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十章 无上量劫
    “再打!”

    老道再次厉喝。

    他的战意和杀意竟然化为了实质,变成了一条条金色的流火,不断朝着那道空间裂口飞去。

    随着他体内强大气机的复苏,他的神智似乎更加清明,他的右手不断弹动,手掌前方竟然凝成一个个肉眼可见的微型法阵。

    王离听出了他这声厉喝的意思,他直接不断演化冥棺大手印,一个个阴暗的手印不断出现在上方的虚空之中。

    “好!”

    老道似乎对王离的施法速度有些意外,他发出了赞赏的声音,与此同时,他的左手之中有恐怖的威压不断酝酿,王离演化的所有冥棺大手印瞬间消失,全部被被他以自己的修为重新演化,打入了那个空间裂口之中。

    他右手之前凝成的数个微型法阵之中光芒闪烁,散发出一种奇特的空间法阵的气机。

    颜嫣的面色都变得苍白无比,即便是她也从未见过如此等级的对决,这名老道似乎是隔着虚空推演和锁定对方的气机。

    “吼!”

    那道空间裂口之中响起莫名生灵的怒吼声。

    似乎有可怖的生灵想要横渡虚空,通过这空间裂口杀出来,但似乎被老道和王离施展的冥棺大手印击退。

    但即便如此,那空间裂口之中有恐怖的气机就像是一片汪洋在晃动。

    在众人的感知里,即便是数十个元婴修士联手,都未必能够引起那样的可怕毁灭性气机,他们所有人都可以肯定,如果不是这名老道形成的道纹法域在起作用,恐怕整个白头山地界都要被可怖的威能摧毁大半。

    “白…白藕,把我制的所有线香都拿来。”

    这名老道的身体剧烈的动荡,他同时维持这里的道纹法域,又不断重新演化冥棺大手印的威能隔着虚空对敌,他自身都似乎难以承受这种负荷,但随着这种战斗的进行,他的神智似乎越加变得清晰,尤其是有关战斗的部分,似乎也在飞快的恢复。

    白藕几乎没有什么修为,但他和这名老道接触的时间最久,哪怕这名老道现在展现出异常可怕的境界,但他所受的心理压力却反而越小,听到这名老道的喝声,他应了一声就狂奔起来,很快就将一大捆用黄色的空白符纸包着的线香抱着跑了回来。

    “怎么会这么重?”

    他十分震惊,脚步极为沉重。

    这些线香平时没有什么分量,而且他此时得了颜嫣赐予的那颗洗髓灵丹之后,他都觉得自己可以搬起一头牛,但此时他抱着这些线香,却觉得好像抱着一个巨大的铁坨坨,而且这铁坨坨的分量似乎还在不断变重。

    何灵秀等人更为震撼,他们却知道为何如此。

    这些线香竟然就像是这名老道平时炼制的法器,它们平时沉寂,和凡物无异,就和这名老道就像是风烛残年的凡夫俗子一样,但随着这名老道的气机复苏,这些线香之中似乎也有道纹在生成,每一支线香都开始自行从虚空之中汲取元气。

    “插在香炉里点燃…一次点燃七十二根,等到彻底燃尽,再点七十二根。”

    老道让王离接着出手,与此同时,他吩咐白藕。

    这片晒台前方的台阶下方的一片平台上就有两座香炉,白藕数了七十二根线香,但身上没有带火石,一时急得浑身又是冒汗。

    何灵秀伸手一点,一抹火光落向那些线香,但老道却突然发声,“拿我的木棍点。”

    说完这句,白藕只觉得右手一沉,老道的那根木棍竟然直接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而且棍尖正巧点中何灵秀的那一抹火光。

    噗!

    老道这根木棍顶上燃起一团昏黄的火焰,他的话语似乎带着无穷的魔力,让白藕无法抗拒般举着这根木棍朝着那些线香点去。

    七十二根线香一根根点燃,这些线香点燃时看似和平常的线香无异,但接下来它们燃起的一缕缕白色的烟气,却是笔直的向天,就像是一根根完全垂直于天地的白线。

    这些白线笔直向天,似乎和那条空间裂口毫无干系,然而当七十二根线香全部点燃的刹那,王离却看到那条空间裂口之中骤然出现了许多缕细小的红色真火。

    那些红色真火纵横交错,形成了重重叠叠的网。

    轰!

    一股可怕的威能突然冲击在这些红色的真火之上。

    噗噗噗….

    无数红色真火崩断,化为一道道巨大的真火在空间裂口之中喷涌,但却没有任何威能能够真正的冲出这个空间裂口。

    “杀!”

    老道突然一声厉喝,他杀意汹涌,状如疯狂,连白头山地界之中的地脉都被彻底牵动了,一道道黄色的气柱从泥土中如巨龙冲涌而出,朝着这座道观汇聚。蒙蒙的黄气在道观之外形成了一个黄色的巨壳,恐怖数量的灵气经过他这道纹法域的洗伐,不断贯入他的体内,他的肉身都开始恢复了活力,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年轻起来。

    随着他这一声厉呵,王离打出的冥棺大手印产生了极致的演化,王离看到自己打出的一个冥棺大手印消失了,取代的是无数冥棺在虚空之中穿行,无数的冥棺组成了一条巨瀑,冲入虚空裂缝深处。

    唰!

    那道空间裂口之中敌对的,如一片汪洋般晃动的气焰突然湮灭了一片。

    但与此同时,所有人反而感知到一股更为可怖的气机在虚空之中穿行,似乎瞬间就要穿越时间和空间的界限,冲出这道空间裂口。

    啪!

    这感觉出现的刹那,所有人看到那条空间裂口有两点幽火从虚空之中游来,瞬间一声爆响,无数细小的真火绷断,滚滚的真火冲击在那两点幽火上,却是烧出了一个头颅的轮廓。

    “前辈,这是什么?”

    王离一眼就看到了,那好像是一条长虫的头颅,这长虫给他的感觉长得很像蜈蚣,但没有那么多条腿。

    那两点幽火,只不过是这条长虫的双目。

    “杀圣虫….”老道回应了王离一句,他再次发出了一声厉叱,他身边的那柄竹尺消失了。

    唰!

    空间裂口之中,突然出现了一道紫色的神虹。

    这道紫色的神虹斩击在那条长虫的头颅,莹莹的神光瞬间流淌密布空间,让所有人看清了这条长虫的全貌。

    这条长虫的长相介于蜈蚣和蚕之间,它很像是一条拉长了的蚕,身体和蜈蚣一样扁。

    它没有长腿,身体边缘只有一圈绒毛。

    它没有甲壳,身体肌肤看上去很柔软,但威能冲击上去,它的肌肤和这圈绒毛却瞬间散发出森冷的光泽,犹如神铁。

    它的身体表面有奇异的花纹流动,编织的元气法则犹如修真界典籍记载之中的无上神则,散发着一种凛然的不可侵犯的威压。

    这道紫色神虹斩击在它的头颅上时,无数的冥棺突然从四面八方挤压而至。

    它的身体有五丈余长,但瞬间被成千上万的从虚空之中涌现的冥棺挤压,堆积,牢牢困住。

    当!

    紫色神虹斩击在它的头颅上,发出神铁撞击的声音。

    紫色神虹和它的头颅似乎僵持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接着喀嚓一声,这条长虫的头颅裂了开来。

    它的头颅被击碎。

    噗!

    恐怖数量的黏稠气血冲它碎裂的头颅之中涌出,它的体内就像是有一口喷泉在喷涌,它的血肉和气血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经过高度的压缩一样,在离体的刹那,便迅速膨胀起来,以至于不断涌出它头颅的鲜血和破碎血肉,和它的体型无法形成正比。

    它体内的血肉都是纯粹透明的,就像是融化了的洁净琉璃,但冲击在那些冥棺上,却是如同无数透明的神铁在斩击。

    破碎的元气之中,都一条条如飞剑般的晶莹元气法则在斩杀。

    “杀圣虫…这是什么可怖的生灵,这是妖兽么?怎么可能强大到如此地步。”颜嫣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这种东西她在记载之中都没有见过,她直觉哪怕是那一条破碎的元气法则,以她此时的修为都根本无法抵挡。

    “杀圣虫,难道这种东西强大到真的能够杀圣么?能够杀死圣尊?”周玉希骇然的叫出了声来。

    “可以….一条不行,但它数量极多…而且需要帝阶的无上元气法则,才能将它击溃。”此时这名老道的神智似乎更加清晰了些,他竟然出声回答。

    “这样的生灵,竟然数量极多?”王离看到这条怪虫被瞬间斩杀,他心中才刚刚燃起兴奋之情,但瞬间就被泼了一盆冷水,尤其是看到这条怪虫随着体内的气血和破碎血肉喷涌,整个身体都开始彻底崩解,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他的脸都绿了。

    他原本看到这条怪虫被斩杀的刹那,还觉得这次可能因祸得福,还能收割到如此强大的生灵。

    他甚至怀疑这种生灵是横渡虚空而来的天魔一类的生灵,如此一来,他的本命蛊虫若是能够吞噬这种生灵的元气,必定有惊人的实力进阶。

    “这到底什么鬼东西,被击杀之后肉身崩解也就算了,居然都没有什么妖晶,魔晶留存?”他忍不住郁闷的叫道。

    “这是混沌终结,天地初分时,随天道法则形成的杀器。它看似生灵,但实则是位面法则的凝聚之物,它是位面和位面之中的游荡法则,是无上量劫的先头部队。”这名老道的思绪越发清晰,他极为清晰完整又迅速地说出了一段话。

    “无上量劫?”

    王离等人顿时都彻底的懵了,浑身都是冷飕飕的,从内到外都似乎失去了热气。

    之前兽潮席卷红山洲,他们便觉得大事不妙,有可能又是一次混乱之潮的预演。

    但现在这名老道说什么?

    无上量劫?

    修真界之中所谓的量劫,便是席卷整个世界的翻天覆地的大劫,是覆盖所有生灵,是那种湮灭无数生灵,就像是天地重开一半的恐怖劫数。

    修真界有记载以来,堪称无上量劫的次数也只有一手之数,每次都是无数生灵涂炭,无数种族灭绝,唯有极少数的幸运者存活下来。

    “前辈,你的意思难道是我们正好遇到了无上量劫?”何灵秀的身体也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她颤声问道。

    “这是注定….”

    这名老道的神智似乎又有些混乱,他的声音又有些断断续续,“数十年前已现端倪…天道崩坏…有人引狼入室…灭圣虫在虚空之中游曳,迟早得到我们这方天地的道标。”

    王离此时倒是反而镇定下来。

    若是真的有席卷整个修真界的量劫,那就如天塌下来,担忧也没有什么用。

    他皱着眉头问道:“前辈,你的意思是,灭圣虫按照道理根本无法穿越空间来到我们这方天地,只是我们这方天地有人刻意破坏,甚至给灭圣虫提供了空间坐标?”

    “一切皆有生灭….天地亦有寿数…一切皆有定数….”老道的面容凄苦,不断出声,“有人缩短了进程。”

    王离看着他,接着问道:“前辈,难道说量劫原本就要来,只是有人设法将这量劫到来的时间大大提前了?”

    “天道不存,我等也皆是蝼蚁。”老道没有正面回答王离的问题,他突然异常沮丧起来,“抗拒又有何意义。”

    说完这句,他身上的气息又减弱下去,就连密布那道空间裂口之中的红色真火也一条条开始消失。

    “不是啊!”

    万夜河瞬间就嚎叫起来,“前辈,好死不如赖活着啊!能多活一天是一天,而且即便是量劫,也终究有不少人能够活下来。”

    “平衡…能活者,不由自我。”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老道听了他的话语,反而似乎更加气馁了,就连眼瞳之中的光芒都开始消失,他原本变得清澈的眼瞳都似乎要重归浑浊。

    “既然有人能够缩短量劫到来的进程,说不定我们也可以阻止量劫到来!”王离大喝,“前辈你醒醒!”

    说话之间,他连连演化冥棺大手印,直接不断朝着那道空间裂口拍击。

    “有帝道法则….”这名老道浑浊的双目突然又变得清澈起来,他脸上悲苦的神色也消失了些,体内的强大气机又开始复苏,无数条地气从白头山的各条山脉之中飞出,就像是一条条黄龙落向他和王离等人所在的这处道观。

    “我受损….沉寂多年即将朽落之时,居然还能有缘遭遇帝道法则,方才斩杀灭圣虫,并非是靠我的秘术,而是靠了这帝道法则。”他的神智也似乎恢复了,“既然有如此机缘,按照我之前的推演,说不定真的有所转机。”

    “大道推演?”这名老道的话很多时候都是前言不搭后语,让人听的云里雾里,但这几句话响起,却是让颜嫣又是心神巨震,她怀疑之前老道所做的推演是传说中的大道推演神术,甚至能够推演大道气运,预测一方世界的吉凶。

    此时所有人突然感到浑身针刺般剧痛,空间裂口之中,又有可怖的气机透了出来。

    “来战!”

    老道却是不再迷茫,他一声厉喝,浑身精气喷涌,他身上干枯的血肉都变得充盈起来,就连头上稀疏的白发都尽数掉落,如枯木逢春般重新长出黑色的长发。

    他似乎瞬间就变年轻了许多岁,他双手不断在虚空之中划动,他的身周丝毫没有剧烈的元气波动,但是整片虚空之中,却不断荡漾出空间法术独特的气机。

    唰!

    王离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被老道的气机带动,他不由自主的跟在这名老道的身后,竟是直接投入了那道空间裂口之中。

    “想活,那就战!”

    老道的声音在他耳廓之中响起。

    王离的心神遭受剧烈的冲击,这是一副他从未经历过的画面。

    他的前方就像是一片黑色的星空,星空之中就像是有一条巨大的黑色深渊。

    他的后方,就是一片明镜般的虚空,虚空的后方,便是他方才置身的世界,是白头山之中的那片道观。

    他依旧可以清晰的看到道观之中的每一个人,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他们的每一个神色变化,但是他的感知都根本无法触及何灵秀和颜嫣等人,他和这些人实际不知道隔了多远。

    王离心境剧烈的波动,但他的出手没有丝毫的犹豫。

    他不断演化冥棺大手印,不断朝着前方的虚空拍出。

    他知道自己所需要做的事情极为简单,他直觉自己只要不停的重复这样的施法就是。

    “很好….你的真元很雄浑…你的确是异数…”

    他能够连续不断的施展冥棺大手印,也让这名老道有些意外,当这名老道的声音再次响起时,王离看到他和老道的前方,已经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冥棺。

    无数的冥棺,就像是一条巨大的河流横亘在前。

    砰!砰!砰!砰!……

    一点点幽火同时出现。

    伴随着元气法则的厮杀,一条条灭圣虫似乎从那条巨大的黑色深渊之中游曳而出,不断被冥棺的威能逼出真正的形体。

    “杀!”

    老道又似乎年轻了数十岁,他满头黑发飘舞,那一个破碗悬浮在了他和王离的身前,无数黑色的道纹以他和王离为中心荡漾出来,就像是有一片黑色的海域在他们的身周生成。

    与此同时,那柄竹尺化为紫色的神虹,直接超越了空间的界限,不断的斩击在那些灭圣虫的头颅之上。

    当!当!当!……

    不断敲击神铁的声音响起,在无数冥棺的不断挤压之下,这道紫色神虹连连击碎灭圣虫的头颅,数个呼吸之间,便有数十条灭圣虫被直接击碎头颅,身体直接崩碎。

    唰!

    然而这些灭圣虫崩碎的同时,它们体内的元气法则也形成了恐怖的潮汐,在虚空之中席卷过来。

    这片恐怖的潮汐和围绕着老道和王离身外的黑色道纹冲击,就像是两方世界冲撞,王离只觉得通体一震,他眼前一花,等下一个刹那,他发现自己和这名老道已经被打出了空间裂口。

    他没有丝毫的损伤,但他身前的老道重新凝立在晒台上的刹那,便连连咳血。

    这名老道每咳出一口鲜血,便有一团可怖的精气喷涌。

    他每喷出的一口鲜血,都变成一条巨大的血龙冲入那条空间裂口。

    轰!轰!轰!

    无数细小的真火变成了汹涌的火柱,在那片虚空之中肆虐。

    然而让颜嫣等人震骇到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的是,他们看到有更多的灭圣虫出现在真火之中。

    一条条的灭圣虫不断的出现,就像是要形成一股洪流。

    这已经是他们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原本是他们这个阶层的修行者根本触碰不到的对决,这是宛如神话般的画面,然而现在却如此真实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数量太多…我朽化的时间太长…白头山这一带没有足够的灵气….恐怕…”这名老道眼中一片清明,他的战意燃烧的更加炽烈,但在不断的咳血之中,他忍不住发出感叹。

    “前辈,灵源和异源有用么?”

    颜嫣反应极快,她听出这名老道是因为某种原因,堕入了他自己所说的朽化之中,他现在想要复苏,但这白头山一带的灵气不足,他没有足够的灵气和源气可以抽引,可以让自己恢复。

    如若他不能恢复,便更不可能抽引更多的天地元气,根本不可能持续斩杀这些灭圣虫。

    她出声的刹那,便直接将她纳宝囊之中收取的所有灵石、灵源全部倒了出来,洒落在晒台之下。

    “这么多灵源?”

    洛凛音和周玉希看到前方灵光闪耀,灵石和灵源如小山般堆积起来,他们不知道颜嫣和王离击溃了一艘宗门巨舰,窃取了宗门巨舰之中海量的灵源,他们骤然看到如此惊人数量的灵源,都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居然有如此多的灵源….”

    这名老道也有些意外,他有些惊喜的出声,点头,与此同时,他再次展现了可怖的境界,一团晶光从他的右手食指指尖涌出,这一团晶光竟像是直接形成了一个汲取灵气的强大法阵,在一个呼吸之间,颜嫣丢出的所有灵石和灵源纷纷破碎,磅礴的灵气直接凝成了灵雨,汇聚成液流,涌入老道的身体。

    “王离,快!”

    几乎同时,颜嫣和何灵秀一起发声,催促王离。

    两人同时发声催促王离的刹那,何灵秀也将身上纳宝囊和灵石袋之中所有的灵石和灵源取了出来。

    “……!”

    万夜河目瞪口呆,他此时甚至忘记了害怕。

    何灵秀丢出的灵石和灵源也是堆积如山,数量恐怖。

    他看着这么多的灵石和灵源,感觉自己和这些人相比,穷的就像是中神洲来的要饭的。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他更加无言。

    “我的也要吗!啊!”

    王离万般不舍,他忍不住惨嚎起来,他是真的心痛,但他也知道实在没有办法,即便是颜嫣祭出那么多的灵石和灵源,恐怖数量的灵气涌入这名老道的体内,他感觉还是冰山一角,就像是一片沙海终于被水流滋润,但还没有水漫过沙层,还没有真正的形成水域。

    这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恐怖数量的灵气需求,让他可以肯定的是,何灵秀身上的这些嫁妆全部砸出来,也是完全不够的。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啊!”

    他哀嚎,但实在无奈,只能将身上纳宝囊中和灵石袋中所有的灵石和灵源全部取出,丢了出来。

    “……!”

    别说是万夜河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就连洛凛音和周玉希都看得脑门嗡嗡的响。

    王离丢出的灵石和灵源比何灵秀和颜嫣丢出的灵石和灵源加起来还要多好多,而且其中有大量的灵源。

    “竟然这么多….”周玉希简直无法想象,她甚至不明白王离带这么恐怖数量的灵石和灵源在身上做什么。

    “竟然….”这名老道也惊喜的发出了声音。

    若持续战斗的消耗,这些灵石和灵源的数量对于他而言也不足,但对于他这样的修行者而言,他现在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引子。

    他需要一次性有足够数量的灵气来让自己的气机彻底复苏,这些灵石和灵源的灵气,足够作为他救治自己的药引。

    唰!

    他挥了挥手,堆积如山的灵石和灵源同时沙化,恐怖数量的灵气直接被他全部抽引,涌入他的体内。

    轰!

    他的身体微微一震,他头顶上方的虚空之中都骤然出现无数道莫名的霞光。

    每一道霞光之中,都有成百上千的异相在升腾,每一个异相都在疯狂的抽引天地元气。

    一股带着不容侵犯之意的恐怖凶威从他身上爆发,他就像一件上古的凶兵经历了无数年的埋葬之后,此时彻底的复苏。

    轰!

    一座房屋突然拔地而起。

    那是这座道观一角的一处不起眼的房屋,是这名老道平时的住所。

    此时这座房屋通体就像是燃烧起来,无数肉眼可见的元气法则就像是闪电一样缭绕。

    它直接化为了一柄黄色的长枪,就像是天神投掷而出的神兵一样,穿过那道空间裂口。

    颜嫣等人再次震撼无言。

    十余条被冥棺河流挤压的杀圣虫头颅同时被这柄黄色的长枪洞穿。

    这柄长枪在击杀这十余条杀圣虫之后,并未马上消失,它在虚空之中横扫,反而将这十余条杀圣虫爆开之后形成的威能,朝着它们的后方卷去。

    “我的灵源啊!”王离哀嚎出声。

    他当然敬畏于这名老道的一击之威,但他看着自己辛苦积攒的灵石和灵源全部化为乌有,他此时的心痛简直让他无法呼吸。

    “前辈,我们不主动击杀这些杀圣虫,它们就会从这里钻出来么?”

    他忍不住接着叫了起来,问道。

    “是。”

    老道此时身上的法衣上油腻的污垢也片片剥落,每一片油腻的污垢,都变成一道炽烈的神光,他回答得极为肯定和清晰,“东方边缘四洲有人做了手脚,我的气机已经被杀圣虫感知到,这里是应劫点之一,今日我不主动出手,这杀圣虫也会撕开空间裂口,降落在这里。”

    “……!”

    王离的脸再次绿了,他觉得自己绝对被三圣坑了。

    难道三圣让他来这里,就是知道今日有此劫,知道有这种闻所未闻的杀圣虫大量的从这里涌出,然后是要他和这名老道镇守住这里?

    “修士和修士之间,就不能多点真诚和坦诚吗?好不容易才给我带来点好感,就要这样?”

    他忍不住在心中咒骂,同时化悲愤为力量,不断演化帝则,不断拍出冥棺大手印。

    老道身上油腻的污垢所化的神光就像是传说中的无上神器一样,每一道炽烈的神光配合冥棺的镇压都能直接击杀一条杀圣虫。

    颜嫣等人没有一个发得出声音。

    到了这种时候,除了对修行还没有什么概念的白藕之外,他们每个人都已经心知肚明,这名老道全盛时期虽然战力和现在的三圣相比不知到底如何,但他绝对也是和三圣一样,是到达了大乘期的修士。

    他的一举一动已经自蕴恐怖法则,他这些年在这道观之中,所留的一切痕迹,都像是篆刻道纹,他接触的时间越长的东西,便经受他自身道纹蕴染更长,便成了威能更为强大的法器。

    唰!

    突然之间,这名老道的眼中射出两道实质性的金光。

    这两道金光深入空间裂缝之中,深入虚空之中的深渊。

    他此时神威无双,身上道衣神辉灿然,那些油腻的污垢现在都已经彻底的演化,他浑身就像是披满了神兵。

    然而他却是发出了一声叹息,摇了摇头,“和先辈所述的一样,杀圣虫数量太过庞大,我毕竟无法走上帝道,虽有你的帝道法则配合,但毕竟以我的境界御使,还是无法像真正的大帝一样强大。”

    “什么意思?”

    王离的心都彻底凉透了,“前辈,你该不会是说杀圣虫太多,即便你竭尽全力,还是根本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还是无法阻止杀圣虫钻出这个空间裂口?”

    “的确如此,哪怕只是无上量劫的先头部队,这杀圣虫数量恐怖如斯,也并非我竭尽全力所能阻挡,我可以杀死数千数万的杀圣虫,但是根本无法灭杀数以十万计的杀圣虫。”这名老道双目之中金光消隐,他叹息道:“若非奇迹出现,否则推演之中的那一线胜机不会出现。”

    “我…..”

    王离也差点直接咳出了一口血。

    早知道这样,管什么杀圣虫,管什么无上量劫,直接跑不香么?

    反正天塌下来也有更高修为的修行者顶着,要完蛋大家一起完蛋,现在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这么多身家都被用完了,结果说这?

    “前辈,若是直接引发天劫,用渡劫引落劫雷的手段来对付这些杀圣虫,可有一线生机?”颜嫣的声音在此时骤然响起。

    老道看了颜嫣一眼,他摇了摇头,道:“你们的修为境界太低,若是你们渡劫,天劫的元气法则虽然能够对付杀圣虫,但威能太低,至于我,修为境界如此,根本不可能看破帝道,也根本不可能引发天劫了,像我这样的修行者,已经自然的被天道法则排除在外。它认为假以时日,我会自然朽灭,不会对这方天地造成致命影响。”

    颜嫣心中有些计算,但她此时忍不住问出了一个更令她疑惑的问题,“前辈,无上量劫难道不是天道法则引起的么?”

    其实老道方才的话语并未直接让她引起这样的联想,但不知为何,这名老道从一开始断断续续说出那些玄奥的话语到现在,她却是有种强烈的直觉,似乎按照天道法则的运行,这无上量劫似乎并非出于天道法则的运转而自然导致。

    (略微高估自己一线,这章还是没到一万字,要睡觉了,明天继续挑战万字大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