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十四章 存在的意义
    老道看着天空之中那绿色的劫云,他的身躯没有再行变大,但他身上的一种灵气却是在他的身外演化。

    他身外形成了一尊巨大的灵光道尊,这尊灵光道尊也和他一样抬起头,在凝视着天空的绿色劫云,就连这尊道尊的眼眉之中,也是无限感慨和感伤。

    他太老了。

    这种劫雷虽然让他的肉身脱离朽灭,但他的神魂,他的记忆,却终究无法恢复。

    他老得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出身哪个宗门,记不清自己到底叫什么名字,越是久远的记忆,越是被岁月磨平,从他的神魂之中剔除。

    他只记得自己名字中有一个“随”字。

    但到底这个“随”字是他名字或者尊号之中的某一个字,或者是对于他而言,有什么特殊意义的一个字,他都已经无法明了。

    他的那些好友,同门,包括过往的一切,都记不得了。

    这无疑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

    这种痛苦,就和岁月一样,对他的神魂造成更多的损伤。

    或许只有像他这样活了这么多年的修士,才有着他此时的感慨,才能明白,有时候最终让修士死去的头号敌人,并非是岁月,而是这种慢慢的什么都忘记了的悲哀。

    既然什么都记不住了,曾经的痛苦和欢笑,曾经刻骨铭心事,曾经对于自己而言无比重要的人和事,却变得再也想不起,和自己彻底无关。

    这个世界,也似乎变得前所未有的陌生,和自己无关。

    那自己留在这样的世界,还有什么意思?

    活而无趣,甚至不知自我,不知为何存在,那越活便越是悲哀。

    他现在仅存的记忆里,他唯一确定的是,他那些记不得的同门,那些比他要强大得多的伙伴,那些惊才绝艳的修士的陨落,便是因为那一场将要降临但最终被阻止的无上量劫。

    他现在也记不清自己在那场战斗里到底有什么作为,但他知道自己和那些同门付出了太多,而且他隐约记得,那场无上量劫虽然最终被阻止,但似乎和他一起并肩战斗的某个同门在陨落之前,曾经无奈的对他说过,天道不存。

    悲哀的是,他已经不记得那个应该对于他而言极为重要的同门。

    但这无数年来,潜意识里一直存在着的这个声音,却不断提醒他,他一直以来都相信那名同门的话语。

    在他的潜意识里,那场无上量劫虽然被阻止,但天道法则已经出现了可怕的损伤。

    现在他依旧记不起更多的事情。

    那些对他极为重要的记忆,已经被岁月彻底磨灭。

    但看着这劫云按王离所说的来临,他便确定天道法则真的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或者说出现了很大的漏洞和错误。

    像他这种活了这么久,修到这样境界的修士,很清楚有些修士的确有独特的法门可以影响和改变一些劫雷的属性,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在一场天劫之中,这种对于劫雷的篡改就相当于对天道法则最严重的欺诈和挑衅,在同一场天劫之中,绝对会遭受更强烈的反噬。

    不只是他,比他更强的修士都会如此认为。

    因为有无数的典籍可以佐证。

    但看着王离的这第三重劫雷落下,听着王离似乎将接下来的几重劫雷都已经彻底安排好了,他便知道不管王离在过往的修行之中形成了什么样的道基,体内不管出现了什么样的帝道法则,这绝对是和天道法则彻底相悖的。

    没有人能够绕开至高的天道法则,除非他彻底脱离这方天地。

    哪怕是真正的大帝想要彻底控制和篡改天道法则运转下产生的劫雷,也无异于和天道法则进行殊死的战斗。

    天道法则绝对不可能存在任何的妥协。

    天道法则到底出现了什么样的问题,才会导致一名连金丹都还未真正凝成的修士,能够肆意的篡改天劫劫雷?

    那这种出现了如此巨大的错误和漏洞的天道法则的运行之下,这方世界,又出现了多少的谬误和不符合常理的存在?

    数千年前下来,各种错误的叠加,又会造成什么样可怕的错上加错?

    他当然不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但他不管忘记了多少事情,哪怕是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他还清晰的记得,这是他们所有人都视若珍宝的美丽世界,当岁月流逝,哪怕他的同伴都已经不再,哪怕这个世界已经不是他熟悉的世界,哪怕他能够接受天道法则导演下的量劫,但他并不想接受已经错误百出的天道法则导演下的量劫。

    因为这有可能也是一场更大的错误。

    只是如何能够修补天道法则的错误,让天道法则恢复正轨?

    这却并非他的境界所能触及的领域。

    但越是如此,他便越是坚信自己最终留在这座道观,便应该就是等待王离这样的人的出现。

    利用漏洞的作弊者,便越是能够比其余人更加清晰的发现漏洞所在。

    越是像他这样无形之中能够逃脱天道法则控制的修士,便越是有可能踏上帝路。

    他抬着头,承接着天空之中坠落的劫雷。

    他脸上的感慨和感伤,最终随着他脸上的皱纹一起被磨平,化为释然。

    气势无比惊人的灭圣虫洪流突然出现了异样的悸动。

    它们是游离在位面之间的元气法则,它们原本就是位面和位面吞噬之后残余的产物,是许多位面残存的意志,同样也是那些位面被吞噬之后,失败的破碎意志。

    它们不被所有位面接纳,始终如同贪婪的虫豸想要涌入新鲜的世界吞噬这个世界的力量,它们的意志里充满了破坏、毁灭和报复。

    它们憎恨于自己前身的失败,憎恨于它们失败后产生的新世界,憎恨这方世界的一切生灵。

    它们当然无比渴望冲破这道空间裂口,然而此时,这些杀圣虫最前端的虫流和最后端的虫流同时混乱起来。

    最前端的虫流感知到了它们的敌人在飞快的变得强大,而最后端的虫流,感觉到它们来时的路消失了。

    它们身后那条黑色深渊消失了。

    老道隔着虚空演化的一种强大的元气法则,直接遮掩虚空,断绝了它们的退路。

    而它们的前方,却是有一种实质性的杀意在澎湃,强大到甚至压制住了它们冲入新世界的渴望。

    王离突然觉得自己体内的紫色油灯威能再次引动。

    这紫色油灯的威能被引动时,它似乎也感觉到王离的金丹还在变化,似乎又不耐烦的“看”了王离的金丹一眼。

    只是这一下有些不耐烦的关注,便又有一缕紫色真火扫过王离的金丹。

    王离的金丹被再次淬练。

    这次让王离震惊的是,他的剑罡此次已经在金丹之中,这紫色真火融冶金丹的同时,也顺便融冶了他的剑罡。

    他的金丹固然被淬练了一轮,但他的金丹改变不甚巨大,他的这剑罡在紫色真火的淬练之下,却似乎有了很惊人的变化。

    这一道剑罡瞬间彻底融化,甚至变成气雾状,但在紫色真火消失的一刹那,它又迅速凝聚,色彩虽然更加斑驳,但通体却是晶莹无比,散发着熠熠神辉。

    这剑罡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拥有了用独特的神铁冶炼而成的剑胎!

    “唰!”

    也就在此时,一道紫色的神辉就像是剑光一般斩杀在灭圣虫的前端洪流之中。

    轰!

    老道右边半边身体骤然紫气缭绕,彻底燃烧一般。

    他的一半身体血肉丰盈,一半身体却直接变成雪白骨架。

    虚空裂口之中,至少有三成的灭圣虫,直接被他这一击抹灭!

    这是一副令人心神异常震撼的画面。

    然而就在这一刻,他们所有这些人之中,反而只有李幽鹊敏锐的觉察到了,这一击除了滔天的杀意之外,还有一种决然的赴死之意。

    李幽鹊呆呆的看着这名老道,他渐渐明白了这是为什么。

    对于至为强大的修士而言,真正的衰老,并非是肉身,而是神魂。

    灭圣虫的洪流没有继续向前,它们紊乱的涌动着,就像是形成了一个巨茧,形成了一团涌动的晶云。

    “它们的法则能够在一定数量之内互相吞噬,从而变得更为强大。”

    老道的声音响起,他对着王离说道:“从现在开始,你施展你那帝道法门,不要停止。我必须等到你所有的劫雷结束,在此之前,我会设法镇锁它们,不会和它们玉石俱焚。”

    王离浑身一震,关键时候他知道厉害,他没有任何的迟疑,不断全力演化冥棺大手印。

    无数的冥棺出现在那道空间裂口之中,密密麻麻的冥棺在那团晶云之中出现,它们前赴后继的挤压着,堆叠着,最终无数的冥棺堆积,形成了一口巨大的冥棺,将那团涌动的晶云封盖在内。

    “不要停手。”

    老道生怕王离停歇下来,他再次出声。

    王离深吸了一口气,他也根本不敢停手,他感知到虚空之中有异常强大的法则在不断的杀伐,不断的碰撞,就像是有两面海域在不断的互相冲刷。

    (周日惯例有心理课要上,所以就这么一更了,明天再挑战一下吃奥利给,哦不,挑战一下万字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