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圣血黄杨(第一更)
    在他之前的理解之中,三圣金简相当于划定地界的地碑,相当于圣赐牌匾。

    三圣并立,制定道例之后,要想占立山头,自然是要得到三圣的认定的。

    这种金简一立,就相当于告诉所有行经的修士,此处地界属于某某宗门某某修士。

    但他确实是不知道,这种金简还包含赏赐。

    听了颜嫣等人的解释,他倒是觉得三圣做事的确讲究,就相当于划了块封地给你不说,在你得到封地的同时,还额外给一个红包贺喜。

    王离觉得自己是很有原则的。

    送上门来的红包不可能不要。

    但别人可能是拿了别人的手软,吃了别人的嘴软,但他不一样,拿了别人的也不会手软。

    “赏赐封地的金简是册封金简,这种赏赐,恐怕不会低于道子盛会的道子大赏。”万夜河眯着眼睛,他想要第一时间看清金简包含的是什么赏赐。

    唰!

    金简落地,那金色的光芒比修士金丹的光芒还要耀眼,完全就像是一枚金色的旭日在沸腾,但它落地,却是没有任何的声音,只是有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机瞬间如水波扩散,席卷整个白头山地界。

    王离等人倒是没有什么异样,但整个白头山地界,所有的山石,所有的花草树木,在此时却都被镀成了金色,而且这种金色甚至给人的感觉朝着它们的内里渗透进去。

    “这…”

    这种金光席卷也只是维持了短短一瞬,等到金光消失,一群人都是发觉那些原本平常的山石和花草树木,也都散发难言的灵韵,这些山石和花草树木的气机隐隐连成一体,接着竟是开始从四周的虚空之中吞引天地灵气。

    “这直接在白头山置了一个聚灵阵?”

    王离愣了数息的时间,反应过来。

    这金光泻地,三圣竟似用逆天的手段,直接给白头山地界篆刻符纹,布了一个庞大的汲取灵气的聚灵大阵。

    现在这白头山从虚空之中汲取天地灵气,而不是纯粹靠地界之内地脉化生灵气,虽然短时间之内,这白头山地界之内的灵气浓度还没有明显改变,但他已经感觉得到灵气逐渐丰裕的这种趋势。

    “这也不知道是分了东方边缘四洲的气运,还是分了哪个倒霉洲域的气运。”万夜河醒觉过来的同时,也在心中嘀咕开来。

    修真界所谓的气运,就和灵气总量挂钩,一方宗门占据的灵气量多了,总有某个地方的灵气量被分,就变得少了。

    这白头山地界之中的灵气原本很一般,但三圣这样的手段就像是强设一条灵脉,从别处汲取灵气,白头山地界之中的灵气越是浓郁,就总有倒霉蛋地方的灵气会变得稀薄一点。

    “直接将白头山变成灵气丰裕之地,这意思难道让我在这里建立洞府,到时候就是让我把家底放这里,让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王离心中也是嘀咕。

    金光消隐,矗立在道观门外的金简却依旧在散发着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无上威压,但与此同时,让王离等人有些吃惊的是,他们所在的这些道观却似乎自成一体,有一种独特的道域力量存在,却似乎让他们不受这种威压的影响。

    “随前辈虽然已经陨落,但他在这座道观之中行走数十年,他的气机就如反复篆刻进了这座道观,这座道观自成道域。”颜嫣惊呼。

    很显然,这座道观有一种道域的力量笼罩,这种独特的域的力量,隐隐能够和三圣的气机抗衡。

    虽然这种道域的力量不比那种抵挡一切威能的护山大阵,但她直觉,这种独特的域的力量,甚至能够让她们在道观之中活动就像是脱离这方世界,不被外界感知,就如她们一开始根本无法感知在这道观里行走的老道一样。

    这种道域力量,应该还能让她们不被境界远超她们的修士的心神威压直接击溃。

    因为她们在这道观之中,完全是“无”。

    再强大的修士,也无法对不存在的东西精神施压。

    “看看还有什么?”

    王离动步,他飞掠出去,落在道观门口。

    “这…..”

    他看清这道金符的刹那,便是瞬间大吃了一惊。

    这道金符的外观其实和他想象的相差无几,这道金符真的就像是一块界碑,它正插在地上,露出地面的部分大概有两尺来高,一尺多宽,厚度就是一块平时的砖石般厚度。

    它看上去就像是纯金,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但通体的气机和白头山下方的地脉连为一体,给他的感觉,是谁想要硬拔除这道金符,就必须将整个白头山地界连根拔起。

    这道金符的气机同时与整个白头山的聚灵法阵连为一体,它是这聚灵阵的阵枢的同时,也像是将白头山地界内的整体气机揉捏一起,若是谁想破坏这白头山的聚灵法阵,就必须要破坏这道金符。

    寻常的护山法阵是法阵的威能保护阵枢,但三圣的手段,却像是阵枢的力量保护整个法阵。

    但此时让王离大吃一惊的却并非是这道金符的玄奥和强大,而是他一眼就看到了这道金符上有一缕鲜红的鲜血。

    只是一缕如细小蚯蚓般的鲜血,但这缕鲜血散发着一种极为强悍的生机,同时内里就像是有一片汪洋般的威能在涌动。

    只是这一缕鲜血,给他的感觉就堪比强大的法器,其中蕴含的威能,似乎都可以随便轰杀一名元婴期的修士。

    “圣人气血!”

    几乎同时,颜嫣等人也都已经看到了这缕刺目惊心的鲜血。

    这缕鲜血正在从金符的顶端慢慢沿着符身往下滚落。

    它现在还似乎十分滚烫,散发着一种异常灼热的气息。

    “王离,不要靠近!”

    在下一刹那,颜嫣骇然的叫出声来,她生怕王离轻举妄动,因为她感觉这缕圣血其中的气机还在变化,这缕圣血之中拥有可怖的杀伐气机,而且内里如海域般晃动的威能还在不断的演变。

    “什么鬼!”

    王离也直觉厉害,他心念动间,身周瞬间泛起黑色的道纹,迷离的黑色道纹瞬间也像是一片黑色的海域在他和众人周围生成。

    那缕鲜血暂时没有异动,只是以一种异常缓慢的态势,缓缓的沿着符身往下流淌。

    颜嫣突然松了一口气。

    因为她感知出来,这缕圣血之中的杀伐气机飞快的消退。

    “三圣中有某位圣尊受伤了?”她骤然醒觉,惊呼出声。

    王离心中一震,他也瞬间反应过来,这缕圣血之中杀气升腾,那应该就是这名圣尊之前也经历惨烈战斗。但现在三圣同为的金简能够落在此处,这应该说明三圣至少都已经渡过了杀圣虫的劫数,只是其中有一名圣尊也受伤流血。

    万夜河浑身一抖,背心又是一层冷汗。

    三圣可不比这名老道,三圣此时尚且是全盛时期,他们的实力比这名老道应该更为可怖,但即便如此,三圣之中都有人负伤,血染金简,这让他觉得他们能够在这白头山之中幸存下来,真的堪称奇迹。

    唰!

    此时这缕圣血终于真正流淌到了地面,在它和地面相触的刹那,一股股磅礴的威能骤然演化。

    金符旁不远处,原本有一株只有一尺来长的,半死不活的黄杨,就像是道畔的杂草和灌木一样,根本不惹人注意,但这缕圣血的威能却是在剧烈的演化之中朝着它涌了过去。

    在下一刹那,这株黄杨的根系在地下不断延伸,给人的感觉瞬间深入下方地脉。

    它飞快生长,竟是在数十个呼吸的时间里,变成了一株高有三四丈的大树。

    它依旧是一株黄杨,但裂开的树皮内里的树干却是血红色,散发着一股独特的气机。

    “这….”

    王离再次愣住了。

    他感到这金简和这株黄杨的气机演化彻底完成,而这金简和黄杨上的气机,却是主动和他相融,他的感知里,这株黄杨和这块界碑般的金简,似乎就像是他随时可以调用的法宝。

    在下一刹那,他的心念落在这枚金简上的刹那,他感觉白头山地界之中的所有地气都似乎蠢蠢欲动,在他的感知里形成数十条大龙形状。

    而当他的心念落在这株黄杨上时,他感到这株黄杨骤然散发出强烈的杀伐气机,这株黄杨之中,似乎随时有数百道蕴含恐怖元气法则的血色法剑就要激飞出来。

    “这册封金简,就相当于圣赐的护山法盾?这圣血染育的黄杨,就像是圣赐的杀伐法宝?”

    他终于有些反应过来。

    “唰!”

    也就在此时,这金简上骤然散发出一圈金光,金光之中没有任何字符,但在场所有人的脑海之中却清晰的浮现一个念头:“敕令玄天宗弟子王离,以白头山地界为根基,斩妖除魔,以救扶同道为己任。”

    这圈金光旋即消失。

    “没了?”

    王离看着这枚再没有什么动静的金简,内心是有点懵逼的。

    斩妖除魔,以救扶同道为己任…就这样的话语,这似乎也太过宽泛了吧?

    哪怕是说以白头山地界为根基,隐隐透露着让他以此为根基建立洞府好好修行的意思,但却也没有一定的限制意思,好像也没有说要让他一直停留在在此。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