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十七章 外挂灵根
    中部十三洲,月露洲。

    月露洲的天地灵气在中部十三洲之中位列中等,但整个洲域内的元气属性十分独特,月露洲整个洲域对于一些星辰元气的牵引和凝聚特别厉害,以至于无论是在白天还是黑夜,整个洲域的天空之中,会不断形成散发着月华的灵露。

    这些灵露之中蕴含着不少可用的星辰元气,用来淬练飞剑最佳。

    所以月露洲虽说不是特殊精金和神铁盛产的洲域,但却也蕴育出了数个传承万年之久的强大剑宗,绝剑古宗就是其中之一。

    绝剑古宗,当老道灭杀所有杀圣虫,而且借着这最强一击的威能打出一个空间通道的刹那,宗门的护山大阵骤然自行激发,法阵的数个阵枢疯狂的汲取着灵气,一道道可怖的气机纵横交错,似乎要将整个山门和周围的天地隔绝出来。

    嗤嗤嗤…..

    绝剑古宗的一座剑山之中,无数飞剑破土破石从地面和山体之中飞出,密密麻麻的飞剑如临大敌般悬浮在这座剑山周围。

    这些飞剑就如同最悍不畏死的护卫一般,散发着凛冽的剑气,不管遭遇何种可怖的敌人和力量,它们都绝对不会后退。

    然而这些飞剑此时有些茫然,它们即便感知到危机,但却不知自己的敌人来自何处。

    这座剑山的山腹之中,有一个巨大的剑池。

    剑池的底部犹如炼狱,无数的地火炙烤着各种独特的火渊晶石,甚至其中还有数十颗不同源气的火系源石。

    各种各样的真火往上灼烧,真火之中有数百柄古剑悬浮,这些古剑之中的剑元被这些真火不断炼化,不断朝着剑池的中央汇聚而去。

    剑池的中央有一团火红的灵光,灵光之中,有一柄一尺来长的小剑。

    这柄小剑并非是实体,而是无数剑元和神铁的元气法则凝聚而成的灵体,它的剑光灵性至极,如同心脉一般很有节奏的跳动着。

    当这座剑山的山体之中埋葬着的无数飞剑破山飞出的刹那,这山体剑池周遭的三名修士全部骇然变色。

    唰!

    一股可怖的气机直接从虚空之中透了出来,一道紫色的神火直接逼开所有的真火,将这柄小剑缠绕。

    “什么人!”

    也就在此时,绝剑古宗的一处剑窟之中发出凛冽的喝声,在声音响彻天地的刹那,剑山之中所有的剑气被这人凝成了一束。

    这一束剑气如同破开了时间和空间的极限一般,直接斩向那道紫色的神火。

    轰!

    两道神威剧烈的碰撞,这座剑山的山腹从中炸开,整个剑池崩塌,无数残破的古剑和流火瞬间将破碎的山石击碎,融成飞洒的岩浆。

    镇守剑池的三名修士全部都是化神期的修士,但在这样的神威碰撞中,这三名修士都是被崩飞出去,不断咳血。

    唰!

    一道身影如绝世的剑光般从绝剑古宗那处剑窟之中冲出,和他的速度相比,那些往外以惊人速度激射的残破古剑和流火几乎近乎静止。

    他伸出手来,直接落向那道被紫色神火包裹的小剑,他的五根手指,就像是五柄绝世的宝剑,不断散发着充盈可怖法则的剑气。

    他以五剑镇锁一剑。

    “噗!”

    然而当他的五指和这柄小剑相触的一刹那,他发出一声不可置信的厉啸,他的五根手指就像是燃尽的木炭一样,发出轻微的破碎声,便变成片片飞灰!

    但他并未就此放弃,他的鼻孔之中瞬间流淌出白红两道剑气,这两道剑气硬生生的切开紫色神火,如柔炼扯住那道小剑。

    然而让他身体瞬间僵硬的是,小剑上灵光一闪,一道灵光竟反而投向那缕紫色神火,下一刹那,它便伴随着那股强大的气机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老祖!”

    镇守剑池的三名大能瞬间返回到这名修士的身侧。

    这名修士的右手五根手指缓缓的血肉重生,他的前方,那白红两道细小的剑气之中依旧有那道小剑的剑形,而且在一个呼吸之间,那道小剑泛出晶莹的紫光,竟是从灵体变成了真正的剑胎。

    这是一柄一尺来长的小剑,它通体晶莹,闪耀着刺目的紫色神光,但剑身内里,却是有各色的剑光不断流动。

    “老祖…怎么会这样?”

    “是何人破开虚空来抢我们的天命剑心?”

    “老祖,我们的天命剑心…这么会这样?”

    看着这道小剑的变化,这三名化神期的大能竟然震骇不能自已。

    这名修士身上的剑光渐渐消隐。

    这是一名头发灰白的修士,他身上的法衣已经到处都是裂纹和坡口,他的发丝也都已经焦枯。

    他的面容看上去不过四十如许,但眼瞳之中的神色却尽显沧桑。

    “天命剑心的灵韵被夺…徒留剑胎。”这名修士身体微微的震颤起来,方才的出手,也让他此时必须开始理顺体内的气机。

    “什么!”

    三名化神期的大能竟如炼气期修士全部失色,“是谁出手,竟能如此破开虚空…竟能从老祖你的手上,直接夺走剑心灵韵。”

    其中一名大能下意识的骇然出声,“难道是三圣…”

    “并非三圣。”

    这名修士深吸了一口气,他的身体挺直了震颤,声音却是锐利起来,就像是有剑锋在摩擦,他的身上,也开始再次绽放绝世的剑芒,“此人虽有三圣同阶的修为,但已过全盛时期,否则我绝无可能夺下这柄剑胎。”

    “和三圣同阶…已过全盛时期,哪个宗门,还有这样的大能?”三名化神期修士浑身却是不可遏制的震颤起来,天命剑心是绝剑古宗最强的底蕴,就在他们的镇守下失去,他们心痛难以自已,而且这人如此强夺剑心,无异于和绝剑古宗为敌。绝剑古宗虽然强大,但有一名圣尊级的敌人出现,这让他们还是惊慌难安。

    “此人夺走剑心灵韵,他的威能同时淬练剑心,和我的剑气冲撞之间,又如同以我的剑元和整座剑山的剑气铸炼剑胎。”这名修士身上剑光冲天,“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此人和我却做成了我们绝剑古宗数千年来都未能够做的事情,真正的将这天命剑心的剑胎凝聚出来。”

    这名修士说话之间,他那两道剑光不断试探天命剑心的剑胎,但两道剑光根本无法渗入。

    他的这两道剑光,根本无法和天命剑心的剑胎融合。

    “剑心灵韵和这剑胎若是相融,天命剑心将是天下最强的道剑。”这名修士收起了那两道剑光,他寒声说道:“天机剧变,三圣发出金谕,我闭关五百年,也是该出山的时候了。”

    “老祖!”

    这三名化神期大能心神激荡,此时大脑竟是一片空白。

    他们平时都已经是修真界中逆天的存在,但面对这名修士和方才打出那种力量的大能,他们却就像是刚刚入门的炼气期弟子,遭遇到了本门的金丹修士。

    “谁能比我更配用这柄剑!”这名修士突然愤怒,他发出声音。

    在下一刹那,嗤的一声裂响,他的整个身体化为一道绝世的剑光,直接破开虚空。

    但与此同时,一道剑光从他身体消失处形成,这道剑光从绝剑古宗的山门之中斩出,在虚空之中行走,竟是一剑万里,直接穿过整个月露洲的上空。

    “这是….”

    “绝剑古宗的绝剑道尊已经进阶天尊了,只有寂灭期的修士,才有可能斩出这样的一剑。”

    整个月露洲的修士宗门全部震动,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绝剑天尊的这一剑是为了显示修为立威,还是别有用意。

    唰!

    白头山地界之中,那道空间裂口也即将消失,但在它消失的一刹那,一股可怖的剑意透了出来。

    “应该可以。”

    老道出声,他伸手朝着前方抹去。

    就像是抹上虚空的缺口一般,所有空间之中震荡的气机直接消失了,就连那股可怖的剑意都直接被磨灭在虚空之中。

    老道身上澎湃的气机开始飞快的溃散,但与此同时,一道灵光从他身前飞出,被一团黑色道纹包裹,落在王离的身上。

    这道由黑色道纹包裹的灵光直接没入了王离的体内。

    王离的身体里气机涌动,此时他体内的那颗金丹真正落位坐实,它就如同一颗灰蒙蒙的星辰悬浮在气海之中,与此同时,王离感到无数黑色道纹在自己体内扩散,那道灵光摆脱束缚般投入了他的气海。

    “这…..!”

    他的呼吸瞬间就停顿了,这是一道闪烁着灵光的小剑。

    这小剑的剑意十分强大,它身上荡漾的剑气和元气法则,就像是很多根系在自己的气海之中行走。

    这些根系缠绕和改变着他的气机,给他带来难言的金系灵韵。

    “……!”

    他感知得越是清楚,便越是震撼无语。

    他并没有直接多出一条金灵根,但这小剑的气机,就像是在他体内形成了一条金灵根,他就像是直接多了一条外挂的灵根。

    这柄小剑只要在他的体内,他就像是拥有一条真正的金灵根。

    (先来一章,说好了,还差七千字大章,完不成今天就真的去WC感受一下可怖的气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