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四十章 惊人贺礼
    凶猛的源气涌入他的体内,那些灵毒瞬间泛开,在他的肉身之中肆虐,真的就像是一条条毒蟒在撕扯着他的血肉和道基,但这种感觉也只是维持了短短的一个刹那,灰色道殿的几缕灰色元气只是一荡,这源气就清浊立分一般,纯净的源气直涌入他的金丹,而那一条条毒蟒一般凶猛的剧毒灵源直接就被灰色道殿吞噬一空,融入了灰色道殿的基座之中。

    面对灰色道殿的这种不问就取的行事法则,王离虽然无语但是也只能摸摸鼻子无奈的接受。

    这第三颗异源的源气在金丹之中急剧转化,和他一开始感知的一样,他的浑身道韵之中多了一丝奇妙的雷韵,他的金丹周围那灰沉沉的丹光之中,也出现了一缕缕紫色的雷云。

    只是这些紫色的雷云和紫色油灯的紫色流火,以及那一道道古剑般的剑气相比,却还是根本无法相比,显得十分瑟缩。

    除了这独特的元气法则之外,这第三颗异源之中大量的灵气被他的金丹汲取,倒是让他的金丹也有所壮大,无形之中,就像是有一根束缚着金丹变化的绳索悄然的绷断了。

    这对于王离而言,也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异感受。

    玄天道诀在筑基期修为提升时会有着十分直观的感受,体内就如同点亮星辰,到了这凝结金丹之后,修为提升时,玄天道诀的经注之中却说没有什么特别的直观感受,不过有的典籍之中却说金丹继续再往上修行,就如同打破命性枷锁,是不断挣断茫茫天道限制修士的锁链。

    王离之前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限制自身修为提升的命性枷锁,但此时这种感觉清晰的出现在他的感知里,就在数个呼吸之间,他却十分清晰的感知到了许多无形的元气枷锁就像是一根根锁链从虚空之中伸来,捆缚在他的金丹之上。

    他虽然有些震惊,但倒也没有觉得恐惧,下意识就认真的数了数。

    算上方才挣断的一根,一共有八十一根这种典籍之中形容的命性枷锁捆缚他的金丹,似乎在牢牢限制他金丹的活动。

    “奇怪….有这么清晰么?”

    王离不由得嘀咕起来。

    他所见的任何典籍对于这种所谓命性枷锁的描述都是十分模糊,大概在所有修士的感知里,也是十分玄妙,知道其存在,但似乎也感知不到这么清楚。

    自己这状态,肯定是特例。

    王离仔细的感知着这剩余的八十根“命性枷锁”,直觉这似乎是代表了九层大境之中的九层小境,每挣断一根枷锁,就意味着突破了一层小境,金丹的威能会有实质性的提升。

    那方才三颗异源的源气,着实也让自己提升了一个小境?

    不过好像那根命性枷锁断裂的刹那,其余这八十根命性枷锁反而变得更加坚韧,那就也合乎修真界的道理,修为越是往上提升,突破就更难。

    王离忍不住摇头。

    他觉得也就是自己自幼和吕神靓这样的神智有问题的师姐相处,所以承受能力也强,否则换了别的修士,恐怕真的是容易疯了。

    他自身现在很显然是一个特殊的矛盾体。

    他明明很多地方都似乎不和常理,但自身的修为提升,却似乎还在遵循着既定的规则。明明是处在规则之中,却似乎处处在走规则的漏洞。

    “为什么啊,我也想普通一点啊。”

    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由衷的哀嚎。

    他这哀嚎有点大声。

    这座道观虽然是真正的圣尊道场,蕴含独特的道域,但只要同在道观之中,这内里的声音还是听得到的。

    此时杨厌离等人正在四处参观,瞻仰圣息,突然之间就听到了王离这一声哀嚎。

    关键在于这一声哀嚎真的情真意切,真的是闻者动容。

    若是别人发出这样的一句哀嚎,恐怕任谁听了都会觉得是装逼,但此时王离的这一声哀嚎,却是让他们任何人都没有这种感觉。

    尤其对于被王离打破了道心的陶伤墨等人而言,王离真的是太过不普通,太过妖异了。

    “真正强者的烦恼,我们这种寻常修士不懂。对于真正的强者而言,太过木秀于林反而是一种烦恼。”万夜河很适时的补充了一句。

    所有准道子级人物全部都面露苦笑。

    在无论哪个洲域,哪个准道子级人物不都是众生仰望的天子骄子,对于寻常的修士而言,他们就是天空之中可以看见却根本无法企及的星辰,但在这王离面前,他们现在却反而变成了“寻常修士”,这种心理落差,真的让人很不是滋味。

    万夜河却是很清楚王离的爱好和需求,他看着陶伤墨等人身上空空如也一贫如洗的穷酸样,就知道他们肯定在被王离镇压之后遭遇了王离的洗劫,现在他们身上的法宝囊灵石袋之类的东西肯定已经都落在了王离的手中,于是他很正气凛然的接着说道:“我大哥让你们在此修行,也是赐予你们一场天大的机缘。他为东方边缘四洲圣师,只要你们听从他的指点,都会得到不俗的好处。你们身上的所有修行资源,我大哥自然也会合理调配,你们身上的法宝囊等物显然已经落入我大哥手中,接下来你们各自将其中有什么东西,有什么用处,记录清楚,到时候我统一交给大哥,以免浪费他的时间,他的时间多了,才有时间指点我等的修为,来为我们谋好处。”

    “你们不要觉得心中不舒服。”万夜河极尽吹嘘之能,让周玉希听得脸皮都有些发烫,“你们不知道有多少像你们一样的准道子级人物想要跟随我大哥修行,我大哥还不乐意,不知道有多少准道子级人物想要拜入我大哥门下,我大哥还不乐意收,现在我大哥得了此处封地,说不定接下来就有很多准道子级人物会争先恐后送来贺礼。”

    所有这些人还没有来得及回味万夜河所说的这些话是不是故意吹嘘,一道极快的遁光已经从白头山的地界外掠来,流星坠地一般朝着道观落了下来。

    万夜河一眼就看清那是洛凛音的遁光,但等到近了,他却是微微一怔,因为除了洛凛音之外,还有一名身穿蟒绿色法衣的中年男子。

    这名中年男子的修为在他看来倒是普通,不过是金丹一重的修为。

    “怎么这么热闹,如此多的道友?”

    洛凛音一落下来,看到万夜河和周玉希带着一群人四处参观的模样,他也顿时吃了一惊。“这么多年轻修士,年纪轻轻竟都是金丹级修为…都是准道子级人物?”身穿蟒绿色法衣的中年男子则明显被彻底震住了。

    “这是上仙洲夺天古宗准道子洛凛音洛道友,他现在拜入我大哥门下,跟随学道。”万夜河对着洛凛音使了个眼色,然后开始介绍杨厌离等人。

    “是夺天古宗的准道子…竟是以弟子身份拜在王离门下?”一群人全部被震住了。

    洛凛音看到万夜河的眼色,就知道万夜河是要彻底震住这些人,不过这确实是实情,所以他神色也极为自然,和杨厌离等人见过礼后,他也隐约看出了这些准道子级人物分成两拨,再加上之前打探到的消息,他便已经猜出了这两拨人是如何来到白头山之中。

    出去也最多不到半个时辰,结果回来王离就已经俘获了这么多准道子级的人物回来,他心中也真的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心中佩服,提及王离时,脸上的神色便越发的尊敬,“王师呢,还在静室修行么?”

    万夜河心想方才王离还鬼叫鬼叫的,可能也没啥大事,但他面上却是另外一副神色,肃然道:“他忙着在修行,洛道友你不是出去采买的么,现在有什么急事么?”

    “这是恒晟号的松鹤真人,他方才也正好在那市集采买,他听说我是帮王师采买,便请我带他过来,拜会王师。”洛凛音点了点头。

    一群准道子级人物全部又失神了。

    恒晟号并非什么厉害的宗门,但却是东方边缘四洲以及东方七部洲中最大的商坊之一,恒晟号的生意并不算高端,但是胜在齐全,从灵材到法器、法宝、灵药、布阵材料等等,只要平时修士用得到的东西,他们都有经营。

    这样的一个商号自然也是深有底蕴,松鹤真人的修为不高,但在东方边缘四洲一带也有些名气,也是恒晟号中比较有名的掌柜,地位不低。

    在他们的认知之中,这种商号的掌柜人物一般是绝对不会主动前来拜会某个修士的,除非这个商号觉得这个修士将来必定有惊人成就,说不定他们在这一带的声音还要仰仗这名修士的庇护。

    这些人虽然都贵为准道子人物,但他们很确定,以自己的身份,绝对不可能让这样的人物主动拜会的。

    除非他们在道子战中脱颖而出,成为得到三圣赏赐的真正道子级人物,才有这种可能。

    更让他们不可置信的是,这松鹤真人听到洛凛音这么说,却是连连摆手,道:“王离道友在忙就不要惊扰他,我只是寻思我正巧在白头山地界附近,和王道友既然如此有缘,他得此封地,我自然要来相贺,而且我听说王道友很喜异源,我便带来了五颗异源,希望王道友能够笑纳。”

    “五颗异源?”

    杨厌离等人的脸色都彻底变了。

    这真不是在开玩笑?

    一名修士得了封地,一个商坊前来拜贺,送上的贺礼就是五颗异源?

    这东方边缘四洲之中,哪怕有一个宗门的元婴修士渡劫成功,成了化神期修士,这商坊前去贺礼的话,恐怕也不可能给出这样惊人的贺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