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十三章 一颗毒丹
    这是金丹么?

    在他感知清楚自己金丹的刹那,他的脑海之中竟然第一时间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金丹修士的金丹他见得不少,金丹修士的各种金丹,他在典籍之中也见过无数的描绘,差劲的小如鸽蛋,大的如同房屋,堪称巨蛋。

    但几乎所有金丹修士的金丹之所以称为金丹,是因为凝出的金丹都是如同纯金,都是金光流转,丹光之中蕴含着一名修士的生机和灵性。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修士修到金丹,就像肉体凡胎开始朝着另一种生命形式的转化。

    修士肉身的精华,凝聚金丹,金丹将来突破,便化为元婴。

    元婴便是一种独特的灵体,可以依托修士的神魂,比修士的肉身,又具有更多的寿元。

    所以金丹也叫元婴种子,也叫元婴道胎。

    换句话而言,它更像是一个拥有金壳的蛋。

    再大的蛋也应该是蛋,而不应该是别的什么东西。

    但现在王离感知起来,因为他圆通道身的关系,这颗金丹就像是悬浮在虚空之中,所以到底有多大,他第一时间倒是无法感知得出来,但他这颗金丹却并非金色,而是灰蒙蒙的,和他气海之中灰色道殿内里的灰色元气一般的色泽。

    他的这颗“灰丹”散发出来的丹光也并非纯正的金色,而是灰蒙蒙的灵光,而且更令他难以置信的是,他的金丹表面并不平整,坑坑洼洼,高低起伏。

    别人的金丹表面哪怕并不平整,表面自然呈现的纹理,也是一道道的符纹,但他金丹表面的高低起伏,却是如同地势,就像是山川河流。

    他的这颗金丹,倒更像是一颗星辰。

    “搞什么啊?”

    他真的无语。在他所见的任何记载里,修士的金丹就像是修士神魂化为实体的一部分,修士动用金丹起来,比动用手脚更加灵便。

    哪怕金丹修士平时生怕金丹受损,绝对不会轻易拿金丹出来对敌,但事实上使用金丹比使用本命法宝更加灵活,亲和度自然更高。

    但他现在动念之时,他却觉得自己好像动用自己的金丹都有些吃力,有种拖曳重物的感觉。

    “难道意思是我现在的修为还配不上这颗金丹?”

    接下来一刹那,他倒是也有些反应了过来。

    别的修士,哪怕凝聚金丹时有师长护道,但也没有这名老道这样直接速成,就像是直接捏成了金丹喂到他嘴里的,更何况那些师长也没有老道这样可怖的修为,也没有老道这种强大的秘术,直接抽引一堆异源的源气稳固金丹。

    除此之外,他这颗金丹还有紫色油灯的威能淬练,而且他虽然在凝丹的过程之中都没有感知到灰色道殿搞鬼,但现在他这颗金丹却是连色泽都变得和灰色道殿一样了,这灰色道殿肯定是已经暗中做了手脚。

    这如此种种的威能、元气法则,都在他此时的修为之上,如此一来,他和这金丹倒是真的有种人不配丹,他目前的肉身和修为配不上这颗金丹的感觉。

    不过真正的回过神来思索,这倒也并非坏事,修士从炼气开始,到凝结金丹,就像是全心全意为金丹服务,都是要创造出更加的产生金丹的环境,金丹在凝结的过程之中,也是大量消耗修士的真元,但等到金丹真正成型之后,金丹就会开始反哺肉身,它独特的元气法则,也会让丹光不断浸润和改造肉身。

    所以金丹越强,对于肉身的好处也越大。

    他现在虽然感觉御使这颗金丹有些吃力,但这颗金丹应该会让他修为进境比以往提升得快得多,应该用不了多久,他肉身和真元修为,就能够和这颗金丹达到平衡的状态。

    “你的金丹…前所未见。”

    老道的声音响起,王离的金丹初成,他也在感知,他感知到的王离的金丹,也让他有大开眼界之感,“或许是因你所修的功法特殊,有诸多的本命法宝…再加上你筑基期成就圆通道身,道基之中甚至篆刻帝道法则…再加那混沌至宝的淬练,所以才形成如此的金丹。”

    “我的功法哪里特殊啊,我的功法,就是玄天道诀。”王离心里嘀咕,他感觉这名老道的境界实在可怕,他便忍不住忐忑的问道,“前辈,你有没有听说过有一种强大的法宝,它是一座道殿,内里会有很多的灰衣修士,它还能直接掠夺其它灵宝的真源…”

    王离还生怕自己描述得不够仔细,他现在也不知道这名老道到底能不能感知得出来自己体内那灰色道殿,但他还没有说完,老道已经十分肯定的摇了摇头,“我没有听说过此种至宝。”

    “老是灰色道殿灰色道殿!”何灵秀倒是觉得王离肯定有鬼,她索性出声问道:“前辈,你有没有感知他体内有这样的本命法宝,他所说的这样的道殿。”

    老道摇了摇头,“没有。”

    “你到底什么鬼,老是问这个,难道你修行的时候,经常有这样一座道殿的幻觉么?”何灵秀传音问王离。

    “我…..我老感知我气海之中有这样一座道殿不行么?”王离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连这老道都根本感知不出他气海之中的这座道殿,那或许意味着这座灰色道殿拥有着比这名老道更至高的元气法则,它完美的隐匿了自己的气机,那它难道是属于帝兵?

    老道看了王离一眼。

    一股莫名的气机扫过王离的身体。

    老道摇了摇头,道:“你的道基惊人,真元无比纯净,我没有感知到什么异常。可惜….”

    “可惜什么?”王离顿时紧张了。

    “可惜我太过拔苗助长,也没有仔细推演,没有想到你的金丹会有如此惊人的成就。”老道感慨道:“你成就的金丹太强,就意味着你修行所需要的资源会比别人多出更多,你的修行之路会更加艰难。”

    “前辈,他成就的金丹十分惊人么?”颜嫣第一个就反应了过来。

    “我前所未见….这样的金丹每晋升一阶,恐怕都需要惊人数量的灵源和灵药。需要太多的资源,会导致修为进境变慢。”老道叹息,“这就像是太早踏入帝路,虽然真的很有机会成长为大帝,但幼帝的时间太长,很容易给人可乘之机。”

    “那就是太容易早夭啊。”王离也是懂了。

    别人修到金丹一重,可能只需要五颗有用的异源就能够让他修到金丹一重,但他恐怕不只是数以倍计,恐怕数十颗异源都未必能够让他到金丹二重。

    虽然他的金丹威能肯定不是寻常的金丹修士所能比拟,但金丹不到元婴,有些元气法则却始终无法牵引。

    “是我的疏忽….”

    老道有些歉然,“你是否早就有此推演,所以你收集了如此多的灵源和异源,怪不得你如此看重这些灵源和异源,想必你是知道你修炼起来,所需大量资源。”

    何灵秀虽然极为关心王离,但此时听到老道这样的说法,她还是忍不住对着王离翻了个白眼。

    王离哪里早有这个推演,他完全就是以前在孤峰上穷怕了,一颗灵砂都恨不得掰成两颗灵砂花,平时灵源都根本见不到,异源在他的眼里,当然简直就是他的命宝。

    一时之间,她突然忍不住传音问了王离一个问题,“王离,要是一颗异源和我放在你面前,你选什么?”

    “呵呵道友你这什么问题,你是不是傻,还用想么,当然选你。”王离的声音响起。

    何灵秀的脸蛋瞬间红了,她心里说不出的美滋滋。

    但王离下一句话,却让她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王离说道:“一颗异源哪里能和你相比,你能够帮我找宝光啊,能够帮我找异源啊。”

    “大哥,不对啊!”

    就在此时,万夜河却是抖抖索索的叫出了声。

    他抬头看着天空的劫云,满脸惊恐,“好像不是返老还童劫雷啊。”

    王离抬眼望去,只看到劫云即将变化,隐隐透出银光,他顿时彻底送了一口气,“没错了。”

    “没错?”万夜河揉了揉眼睛,“大哥是我色盲了还是你色盲了?”

    “别烦,这一重是银霄劫雷,接下来三重是返老还童异雷。”王离给了万夜河一个眼神让他闭嘴。

    他现在金丹还没有彻底变化完成,更不用说,他还得想想三重返老还童异雷之后,到底要落个什么样的劫雷。

    现在他潜意识里已经觉得,恐怕自己现在真的是要什么样的劫雷就有可能产生什么样的劫雷。

    “前辈,按你所知,有没有什么天劫劫雷是可以直接对付这杀圣虫的?”要是针对一般的修士,以他灵活的脑袋瓜子,肯定自己就想出了办法,但面对这种连生灵都不知道算不算的杀圣虫,面对这种位面法则的产物,他却是实在想不出办法。

    他觉得老道肯定见多识广,像他这样成就了圣尊的修士,见过的劫雷种类肯定足够多。

    “杀圣虫是位面和位面之间的游离法则,它也近乎至高法则,至少要准帝阶的劫雷才能直接抹灭。”老道摇了摇头,“劫雷不比这种混沌至宝的威能可控,哪怕你真的有引动这种异种劫雷的能力,也绝对不能引动。以我的修为,也根本不可能控制和抵挡这种级别的劫雷。”

    看来直接用天劫炸山门这种类似的手段杀灭所有杀圣虫是不可能了,但王离还是有点不死心,他看着老道问道,“那在前辈所知的所有天劫劫雷之中,有没有堪称对修士有好处的劫雷?”

    “对修士有好处的劫雷?”老道认真的想了想,道:“劫雷究其本源,也是元气法则的一种,就看有没有办法利用。若说对你现在的修行有用,我知道有一种劫雷叫做星罡劫雷,是独特的星辰元气星辰的金系劫雷,这种劫雷若是能够收敛,对你的剑罡威能大有提升。还有一种异种劫雷叫做土母异雷,此种异雷是奇特的星辰元气凝聚的土系异种劫雷,它能够让人肉身木化,但这种劫雷属于元婴晋升化神时出现的异雷,以我的修为,应该能够设法收敛,这种异种劫雷的木系灵气只要能够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它或许能够让你们都大为受益,都能凝成土灵根。”

    “银霄劫雷,真的是银霄劫雷!”

    万夜河一直在盯着天空的劫雷变化,此时这名老道说话之间,他的身躯不断变小,天空之中那绿色的异雷完全消失,劫云的中央显露出了一个巨大的银色雷池,万夜河看得十分清楚,他顿时也彻底反应过来,“大哥,你方才便是想要这第二重劫雷是银霄劫雷?”

    王离都根本懒得搭理他。

    万夜河却骤然来了精神,他马上就叫了起来,“星罡劫雷!星罡劫雷!土母异雷!土母异雷!”

    王离此时也很自然的在心中默念三重返老还童异雷之后,便是星罡劫雷和土母异雷,但是他见缝插针想好处的老毛病又犯了,他忍不住讪讪一笑,问老道:“还有没有特别有用的异雷,其实七重劫雷之外,再来第八重也是有可能的。”

    老道现在完全弄不清王离的想法,他都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虽然肉体脱离朽灭,但神魂还是无法恢复,所以还是老糊涂了。但他经历的事情太多,此时忘却和弄不清楚的事情太多,所以他也不纠结于此点,只是再想了想,道:“有没有用,关键还在于度,我在化神期晋升寂灭期时遭遇了一种劫雷,是典籍之中记载的冥煞异雷,它的元气来自被修真界称为冥王星脉的星空,这种异雷极度寂寒,若非我有特别法门,否则也无法阻挡。若是再能坠落此种异雷,以我现在的手段,应该能够收敛些异雷,炼制成法器。”

    “是帮我炼制一件法器么?”王离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听这老道的意思,这恐怕是化神期修士都根本无法应付的异雷,那若是用这种异雷炼制的法器,那不就相当于是一件大杀器?

    “……!”颜嫣和何灵秀无语的看着王离,她们觉得王离简直太小家子气了,老道的意思当然是帮他炼制一件法器,难道这样的法器对老道还有用么?结果王离还要生怕老道不是帮他炼制的一样,还要这样问。

    不过老道倒似反而觉得王离真性情,他认真点头,“我已经忘记做了何种推演导致我停留在此,但眼下看来,只可能和你们有关。”

    除了王离现在还有些财迷心窍,其余的人却是瞬间都感觉出了老道更深层的言外之意。

    这老道此时似乎有种他已经无法恢复全盛,已经不可能有能力逆转这无上量劫的意思,似乎他此时反而觉得王离真的有可能走上帝道,他存在此处的意义,就是促进王离走上帝道。

    唰!

    也就在此时,天空之中银光泻地,银霄劫雷已经坠落了下来。

    此种劫雷对于这名老道而言,恐怕就真的如同春风化雨,丝毫不会对他造成损伤。

    不过再差的劫雷也是天道法则的产物,他同样不敢轻视。

    他引动王离身上的气机,就像是将自己的力量彻底伪装成王离的力量来抵挡劫雷。

    与此同时,他依旧不断的借用王离体内那盏紫色油灯的威能,不断斩杀涌向空间裂口的灭圣虫。

    王离则继续感知自己的金丹。

    他的金丹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彻底演化完毕。

    因为按照任何典籍的记载,修炼这种道门功法的修士,也只有在天劫完全消失时,金丹才算是彻底的演化完毕。

    一是天劫原本就是天道法则对于这名修士的命性考验,天道法则形成的天劫雷罡的不断降落,也会对这名修士的整体灵韵造成潜移默化的改变,尤其是那些真的渡劫渡得极惨烈的修士,他的肉身气机也好,心智也好,每一个呼吸都会有剧烈的变化。

    这些磨砺和变化,都会导致金丹的不断演变。

    另外一点更为重要的元婴,是天道法则降落劫雷的同时,也会牵扯真正的大道元气法则,金丹对于周围虚空的天地元气的汲取,也自然会不断汲取到破碎的雷罡,汲取到大道法则的气韵。

    这些破碎的雷罡和大道法则的存在,也相当于给金丹不断成长的外界刺激。

    当七重雷劫彻底消失之后,金丹才会彻底定型,并进行最后一次元气吐息。

    一次性吸纳大量元气,尤其是和凝练金丹的修行者自身气机进行深度融合的同时,它也会借惊人的元气吞吐,尽可能的将修士体内和金丹之中的驳杂元气和无法相融的元气法则碎片喷吐出去。

    不说整个修真界的历史上,至少在这东方边缘四洲,数百年来,恐怕金丹渡劫都没有任何一个人像王离这样悠闲,几乎可以用无所事事来形容。

    他压根都不用分心和花费力气去抵挡劫雷。

    所以也没有任何一名修士可以像他这样可以完全不管劫雷的坠落而仔细的去感知金丹的细微变化。

    不过这种变化太过玄奥,他仔细感知了一阵,除了发现连自己体内的剑罡都好像渐渐自行靠近金丹,有种要和金丹气机彻底相融的感觉之外,他对金丹的变化也感悟不出什么。

    而且现在他这金丹也没有演化完成,就连这金丹祭出来之后到底是何等大小,何种威能,也没有办法试。

    所以接下来他脑海里充斥的念头倒是,这灵毒剑罡和这金丹相融的话,那自己的金丹会不会也蕴含灵毒?

    当然他现在都怀疑灰色道殿恐怕是帝兵,灵毒肯定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他现在关心的是,金丹蕴含灵毒,那到时候用金丹威能对敌起来,是不是也附带灵毒功效?

    他的金丹,岂不是也是一颗毒丹了?

    他的预感不差,等到银霄劫雷开始变得稀疏,上方的劫云又开始变化时,他体内的那道剑罡已经和金丹真正的接触。

    让他有些惊讶的是,他体内的这道已经凝形的剑罡并不是只和金丹气机互通和元气融合,而是这道剑罡竟然慢慢的沉入了金丹之中。

    在他的感知里,就像是一柄剑刺入了他的金丹之中。

    就像是一柄剑没入了一个软泥球,两者的元气没有任何的相冲。

    “丹剑法门?我们玄天宗也没有这种法门啊。”

    王离一时有些疑惑,他知道中神洲有些强大的剑宗有独特的丹剑法门,无论是主修飞剑还是剑罡,都能在凝聚金丹时,将主修的飞剑或是剑罡沉入金丹之中,能够以丹养剑,这金丹本身就像是藏剑的剑匣。

    金丹本身是修士自身精华的高度凝聚之物,对于养剑而言,就像是一个修士体内天生的聚灵阵,丹剑法门养剑,效果自然比平时用真元养剑要好得多。

    玄天宗的剑罡法门虽有融物的手段,但的确是没有丹剑的法门。

    他愣了片刻,便推测出来,应该是他在筑基期打的底子太好,自身灵韵太过惊人,所以体内的灵韵,倒是自动安排了最适合他这剑罡成长的法门。

    在典籍的记载之中,这就是灵韵太过惊人,他的剑罡都自然孕育出了灵性。

    他的剑罡就像是刚刚生下来的婴儿就自然知道吃奶一样,自然朝着金丹行去,自然落入金丹之中。

    这剑罡和金丹一融,他便清晰的感知出来,虽然此时金丹还未大成,但他要使用这灵毒剑罡,这剑罡倒是随时能够飞出金丹,随意调用。

    而且和他想象的一样,这剑罡之中的灵毒,很自然的也成了金丹的元气法则的一部分。

    他的金丹丹光色泽虽然不变,虽然还是那种灰蒙蒙的色泽,但他很清晰的感知出来,他的金丹丹光之中,已经蕴含灵毒。

    “真的是返老还童异雷!”

    这个时候,万夜河兴奋得浑身都哆嗦起来。

    天空之中的劫云,又重新变得无比翠绿。

    那种熟悉的气机,又出现了。

    他现在知道王离嫌自己烦,不敢多话,但是他心里却是已经有个声音在不断叫唤,“大哥你实在是太牛了,竟然要什么异雷就什么异雷。大哥你这到底是什么鬼,你简直就是自带作弊灵根,简直就是天道法则的漏洞。”

    (周六周天显然是不能发大道毒誓的,总有各种事情让人颓废,还是不要挣扎了,洗洗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