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二十四章 触碰天机!
    “来福!”

    王离将水龙猿从培灵洞天之中召出来就异常热情的打起了招呼。

    这份热情洋溢的样子顿时让水龙猿有点不寒而栗。

    它很有灵性,很清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道理。

    “来来来!”

    王离让战战兢兢的水龙猿到自己的身前,他生怕水龙猿听不懂,所以异常慢条斯理的说道:“来福,我对你还不赖吧?”

    水龙猿听懂了这句话,它心目中其实没觉得王离对自己到底有多好,直觉颜嫣对自己倒是真不错,不过它也看得清形势,当然不敢说不好,只是连连点头。

    “那就好。”

    王离意气风发起来,他伸手点了点白头山地界内里,“看到了没有,这白头山地界现在是我的封地,今后灵气越来越浓郁,这白头山地界之内的灵药瓜果必定丛生,到时候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完全不用客气。”

    水龙猿依旧听懂了。

    但它越发觉得不对,它觉得王离根本没有必要和它说这些啊,难道他舌灿莲花,弄了半天想要自己的妖丹来交换,这么一想,它浑身倒是反而发抖起来。

    “来福,你冷么?没事抖什么?”王离看着它发抖,倒是好奇的问了一句,不过接下来他也不想浪费时间,马上和颜悦色的说道:“来福,你看我们也是有缘,你若是落到了别的修士手里,现在别说是妖丹没了,恐怕皮也被扒了,肉和骨头都被拆了…..”

    王离其实主要是觉得自己的确还没给这水龙猿多大好处,想用对比的方式来凸显自己的好,但他这么一说,这水龙猿又听懂了,顿时连浑身的猿毛都竖了起来,牙齿都是咯咯作响。

    “王离!”颜嫣看不过去了,皱着眉头道:“你收徒就收徒,吓唬它做什么!”

    “我哪里吓唬它啊。”王离顿时叫屈,他无奈的看着水龙猿,道:“来福,你会错了意,我的意思是,你看我这已经开山立户了,既然你从无名无姓的妖兽变成了有名有姓的灵兽,今后你要是入了我这门下,其余宗门的修士也根本不能把你当成妖兽对待。而且你如此有灵性,我觉得把你当护山灵兽那真是羞辱了你,不如这样,我索性收你做弟子,入我门下,今后谁要是想对付你,那也得估计你的这个师尊,也就是王离我!”

    水龙猿听得眼睛越瞪越大,它浑身的颤抖停止了,面容却是有点抽搐,嘴角都有点歪咧,口水都快从嘴角掉下来了。

    “你这又是作甚?一副中风的样子。”王离顿时郁闷了,“说了半天,你听懂没,我,王离,在此开山立宗,收你做弟子!你..来福,愿不愿意!”

    “湖!”水龙猿突然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王离连连磕头。

    它的眼角都有了泪光,似乎恨不得便磕头边去抱王离的腿。

    这下包括王离在内的所有人都看明白了,它是感动了。

    颜嫣皱着的眉头松了开来,看着水龙猿的这种姿态,她突然发现自己对王离可能还是存在了偏见,或者说,王离所做的事情再次超出了她的预计,让她不自觉的有些敬佩。

    哪怕现在这白头山地界真的是一穷二白,但开山立宗就是开山立宗,对于她这种古板的修士而言,这并非是儿戏,而妖兽和修士之间存在着天然的芥蒂,但王离刚刚开山立宗,就直接收了一头这样的妖兽作为弟子,这无形之中相当于摒弃修士和妖兽的“门户之见”,为修士和妖兽的共生共存提供了很大的想象空间。

    这么一想,她都甚至怀疑王离是不是原本就有深意,她顿时就觉得王离的境界真的恐非她所能及。

    “那就这么定了。”

    王离看到水龙猿这副样子,他顿时也满足的很,他招呼洛凛音和白藕也到了水龙猿的身侧,然后正色道:“那既然如此,你们三人…哦不,两人一猿,就是我正式的入门弟子了。洛凛音你最早称呼我为师尊,那你是大师兄,白藕你第二个,那你是二师弟,来福,你排第三,那你就是三师弟了。”

    “是!”洛凛音此时见王离少有的郑重其事,他倒是也和颜嫣一样,觉得王离是有深意,他便也认真的行了一礼,道:“弟子洛凛音见过师尊。”

    “师尊!”白藕愣愣的,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

    不过对于他而言,喊王离师叔和师尊也没多大差别,不过师尊显然要比师叔更为亲切些,他也被水龙猿的情绪弄得有些莫名的感动,忍不住擦眼角。

    “师….湖…”水龙猿也异常认真的发声,但是它的舌头毕竟有些绕不过弯,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行了。”

    王离深吸了一口气,他心中莫名的激动起来,按理而言,自己算是完成那灰色薄片上的那句话了,这开山立宗建立洞府也完成了,三名入门弟子也有了,他此时心中想着的便是要马上进入灰色道殿去看看到底有什么变化,是否那灰色道殿会直接在里面放一颗异源等着他。

    “不行!”但此时万夜河义正言辞的声音却是传入他的耳廓。

    他顿时一怔。

    “大哥,既然开山立宗,好歹你要有个名号,若是连宗名都没有,这开山立宗招收入门弟子名不正言不顺啊,连门都没有,哪里算有门人。”万夜河虽然平时胆小,但此时倒是说得认真,毕竟他所受的教化也在潜意识里提醒他,这开山立宗可是异常庄严肃穆的事情,这关乎到今后王离走上帝路。

    名号可是十分重要,要是儿戏,随便取个名字,那今后很有可能让人哭笑不得。

    譬如距离这东方边缘四洲不远的东方七部洲之中的东荒洲之中就有一个宗门叫做杀猪教。

    这个宗门所在的山头原本就叫做杀猪山,当时开山祖师估计懒得想名字,或者也未必觉得自己开山立宗就能够真正的繁衍生息,真正成为一处传承很多年的修行宗门,所以随便就取了个名字就叫杀猪教,但眼下这东荒洲杀猪教却已经拥有了两千三百年的历史,而且杀猪教在东荒洲现在好歹是排名前十的宗门,现在这门人弟子在外行走,别人一问就尴尬了。

    “你是哪个宗的啊?”

    “我,宋宝儿,杀猪教的准道子。”

    真的是尴尬,知道杀猪教历史的修士也就算了,不知道杀猪教历史的,估计还忍不住会问一句,杀猪教的准道子,那是不是杀猪特别厉害,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关键在于杀猪教的准道子宋宝儿据说还是个长得特别火辣的大美女,这就更加尴尬了。

    万夜河可不想将来在外横行霸道的时候问他,“你谁啊?”“我大哥是红烧肉帮帮主。”

    他觉得现在就得让王离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避免将来出现这种问题。

    “对哦!”

    王离倒是豁然警醒,但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颜嫣却是已经出声,道:“王离,这开山立宗也不能随便取名,要按照修真界的规矩,否则不小心冲撞了什么宗门,又惹来无尽的因果。”

    王离顿时有点头疼了,怎么这么多规矩的啊,看上去灰色薄片上这一句完成很容易,怎么现在看起来有点麻烦?

    “灵熙道友,到底什么规矩?”他郁闷道。

    “你在此自立洞府,但你依旧是玄天宗修士,按目前情形,你也只能算是玄天宗分支。”颜嫣生怕王离多虑,倒是刻意多解释了几句,“你也不要担心堕了你的威风,修真界最重尊师重道,这是溯本追源的大事,让人知道你即便拥有再高的成就,也不忘了最初的根本。很多强宗之前都是一些上古宗门的分支,但后来也往往威名盖过了之前的本宗。”

    “我懂,我懂!”王离连连摆手,道:“饮水思源,我当然不可能忘记我师尊,忘记我是玄天宗弟子,现在说这么多也没有什么用处,你索性直接点告诉我,一般如何取名法?”

    “一般是这样的。譬如西天宗的修士在外开立洞府,往往叫做小西天宗,东山宗的修士在外开立洞府,也或许会叫东源宗。”颜嫣却是很有耐心,缓缓说道:“规矩不外乎不要引起歧义,不要让人曲解你的洞府和别的宗门有关,最好能够让人一听就知道你的本源出身,那就最好。”

    “玄天宗…难道叫小玄天宗?”王离瞬间就摇头,他当然认定自己是玄天宗弟子,但心里面对玄天宗其余那些峰的弟子是鄙视的很,那些人怂得很,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玄天宗修士,如此一想,他就忍不住道,“那我叫玄正宗,如何?”

    “玄天正宗?”万夜河眼睛一亮,“大哥你这取名取得可以啊。”

    “你这有点太欺凌出身宗门。这样的做派很容易让人觉得你骄横,目无师长。”颜嫣却是觉得不妥,道:“哪怕你有这样的意思,真正觉得自己才是玄天宗,那你不如叫真玄宗,意思一样,但却不容易让人一听就觉得你忘本。”

    “真玄宗还行,不过既然如此,不如叫真玄教?”万夜河连连点头,“大哥,修真界历史上一般叫教比叫宗霸气,因为有一段时间的命名方法,是宗门之中必须出有准帝级人物,这个宗门才堪称为教,意思是教化诸天。当时准帝级人物也不叫圣尊之类的尊号,而是尊号教主。现在我们修真界虽然不按此命名,但我觉得这个彩头好。”

    “行行行。”

    王离却是急着想要看看那一颗异源哪里来,他觉得这太麻烦了,一口就道:“真玄教就真玄教。”

    颜嫣眉梢微动,她原本觉得这名字稍显霸气,但看到王离这么拍板了,她倒是也觉得无伤大雅,也就算了。

    “那应该就算完成了。”

    王离急不可耐,他马上就想返回净室看看灰色道殿里有什么变化,他心中嘀咕了一声之后,就看着洛凛音和白藕,水龙猿,道:“那你们拜师是认真拜过了,接下来你们师兄弟认真见礼一下,洛凛音你是大师兄,接下来这两人,哦不,这一人一猿的修行之事,你也上心督促一二。”

    他这么一说,其实就是想让洛凛音免费干活,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听到他说到此处,看着他似乎着急想要修行的样子,水龙猿就更感动了。

    它感觉王离就是特意要给它个名分,这才百忙之中抽闲来赶紧收它为弟子。

    “师…”

    它顿时又给王离行了一礼,接着喊了一声,突然剧烈作呕起来。

    “我丢…..”王离顿时惊了,“来福你搞什么鬼,刚刚就像是中风似的,现在你又吐…你这什么意思?”

    水龙猿连连剧烈作呕,喉咙里突然咕噜一声,却是有一团墨光吐了出来。

    “这…...?”

    王离等人全部一下子愣住。

    “源…送….师….”在他们所有人愣住的时候,水龙猿却是直起了身子,捧起了吐出来的东西,激发水灵元气一阵洗刷。

    “不会吧?”

    王离的眼睛在接下来的一刹那瞪大到了极点,他的两颗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

    水龙猿此时捧着的一颗东西也有鹅蛋般大小,它看上去像是一颗黑色的鹅卵石,但是它的水龙元气将它表面冲刷干净之后,他却可以肯定,这颗表面看上去坑坑洼洼,好像无数芝麻小点的黑色石头,是一颗源石!

    “不会吧?”

    万夜河这段时间被王离异源异源喊得多了,他反应过来这是一颗源石的刹那,几乎下意识的就惊呼出声,“来福,难道这是一颗异源,内里有一颗异源?”

    水龙猿瞬间就听懂了他的惊呼,连连点头,然后一阵比划,示意王离收下。

    “见面礼,拜师礼?一颗异源?”

    王离看出了它的比划,头皮却是一阵阵的发麻,心中凉气直冒。

    看它的意思,它十分确定这颗黑皮源石里面有一颗异源。

    如此说来,那岂不是相当于自己真的得到了一颗异源?

    开山立宗,建立洞府,收三名入门弟子…这条件满足之后,他的面前真的就直接出现了一颗异源,却并非是灰色道殿直接给?

    一时之间,他心中的震骇难以言明,他呆了足有五六个呼吸的时间,甚至让人觉得他变了性情,居然看着异源不动手。

    “这拜师礼你收了就是,你给弟子的谢礼,你可以想好给什么之后再说。”颜嫣还觉得他是因为没有给弟子见面礼而感到羞愧。

    “你…..”王离愣愣的看着水龙猿和这颗源石,还是没有彻底回过神来,“你早就偷偷藏了一颗源石在腹中?”

    听得他这么一问,水龙猿倒是有些羞愧,点头的同时都不敢抬头看他。

    它的意思倒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之前它也就是被迫无奈跟着王离,它虽然觉得跟着王离好像没有生命之忧,但也没有熟到将自己获得的宝贝吐给王离。

    异源对于修士和妖兽都是一样,都是至宝。

    而且看着这水龙猿的样子,它似乎十分确定这颗异源非同小可,而且可能对它本身也大有好处。

    “它竟然早就藏了这一颗异源,只是藏在腹中,用自身气机掩饰,加上还有源皮未解,所以根本就感知不到它身上有一颗异源,但这颗异源早不露面,晚不露面,却偏偏在我完成了灰色薄片上的条件之后,却以如此方式直接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得到,这…..”王离手足有些冰冷,他下意识的浮现的念头是这也实在太巧合和太诡异了,但与此同时,心中真正响起的一个声音,却是这冥冥之中好像有天意一样。

    修士所说的天意,岂不就是天道法则的意志,任何的万物运转,机缘巧合,气运流转,岂不是都来自于天意?

    他心中寒意不断涌起。

    “王离,你….”何灵秀就觉得他太过异常了,但就在她出声的刹那,王离却是伸出了手,从水龙猿的手中接过了这颗黑皮源石。

    “我知道了,多谢你。到时候我自有回礼。”王离强忍着心神的震颤,说了这一句,接着他指尖华光涌动,不断落在手中这颗黑皮源石上。

    他现在控制住自己先不要胡思乱想,先确定这颗源石里面真的有一颗异源再说。

    在他的全力施为之下,这块黑色源石的源皮慢慢的剥落下来。

    “大哥,你竟然还会解源的手段。”万夜河目瞪口呆,他此时越发觉得老道说的是真理,王离真的有可能走上帝路。王离全力解源,他的手指肚上出现五个光轮,黑色源石的石皮不断化成沙尘,但和内里的晶源结合的源气,却是在这种解源法门下丝毫不散失,也不被破坏,而是依旧返回内里的晶源之中。

    片刻之后,这颗黑色源石的石皮掉落干净,内里露出晶光。

    一颗奇特的三角形晶源显露了出来,这颗晶源只有原先源石的三分之一大小,但是它通体晶莹,晶光柔和,它表面的晶层也是纯正的黑色,但内里的元气,却是奇特的墨绿色,就像是有一只绿色的异鸟在黑色的天空之中不断的飞行。

    “真的是一颗异源!”万夜河咕噜一声吞了口口水,这颗异源虽然不大,但内里的源气竟然凝形,这种异源往往意味着在异源之中都属于极品。

    “来福,你知道这颗异源有什么用处么?”颜嫣深吸了一口气,她忍不住问水龙猿。

    水龙猿摇了摇头,它一阵比划,再加上一些简单的音阶,颜嫣听懂了,这颗源石它得到也不过数月之久,它只是直觉这颗异源源气惊人,而且似乎对它也有很大的用处,但异源这种东西对于妖兽而言也很危险,谁也不知道源气炼化时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所以它就先吞在腹中,慢慢养着。

    它原本的想法,是自身的气机长年累月的浸润之后,慢慢和这源气沟通,然后再弄清楚这源气的功用。

    “大哥,你有辨源的法门么?”万夜河无比崇拜的看着王离,他现在觉得王离万法皆通,无所不能。

    竟然真的是一颗异源。

    王离的手指都有些微微发颤,但他越是面临大事就往往越是冷静,他迅速冷静下来,摇了摇头,道:“我没有辨源的法门。”

    万夜河等人还要再说,但他却已经飞快的说道:“你们先忙你们的,我先稳定心神,稳固修为再说。”

    说完这几句,他马上就转过身去,飞掠回了方才修行的静室。

    “他好像有些古怪?”魏黛眉忍不住看了一眼何灵秀,轻声的说道。

    “谁知道他,反正一颗异源不至于。”何灵秀说道。

    “可能事关修为,他原先形成心魔。”颜嫣看了一眼水龙猿,她倒是听信了王离一开始的话,以为王离此刻是除去了那种心魔执念,她生怕打击到水龙猿,便悄然传音给何灵秀和魏黛眉,将一开始王离和自己所说的心魔之事说了一遍。

    “我说他为什么急吼吼的一定要招收三名弟子。”何灵秀顿时一声冷笑,她倒是也信了。

    因为她去过孤峰,她倒是也的确觉得王离在玄天宗的成长过程的确蛮凄凉的。

    王离返回静室,他用最快的速度进入了灰色道殿,灰色道殿之中并无变化,他迅速的进了那颗金丹般的球体,然后内里也是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一片表面光滑至极的灰色薄片正对着他。

    没有异源的存在。

    灰色道殿并没有直接给他一颗异源。

    王离的心更寒了。

    他想了想,道:“异源!”

    他喊了一遍,灰色薄片却没有反应,他下意识的便又喊了一遍,等到他喊出第二遍“异源!”,他眼前的灰色薄片果然有了反应,异源两个古字浮现在灰色薄片的最顶端,接着一排排字符在灰色薄片的表面不断的浮现。

    他紧盯着这些字符,发现这些字符的流动和第一次所见并无差别,而且他很快就在其中看到了之前看过的那条:“开山立户,建立洞府,收纳三名山门弟子,得异源一颗….”

    而且这条之后,他记得十分清楚,下面两条的内容也没有什么变化:“锄强扶弱,帮助一名筑基期修士击败金丹五层修士,得异源一颗…斩妖诛魔,诛杀元婴级邪魔一名,得异源一颗….”

    他看着这些字符在灰色薄片上出现,流动,再出现更多获得异源的条件,他忍不住就出声道:“大哥,你这到底什么意思,难道你这事关天机?连冥冥之中的无数因果牵扯你都直接理得清楚,只要满足这样的条件,就真的能够得到相应赏赐一般?”

    他这声音响起,灰色薄片却和他并无交流,只是不断的流动着这样的字符。

    王离咬牙了片刻,道:“难道天道法则真的出现了漏洞,让你可以掌控天机?还是说你的元气法则太过厉害,甚至能够无尽推演,比几个圣尊加起来还厉害,算无遗策,但若是如此,你直接帮我控制气运,让我直接一步发现一个大帝墓,直接让我成就大帝不就完了?还有,我有什么特别之处,你为什么不在别人的体内,非在我气海之中出现?还有,我师姐的直觉是什么鬼!是不是也和你有关!”

    他的心态实在有些失衡,连连质问,都甚至忍不住骂了起来,“我和我师姐也算是可怜人了,你要是有心帮我们,好歹也让我们弄个明白,你这般诡异,到底做什么!”

    但不管他如何叫唤,灰色薄片却是依旧我行我素,根本不搭理他,也没有和他有什么交流。

    王离深深吸气,他觉得这灰色薄片也真的是有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气质。

    他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慢慢平静下来。

    但等到他平静下来时,他心念一闪,倒是想到了一个可能。

    “功法!功法!”

    他连说了两遍。

    果然,让他不仅眯起了眼睛的一幕出现了,这灰色薄片上字符瞬间消失,接着“功法”两字出现在它的最顶端,下面又开始流淌字符。

    “帮助一名不孕不育的金丹女修怀孕,得金丹级法门一篇….”熟悉的字眼又出现在了他的眼帘。

    这一刹那,他的眉头又不自觉的皱起,他觉得这灰色薄片真的是毫无感情可言,就像是一件可以用来查询法门的法器一样。

    他看着同样的内容,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缓慢而清晰的道:“我要辨别异源的辨源法门,我要辨别异源的辨源法门!辨源法门,辨源法门!”

    接下来一刹那,他通体一震。

    他身前那灰色薄片上的字符骤然消失,接着又出现了新的字符。

    四个字浮现在这灰色薄片的顶端,这四个古字真是“辨源法门”四字。

    这四个字符形成之后,它的下方,又开始形成密密麻麻的字符。

    “炼成化幽还阳道丹,得金丹级辨源法门一篇…..集齐一百颗异源,得金丹级辨源法门一篇…..”

    (大章又来了....有道友说这书荒谬啊,其实我只能说道友一开始就看错了,我的渡劫之王不能说自诩绝世好书,也不能自诩不是网络小白书,但我异常肯定的是,我的书从来就不是随大流的那种书。荒谬之中也得有道理,一开始的天劫伏笔到一百五十万字之后才揭开一点谜题,这本书其实情节和设计比我之前的都要复杂,有多少坑大家可以想一想,三圣是啥,一开始设计杀死姜雪璃的那两个是啥,黑天圣主统治的北方之外是啥,那些混乱洲域的绝境是啥...反正我不能说我的书有多好,但至少总是异端。还有明天周天照例有一大堆事,更新就应该很少,提前说一声。不会矫情,只要没有出去跑,必定每天要冲击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