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零八章 老年痴呆(第三更)
    “对啊。”

    白藕黑乎乎的脸上出现了两团红晕,他觉得身体有些发烫,但身体好像变得更加轻灵了起来,浑身都好像充满了力气。

    虽然黄鹤离开之前说他笨拙,只能做些粗浅的活,但那当然也只是黄鹤的客套话,他绝对不算笨。

    “多谢这位师姐。”他飞快的对着颜嫣行了一礼,然后道:“我方才从那里过来时,随师叔还在那里,他走路特别慢,不会到别处去的。”

    王离等人面面相觑。

    他们当然觉得这名道童不会满口胡言,但他们此时的确没有感知到这座道观之中还有其余人的存在。

    “你带我们去看看。”

    万夜河最为胆小,他下意识的怀疑会不会白日见鬼,他有些心虚的让白藕在前面带路。

    “好的,诸位师兄师姐随我来。”

    白藕却是言听计从,马上就在前面带起路来。

    他现在浑身都有用不完的力气,感觉一步都能蹦上道观的屋檐。

    王离等人跟在他的身后,只是沿着石阶绕过了几间道观,他们的身体就彻底的僵住了。

    一方青石晒台上,一名身穿脏兮兮的道袍的乱发老道,正双手拿着一根木棍在晒台上扒拉。

    那晒台上有几堆香灰,看来是吸足了山中的湿气,此时看上去就像是结块了的灰色面粉疙瘩。

    这名老道背对着他们,尚且看不到他的面容,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名老道已经很老,身体干瘦,有些佝偻。

    他身上的道袍是很普通的棉衣道袍,油腻得发黑,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他用木棍挑拨扒拉着那几团香灰,就是用棍头慢慢的抹面一样,将粘湿的香灰涂抹在地上,看他缓慢至极的动作,要将这几堆香灰摊平,都恐怕要花个大半天。

    这肯定是个真实的老道,但令他们所有人震撼的是,他们看到这名老道的刹那,这名老道才清晰的出现在他们的感知里,包括这名老道体内的气息。

    但同时令他们所有人感到惊悚的是,这名老道在他们的感知里无比苍老,血肉干涸,体内都似乎不存在真元,也不存在金丹和元婴,在他们的感知里,明明就是一个凡夫俗子,都根本不是修行者。

    但这名老道肯定不凡,因为他们在没有看到这名老道之前,他们甚至都感知不到这处晒台上的任何动静,甚至听不见他活动的任何声音。

    而现在,这名老道的气机清晰的出现在他们的感知里,他们也才听到这名老道沉重的脚步声,听到他棍子和地面的摩擦声。

    “前辈….”

    颜嫣太过震惊,她下意识的就出声,行礼。

    她只觉得这是一种她从未接触过的境界。

    或者说,这名老道拥有某种她没有见识过的惊人秘术。

    除了白藕这个黑炭头道童之外,王离等人心中都不由得升腾起寒意,每个人都觉得围绕着这名老道有很诡异的气机存在。

    然而颜嫣出声之后,这名老道还是在背对着他们认真的扒拉着香灰,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王师兄,随师叔的耳朵不太好,他有些耳背,要靠近大声喊才有用。”就在此时,白藕却说道。

    “耳背?”

    王离等人看着这名道童,觉得他简直是无知者无畏。

    “真的。”

    白藕看王离等人神情古怪,似乎是不信,他便一个箭步就跳到了老道的身后,然后在他的身后大声道:“随师叔!”

    这名老道双肩微微一耸,很缓慢的转过身来。

    王离等人的呼吸下意识的一顿。

    落入他们眼帘的,是一名满脸皱纹的老道。

    这名老道真的像风烛残年的凡夫俗子,他脸上的皱纹深得就像是松树皮上的裂纹,他眼瞳昏黄,转头过来时,似乎老眼昏花,看到白藕的身后有不少人,但却是看不太清楚,用力的眨着眼睛。

    “都老成这样了,这可能么?”万夜河都炸毛了。

    他觉得越老就越有老花眼,应该是看远看得清楚,但现在这老人却是好像看远看近都看不清楚了,他直觉这是不是装模作样啊。

    “他们是什么人?”这名老道努力的看了片刻,似乎终于看清了一些,然后有些木讷的问道。

    “随师叔,他们是玄天宗的人,今后我们这里,就归玄天宗管了。”白藕点了点王离,道:“这位是王离王师兄,王师兄他们人很好的,特意过来看看你。”

    “玄天…玄天宗?”这名老道将手中的木棍当成拐杖般拄着,他一脸迷茫的样子,似乎真的记不起玄天宗是哪个宗门,他足有迟疑了五六个呼吸的时间,这才呆呆的吐出一个字,“哦。”

    “王师兄。”

    白藕此时体内药气流转,他越发觉得王离等人是好人,此时也没有先前那么紧张了,他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又点了点自己的脑袋,道:“随师叔年纪太大了,所以这里也有点不好用了,不过他不招人嫌,他虽然干活不多,但会固定干好自己的活。”

    “干活,还脑子不好用?”

    万夜河翻了翻白眼,他差点都晕了过去。

    “前辈…”颜嫣也是不敢置信,她又对着这名老道认真行了一礼,但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而这名老道却是也一脸迷茫的看着他们,也不言语。

    “好了,随师叔,你晒你的香灰吧,咱不麻烦王师兄他们了,他们忙着呢。”白藕却是真正的无知者无畏,他丝毫都不觉得这名老道可怕,反而是贴着他的耳朵喊了这几句。

    “哦。”这名老道这才缓缓的点了点头,又转过身去,慢慢的弄起他的香灰来。

    “……!”

    王离等人彻底的无语了。

    此时他们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在不断的浮现。

    三圣金谕让他们尽快赶到白头山来,将白头山赐给王离做封地,难道是因为三圣知道这道观里有这样一个古怪的老道。

    这老道到底是什么人?

    修士面对未知的事物总是抱有莫名的敬畏,此时王离等人看着那老道,真的不太敢动弹。

    何灵秀的眉头深深的皱起,她的天赋神通也看不出任何的异常,她问白藕:“白师弟,你喊随前辈师叔?他既然如此年纪,你为何只喊他师叔?”

    “因为随师叔记不得自己的名字了,谁问他,他就说叫随师叔,所以观里的人也都喊他叫随师叔,他似乎也喜欢别人喊他随师叔。”白藕解释道。

    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

    她看着面前不远处那名老道似乎根本听不见他们的对话的样子,她微微犹豫了一下,便又接着问道,“那黄道友说随师叔并非是梧桐观的修士,按你可知晓他到底什么来历?”

    这个时候白藕已经不觉得自己的身体发热,但偏偏浑身止不住的有些冒汗,他便一边擦汗,一边说道:“观里所有人都不知道随师叔的来历,因为随师叔二十年前来这里的时候,已经是老成这样了。”

    白藕说完这几句,又是苦笑一下,点了点自己热气蒸腾的脑袋,道:“随师叔来的时候,这里已经不太好使,问他他也是什么都不知道,他身上除了这一件道袍之外也是什么都没有,我只知道道观里的师叔师伯们想要给他换道袍,他都不愿意。”

    周玉希也忍不住了,轻声问道:“那你们道观里的那些修士,都没有发现他的不凡之处么?”

    “不凡之处?”白藕倒是愣住了,他不明所以的看着周玉希,道:“我们不知道随师叔有什么不凡之处啊,师叔师伯们就是觉得他是年纪太老,走失了才来到这里,觉得他要是流落在山里可能性命不保,这才将他收留下来,谁也没有想让他干活,就由着他做些喜欢的事情,不过他倒是也从不惹麻烦,还能做做线香,晒晒药草。”

    “怎么可能!”万夜河都忍不住轻呼出声。

    但就在此时,他突然牙齿打战。

    他想到一个可能,颤声道:“该不会是随师叔…平时根本没有异样,但我们来了这里,他在我们的面前,才表现出这样的异样?”

    白藕听到了他的话语,此时看着万夜河的神色,他倒是也愣住了,道:“诸位师兄,随师叔有哪里不对?”

    颜嫣也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她镇定心神,道:“所以随师叔是二十年前突然到了这里,然后这二十年间,观里的诸位道友都并不觉得他是修士么?”

    “怎么,难道随师叔还是修士,还是厉害修士?”白藕有些反应了过来,但他的头却是不自觉的摇了起来,显然心中是在想,随师叔是修士,这怎么可能,要不是这么多年师叔师伯们关照,随师叔可能就已经老死了吧?

    “…..!”

    也就在此时,王离却是呼吸都停顿了,他的瞳孔都剧烈的收缩起来。

    他没有感知任何元气波动和灵气波动,但是他看到这名老道手中普通的木棍压着香灰在地上划过时,地上似乎出现了一些若有若无的奇妙纹理,这些纹理在薄薄的香灰之中出现了一瞬,又像涟漪一般飞快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