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吃软饭潜质
    “杨厌离?”

    王离瞬间惊讶起来,这个名字他也熟悉啊,最近餐霞古宗准道子陆鹤轩在东方边缘四洲声名鹊起,连带着和他有关的人物也是十分的出名,大罗古宗的杨厌离,作为最初和陆鹤轩为敌的代表人物,名气当然大的很。

    “你好风骚,我好喜欢?”听着王离不由自主发出的惊声,身材娇小的女修面色有些难看的同时,却是转过头来看了王离一眼,“看来你倒不是陆鹤轩他们一伙,我也不知道你故弄什么玄虚,不过你这凑热闹凑得不对,要是不巧丢了小命,可别怪我们。”

    “你就是大罗古宗的杨厌离?”王离有些回过神来,他倒是惊喜的很,这名身材娇小的女修居然还重复了一遍那句话,如此说来,那这女修也算得上是当面说过了“你好风骚,我好喜欢”?

    “那难道来找麻烦的,就是陆鹤轩?”接下来他倒是又有些发愣,难道自己的直觉印证得这么快,久闻却未曾一见的陆鹤轩终于来了?

    “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这名身材娇小的女修正是大罗古宗杨厌离,她看着王离又惊讶又发愣的样子,便越发觉得王离此人脑袋真的有些问题。她此时心中十分清楚,陆鹤轩等人既然有恃无恐的在这里堵住他们,自然是有所倚仗,而且之前的交手他们这些人也的确落于下风,否则他们也不会如此小心翼翼的隐匿气息,装出只是寻常筑基期修士的样子。

    她不知道王离到底是搞什么鬼,但恐怕这次不巧要受牵连陨落在此,因为毕竟连她都不知道自己这一伙人是否能够逃脱。

    “杨道友,好久不见啊,怎么飞遁时连你大道异相都不显现,要装成一副筑基期修士的样子?”随着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两名修士从她身后不远处的云层之中显现出身影。

    其中一人神采飞扬,相貌俊逸,正是餐霞古宗准道子陆鹤轩,而另外一人剑眉星目,看上去比陆鹤轩还要英俊几分,看清他面目的刹那,杨厌离等人的脸色就又难看了数分。

    此人是云泽洲天剑古宗准道子张截天,此前也曾和他们交过手,若论单打独斗,杨厌离这一方几个人里面都没有能过胜得了他的。

    “怎么,又要狗仗人势?”杨厌离虽然觉得不妙,但看着陆鹤轩得意洋洋的样子,她却是毫不示落,一声冷笑,“忘记了给我打得夹着尾巴就跑的时候,什么时候能靠自己挺直腰杆了,再喘粗气也不迟。”

    “此一时彼一时也。”陆鹤轩被她如此揭短,倒是也不生气,只是微微的一笑,道:“岂能以过往来论今朝?”

    “这人就是陆鹤轩?”王离好奇的打量着陆鹤轩,突然觉得陆鹤轩也有几分他师兄李道七的神采。

    “我最讨厌明明是男修却比女修还要阴柔。”杨厌离脸上的冷笑神色更浓,“哪怕你今日再强,又能强得到哪里去?更何况再怎么强也改变不了当日被我打得抱头鼠窜的事实,你们有什么阴谋算计,就直接用出来,少在这里废话,眼下就凭你们两个人,难道是我们五人的对手?”

    “五人?”听到杨厌离说五人,陆鹤羽和张截天两人倒是好奇的看了一眼王离。

    “两位道友好。”王离倒是突然想起一件事,眼睛发亮,笑眯眯的看着杨厌离和陆鹤羽等人道:“诸位的名号如雷贯耳啊,想必都是准道子级人物吧?”

    听着王离这样的话语,陆鹤轩和张截天两人脑海之中也顿时浮现出这是哪里来的逗比的念头。既然说了诸位的名号都是如雷贯耳,都如雷贯耳了,那还问是不是准道子级人物?

    “此人不过是路过的修士。”杨厌离此时却是出声,她目光闪动,冷笑道:“陆鹤轩,你们到这里来,恐怕也是得知了玄天宗王离受封白头山地界,若是在这里和我们大战,也不怕打草惊蛇?”

    “他不就是一条地头蛇,我们是强龙,怕什么惊不惊的,最好要他出草来看热闹,就顺便将他收拾了。”陆鹤轩风度翩翩,很是儒雅的样子,但是听到王离二字,他的眼中骤然就多了几分化不开的戾气,但随即他又是淡淡一笑,道:“杨道友,我们之前虽然有些误会,但误会就是误会而已,也可以做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想必你来白头山地界,也是听闻了你们大罗天宗失去的至宝在他手中,恐怕诸多的误会也是因他而起。”

    杨厌离等人互望了一眼,倒是都有些意外。

    “按我的意思,既然我们大家之前的有些误会很有可能就是因为此人的故意散布谣言,那我们不妨先行合作,先设法引此人出来,将他审问清楚再说?”陆鹤轩看着杨厌离等人沉默不语,他便更加笑容可掬的说道。

    王离听得目瞪口呆。

    居然还有当着他的面设计他的事情?

    “道不同不相为谋。”但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在他看来这好像是桩好事,但杨厌离却是异常干脆的回绝。

    她斩钉截铁的态度,让陆鹤轩和张截天两人也是一愣。

    “为何?”陆鹤轩脸上的笑意顿时消退了,他皱着眉头,道:“这是共赢的事情…..”

    “许多事情的确很有蹊跷,但我说过,过往已经发生的事情难道真的可以当没有发生过?有些仇怨可以一笔勾销?”杨厌离冷笑道:“戚道友、潘道友都是为了我和你的纷争而来,结果一人被斩,一人修为尽废,我现在再回过头来和你共谋大计?那我今后还有朋友?”

    王离顿时对杨厌离刮目相看。

    但更让他对陆鹤轩刮目相看的是,陆鹤轩微微一怔之后,就摇了摇头,道:“修真界里哪里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要想长久的做朋友,就要大家一起不停的谋划共同的利益。”

    王离瞬间就觉得陆鹤轩还真的是做大事的人,这种有些无耻的话在他口中说出来居然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怪不得这人能够掀起道子战。

    “这位师弟,你快走吧,这里的浑水你趟不得。”杨厌离还没有说话,她所在的法舟上,三名女修之中那名看上去最为高挑,身材也最为丰腴的红衣女修却是突然出声,对着王离说道。

    陆鹤轩和张截天固然是一愣,杨厌离等人也是都转过去看那名女修。

    最早说出那那句“你好风骚,我好喜欢”的身穿杏黄色法衣的女修不可置信看着红衣女修,道:“穆姐姐…你这么担心他作甚?你还喊他师弟…”

    这名红衣女修回过神来,瞬间闹了个大红脸。

    她原本就长着一张和气的苹果脸,此时脸色通红,就更像是秋天里熟透了的苹果。

    “我…..”她似乎自己都觉得好像有异,但又说不上来。

    此时明明是杨厌离和陆鹤轩谈判的时候,她居然打断他们的对话,插嘴让这名过路修士离开。

    这名过路修士虽然看上去比他们年岁小一些,但为人有些古怪,应该也不至于让她如此特别关心,但她为什么好像就有些不自觉的觉得他可亲?

    “……!”王离自己倒是反应了过来。

    他此时也明白了灰色道殿里那灰色薄片显示的命数上,为何有诸多让他牺牲色相换好处的命数。

    他在这方面实在有本钱啊。

    异魅草!

    他炼化了这种灵药的药力,天生就有种让女修察觉不到,但无法自拔的魅力。

    他此时一想明白,心中顿时觉得有些发毛,他有些体会到当时周玉希为何说这异魅草可怕了。

    但他也的确是思路清奇,在这种时候,他竟然抬头认真的看着那名红衣女修,道:“那这位师姐,我可以听你话离开,但在我离开之前,你能不能满足我一点小小的要求,说上一句你好风骚,我好喜欢?”

    红衣女修和他目光一撞,竟是浑身都有些微微发烫,她下意识的就说道:“你好风….”

    说道风字时,她自己忽然醒觉,顿时发出一声娇呼,她娇羞至极的扭过身去,不知道今日为何会如此失态。

    “说完啊。”王离顿时郁闷了。

    “你到底什么鬼?”

    陆鹤轩和张截天两人看着王离倒是又好气又好笑。

    “你这人怎么如此不识好歹。”那名身穿杏黄色法衣的女修却是也忍不住跺了跺脚,呵斥王离。

    但她呵斥完王离的刹那,她却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关切此人了?

    一时之间,她也是呆住。

    “算了。”

    也就在此时,张截天却是沉下了脸,他看着陆鹤轩摇了摇头。

    “杨道友,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们了。”陆鹤轩叹了口气,他的叹息声响起时,他和张截天两人的身影,却瞬间在云气之中淡去。

    与此同时,方圆十余里之外的云层之中,却是突然出现三十六道白色华光。

    这三十六道白色华光翻卷云气,竟是将数十里之内的云气形成了一个巨蛋般的云团,将王离和杨厌离等人包裹在正中心。

    王离眯着眼睛认真看去,只看见那三十六道白色华光是三十六杆一模一样的阵旗。

    “这是什么阵?”他忍不住好奇的出声。

    那名红衣女修不敢看他,却是忍不住发出声音,“让你走不走,现在想走都来不及了。”

    “是云望山堕仙夺元阵!”杨厌离看清了那三十六杆阵旗上的花纹,瞬间脸色煞白。

    “云望山的准道子陶伤墨…”法舟上其余四人也是瞬间脸色极其难看。

    “是可以压制所有金丹境修为的堕仙夺元阵?”王离听着他们的惊呼,倒是从脑海之中搜刮到了有关的记载。

    “不知道他们还来了多少人,但眼下就只有拼了,能换一个是一个。”杨厌离深吸了一口气,寒声说道。

    “别啊。”就在此时,王离出声道:“要不我帮你们对付了他们,不过这位师姐,你要不先说一声你好风骚,我好喜欢?”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纠缠不清!”两名男修都忍不住了,怒声历叱道。

    “你真的不知道厉害。”那名红衣女修苦笑不已,她犹豫了一下,道:“罢了罢了,等会要是斗法起来,你尽可能不要离开我太远,我尽力护住你。”

    “…..!”王离无语。

    好像自己真的很有吃软饭的潜质了?

    (有书友说我位置暴露了....我位置暴露了还能怎么样...炸我小区门了我都不带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