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十一章 万中无一
    老道此时的思绪极为清晰,他身体的血肉已经彻底丰盈,他黑发飘舞,宛如回归壮年。

    “无上量劫只有因天道法则引起。”

    他出声回答颜嫣:“所不同的是,无上量劫会出于天道法则让这方天地重归平衡,也会出于天道法则无法控制和护佑这方天地。”

    颜嫣听出了端倪,她震惊道:“前辈,那此次无上量劫,是因为天道法则无法控制和护佑这方天地?”

    老道摇了摇头。

    他并非否认,而是感慨。

    听上去他就像是在叹息,“我境界不足,无法断定一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判断和认知,在我的理解之中,天道法则出现诸多不可控的漏洞,它无法控制和护佑这方天地时,便需要借助这方天地之中所有生灵的力量。”

    “什么意思?”王离和万夜河等人都是头脑发蒙,老道的这些话语,让人觉得很玄乎,无法理解透彻。

    “修士修行,一贯是逆天而行,天道法则不容忍强大到可以和它抗衡的存在,便是因为它无法容忍至高的法则被和它同等强大的存在篡改或是破坏,在它看来,天地唯有一套法则才能持续的运转。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天道法则天生便是所有不断修行的修士的最终敌人,任何修士,最终都会消亡于这方天地之中,也就相当于消亡在天道法则之中。然与此同时,这方天地之中的万物,自存在开始也受天道法则的庇护。”老道阐述着他的认知,他的声音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廓:“浩瀚星空之中,存在无数的变数,正是因为有天道法则的存在,才能抵挡无数可以令我们这方天地毁灭的变数。若无强大的天道法则的存在,这方天地形成至今,便恐怕已经毁灭无数次。”

    颜嫣有些听懂了,“前辈,按照您所说,天道法则就像是禁锢这方天地的枷锁,它纯粹以自己的意志来决定世间的一切运转,但同时它也是这方世界的屏障,也避免我们这方世界毁灭在星域、位面的互相吞噬之中?”

    “天地玄妙,宇宙无限,任何大能的认知都有限,在我看来,或许如此。”老道接着说道:“它统辖下的这方天地之中,也会产生能够和它抗衡的力量,也会出现仅次于它的强者,从古至今,也出现过真正的大帝。当天道法则本身出现问题,无法阻挡毁灭这方天地的危机时,它便会让天地之中的所有生灵和强者,来帮助抵挡这样的危机。”

    王离苦着脸,道:“前辈,那不就是说它挡得住就挡,挡不住了,就如同法盾被击穿孔了,它就索性直接让威能落进这方世界,让这方世界所有生灵一起扛,然后对于所有生灵而言,这不就是导致无数生灵灭亡的无上量劫?”

    “不完全是,但也可以这么说。”老道目视王离施展冥棺大手印不要停,与此同时,他接着说道:“它凌驾于众生之上,它所做的一切,自是避免自己完全崩溃,它会提前做出判断,若是觉得有些危机恐怕对它造成致命的威胁,它不会等到自身实在无法抵御时才放入这方世界。与此同时,这无上量劫导致无数元气重归天地,也同样是它重建力量和法则的机会。”

    “意思就是感觉挡不住,就先让天地之间的生灵先消弭威能,先稀释稀释?”王离无奈。

    老道点了点头,“天道无情,它的无情只对于这方天地的生灵,不对于这方天地。对于天道法则而言,至高无上的法则只是保证这方天地的存继,至于这方天地的生灵….只要天地存在,自然便会繁衍。”

    所有人都无言。

    按照老道这一番剖析,所有人也觉得这天道法则的无情也有无情的道理。

    但关键在于,他们每个修士也不愿意就成为量劫之中的牺牲品。

    “那前辈,这次无上量劫到底因何外部的危机而起?”颜嫣的声音再次响起。

    从隐山之行到现在,她觉得自己认知的世界在被不断颠覆,此时她将和这名老道的对话当成不可多得的际遇。

    朝闻道,夕死可矣。

    在她看来,即便陨落在此次的大劫之中,那在死之前,认知更多的东西,也是好的。

    “境界不够….不可知…不可断定….”老道的眼瞳之中有无数神辉瞬间闪动,就像是有无数的法阵在生灭,颜嫣的这个问题,似乎也让他再次施展了许多秘术,极尽推演,但是他还是摇了摇头,道:“浩瀚星宇之中,存在无数的危机,有纯粹的威能爆发,也会有许多如天道法则一般强大的意志,如洪荒猛兽伺机吞噬一方天地。位面的互相吞噬,也往往来自于我们这方世界被这种意志察觉。按我推演,不断有强者挑战天道法则的权威,无数年下来,天道法则自身便有崩坏…再加上有强者不知出于何意,刻意的让我们这方天地的气机暴露,便自然会引起很多不可预知的劫数。”

    “难道是有什么大能故意要引起量劫?”万夜河哀嚎:“到底是为什么啊,好好的活着不好么,非得如此作死。”

    老道摇头:“万般人有万般想法,或许有可能是想挑战天道,取而代之,或许有可能是想让天道有重整的机会…而且诸多变数,非一人之力所能左右。”

    “那前辈,你能知晓此次的兽潮爆发,和何人有关么?”何[连城 www.lcds.info]灵秀出声问道。

    她此时想到了针对黑天圣主之女姜雪璃的那一场刺杀,在她想来,阴谋和阴谋之间或许存在一定的联系。

    老道摇了摇头,“我受损太重,感受量劫回光返照而已,我无法推演过往。”

    “那前辈你到底是谁?”颜嫣忍不住问道:“像您这样的修为,不可能无名,为何你会遭受如此重创,流落在此?”

    “不知…不记得了。”被颜嫣这么一问,这名老道眼中又出现了迷茫的神色。

    接着,他放弃了思索,叹息了一声,“时间太久,应该数千年了,似乎是在上一次接近无上量劫的时刻大战受损,所以量劫来临的气机,才会让我复苏。”

    “数千年?上一次接近无上量劫的时刻?”王离的眼珠子都差点直接瞪了出来。

    意思是这老道已经至少活了几千年?

    万夜河等人也彻底无语了,这都已经不能说是老前辈,而是真正的老不死了。

    “我为何停留在此,我现在不知,但一定有道理…或许来自于我略微清醒时的推演。”这名老道感慨,“至少现在看来,在这里我遭遇了能够借用的帝道法则。”

    “前辈,那按您的意思,修真界除了那些被记载的量劫之外,自然也存在着被化解的量劫危机。”颜嫣能够成为嘉熙圣宗的准道子,自然也不是容易气馁和认命的人,她看着这名老道,道:“按我所见的记载,数千年之内并没有发生无上量劫,那上一次量劫,应该被您和当时的修士合力化解了?”

    “是….”老道的记忆似乎已经不完全了,他沉思着,似乎脑海之中终于出现了许多支离破碎的画面,他的眼中又出现了些疯意,“无数的修士死了,我的那些同门,那些好友,全部死了….”

    “啊!”

    “杀!”

    在下一刹那,这名老道似乎被这种支离破碎的伤心往事支配了心境,他再次陷入疯狂的境地,杀意前所未有的汹涌。

    他双手在身前疯狂的挥舞,就像是一个疯子在乱舞,然而他的身前掀起了无数狂澜,恐怖数量的元气从虚空之中抽引出来,一个个大道异相被演化成实质。

    庞大的道塔、光辉万丈的神兽、旭日一般的恒星、千万条银色大河般的剑气…数十个大道异相就像是数十座巨山,带着疯狂的杀意直接压入了那道空间裂口之中。

    轰!

    这些杀意贯入了密密麻麻的冥棺之中,那些冥棺都彻底的爆裂开来,化为一道道本源的元气法则,就像是无数纵横交错的光剑爆发。

    唰!

    那一片虚空都像是被完全湮灭了,数十头灭圣虫直接消失,就连它们被击溃时爆发的威能,都被彻底抹灭。

    “前辈!”

    颜嫣怕这名老道如入魔般彻底泯灭心智,她连连叫出声来,“若是异种雷劫,可能阻挡这些灭圣虫么?若是能够阻挡灭圣虫的入侵,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会迎来更可怕的反噬,还是可以延缓无上量劫的到来?”

    王离狂翻白眼。

    这很明显是打他的金丹渡劫的主意了。

    虽然他很了解颜嫣,知道颜嫣的意思是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就要陨落在此了,如果引发天劫有用,自然就要用异种雷劫一拼,但他总是觉得这样不是相当于给三圣卖命?

    “异种雷劫…若是正好对这些灭圣虫有所克制,那或许能够玉石俱焚。”老道清醒了些,“无上量劫既已开端,便意味着我们这方天地已经暴露在某个恐怖意志的视线之中,即便杀灭所有针对我们此处的杀圣虫,劫数还是会不断降临。以往的无上量劫的终结,往往伴随着帝级或是接近帝级的修士出现…在劫数之中成就真正大帝,化解大厄,或者有大帝或是准帝级的人物陨落为代价来杀灭劫数。”

    王离的白眼翻得更加起劲了。

    若论成就大帝,现在的三圣当然是最有机会成就大帝的。

    以自己的牺牲帮助三圣之中的某人成就大帝么?

    他可是完全没有这样的觉悟。

    老道似乎感受到了王离的心念,他出声道:“想活,便只有战…唯有战胜面临的劫数,才能成为真正的强者,才有可能成就大帝。你已成就圆通道身,又篆刻帝道法则,思前顾后没有意义,唯有不断历劫而活,战出帝路。”

    王离顿时停止了翻白眼,他的眼睛顿时亮了,“前辈你的意思是看出我天赋异禀,有机会成就大帝?”

    “你的天赋的确非凡,万中无一。”老道说道:“万名像你这样的修士之中,便或许有一人能够成就大帝。”

    听到老道的前半句,王离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但听到老道说出后半句,王离差点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所有人的脸色也都古怪起来。

    虽然此时生死一线,凶险至极,而且全凭王离和这名老道在和灭圣虫对抗,他们连一条灭圣虫都不可能杀死,但老道的说话和王离此时的脸色,还是让他们有种忍不住想笑的感觉。

    “前辈,为何一定要战?”王离郁闷道:“打不过不能逃么?”

    “这是空间法则…既然它已经发现我的存在,无论逃到哪里,杀圣虫一定会出现。”老道摇头。

    王离瞬间无耻起来,“那以前辈的手段,可以逃到现在的三圣宗门啊。三圣强大,必定可以助前辈杀灭这些灭圣虫。前辈你快逃吧,既然前辈到哪杀圣虫到哪,前辈你不用担心我们。”

    老道都似乎觉得王离和他之前见过的惊才绝艳的年轻一辈修士截然不同,他转头看了一眼王离,道:“你不明白,杀圣虫代表着位面侵蚀的法则,它不只是针对我…这种法则,针对的是这方世界所有的圣者。我不知你说的三圣到底是谁…但若是他们的修为到达这样的境界,他们会同时应劫。”

    王离和颜嫣等人全部惊了,“前辈,那你的意思是,现在我们这方世界所有圣尊级的人物,都会遭遇杀圣虫的攻击?”

    “不错。”老道点头,“这就像是位面和位面倾轧产生的至高法则,游离在位面边缘的杀圣虫自然追击每一名大乘期修士的气机。所有的圣尊级人物,都会同时遭遇这样的劫数。”

    王离顿时有些高兴了。

    这法则好啊。

    一视同仁,谁也别想光看别人卖力。

    但他还是不死心,小心翼翼道:“前辈,多几个圣尊一起对付杀圣虫,岂不是多个照应。两个圣尊一起对付杀圣虫,总比一个圣尊对付杀圣虫好。”

    “未必。”老道摇头,“我已全力做出推演,留在此处是最佳选择。”

    “……!”王离这下彻底的无奈了。

    “前辈…”颜嫣求知若渴,她还有无数问题要问。

    按照她的理解,在老道的认知里,浩瀚星宇之中,有许多这样的一方天地存在着,每一方天地都有自身的意志和法则,所有的天地都保持着绝对的警惕,甚至想让自己隐匿在星宇之中,不透露自己的气机和位面道标。

    但若是因为某些意外,让这方天地展露在某些富有攻击性的可怖意志的视线之内,那就相当于是至高法则之间的碰撞,一方天地和另外一方天地的互相侵蚀。

    杀圣虫便是至高法则侵袭的产物,敌对的至高法则,似乎第一时间也会很自然的想要抹灭这方天地之中的最强生灵。

    那杀圣虫之后,会有什么针对这方天地最强生灵的更厉害的劫数么?然而她才刚刚出声,可怖的威能已经再次在那道虚空裂口之中震荡。

    整个白头山地界都似乎开始晃动。

    唰!

    一股可怖的气机直接击溃了弥漫空间裂口的所有红色细线般的真火,那七十二根才燃了一半的线香瞬间猛烈的燃烧起来,变成灰烬。

    “杀!”

    这名老道瞬间如同疯狂,杀意如真正的潮水般往外扩张。

    他一步向前,双手持住了那根木根。

    木棍的顶端骤然迸射出无数的道纹。

    每一条道纹都像从虚空之中扯出了一片黑色的汪洋。

    无数黑色的海域就像是在瞬间叠加起来,封住了那道空间裂口。

    轰!

    九条灭圣虫同时显现出真身。

    它们身上的纹理也如紊乱的线条浮现在身周,这些好像不真实的线条交织在一起,它们体内迸发的威能,就像是形成了一柄神王的巨刃,朝着这名老道和王离等人的所在斩杀而来。

    “它们竟然还能结阵般战斗?”

    王离骇然,这些灭圣虫的攻击被老道提前感知,威能被他极致演化的防御道纹尽数挡住,但是一种独特的空间法则力量,还是让他几乎无法动弹。

    他此时就像是当日在九香桥外遇到那名被牧青丹灭杀的元婴八重的修士一样,好像被周围的空间排斥一般,禁锢于一方虚空之中。

    唰!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那盏沉寂不动的紫色油灯突然震动。

    一道紫焰从他的天灵之中透出,瞬间就让他的身体摆脱了这种空间法则的禁锢。

    “混沌至宝!”

    老道的身体都震动起来,他都有些惊喜的发出声音,“你竟然收伏有这样的极道武器!”

    “前辈,你能借用我这法宝的威能么?”王离此时的头皮彻底发麻,他看到空间裂口之中,那条黑色的深渊之中,有无数灭圣虫涌了出来。灭圣虫密密麻麻,就如同一条洪流。

    他骇然的连声大叫,“前辈,我虽有这样的法宝,但我现在没有能力动用,都根本不知道这件法宝能如何使用。”

    在他的声音响起之时,他感觉到老道的气机已经和自己的一部分真元融合。

    唰!

    他还未反应过来,虚空之中出现了一道紫色的裂痕,他头顶上那条紫焰已经化为一缕紫色的神辉,直接出现在空间裂口之中,将那九条灭圣虫全部斩杀。

    那九条灭圣虫的身体直接被这缕紫色的神辉洞穿,而且和之前被斩杀不同,它们的身体被洞穿的刹那,体内的威能都没有爆发出来,它们整个身体的元气法则好像瞬间被烧毁、瓦解,直接在崩塌之中化为飞灰。

    “前辈!”

    与此同时,颜嫣等人却都惊呼出声。

    老道的右手并指为剑,点向那空间裂口处,然而与此同时,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瞬间焦枯,血肉化为焦灰,露出了森森的白骨。

    “无妨。”

    老道的声音响起,“在你心念准许之下,我可以借用你这件极道武器的威能,但它并不认我为主,我依旧会受到部分威能的反噬。”

    在他声音响起的刹那,他的那两根手指上血肉迅速重生。

    “想不到你不仅是已经拥有帝道法则,而且得天独厚,已经拥有将来足以成为帝兵的极道武器。”老道感慨:“看来我之前对你的判断太过低估,你如果能够一直活下去,有机会成就帝道。”

    王离无语了,“前辈,你这话是不是稳住我呢?我要是能够一直活着不死,拖也拖出个帝道了。”

    他的言外之意所有人都听了出来。

    一直活着不死,还是有机会成就帝道,这不是废话么?

    颜嫣心都抽紧了,她觉得王离这样说简直是对这名老道的冒犯。

    然而老道却似乎并未如此想。

    “悠悠岁月…沧海桑田…我已真正暮年,老得连自己的名字,自己为何在这里都忘记了,但没有想到…还会在这里遇到一名有机会成就大帝的存在。”

    老道站直了身体,他的杀意在收敛,但无穷的战意,却似乎不断在他体内的凝聚,就像是组成了他新的骸骨一样,让他的身体不再佝偻。

    “难道这就是我推演而出的一丝可能…我留存在此处的意义…尽我最后的力量,让一名有机会成就帝道的修士不那么快的陨落在量劫的进程之中?”

    “唯有一名真正大帝的出世,才能消解这无上量劫。”

    这名老道无比感慨,所说的话语也让人振聋发聩。

    但王离却是欲哭无泪的叫了起来,“前辈,不要感慨了!杀圣虫快冲出来了。”

    的确,此时那洪流一般的杀圣虫已经逼近空间裂口。

    在王离大叫的刹那,有数头杀圣虫甚至已经撕裂了最后的道纹防御,它们的头颅都已经钻出了空间裂口。

    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空间气息充盈整座道观。

    这是一种完全超出他们此时境界的元气法则,王离觉得自己体内的真元都自然开始散逸,开始蒸发一般消失。

    “随我战!”

    老道没有任何的惊恐,他战意燃烧,一声厉喝之中,王离才刚刚拍出一个冥棺大手印,他只觉得体内的紫色油灯猛烈绽放神辉。

    唰!

    那道空间裂口就像是被再次撕裂出了一道裂口。

    一道紫色的神辉瞬间往内里席卷了不知道多少里。

    噗噗噗噗……

    这些紫色的神辉的周围包裹着无数的冥棺,它散发着无可匹敌的气息,瞬间将整条杀圣虫的河流洞穿,从中间烧穿。

    “啊!”

    但是万夜河等人也惊悚的尖叫起来。

    老道的身体也都被紫色的神辉包裹。

    他浑身的血肉都彻底焦枯,纷纷化为灰烬。

    顷刻之间,这名老道只剩下了一具雪白的骨架。

    这骨架宛如白色的神铁,但每一根骨骼周围,都有黑色的道纹在荡漾。

    (今天的挑战更加失败...距离万字还差得更多,我思量着是不是明天真的再发个倒立的毒誓才有可能挑战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