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二十二章 宗门任务?
    “你们说这真正落地的金简,有说让我一定要呆在这里么?”

    他觉得三圣也实在太玄乎了,明明是下旨意,还要说得不清不楚。

    所有人的目光下意识的就落在了颜嫣的身上,他们现在也都觉得颜嫣最为正统,像她这样最为正统的修士,理解三圣的意思应该最为正确。

    颜嫣仔细的回味着金简上的字句,摇了摇头,道:“三圣的旨意相对宽松,什么都没有说死。不过若是一定要我理解,以白头山地界为根基,意思就是不管有什么变故,这白头山地界你不要落在邪门歪道手中。至于说斩妖除魔、以救扶同道为已任,最少最少,到了白头山地界周遭的妖魔你不能不管,到了白头山地界周遭的仙门正统修士,你不能见死不救。”

    王离当然不笨,他一听颜嫣这种说法就顿时头疼了。

    “呵呵道友,你老说我鸡贼,按我看来三圣比我鸡贼得多啊,这境界我真的拍马都赶不上啊。”他忍不住就对着何灵秀传音说了一句,然后对着颜嫣郁闷道:“最怕就是这种不清不楚,话翻过来说也行,翻过去说也行,就像是去坊市买宝物,人家一句,你看着给,那我到底给多少?不说我在白头山留多少天,但不让白头山地界落在邪修或是魔修手中,意思不就是这一带只要有事,我就得管?那我在万里之外不还得赶回来?而且接下来这红山洲也不像是没事的样子,这么一来,我还能去哪混好处?更何况这白头山周遭…这周遭算多大,方回几百里,还是几千里?”

    “若量劫形成,人人无法避免,人人出力,化解量劫,这才是正途。”颜嫣大皱眉头,她总觉得王离这个人很奇怪,她所认识的修士,很多都是嘴上说得多,但做得少,但王离此人明明是做得多,而且也明明心怀大义,肯冒险去仙墟之中救人和在隐山之中的所为就可见一斑,但他嘴上却偏偏一副贪图小便宜的自私自利,她咬了咬牙,接着道:“红山洲现在南部的兽潮才刚刚泛滥,厉害的妖兽还未出现,三圣金谕流转东方边缘四洲,接下来红山洲应该就是大变的中心,说到好处,在红山洲应该更有好处可图。至于说白头山周遭算多大,其实按照修真界的惯例,自然也可以量度。一般而言,任何宗门山门外的方圆三百里,也算宗门管辖范围。”

    王离看她如此认真,也是没有办法,忍不住就叹了口气,道:“你要是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其实我暂时不离开此处倒也没事,我有事情可忙,但你就不急着变回原样?”

    颜嫣顿时一怔,她反应过来,王离所说的变回原样,就是说她中了返老还童异雷,现在还是女童模样,王离倒是言者无心,但她心神倒是莫名的激荡,她下意识的便觉得王离对三圣的金简模棱两可不满,是因为想着要陪她去别的洲域让她恢复原貌。

    对于她这般正统的修士而言,为了她恢复原貌居然敢对三圣的圣意不满,这份情谊在她看来就真的是大了去了。

    她心神激荡,心中说不出的感动,几乎是马上脱口而出,“我不打紧的,大不了再慢慢长就是。”

    王离哪知道她此时的心思,听着颜嫣的话语,他倒是郁闷了,你不急着长回原样,我可是着急啊。师姐越长越大,我反而越长越小,蘑菇都变金针菇了。

    这么一想他脑海里面顿时又出现了师姐的身影。

    他现在心中又多了一个疑惑。

    按照颜嫣和洛凛音这拨仙门正统修士的认知,拥有那种预感灾祸的直觉,那应该是圣人之能,但按照他的认知,他和吕神靓在过往很多年的修行之中,吕神靓的直觉却好像还不只于此。

    可是他师姐吕神靓明明就是个神智时不时错乱的金丹修士,那她难道也拥有圣人之能?

    这道理似乎又讲不通了。

    想不通的东西一多,他就忍不住叹了口气,莫名的惆怅起来。

    但此时颜嫣听着他惆怅的叹息,倒是反而心中小鹿乱撞,她之前恨不得马上恢复自己之前的容貌,毕竟这种变成女童的样子让她也十分不习惯,但这一刹那,她却是觉得和王离一起长大也不错,不只是相当于多得了一些修行的时间,而且还变成了真正的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四字在她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的刹那,她的脸庞就顿时透出了一股红意,她不由自主的就赶紧垂下了头,心中便暗骂自己,一天天的不正经修行,脑海里面想的是什么?

    “王离师兄….”这个时候,周玉希却是也弱弱的出声,“此处是随前辈的修行地,算是真正的圣人道场,王离师兄你不要觉得吃亏,圣人气息浸染的道场,自有福泽,三位圣尊将此处地方特意封给师兄,说不定便是觉得师兄你有希望接替随前辈的圣位。王离师兄你也不用觉得麻烦,既然此处已有三圣金符,那平时也不会有修士敢来捣乱,我们虽然不比王离师兄你这么厉害,但寻常小事我们都能解决,王离师兄你要是有事暂时离开,我们也能够帮得上忙。”

    “…..!”周玉希这么一说,王离倒是有点懵了。

    他当然听得出周玉希是纯粹好意,周玉希和颜嫣一样,自然是不希望他和三圣对着干。而且她和颜嫣也觉得王离也不能将三圣往坏处想,否则对王离的将来没有什么好处。

    但她的这番好意和如此细言细语的模样,却委实让王离觉得她好像怎么变成了个贴心大丫鬟?好像什么事情都愿意为他做似的?

    这么一想,他便狐疑的看着周玉希,道:“周道友,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企图?”

    “没有没有….”周玉希下意识的一声低声惊呼,连连摇头,但她的双脸也顿时红得如同秋天里的苹果。

    “呵呵…”何灵秀却是忍不住一声冷笑,传音给王离,“她怕是馋你的身子。”

    “不会吧?”王离不信的看着她:“难道周道友还有恋|童癖?”

    何灵秀觉得王离思路实在清奇,她冷笑了一声,也不再和王离废话。

    “就没有异源了么,一颗异源都没有么?”王离却突然哀嚎了起来。

    现在这册封金简显然是没有其它封赏了,这封地是有了,灵气浓郁起来,白头山地界之中花草树木也都会慢慢受益,但到了筑基期、金丹期,谁靠慢慢汲取灵气修炼,都是要靠大量的灵石、灵源,但他现在偏偏又回到了一贫如洗的境地,偏偏他又是成就了如此巨大的一颗金丹,就如随老道陨落前所说,在这种量劫将至的时代,成就太过骇人的金丹也并非好事,因为如此庞大的金丹要想一路突破到元婴,所需要的修行资源也是异常骇人。

    “王离师兄,我们之前都欠你异源,现在既然你已经受此封地,若是你准允,便容我设法传信,让我宗门送些异源过来。”听着他的哀嚎,周玉希又出声。

    想到周玉希出身的妙欲古宗,王离顿时一个激灵,别传信传信到时候来了一堆欲女,要是真有些恋|童癖,那自己就真的大为不妙。

    不过对于异源的渴望还是压倒了他的理智,他还是很忠实于自己内心选择的点了点头,道:“那尽快。”

    “我也可以设法为你要些异源和灵源过来。”颜嫣郑重的点了点头,道:“只是行事要低调,王离成就金丹,万龙来朝的事情,不能流传出去。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若是太过招摇,必招人嫉妒。”

    “这倒也没事。”王离却是不以为然的哈哈一笑,“反正现在你们站在我身边都看不出我成就了金丹,哪怕传出去我成就圣子,金丹万龙来朝,我看也没什么人相信。”

    他倒是真觉得无所谓,外面若是风传他成就圣子,说不定又能收获一批狂热粉丝,相当于每天都有免费的灵石进账,而且人人觉得他成就惊人金丹,平时他出去,身上一点丹气都没有,没有人会觉得他是王离,更好扮猪吃虎。

    对于颜嫣的这种说法,在场众人倒是真分为了两派意见,何灵秀和万夜河倒是也站王离一边,何灵秀和万夜河都觉得王离此次成就金丹威势太过骇人,抽引元气特别厉害,而且很快外界知道此处是王离封地,恐怕相瞒都未必瞒得住。

    不过周玉希和洛凛音等人却都站颜嫣一边,他们觉得最好还是要谨慎一些,因为一名特别强大修士的出现,往往能够彻底改变修真界的格局,东方边缘四洲平时在整个修真界看似不重要,但这种边缘洲域其实反而权势纵横交错,诸多强大宗门在这种边缘洲域都有自己的谋划,修真史上扼杀特别强大的修真苗子的阴谋数不胜数。

    “那低调一点就低调一点,要实在低调不起来再说。我要马上稳固一下修行,接下来你们要怎么做,你们看着办就行。”

    王离也没有纠结,这种事情交给颜嫣做他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他原本忍不住想要试试这册封金简和圣血黄杨御使起来到底有什么样的威能,但想想没有什么对手的情况下,凭空去试威能就和用自己的金丹去砸山头一样其实挺没劲的,于是刹那间还是要进灰殿去压榨一下灰衣修士的想法彻底占据了上风。

    “白藕师弟,这道观里有没有合适静修的静室,给我找上一间。”

    “王离师叔,随我来。”

    白藕也十分灵巧,直接就找了一间最好的静室给王离。

    这间静室位于道观的中央,虽然不大,但内里的布置却十分清雅,地面铺着用清心紫藤编织的藤席。

    王离并非要演练法门,不会有什么威能激荡,所以对这个静室十分满意,等待白藕告退之后,他顿时迫不及待的静心冥思,很快就进入了熟悉的灰色道殿之中。

    这灰色道殿还是一如既往的死气沉沉,但王离好久没有真正进入它的内里修行,反而有种好久不见的亲切感起来。

    不得不说,虽然这座灰色道殿太过诡异,很多时候都是鬼鬼祟祟得好像连他都要瞒着,而且它明明存在他的气海之中,却是让他根本无法掌控,但许多场斗法下来,很多时候都是它令王离化险为夷,在王离的潜意识里,它也早已变成了个鬼鬼祟祟的老朋友。

    进入这灰色道殿之中,所见的情景倒是让王离微微一怔。

    内里的所有火光现在居然也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也是一颗灰气沉沉的丹体。

    这颗丹体看上去就像是一颗他的迷你金丹,外观完全一样,只是没有丝毫的丹光,所以它的周围,并没有丹光凝成的冥棺、流火以及古剑等异相。

    难道就和之前进入那些火光一样,自己现在是进入这颗丹体?

    王离心念只是一动,他的整个神识却瞬间又陷入了异常熟悉的感觉之中。

    唰的一下,他就像是进入了传送法阵一样,瞬间就眼前斗转星移,很明显是瞬间进入了这颗丹体的内里。

    这一刹那,他的身体皱纹瞬间就荡漾起一层层的黑色道纹,按照之前灰色道殿的演变,他觉得恐怕此时就会直接进入某个完全拟真般的战斗场景之中。

    说不定就是陡然被抛在某个混乱洲域的某处地方一般,然后周围就骤然出现一个要杀自己的灰衣金丹修士。

    然而眼前的所见,却又是让他愣住了。

    他依旧如同处在一条静止的灰色长河之中,但身体周围也没有任何悬浮着的灰衣修士。

    他的前方,竟然是一块和他身体差不多高的灰色薄片。

    这块灰色薄片表面异常的光滑,没有丝毫的缝隙,也没有丝毫的凸起或是凹陷,也没有任何的纹理。它的表面绝对的光滑,比他见过的任何法镜的镜面都要光滑。

    它就是那么异常纤薄的一片,纤薄得甚至从侧面看上去就像是一缕若有若无的细丝。

    但就站在这片灰色薄片的正面,照镜子一般的王离却看不见任何的身影。

    “这什么鬼?”

    王离和灰殿也是熟了,他现在也没有太大的心理压力,忍不住就郁闷的吐槽道:“怎么个个都和三圣一样玩弄玄虚,大家坦诚一点不好么?”

    然而就在他出声的刹那,这片异常光滑的灰色薄面的表面却是突然起了变化,有许多比蚂蚁还细小的方块往上凸起,形成纹理,变成密密麻麻的文字。

    “……!”

    王离彻底的懵了。

    这些文字都四四方方,由诸多的符纹牵连而成,带着浓厚的古意,明明是很复杂的玄奥古文,但不知为何,他一眼看过去,却是毫无阅读障碍,就像是天生看得懂的一样!

    “击杀焰尾鸡三十头,得灵砂一颗….击杀马尾猴三头,得灵砂一颗….击杀獠牙兽两只,得灵砂一颗……”

    “击杀吸血蜘蛛十头,得灵砂五颗…击杀喷火蝎三头,得灵砂五颗…击杀毒液蜥五头,得灵砂五颗……”

    “击杀七彩毒蜈,得灵石一颗…养成水晶灵蚕,得灵石一颗…栽种五株养气灵芝成活,得灵石一颗…..

    “……”

    他原本发现自己好像天生看得懂这样的古字就已经有点懵,但看着这灰色薄片上不断浮现形成的古字,他却是更加的懵了。

    “这又是什么鬼?”

    简直了!

    那些灰衣修士呢!

    金丹灰衣修士呢!

    王离现在没法照镜子,但他觉得要是现在这灰色薄片能够照得出自己的脸,自己的脸肯定很狰狞。

    真的活久见了。

    这些鬼字。

    什么击杀焰尾鸡三十头,得灵砂一颗。

    焰尾鸡好好的去杀它作甚?

    而且按他所知,焰尾鸡体内根本不存在任何的灵材,所谓的焰尾,只不过是尾巴上的羽毛比较漂亮,长得像焰火一样。

    什么击杀马尾猴三头,得灵砂一颗,这就更加离谱了。

    那马尾猴也没有任何的灵材可用,也没有任何的商坊要收购马尾猴啊,这马尾猴就是尾巴长得像马尾,难道遮住了它的红屁股,也招谁惹谁了?

    还有什么养成水晶灵蚕,得灵石一颗,什么水晶灵蚕,能吃么?

    他真的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灵石一颗,谁给啊,你给么?”他心中吐槽了片刻,是真的忍不住,直接看着前面的灰色薄片就郁闷的叫出了声来。

    但这灰色薄片却似乎和灰色道殿一个德行,压根就不和他交流,只是上面的字符不断的变化,不断的流淌。

    “我他妈….”

    王离口吐芬芳,他看着这灰色薄片上不断流淌的内容,十分无奈的开始揣摩。

    他第一时间觉得这好像是某些宗门的宗门任务。

    绝大多数宗门在按时按量提供给门人弟子一定的修行灵砂的同时,也会有许多宗门任务,有些宗门任务是固定的,比如采集到多少株什么灵药,就可以记录多少宗门贡献,就可以用来兑换灵砂或是法器,有些宗门任务是随机的,比如宗门一段时间若是缺高阶符纸,若是门内弟子可以炼制出多少张高阶符纸,就可以记录多少宗门贡献,可以兑换东西。

    所有宗门的宗门任务,首先当然是为了刺激弟子的历炼,驱使弟子精进修行的同时,也无形之中建立为宗门做事的意识,以及建立宗门的归属感。

    但所有宗门的宗门任务,也是要建立在对自己宗门有利和有意义的前提下。

    比如采集到多少株某种灵药,是因为那个宗门可以用那种灵药炼制有用的丹药,门内弟子采集到足够数量的灵药,获得灵砂赏赐,同时宗门也有足够的灵材可以炼制价值更高的灵丹。

    但眼下这些在灰色薄片上不断浮现的字符,看似好像是某个宗门的从低阶到高阶的各种宗门任何的记载,但关键在于,如果说这些是宗门任务,那其中的许多宗门任务就相当没意义了。

    哪个宗门会没事让自己的弟子去杀鸡,杀马猴,杀野兔什么的?

    怎么,难道要开烧烤大会,取悦凡夫俗子的世界,好让凡夫俗子送更多的优秀仙苗到他们宗门么?

    这在修真界的任何时代都没有这样的可能。

    他眯着眼睛,耐着性子看着,看着密密麻麻的字符不断的流淌,他越看越是头大。

    这里面的内容真的可能至少有四成看上去是毫无意义的,而且如果是作为宗门任务的话,其中有些任务也管得实在太宽了,好像管了整个修真界和凡夫俗子世界的事。

    那这要不是宗门任务又是什么?

    是这灰色道殿和自己闹着玩么?

    看着这灰色薄片上的文字还在不断流淌,还在由几颗灵石变成几十颗灵石,好像变成几百颗灵石都要流淌个半天的样子,王离就实在是遭不住了。

    “灰色道殿老大,我也不知道你搞什么鬼,但就算你给我玩宗门任务,好歹你也给我点靠谱的。我现在已经凝结金丹了,而且你自己推波助澜,你难道不清楚,我是万龙来朝的金丹,大得像星球,吓死个人!我这样的金丹,还要赚这什么一颗两颗灵石吗?”

    他郁闷的连连叫道:“哪怕你和我玩,好歹也让我看看异源!我要异源!真的是….我就是好久没进来,想进来压榨一些金丹修士,得一些厉害法门的,你现在给我玩这出!”

    诡异的变化突然出现了。

    就在他叫声刚刚停止的刹那,这片灰色薄片那些字符的产生突然停止了。

    这片灰色薄片表面又变得异常光滑,然后在下一刹那,这灰色薄片的表面上渐渐浮现起两行字。

    其中一行是异源两字,另外一行是功法两字。

    王离顿时就呆住了。

    他头皮发麻,浑身都不由自主的冒起了鸡皮疙瘩。

    这什么意思?

    难道说灰色道殿听得懂他的话?

    听得懂他的话也就算了,这难道算是和他真正的第一次的交流吗?

    “交流”两个字出现在他脑海的刹那,他的心中便顿时生出强烈的直觉,他看着这灰色薄片上的两行字,忍不住失声道:“你这意思是问我,到底是要异源,还是要功法?”

    灰色薄片没有丝毫变化,只是那两行字却似乎变得更加清晰。

    “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当然是什么都要!”

    王离抱着试试的态度,叫道:“不过两者相比,我可以先要异源,毕竟你推波助澜给我凝成这么个巨丹,我修行要耗费大量的资源,异源!异源!异….”

    他原本还真的想要喊上好几遍异源的,但喊到第三遍,他的声音就戛然而止。

    灰色薄片上那两排字中,功法两字瞬间消失了,异源两个字,却是瞬间变大了一些,然后浮动到了灰色薄片的顶端。

    接下来一刹那,异源两个字的下方,又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字符。

    “开山立户,建立洞府,收纳三名山门弟子,得异源一颗…锄强扶弱,帮助一名筑基期修士击败金丹五层修士,得异源一颗…斩妖诛魔,诛杀元婴级邪魔一名,得异源一颗….”

    王离再次目瞪口呆。

    密密麻麻的字符还在不断浮现,浮现的都似乎是可以用来换取异源的宗门任务。

    他瞬间就无心再看了。

    “等等!”

    他直接就叫了出来,“这异源怎么得,是完成了问你拿么?”

    他“等等”两个字声音响起的刹那,这灰色薄片上的字符流动就瞬间停滞,一些未凝成的字符也完全静止。

    但接下来这灰色薄片却是没有任何的回应,似乎只是在静静的等待着。

    “你这又是什么鬼?”

    王离真的是被弄得快崩溃了,他忍不住直抓自己的头发,“沟通交流就不能干脆利落一点么?你这一天天的跟我打什么哑谜。我哪里知道你搞什么!”

    但他吐槽了一会,这灰色薄片也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倒是被迫冷静了下来。

    “功法!”

    他想了想,咬牙切齿般叫道:“功法!”

    他连叫了两声,第二声响起的刹那,这灰色薄片上的所有字符就彻底消失,接着功法两字出现在最顶端,下方又是字符开始密密麻麻的流动。

    “帮助一名不孕不育的金丹女修怀孕,得金丹级法门一篇…”

    “我他妈….”王离只是看到这些字符之中的第一句,他就眼前一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到底什么鬼。

    这确定真不是在搞笑?

    什么叫做帮助一名不孕不育的金丹女修怀孕!

    这他妈什么诡吊的任务?

    什么宗门任务会这样?

    那不孕不育…肯定是指已经有道侣的金丹女修不孕不育吧?

    怎么帮,自己做隔壁老王吗?

    这得金丹级法门一篇,难道还要牺牲色相,付出这样的代价?

    “啊!啊!啊!…..”

    王离难以抑制自己的郁闷之情,连叫了三声。

    他连喊了三声之后,再强忍着吐血的冲动去看,只觉得流动的字符里果然是更多的不靠谱。

    (大章来了,看到这个时候还没有第二更,是不是很多道友以为老无完不成一万字,要吃shi了,哈哈哈,老无我还是干脆利落的写完了个大章!而且思路清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