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十九章 惦记人
    万夜河跪了。

    噗通!

    他是真的双膝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金丹威压!

    王离的这颗金丹丹光引动天地元气,喷吐万龙,这同时绽放的金丹威压实在太过可怖。

    万夜河虽然胆小,但毕竟是万鬼圣宗的准道子,他见过的厉害修士也是极多,但即便是一些厉害的元婴修士,给他的心神威压都没有这么剧烈。

    他看着这颗金丹,只觉得自己的神魂都好像直接被镇压在一座山岳之下。

    无法抵挡!

    这颗金丹只要一落下,他觉得自己就直接会被镇压成齑粉。

    颜嫣和洛凛音等人全部感到了如山的压力,他们的心神都是剧烈的震颤,这并非是威能的直接压迫,而是来自神魂和整体道韵的压迫。

    这就像是来自深渊的荒古巨兽,在深渊之中弹出头颅,看着深渊边缘草原上吃草的绵羊时,绵羊所受的那种压迫感。

    “同样都是金丹,竟然能差距这么大?”

    万夜河心神欲裂,他看着那颗就像是真的星辰一样的金丹,他终于真正明白,为什么金丹时能够形成万龙来朝的修士,可以直接称为圣子,都不需要和同一时代的年轻才俊先去争抢道子的名号。

    这差距也实在太大了。

    足足用了数个呼吸,万夜河才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无语的看着这颗星辰降临般的巨大金丹,他现在越看得清楚,那些围绕着金丹的冥棺、紫色流火和各色古剑,就反而越是给他心悸的感觉。

    他只觉得任何一道元气法则都足以将他斩灭。

    “大哥,你这才是金丹一重的修为?”

    他咕噜一声用力吞了口口水,脑海之中却又瞬间泛起一个念头,“你要是修到金丹九重,到时候这金丹还要庞大,那金丹凝婴,形成的元婴,那是多大的一个巨婴?”

    王离此时也是无语。

    他自己都被自己这颗金丹震住了。

    “弄不好有些修士要是看不清形势,偏和大哥作对,大哥你的元婴都能一屁股将他们坐死吧?”万夜河忍不住摇头,他现在真的是由心感慨,并不是溜须拍马。

    王离倒是觉得万夜河这个提议说得不赖。

    修真史上,似乎还真的没有听说过什么人的元婴一屁股坐死人的。

    小小的元婴哪怕真的能够坐死人,似乎那画面也不够好玩。

    若是巨婴一屁股坐死个人,那画面倒是真的很震撼。

    “我这颗金丹到底有多大的威能?”

    他忍不住就要催动金丹的威能试试,但转念一想,他这颗金丹之中凝有灵毒,若是灵毒澎湃,没准直接把自己身边这一群人都给团灭了。

    保险起见,他心念一动,将这颗金丹远离这座道观。

    轰!

    又是地动山摇,只见他这颗金丹丹光喷涌,万条巨龙就像围绕金丹飞舞,但与此同时,金丹的内里却是泛出无数银色星光,就像是有一片迷离的星空在金丹的周围生成。

    它这颗金丹虽然庞大,但他心念方动,这颗金丹就像是瞬移一般,直接越过两座山头。

    “这么快?”

    别说万夜河等人,就连王离自己都被吓到了,在下一个呼吸之间他才反应过来,这金丹虽说外观庞大,但它是真正的灵体,是元气法则和修士道韵的融合,它是修士道基结出的果实,它的元气法则之中,自然也涵盖着修士法门的演化。

    他若是全力飞遁,自然施展九天踏星诀,而此时这颗金丹按他心念全速飞遁时,自然也是九天踏星诀的演化,速度也近乎瞬移。

    而且他此时隐约感觉出来,自己刚刚动念,金丹就已飞出,他的施法速度应该是成就了无极道身的缘故,真的是心动法随。

    唰!

    空中一道闪电飞过,这是他随便施展了一道正雷法门。

    果然是传说中的心动法随,他心念方动,他就已经完成了这道法门的施法。

    他的施法速度原本就已经远超一般修士,但眼下他成就无极道身之后,这施法速度更是快上加快,已经到达了修士都梦寐以求的瞬发程度。

    这种感觉让王离直接就有点膨胀了。

    他觉得现在如果动真格的,恐怕不用自己的这颗金丹,不用金丹里那道还未试过威能的剑罡,也不用任何的法宝,光是用法术,自己恐怕都能一个打五个准道子。

    说不定不止,可能能一个打十个。

    他心念一动,直接将自己的金丹朝着一座山头砸去。

    轰!

    灰色的丹光猛烈膨胀,内里的冥棺、紫色流火和诸多古剑同时威能暴涨,澎湃的威能冲击下去,那座山头直接就消失了,完全崩裂,被荡为平地。

    “大哥,你这还是金丹么?”万夜河都怀疑自己看到的是不是真的。

    这也太可怕了,他甚至觉得若非他们知道这是王离的金丹,寻常的修士恐怕看到这颗金丹都不会觉得是一颗金丹,肯定会认为这是一件恐怖的法宝。

    这颗金丹没有金丹的特征,既没有他们熟悉的丹气,也没有金色的丹光,而且这威能,恐怕是元婴七八重修士的本命法宝才有这样的威能。

    一座山头直接被夷为平地啊!

    寻常金丹五六重的修士用自己的金丹砸击这样的一座山头,最多在山坡上轰出陨石坠地般的大洞吧?

    “这样的威能冲击,你自身都不受妨碍?”

    颜嫣此时出声,她看着王离,也是难以置信。

    修士的金丹和修士命性相连,金丹受到冲击,修士浑身的气机也会受到冲击,所以金丹的威能虽然往往比金丹修士祭炼的本命法宝还要强,但修士不到万不得已,也是不会轻易动用金丹对敌。

    “没有。”

    王离摇了摇头,他方才就感觉出来,是老道的那种黑色道纹在起作用。他的金丹冲击山头时,他感觉自己的金丹内里和自己的肉身之中,都有黑色的道纹荡漾,黑色的道纹就像是在虚空之中形成巨大的海域,那种冲击来的力量,完全就被巨大的黑色海域吞噬。

    他倒是真的有些感伤,叹了口气,道:“是随前辈的道纹在起作用,他这种黑色道纹,是一门至强的防御法门演化,这种程度的威能冲击,这种道纹轻易化解。”

    “大哥,你别说金丹期无敌了,我看你都可以越阶元婴期无敌了。”万夜河忍不住叫了起来。

    “不要胡说!”

    颜嫣骤然厉声呵斥,她是真正的声色俱厉,因为她觉得万夜河这样会导致王离志得意满而可能对敌时疏忽,“修士的强弱,并非只在于能够引动的威能强弱,还在于心智,在于斗法的经验和更多手段的累积,元婴八层的修士就有很多擅长空间手段,一物克一物,很多手段没有独特的破解之法,便很容易让人束手无策。有些拥有强大杀伐法门,修为强大的修士往往陨落在境界比他们低的修士手上,便是因为大意!”

    “说的是。”万夜河悚然一惊,他原本就秉承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原则,此时他顿时觉得颜嫣说得很多,“大哥你一定要小心再小心,一定要尽可能的不要树大招风,要韬光隐晦的走上帝路。”

    王离此时倒是没有自傲。

    尤其是见过了黑天圣主和这名老道之后,他知道自己虽然底子打得不错,但以他此时的实力面对那些化神期、寂灭期的大能都根本不够看,更何况他现在可能被三圣已经盯上了。

    心念如此电转之下,他都甚至不想再试金丹内里的那道剑罡到底是什么威能了。

    “随前辈…你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啊,我舍不得啊….”

    他瞬间收起金丹,却是忍不住哭嚎起来。

    听着他这前半句话,颜嫣鼻子发酸,但听着他接下来哀嚎的话,颜嫣却是差点气晕过去。

    王离哀嚎道:“随前辈,你怎么能走得这么快,我还有好多东西要问啊,再坚持片刻不行么,现在我连我体内的那个银色面具都不知道怎么用…你好歹再坚持个半盏茶的时间啊。”

    “不要嚎了。”何灵秀皱起了眉头,她看着王离道:“你用了欺天古经还是什么别的法门?我连你的丹光都看不出。”

    她这声音一起,所有人倒是都愣了愣。

    所有人发现的确如此,王离已经收回了金丹,但是他身上没有任何金丹修士的气息,他给人的感觉还是像在筑基期。

    “…..!”

    王离也彻底的惊了。

    他这个时候真的没有施展欺天古经或是其它的隐匿气机的法门。

    他也瞬间确定并非是因为身上的法衣,而且他还直接自己就找到了原因。

    在和何灵秀这一堆人扎堆挤在一起的情形之下,周围的所有人都感知不到他的金丹气息,是因为他体内的灰色道殿!

    灰色道殿在他的金丹形成时,也极为阴险的躲藏在暗处,时不时的悄悄做点推波助澜的事情。

    但它的推波助澜,似乎也使得他的金丹融到了它的一些元气法则!

    现在他的金丹回归气海,真的是可以和这座灰色道殿一样,隐匿在他的气海之中,让和他靠着的这些修士用各种法门都感知不到!

    他懵了数个呼吸的时间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如此一来,自己好像真的可以假装筑基期修士,扮猪吃老虎了?

    灰色道殿可以隐匿得连随老道这样圣尊级的修士都感知不到,那他的金丹拥有灰色道殿的隐匿手段,沉在气海之中,寻常的修士谁能感知得出来?

    这么一想,他瞬间就将身上的法衣脱了下来。

    “王离,你做什么!”

    何灵秀看到他飞快的脱法衣,瞬间就吓了一跳,她还以为王离成就了这样巨大的金丹,结果又受了金丹没有丹气丹光的刺激,直接要脱了法衣裸奔了。

    但王离心动法随,他脱下大黑天混沌法衣的刹那,身上灵光已经泛起,已经用元气凝出了一件黄色的道衣。

    “还是没有丹光啊。”

    万夜河却是第一时间就看出了王离的用意,他认真的感知,连连摇头。

    “你们用各自擅长的法门探知我的金丹,看看能不能感知到?”王离动念,将自己的金丹沉入气海,与此同时,他对着颜嫣等人说道。

    颜嫣点了点头,她目光闪动,数缕如丝如缕的绿色光华落在王离的身上。

    这些绿色光华消隐在王离的肌肤上,但她的眉头很快皱了起来,她看着王离,道:“王离,你用了什么手段,我的这种探灵手段,都根本探知不到你体内有金丹的存在。”

    周玉希飞快的伸出手来,她在王离的手背上飞快的一触,接着如触电般飞快缩回手去,她缩回手去的同时,已经两颊绯红。

    她低垂着头不敢看王离,只是轻声道:“我用我宗的气脉术探知,都根本感知不到金丹。”

    王离顿时得意了。

    他知道颜嫣很擅长隐匿气机和探隐的法门,此时颜嫣如此直接探知他体内都根本探不到金丹,那他确定恐怕真的没有什么人能够感知到他的金丹。

    “我的金丹之中融合到了强大的隐匿气息的元气法则,所以金丹现在就在气海之中,但你们感知不到。”他解释了几句之后,得意洋洋的说道,“按我现在的状态,似乎就是筑基九重的修为,似乎可以冲击金丹,但又未真正准备渡劫凝丹。那我似乎有些时候都应该可以假扮陆鹤轩了,我听说他好像也是筑基九重的修为,随时都可以凝丹,但不知道在酝酿什么,一直都还没有真正凝丹。”

    “陆鹤轩?餐霞古宗陆鹤轩?”万夜河愣了愣,王离不提的话,陆鹤轩这个名字在他的脑海之中已经相当遥远,他反应了过来,都有点哭笑不得了,“大哥,你怎么还如此惦记餐霞古宗陆鹤轩?你都成就圣子了,他都只不过是一个准道子,而且又不是中神洲至高宗门的准道子,你还揪着他不放做什么?”

    王离愣了愣。

    他是记仇的人,他当然觉得惦记陆鹤轩没什么不对,但让他此时觉得有些不对的是,他此时想到陆鹤轩,似乎出于某种直觉。

    好像是某种奇特的直觉,让他的脑海里面直接出现了陆鹤轩的影子。

    (终于....还是要这么狠的手段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