便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灰色薄片上字符不断流淌,但那两条命数,却一条都不见了。

    无论是让九名不同修为的女修当面夸奖他“你好风骚我好喜欢”的那条命数,还是拘束十名准道子级修士的那条命数,全部都不见了。

    难道这意思是,两条命数的指向其实都是这一门天道辨源术?

    这命数就是,不管王离是奔着让九名不同修为的女修夸奖他,还是奔着拘束十名准道子的目的去,恐怕最终的结果都是让他遭遇陶伤墨这一群人,然后从陶伤墨的身上得到这门法门。

    王离越想就越觉得是这样,就越是有种冥冥之中的天命不可违的感觉,心中就一阵阵发毛。

    “和元婴九重女修结为道侣,并杀死她师尊,得元婴级辨源秘术一门……抢夺异源数超过五十的异源坊,逼迫坊主成为道侣,得元婴级辨源秘术一门……赌源石连胜二十场,并击落宗门巨舰一艘,得元婴级辨源秘术一门….”

    字符依旧在他眼前不断的流动,但很快他发现内容也有些重复了,他细细数了一下,所有能够得到元婴级辨源秘术的命数,加起来也不过四十余条。

    “帮助十名原本不可能渡劫成功的金丹修士渡劫成功,晋升元婴,得元婴级辨源秘术一门…”在所有这些命数之中,他感觉就好像这一条命数还有些靠谱,在短时间里说不定还有完成的希望。

    王离又微微沉吟了一下,他突然又觉得现在至少已经有了一门厉害的辨源秘术在手,其实如果同样要花时间的话,还不如先寻觅一门鉴源法门。

    现在很多源石坊都积累有大量的源石,若是有强大的鉴源法门,那用赌石的手段便能花极少的代价获得数量不菲的异源。上次他和何灵秀就因为有魏黛眉给他的逆天气运加持而大赚了一票。

    现在他气运依旧极佳,若是再加上强大的鉴源法门,得空的时候光是去东方边缘所有的大源石坊转上一圈,就会有惊人的收获。

    如此的念头在他心中不断闪过,他浑身就都忍不住有些火热起来。

    “元婴级鉴源法门,元婴级鉴源法门。”

    他对着面前的灰色薄片重复了两遍。

    按照之前的经验,这灰色薄片上显示的所谓元婴级修士才能彻底演化的法门,就已经很极品了,而且再往上,他现在也用不了。

    灰色薄片上的字符果然瞬间就开始变化。

    “杀死化神期修士两名,可得元婴级鉴源法门一门…”

    “突破金丹修为,凝结元婴,并和两名元婴级女修结为道侣,可得元婴级鉴源法门一门…”

    “和一名化神期女修偷情,令她叛出师门,可得元婴级鉴源法门一门….”

    ……

    “我…这命数能不能正常点?”

    王离才看了几句,就顿时有种眼前一黑的感觉。

    这都是些什么命数啊。

    为啥要和两名元婴级女修结为道侣?

    为什么要和一名化神期女修偷情?

    这偷情肯定是化神期女修有道侣,或者自己有道侣啊,这不是红杏出墙么?

    简直了。

    王离骂归骂,但却是又是心虚。

    他隐约确定可能就是因为自己比较奇葩,所以这命数才会这么奇葩,这应该不是灰色道殿的问题,最大的可能是,换了一个人来看自己的命数,可能就和他的命数不一样。

    “有没有正常点的啊?”

    王离无病呻吟般哀嚎着,他细致的看了下去。

    这得到元婴级鉴源法门的命数更少,二十多条之后就已经重复了。

    他想了想可能是因为隔着源皮鉴定是否内蕴异源的这种鉴源法门本身就更加稀少。

    “帮助一名大宗门的准道子级人物悔婚,可得元婴级鉴源法门一门….”

    这二十多条命数里,好像就只有这一条最正常,好像似乎要做起来也不是太难?

    王离现在不只是摸清了灰色道殿之中这灰色薄片的脾气,他也隐约摸清了触发命数的标准,他直觉哪怕一名准道子级人物现在根本没有婚约,他故意去让这名准道子级人物订立一个婚约,然后再让这名准道子级人物悔婚,都应该可以直接触发这种命数。

    因为在这个订立婚约到悔婚的过程之中,恐怕就已经会牵扯到有人身上有这种鉴源法门。

    这么一说,好像不难啊。

    他现在这白头山地界之中,别的东西不多,但是准道子多啊。

    而且没有节操的准道子,就现成有一个。

    “万夜河!”

    他直接就退出了灰色道殿,发出一声大叫,然后就掠了出去。

    万夜河别的不行,狐假虎威、为虎作伥、作威作福就特别在行。

    王离掠出静室时,他正揪着陶伤墨一群人在安排苦力活呢。

    这杨厌离等人还算是观光客,但陶伤墨这一群人,可是和他一样欠账欠着异源的,他要是压榨得好,让这些人干苦力活干得让王离满意,说不定他自己就会大有好处。

    突然之间听到王离一声大喊,万夜河心中一惊,顿时就应了声,“大哥,怎么了,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是有事让你帮忙。”

    王离脚踏银色星光瞬间出现在万夜河的身侧,但一眼扫见毕恭毕敬的聚集在万夜河身前的陶伤墨等人,他便觉得先不用急着安排万夜河,直接就问了一句,“陶伤墨,你们这些人里面,有没有谁已经和人订立了婚约?”

    听到“婚约”二字,周玉希莫名脸上一红,她不知道王离为何有这样一问,但心中却隐隐响起一个声音,该不会又有什么奇怪的心魔了吧?

    陶伤墨等人对王离原本就所知甚少,他们哪里会想得到王离如此风风火火的冲出来就是问了这样一句。

    一瞬间这一群人呆了片刻,才有言焰出声,道:“王道友…我有订立婚约。”

    “妙啊!”

    王离顿时眉开眼笑,他和颜悦色的对着言焰说道:“言道友,不知道你是何哪个宗门的女修订立了婚约啊,我看不如这样,你悔婚了吧?”

    “什么?”言焰顿时一愣。

    所有人也都是一愣,他们听到王离的前半句,还以为王离还乘什么喜气,甚至送点什么贺礼,但听到最后一句,他们却是直接懵了。

    “王道友,悔婚?”言焰足足愣了两三个呼吸的时间,才反应过来,他都怀疑自己听错,“你让我将订立的婚约毁去?”

    “是啊。”王离笑眯眯的说道,“正是如此。”

    就连胡菲菲等人都彻底不懂了,她忍不住出声,道:“王道友,这是为什么啊?”

    王离犹豫了一下。

    他觉得再用心魔说这事好像有点太变态了,而且好像所有人也不太信,他便决定换一种更玄乎的说法。

    于是他马上正色道:“我方才修炼时感悟到莫名的大道气息,内里似乎有冥冥之中的命数,这命数提醒我,你们之中若是有谁有婚约,若是履行这婚约,就会遭受大难,轻则道基损毁,重则直接陨落。”

    “如此可怕?”胡菲菲等人这次倒是信了,毕竟王离这修为进境他们根本看不懂,尤其这大道气息和冥冥之中的命数偶得,更是难以说得清楚。

    当然最主要的是王离的表情管理实在到位,煞有其事的样子。

    “竟然…”就连言焰也直接信了八成,他脸色煞白,声音都颤抖了起来,“这可如何是好,我想要毁婚约也似乎短时间内不可能,这是师叔祖指定的婚事,若是要毁约,需要他同意,这…王道友,你有没有感知到要多久之内毁掉婚约?”

    “那算了,没事了。”王离顿时失望透顶,他觉得这牵扯道厉害宗门老怪物的毁约实在有点困难,还不如第二套方案。

    但他直接说算了,言焰却是更加惊了,“王道友..”

    他声音都彻底变了,“这事关生死,怎么能算了呢?”

    (写的喉咙都疼了...赶紧睡觉去了...明天只能最多一更,因为要出趟门,先发后天的大道毒誓,后天三更。因为感觉这人累了之后惰性上来了,不发大道毒誓根本不会逼得这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