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三十七章 感源
    “这么多人?”

    周玉希远远就看到有遁光朝着白头山地界而来,等到她看到带头的是王离时,顿时就松了一口气,但再看清王离身后的那些人时,她就顿时又有点惊了。

    这些人的修为似乎…都不低啊。

    而且除了少数几个还算正常之外,其余的那些个都跟打了霜的茄子一样蔫,她猜都不用猜,这些人肯定是在王离手下吃了大亏。

    这段时间王离的作风她也是看在眼里,等到这些人再近了些,她就突然有种忍不住想笑的感觉。

    她猜这些人肯定也是被王离绑架了过来,肯定一个个都被勒索了异源。

    只是就出去这一会的时间,就绑了这么多好像都是准道子级的人物过来,她也实在是对王离佩服得有点五体投地的感觉。

    “真的是王离。”

    刚刚进入白头山地界,张截天一伙人还并未感到有什么特殊之处,但等到略微靠近周玉希所在的道观,看到道观门前的立地金简,他们便顿时感知到三圣的金简和王离身上的气机有了感应,他们感觉到这处地界之中的地气,都在跃跃欲试的和王离的气息沟通。

    他们这些人便更加心如死灰。

    三圣将白头山地界赐给王离作为封地,这金简自然只能和王离有所感应,归王离掌控。

    不管他们心中如何不可置信,但事实就摆在面前,这个就像是大人教训小孩一样,将他们打得狗一样的年轻修士,就是他们之前想要来对付的王离。

    周玉希之前已经在道观周围做了些布置,这些人的到来,顿时引起了一些独特的灵气波动,这让全力帮王离炼器的万夜河都被惊动了。

    他刚刚在道观之中显现出身影,一眼看清王离身后那么多人,他也顿时惊了,“大哥真的是神人啊,这才多久,去哪里绑了这么一大票人过来?”

    “这道观?”

    杨厌离等人跟在王离身后,很快就感觉到了这看似寻常的道观的不同,就连原本失魂落魄的张截天等人也很快感觉到了这座道观非同寻常的气息。

    “这里原先不是属于梧桐观的封地么,梧桐观又没有什么底蕴,这处道观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气息?”

    “怎么可能,他才刚刚得到此处封地,此处道观怎么就如此不凡。”

    张截天等人虽然被王离打得连战意都没有了,但他们毕竟都是拥有极高修行天赋的准道子级人物,他们越看越觉得这座道观的气息超凡入圣,拥有一种让他们都根本无法理解的元气法则。

    “这两人….”

    他们的眼光也不差,周玉希和万夜河看出这些人似乎都是准道子级的人物,这些人看周玉希和万夜河,也顿时看出两人应该是准道子级的人物,他们便是觉得之前对王离的判断完全错误,心中就全是上了陆鹤轩贼船的懊恼。

    王离很懂得借势。

    这些人此时的心情变化逃不过他的感知。

    他朝着这座道观降落的时候,也不回头,只是呵呵一笑,道:“陶伤墨,你们也不用觉得心中不甘,也不要觉得我是纯粹欺压你们,我实话不妨告诉你们,此处是一名圣尊的道场,这道场之中,蕴含惊人道纹,你们停留此间,若是用心参悟,说不定能够大有裨益。到时候区区一些异源,又算得了什么。”

    “什么!”

    别说是陶伤墨等人,就连杨厌离等人都是大吃一惊。

    越是见识过强大的修士,就越是清楚圣尊是何等无上的存在,圣尊的道场,这对他们的心神冲击实在太大。

    王离趁热打铁,笑了笑,道:“我再告诉你们一个事实,我方才用来防御的道纹,便是在这圣尊道场之中得到,圣尊的道场意味着什么,想必你们也十分清楚。”

    “竟然…..”张截天等人彻底被震住了。

    他们当然十分清楚圣尊的道场意味着什么,这种道场,对于任何修士而言都是天大的机缘。

    “老大又在忽悠人啊。”万夜河心中感慨,他是看破不说破。

    这虽然的确是圣尊的道场,但那名老道并未刻意留下传承,这处道观被他的气机浸染多年,虽然的确蕴含玄奥至极的元气法则,但以他们的境界想要参悟其中的奥妙,那实在太难,即便有再强的天赋,别说他们是金丹境的修士,就是元婴期的修士,都未必能够得到什么好处,参悟出什么玄妙。

    王离的道纹虽然的确是老道的传承,但是老道亲传,又并非他从此间得到。

    但他是如此想,张截天等人所想的就完全不一样了。

    他们可是亲眼见识到了王离如何瞬间参悟天母石皮上的符纹,他们顿时觉得是王离的悟性惊人,所以很快从这道观之中参悟到了强大的道纹,他们此时心潮澎湃,只觉得自己虽然不可能有王离这样的悟性,但是真的能够长时间在这种圣人道场修行,一定会沾染圣灵,一定也能够参悟出一些有用的元气法则,大有好处。

    杨厌离等人也不知道王离最主要的想法就是招揽这些人成为免费劳力,她们也是心境波动得厉害,只觉得此行果然不虚,到这白头山中一行的决定真的是异常英明。

    “这是妙欲古宗的准道子周玉希,还有这是天鬼圣宗的准道子万夜河。”王离觉得言多必失,他直觉这些人恐怕一时赶都赶不走了,于是便也不多话,直接介绍了周玉希和万夜河,然后道:“陶伤墨、张截天,接下来你们这群人就归万夜河和周玉希管了。”

    万夜河反应速度惊人,他听到王离这么一说,便顿时傲然道:“我乃天鬼圣宗准道子万夜河,王离是我结拜大哥,我拥有天赋大诅咒术,若是谁和我作对,我可以诅咒他天劫异变,渡劫时遭遇异种劫雷。”

    陶伤墨等人顿时头皮发麻。

    他们从未见过有人如此介绍自己,除了告知师承之外,竟然还直接告诉对方自己的天赋神通。

    但“王离是我结拜大哥…大诅咒术….”这种种字眼,却和这道观之中强大而神秘的气息一样,将他们真的震得六神无主,迎着万夜河的目光,他们只知下意识的点头。

    “我要急着修炼,你们互相介绍一下熟悉熟悉,杨道友,你们有兴趣就自己转一转,有什么要帮忙的,你们先找周道友和万道友就是。”王离对着万夜河和周玉希使了个眼色,他觉得万夜河十分机灵,应该会管得好这批免费劳力。

    他现在真的不想过多废话,他就想试试天道解源术,看看水龙猿吐出的那颗异源到底有什么特殊的用处,而且他现在也很想马上进灰色道殿去看一看,他想看看灰色道殿之中那灰色薄片之中的内容有什么变化。

    他隐约觉得这种拘束十名准道子就得到一门元婴级辨源术的条件不可能永远成立,否则他再去抓十名准道子级的人物,难道还能得到一门新的辨源术?

    “王道友你不用管我们,我们若是有事,请万道友帮忙便是。”王离越是表现得让他们随意,杨厌离等人就越是觉得王离不见外,就越是觉得王离此人大气。

    也不知道何灵秀要是返回,知道他们觉得王离大气,会是何等的心情。

    王离也没有二话,直接掠回了之前修行的静室。

    他直接取出了天龙猿交给他的异源,定了定神,便直接演化天道解源术。

    这颗三角形的晶源通体晶莹,黑色的晶体内里的源气形成绿色的异鸟,在黑色的晶体之中不断飞行。

    源气凝灵,在典籍的记载之中,这往往是极品异源的标志。

    这也是他虽然手头上还有两颗从魃洞教的司徒尧身上敲诈得来的异源,但此刻却偏偏急着想要知道这颗异源到底有什么功用的原因。

    极品的异源,自然意味着有极品的用途。

    他全力演化天道解源术,一个奇妙的如星云般的光团顿时在他身前形成,直接将这颗三角形的晶源包裹其中。

    这也是他第一次对异源施展这种辨源法门,所以他十分郑重,全神感知着这异源周遭的一切变化。

    很玄妙的是,他感到这个奇妙的光团之中,无数细小的源气很自然的朝着这颗异源落去,这些源气在他的感知里,就像是很多天然的符纹,又像是无数试图打开秘境的小钥匙,不断的去试探这颗异源。

    他顿时有些明悟,这种天道解源术就像是无数源气的汇总,无数的源气变幻莫测的组合,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异源,现在这种天道解源术就是以各种源气去引起这异源内里的同种源气的共鸣,从而再让他有所感知。

    唰!

    突然之间,一种独特的气机在他金丹之中迸发。

    这一刹那,好像他的肉身不存在了,这一方天地之中,只剩下这一颗异源,他的意识以及他体内的金丹。

    异源和金丹的气机奇妙交融,然后再在他的意识世界之中震荡。

    他感觉到了一种分外轻灵的气机在识海之中蔓延,一条灵根就像是巨大的树根飞快的生长,就像是要从他的识海生长出去,穿入无尽虚空。

    “……!”

    王离一时有些震惊无言。

    他一开始觉得这种气机很像风灵根,难道这颗异源也能够直接让人凝结一条风灵根?

    但接下来的一刹那,他却觉得这种气机似乎只是增强了他已经存在的风灵根,而且似乎在借助风灵根的元气法则,在和更多的元气法则建立联系。

    在下一刹那,他感悟得更加清晰,这种气机,似乎在借着风灵根的元气法则,在高空之中穿梭,它似乎在寻觅什么,在召唤什么。

    王离有所感悟,他没有停止演化天道辨源术,他渐渐直觉这股气机似乎在召唤一种灵觉,似乎是在渴望得到一种生灵的认可。

    “难道这种异源,能够用来召引某种灵兽?”

    他的心中随即产生强烈的直觉。

    他直觉若是炼化这颗异源,似乎这颗源气能够让他寻觅到某种高空之中的灵兽,并和这头灵兽的灵觉产生交流。

    这种元气法则的感应产生的直觉比起之前有关陆鹤轩的那种直觉要确定的多,他确定炼化这颗异源不会有什么坏处,所以他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在停止演化天道辨源术的刹那,就直接开始真元包括这颗异源,开始全心炼化。

    他此时的修为已经不俗,在他的全力炼化下,一丝丝源气很快从这颗异源之中被抽引出来,在他的体内化开。

    轰!

    他体内原本那和其余灵根一样若有若无的风灵根在源气化开的刹那,果然清晰的出现在他的感知里,接下来一刹那,他的风灵根果然就像是巨大的树根一般在他的感知之中疯狂的生长,接着这风灵根的元气法则,他的感知也似乎无限的朝着上方的高空延伸,然后在极高的高空朝着四面八方以惊人的速度溅射。

    轰!轰!轰!

    他体内的金丹也不断的震荡,这颗异源除了有奇特的元气法则之外,本身的源气之中蕴含大量的纯净灵气,这些灵气在他的体内急剧的转化,被金丹不断的吞吸。

    王离此时也来不及仔细感知体内金丹的变化,他的意识也不知道在天空之中发散到了何处,和他之前直觉的一样,他的感知里很快出现了奇特的灵觉,但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这种灵觉不只一种。

    无尽的高空之中,很多灵觉若隐若现,就像是天空之中的星辰,又像是很多奇妙的果实,在等着他去触碰。

    “这每一种灵觉难道都意味着一种灵兽?”

    王离直觉,借着这种异源的源气法则,他可以挑选其中的一种灵觉去沟通,去交流。

    但似乎在这么多灵觉之中,他也只能去挑选一种,因为他感觉到若是他决定去触碰哪一种灵觉,这种异源的元气法则,就会全力涌向那种灵觉。

    也就是说,这种异源就像是一种强大的摄伏灵兽的法门本源?

    他现在借助这源气,可能能够隔着极远的距离,收伏一头灵兽。

    既然如此,他就觉得那要慎重,在这些灵觉之中,他必须要挑选一个厉害的。

    (寒冷的冬天真的写的慢,今天我真的连屁话都不敢打,疯狂的码,结果到现在才终于避免了倒立那啥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