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凭本事吃的软饭
    唰!

    红衣女修的话才刚刚说完,四周的云气之中骤然涌起几道乱流,被法阵的元气法则拘束的云气,凭空在这艘法舟之外凝成六座莲台。

    这六座莲台上都各自站立一名修士,方才和陆鹤轩在一起的张截天也在,唯独不见陆鹤轩的身影。

    王离目光一扫,顿时失望,这六座莲台上一名女修都没有,都是年轻男修,他对陆鹤轩很惦记,看到陆鹤轩不在,他顿时就忍不住问道:“陆鹤轩呢?”

    他这一问,所有人倒是都一愣。

    这个时候不关心自身的安危,竟然还关心陆鹤轩去哪里了?

    “我倒是知道陆鹤轩为什么不在。”张截天等人等人被王离问得一愣,杨厌离的声音却是已经响起,她不屑的冷笑,“这已经接近白头山地界,你们虽然做了布置,但恐怕还是忌惮王离,生怕我们这里的打斗将王离引来,若是陆鹤轩在此,你们觉得万一王离看到我们的大战,说不定会加入和陆鹤轩敌对的一方。但若是陆鹤轩不在,王离就算到了,恐怕也是觉得双方道子战,他也不好插手硬帮哪一边。”

    “我丢…算得这么好?”王离惊了,“这陆鹤轩还真是做大事的人啊。”

    张截天等人目光微微闪动,他们的脸上虽然没有什么变化,心中却都是有些佩服杨厌离,因为这事实和杨厌离说得一模一样。

    他们虽然觉得稳操胜券,但这也是建立在不容有任何闪失的基础上,王离此人虽然出生玄天宗,但之前的所作所为,却让他处处透露着古怪。

    像他们这种级别的修士,从不忌惮和对等的准道子级人物对敌,但他们却很忌惮和不了解的神秘对手对敌。

    他们此时心中虽然不免有些佩服杨厌离,但争夺气运,要想在准道子级的人物之中脱颖而出,成为这一代年轻修士之中的天骄,成就道子,成就圣子,那越是厉害的对手,就越是要设法除去。

    这杨厌离是如此,王离这种有些诡异的神秘对手,也是如此。

    “杨道友,你果然有些不凡,只可惜你一开始就行差踏错,走到我们的敌对之路上。”一名身穿墨色法衣,但墨色法衣之外却是白色云气流转的瘦削男修也不否认,只是看着杨厌离微微一笑。

    这名瘦削男修身后自然绽放大道异相,是一座看不到尽头的云雾深锁的大山,看到他这样的大道异相,杨厌离等人就可以轻易的猜出来,他就是中神洲云望山的准道子陶伤墨。

    “道途无尽,谁又能说得清楚自己不是别人的踏脚石?”杨厌离不屑的嗤笑,“蛇鼠一窝,你们这种鬼鬼祟祟的行径,即便真的胜了我们,将来也注定是别人的踏脚石而已。”

    “说的好。”王离忍不住夸赞,反正只要是说陆鹤轩一伙人不怎么样的话,他都觉得好。

    “你啊…..”红衣女修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叹息摇头,似乎真的很同情他被牵连。

    “这位师姐,你看我说不定都要直接陨落在这里了,你还不帮我完成心愿么?”王离眼珠子一转,心中却是有了主意,哀叹道:“让你说那样一句话,就真的那么难么?”

    红衣女修微微一怔,眼中神色越发不忍,她朱唇微启,让王离心跳不已,很明显她接下来就要说出王离等待许久的那一句话了,但也就在此时,那六座道台上一名身穿翠绿色法衣的年轻修士却是一声冷笑,“此人是谁,奇奇怪怪,如此鸹噪!””

    说话之间,此人随手一点,两道翠绿色光芒从他身前飞出,化作两只活物般的鹰隼,朝着王离直掠而来。

    这两只鹰隼不大,但是它们的威能却是骇人,飞过的虚空之中,都像是有狂潮在涌动。

    轰!

    杨厌离、红衣女修和那名身穿杏黄色法衣的女修同时出手,这两只鹰隼在虚空之中行走十分灵活,不断闪避,但杨厌离、红衣女修和那名身穿杏黄色法衣的女修三人各自施展强法,三道不同的威能瞬间将这两只鹰隼的所有进路全部封死,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之中,这两只鹰隼冲不出去,被击溃成无数翠绿色的流光。

    这三人同时出手,法舟上的两名男修固然是一愣,就连杨厌离、红衣女修和那名身穿杏黄色法衣的女修也是一愣,三人虽说都是下意识的出手,但眼看着这样的威能冲撞,三人却是都没有想到其余两名女修会出手。

    尤其是红衣女修忍不住转头看向那名身穿杏黄色法衣的女修,“胡师妹…你?”

    她之前是公然表态要护住王离,但这名身穿杏黄色法衣的女修却是没有任何表态,她还觉得这名身穿杏黄色法衣的女修可能看王离不爽,但方才这名身穿杏黄色法衣的女修出手的急切程度,却丝毫不亚于她。

    “.…..!”

    这样的景象让王离也有点懵了。

    这无形之中吃软饭的实力好像又增强了啊,这都不是吃红衣女修一个人软饭的问题了,好像这杨厌离和这名身穿杏黄色法衣的女修潜移默化的也将软饭喂到了他的嘴边。

    那名身穿翠绿色法衣的年轻修士倒是也完全没有想到,他微微一怔,旋即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看着杨厌离和王离不住的冷笑起来。

    “你这人!”但王离却是不依了,他看着这名身穿翠绿色法衣的年轻修士郁闷的叫了起来,“我招你惹你了么,就算你要出手,就不能让人把话说完么?让她把话说完都不行么,真的是不懂礼貌啊。”

    “你不要招惹他…他是悬石洲指玄古宗的准道子葛玉景,你们云笈洞天惹不起他…”红衣女修忧虑的对着王离轻声说道,她觉得王离要是低调一些,说不定大战一起,她设法将王离送出战圈,这些人恐怕还不会追杀王离,但若是王离激怒了这些人,这些人肯定不会放过王离。

    在她的心目之中,王离这种修士是年幼无知,真的有些不知死活,对这些宗门的强势程度都没有概念。

    她的声音虽然低微,但围绕着他们的六座莲台上,却有一名修士听得清清楚楚,那人身穿褐色法衣,周围的灵气翻卷之间,好像有无数的枯叶在不断飞舞,他浑身的精气给人一种异常蓬勃的感觉,但偏偏身外的灵气之中却散发着一种枯朽的味道,十分的奇特。

    这名修士方面大耳,虽然也不过二十余岁,却给人一种异常老成的感觉,他原本一直正色肃容,不苟言笑的样子,但听到这句话,他却是都忍不住嘴角牵扯出古怪的笑容:“云笈洞天的修士?”

    红衣女修让王离低调,王离却是不服气,他继续叫道:“云笈洞天的修士怎么了,大家不都是两条腿的修士么?有什么不一样的么!”

    “哈?”王离这么一叫,六座莲台上至少有三个修士同时笑出声来。

    那名身穿翠绿色法衣的指玄古宗的准道子葛玉景顿时嗤笑道:“你觉得你们此种宗门的修士,和我们这种宗门的修士都一样?”

    王离叫道:“当然一样,难道按你的意思,你们不是两条腿,是四条腿么?”

    葛玉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大怒,道:“你敢骂我们是四条腿走路的畜生?”

    “我可没有这么说,我不敢。”

    王离说了这一句,但马上又补了一句,“谁没有礼数就和畜生无异。”

    “你!”葛玉景听到王离上一句话还是嘴角泛出不屑的冷笑,但听到王离补的这一句话,他顿时暴跳如雷。

    王离却是又轻声补了一句,“还是扁毛畜生。”

    “为什么是扁毛畜生?”身穿杏黄色法衣的女修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因为没有礼数还阴。”王离道:“连施展的法门都是鹰。”

    “噗!”身穿杏黄色法衣的女修一怔,旋即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我要撕了你这张嘴!”

    葛玉景嘴角都微微抽搐,他伸出一根手指点着王离,“牙尖嘴利,有种你不要躲在女人的背后,我给你个公平对决的机会。”

    “我凭实力吃的软饭,为什么不能躲在女人的背后?”王离心中嘀咕了一声,他还没有来得及出声,杨厌离却是已经一声冷笑,直接跳出了法舟。

    她也是伸手点了点葛玉景,道:“亏你说的义正言辞,你一个指玄古宗的准道子,说和云笈洞天的一名筑基期修士公平对决?还在这种堕仙夺元阵中?要战,我和你战,只是怕你不敢和我公平一战!”

    葛玉景瞬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但他岂是会低头之人,他也顿时叫出了声来,“杨厌离,难道你觉得我会怕你不成?”

    “来!”

    杨厌离毫不废话,冷笑声中,她身外大道异相显现,一座深黄色的莲台出现在她脚下,身前一条巨大的五色锦鲤显现。

    与此同时,她身外金铁之声震鸣,一道道森寒的元气瞬间在她身外结成一具战铠。

    凶煞气息在她身外不断翻卷,与此同时,她手中幻化出一柄幽黑的长枪,再次大叫:“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