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大人打小孩
    “黯灭!”

    虚空之中再次响起苍老的声音,这声音十分缥缈,而且牵扯出了一种近乎混沌的气息,它就像是在呼唤大道,充满了莫名的神韵。

    王离前方的虚空所有的光线直接消失,变成一片黑暗寂灭的空间。

    “不要再上前了。”

    红衣女修极为担忧的惊呼,她感到那片空间之中的元气法则都在不断崩塌,那是彻底凌驾于元婴之上的元气法则操纵,此时隔着虚空帮助言焰演化法术的,肯定是一名化神期修士。

    “什么鬼?”

    王离只觉得周围有一种杀意在汹涌,奇特的元气法则似乎要直接将他的肉身撕裂,五脏破碎,甚至要消融他的道基,让他的修为也尽废,但与此同时,他道基之中有更为强大的元气法则流转,随老道传给他的黑色道纹接近于帝级道纹,这种黑色道纹在他的道基流转,轻而易举的化解了朝着他侵袭的杀意。

    他有足够的勇气和元婴级修士大战,但面对化神期的修士当然是充满想掉头就跑的冲动,但此时他感知着虚空之中的威能动荡,却确定这名化神期大能似乎无法直接隔着虚空打出自己真正的威能,此时这种元气法则虽然厉害,但真正的威能可能最多元婴五层修士的水准。

    “这是道子战,难道你敢违背三圣旨意,插手小辈的生死大战?”

    他心中的畏惧瞬间尽消,哈哈大笑声中,他脚踏银色星河,直接演化冥棺大手印。

    轰!

    冥棺大手印是真正的帝道法则,只是一击,便直接打破了前方黯灭的空间。

    “不可能,你绝对不可能只是准道子级的人物,这是真正的帝息….”

    言焰的身影已经崩飞出了数里,黯灭空间消失的刹那,他和王离之间的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这道白色的身影并非是真正的修士身体,而像是一些灵光汇聚成的光影,但即便如此,这道身影灵气袭人,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势,就像是仙王将领。

    他的身下虚空之中,有闪电般的纹理交错,不断编织出强大的符纹,符纹之中,嗤嗤的元气冲鸣声不断。

    “我不可能违背三圣圣意,但你是否是真正准道子级的人物,还是老辈人物冒充,我却有权分辨清楚。”这道白色的身影发出声音,与此同时,王离只觉得杀机在虚空之中弥漫,有数股在虚空之中不断跳跃的威能朝着他先后袭来。

    杨厌离等人心胆皆寒,飞快的倒退,她们都感觉被这种可怖的杀机波及,虚空之中的威能在她们的感知里根本无法匹敌。

    “你真的看不出来么?还是你以为你可以欺瞒三圣?”

    王离冷笑,他觉得这名大能就是色厉内荏的唬人,这名大能至少要降临身外化身,否则这种级别的威能根本不可能击溃随老道传给他的防御道纹。

    他不管这名大能到底如何手段,他只是秉承师姐吕神靓的逆天剑意,不管你何种手段,我只管一剑斩之!

    嗤啦!

    他直接斩出一剑,剑光带着一种无比桀骜且绝不回头的气息,直接斩开袭来的威能,一剑就将那道灵气逼人的白色身影斩成两截。

    “怎么可能….”

    那道白色身影发出不可置信的声音,他的声音里似乎充满了不甘,但恐怖的剑意直接将那道白色身影周遭的元气法则彻底搅碎,那道被斩成两截的白色身影,无奈的消失在虚空之中。

    “连一名化神期大能的气机投影都被斩杀了?”红衣女修惊得捂住了嘴,她看着王离,就像是看到了一个真正的怪物。

    “啊!”

    陶伤墨等所有人心胆俱裂,惊得都在飞退。

    言焰最为惊骇,他丧失了理智,不断尖叫起来,“陶道友,陶伤墨!你到底控制法阵遏制他的威能没有。”

    陶伤墨也是快要哭了。

    此人太过可怖,体内的道纹扩张,根本不是堕仙夺元阵的元气法则所能压制,控制法阵还有什么用?

    连化神期大能的插手都没有灭了此人,他们所有人都已经彻底丧失了继续战斗的勇气。唰!

    张截天手中迸发出一道灰色的神辉。

    这道神辉散发着一种毁灭性的气机,就像是能够直接抹灭一片天地。

    这是他压箱底的一件古宝,已经残破,只能使用一次,但是元气法则的品阶极为惊人,他现在只想能够击伤王离,好让他们乘机逃遁。

    这道灰色的神辉仿佛直接穿越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打穿了王离的身体,但是在下一刹那,所有人看到王离的身体变成支离破碎的光影,那根本不是真正的肉身,而是一尊分身光影。

    王离之前还和他们所有人站得很远,而且身上灵气不显,给人异常缥缈神秘的感觉,但在此时,一道银色的星河却是出现在天龙古宗准道子佘寒莲的身前。

    王离的真身直接出现在他的身前。

    “啊!”

    佘寒莲浑身寒毛炸起,他身上的灵光才刚刚涌现,啪的一声,他就被王离一掌拍在头上直接拍晕了。

    “我的龙晶!”

    王离眼睛发光,直接将佘寒莲手中的那颗滚圆的龙晶法宝收入囊中,接着直接将佘寒莲隔空掷向身后远处的红衫女修,“帮我镇压他。”

    他早就盯上了这个人身上的龙鳞道甲和手中的龙晶,但是龙鳞道甲却是有些让他失望,已经被杨厌离打出孔洞。看来这佘寒莲虽然贵为天龙古宗准道子,但身上这件龙鳞道甲的品阶一般,不是天龙古宗的龙鳞道甲之中的极品。

    和他一开始眼看杨厌离和这人斗法时所想的一样,以他现在的实力要对付这些准道子级人物实在是太轻松了,真的能够一个打好几个,完全就像是大人打小孩。

    就如方才张截天激发的古宝一样,那威能虽然可怖,但这些人无论激发古宝还是演化法门,出手对于他而言实在太慢了。

    他的无极法身在整个修真史中能够成就的人也不多,这些人和他对敌,不只是慢了一拍,而是慢了好多拍。

    “啊!”

    看着他直接避过张截天的古宝一击,一掌就拍得佘寒莲生死不知,陶伤墨这一群人都是发出惊骇欲绝的叫声,他们所有人都是拼命演化遁法,想要逃出王离的感知。

    “逃什么逃啊,留下来聊一聊,你们不是要道子战么,道子战是比遁速的么?”

    王离的声音在虚空之中响起,他带起的银色星河般的遁光却是比声音还要快,而他的真身,则似乎比遁光还要快,不断的在虚空之中流转。

    他现在心中倒是没有什么杀意,他并不好杀,但这些准道子级的人物在他的眼中全部都是长脚的异源,他一个都不想放过。

    他第一时间追向了张截天,倒不是因为此人方才用古宝打他,而是因为张截天这种纯粹的剑修遁速很快,他身上的遁光都在空中形成剑形,不断劈开前方的空气。

    他先打下这种遁速最快的,然后再去追击那些遁速慢的,一个都不放过。

    “嗡!”

    虚空震动,他距离张截天至少还有数百丈,直接拍出冥棺大手印,他没有尽全力演化,生怕张截天直接被他拍死,但越是如此,阴黑的掌印在空中行走,不断散逸强大的威能,不断有丝丝缕缕的阴魂般气流飘荡而出,瞬息之间,就像是有一支阴冥的军队在虚空过境,磅礴的威能铺天盖地般压向张截天。

    “啊!”

    张截天反手斩出一件,他手中剑光就像是一颗巨星升腾,虚空之中无数剑芒涌起,就像是一片剑山林立。

    但是他的这种威能根本无法和王离的这一击抗衡。

    砰!

    他手中祭出的长剑斩在冥棺大手印上,就像是竹棍戳到了一堵铁壁。

    噗!

    他口中鲜血狂喷,直接被后继的威能从空中打落。

    在下一刹那,王离已经到了他身前不远处,他依旧照样画葫芦,连法门都懒得施展,直接啪的一掌将张截天拍得昏死过去。

    他此时的道身篆刻多道道纹,身动法随,举手投足带起的威能都不是这种准道子级的人物所能抗衡。

    他提着张截天横渡虚空,将张截天也朝着红衣女修丢去,他追向了陶伤墨。

    除了陶伤墨之外,葛玉景、韩玉玑和言焰原本就已经受伤不轻,在他看来根本逃不出去。

    “我认输,我投降!”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陶伤墨看到银色星河朝着自己流淌而来的刹那,他便已经彻底魂飞魄散一般,直接摊开了双手叫了起来。

    陶伤墨直觉和王离根本无法抗衡,他在这些准道子级的人物之中,原本就只是以阵法见长,单独对战起来,根本不是其余这些人的对手,而连言焰、张截天这种平时在他眼中看来战力已经很逆天的人物,在王离面前脆弱的就像纸人儿一样,他就连逃遁都是失去了勇气。

    “真的是,以为认输我就不敲你了么?”

    王离却是不客气,他觉得敲晕了堆一起等会比较方便,他出现在摊开双手的陶伤墨身旁,啪的一声,也直接将陶伤墨一掌拍晕。

    陶伤墨此时心境波动剧烈,就连护体灵光都十分散乱,王离这一掌拍击之下,他七窍都震出血来。

    “我丢,不会直接拍死吧?”

    王离的声音响起,他就像是真正的神王横渡虚空,不可一世,直接又追向言焰。

    言焰此时受伤最重,但因为被他打得最远,所以正在挣扎着拼命逃遁。

    “我自己来!”言焰一转头,正好看到远处陶伤墨七窍流血的惨状,他害怕自己真的被王离拍死,直接就一掌拍在自己的脖颈上。

    砰的一声,他整个人巨震,却是真的将自己拍晕了过去。

    “可以啊!不愧是准道子级的人物,如此灵机应变。”王离目瞪口呆,他真诚赞叹。

    “噗!”

    葛玉景和韩玉玑原本就全力演化遁法,体内真元波动不堪,此时听到王离这样的声音,他们觉得王离是故意嘲讽,心情激荡之下,他们都是大口的喷血。

    “你们两个不自己来么?”

    王离觉得这两个人很不识趣,真的太浪费他的时间,“要不你们互相来?”

    “啊!”葛玉景气得真元都行岔了,他口中不断喷血,遁法都无法维持,直接从云端往下坠落。

    “这倒是也行。”

    王离脚踏虚空,他瞬间追到韩玉玑的身后,韩玉玑手中出现了一枚古符,但是他还未来得及激发,王离的手掌就已经落在了他的手上。

    韩玉玑的眼珠子都差点蹦了出来,王离硬生生从他的手中抢走了这枚古符,他的掌指之间就像是有海域在震荡,这种宏大的威能,让他根本无法抗衡。

    “麻烦!”

    在他身体僵硬的一刹那,王离再度伸手,直接拍击他脑门。

    砰!

    韩玉玑身体一震,也瞬间被拍得昏死过去。

    “……!”

    红衣女修不断接住抛来的昏迷修士,她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农妇,在接别人收割好的稻谷。

    这些都是准道子级的人物,但王离一掌拍晕一个,简直比收割稻谷还要简单。

    “到底是什么人….”身穿杏黄色法衣的女修也彻底看得樱桃小口都合不拢了,她真的根本想象不出这样的画面,难道这人根本就不是一名年轻修士,而是一名驻颜有术的老怪物?

    “这…..”王离将这些人全部打晕之后,才发现自己应该留下一个清醒的,因为方才明明陆鹤轩也在这里的,现在陆鹤轩去了哪里他也不知道。

    “能不能救醒一个好问话?”他不好意思的返回到红衣女修身前不远处,为了掩饰尴尬,他对着自己拍晕自己的言焰翻了翻白眼,“这个人也真是,我都想留他一个清醒的问话的,结果他把自己给拍晕了。”

    “你到底是谁?”

    杨厌离此时也是手脚有些冰冷,她看着王离问道。

    “我…..”王离倒是纠结起来,这如果说自己是王离,这杨厌离和自己似乎还有仇,这到底说不说呢?

    但突然之间,他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那一堆人,又看到杨厌离,他心跳骤然加速,脑海之中倒是又不可遏制的升腾起一个念头。

    (今天一更,明天也是一更,后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