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零七章 奇特道观(第二更)
    王离顿了片刻,一声叹息。

    他有些忧愁。

    何灵秀和颜嫣,却是一眼看出了他此时心中所想。

    他现在已经具备凝丹的条件,但关键在于,接下来他到底要不要冲击金丹,敢不敢面对自己的天劫?

    最大的问题就是,他能够改变别人的天劫,但能够改变自己的天劫么?

    平心而论,无论是何灵秀还是颜嫣,都觉得这里面是凶多吉少。

    王离想着的自然是自己渡劫的事情,不过这个时候他脑海里面想到的却是自己的师姐吕神靓。

    他不知道吕神靓已经和牧青丹有过一次修真界中罕有的对话,他也没有吕神靓那样清晰的认知,但现在越是和天劫纠缠不清,他就越是觉得自己师姐的惊人直觉很有问题。

    抛开之前吕神靓神智错乱时的不正常,他也可以确定吕神靓身上有很多令人根本无法理解的问题。

    比如他和吕神靓到混乱洲域之中修行时,吕神靓施展的剑罡和法术,往往就能发挥出完全超出她境界的威能。

    他之前觉得可能是吕神靓的金丹有问题,导致威能不稳。

    但后来看到吕神靓阴雷剑罡的一击威力,他就隐约觉得不是那样。

    吕神靓的施法,似乎完全超越了境界的概念。

    还有最大的问题,就是吕神靓在拉着他去看通惠老祖渡劫时,明明吕神靓的神智不是特别清楚,为何她的直觉就为何那么准?

    那时候他可全然不知自己能够改变别人的天劫,那难道是他师姐吕神靓直觉是这样?

    别人他未必信得过,但他师姐,他当然绝对信得过。

    他现在不知道吕神靓为了找出她想要知道的真相,已经朝着北冥洲行去,他现在心中纠结再三,想着的是至少要见过了师姐,说了自己能够影响别人天劫这码子事之后,再决定是否要破罐子破摔,冒险看看自己渡劫的时候到底会怎么样。

    “我们降落在哪里,要降落在那道观之中么?”周玉希驾着五行焰光舟飞回了白头山境内之后,便忍不住问王离。

    “那就先落在那些道观之中再说。”王离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一般而言,任何宗门的山门都会建立在封地的中部,而且都会建立在地势最高处,如此一来,不管是纵览地界,还是布置法阵,都要方便一些。

    现在他虽然得了这片封地,但的确挺一穷二白的,梧桐观原有的那些道观虽然看上去十分普通,似乎连法阵的加持都没有,但好歹选地不错,至少算是个不错的落脚地,总比再刻意的雕琢山体,开辟洞府要方便一些。

    而且方才万夜河从吴孤帆的手中收刮到的九柄飞剑都不是凡品,吴孤帆身上的纳宝囊中似乎也不少东西,现在找个落脚点,清点吴孤帆的这些东西才是当务之急。

    更何况他在隐山之中还有得到不少好处,也没有时间仔细整理。

    之前五行焰光舟穿过这白头山地界时,这十余座土黄色的道观之中,还有烟气袅袅升腾,似乎还有人燃香祈告。

    但此次五行焰光舟返回降落下去时,这十余座土黄色道观之中已经没有人燃香,有一名身穿黄色道袍的中年道人,站在道观之中一片空地上,他似乎一直在看着五行焰光舟的动向,确定五行焰光舟降落下来,这名中年道人顿时遥遥对着五行焰光舟行了一礼,等到双方都是可以清晰的看到对方面容时,这名中年道人再次躬身行了一礼,道:“后学乃是梧桐观道人黄鹤,敢问诸位道友之中,是有王离道友吗?”

    见这位道人如此客气,王离等人原本都有些诧异,但此时听到这名道人出声,王离微微一怔,倒是也想到了缘由,“我便是王离,黄道友你知我会来,是得知了三圣金谕的内容?”

    “是!”

    听到王离承认,且提起三圣金谕,黄鹤顿时心中一松,恭谨道:“已有三圣金谕落在我梧桐观,原本我观观主也要来此和王道友会面的,但三圣金谕之中除了提及将白头山地界赐予玄天宗,归王道友镇守之外,我梧桐观内修士,都要前去松鹤观,并入松鹤观,所以我观观主便不得闲暇来此了。请王道友勿怪我等轻视怠慢。”

    “三圣让你们梧桐观直接并入了松鹤观?”王离和何灵秀等人顿时吃了一惊。

    松鹤观在火雀洲位列中游,的确是比梧桐观要强一些,而且所修功法和法门有些相近,但两者之间其实并无渊源,这种直接将梧桐观并入松鹤观,在三圣执掌修真洲域的这些年里,极为罕见。

    “三圣应是刻意照顾我梧桐观。”黄鹤看着王离等人不解的样子,马上出声解释道:“按三圣金谕所述,火雀洲恐有惊天大变,我梧桐观恐怕根本无力自保,并入松鹤观,恐怕才有一线生机。”

    王离眉头微蹙,问道:“黄道友,那三圣发自你们梧桐观的圣谕之中,有没有说会有何等的变故?”

    “这倒是没有。”黄鹤摇了摇头。

    王离等人此时也已经降落下来,周玉希收了五行焰光舟,一行人便和黄鹤对面而立。

    黄鹤神色越发恭谨,道:“我受命在此恭候王道友,此处原本是我梧桐观平时道童修行所用,这些道观之中平台都用做晒台,只是晒干些粗浅草药所用。现在这道观之中除了我之外,只有一名洒扫道人和一名道童。道童姓白,洒扫道人姓随,道童还未是我们梧桐观弟子,随道人则是早些年落脚在此的道人,也并未入我们梧桐观门下,所以按照赏赐封地的规矩,我梧桐观倒是无权带走他们两人,不知王道友想要如何安置他们,若是不需要他们留在此处,我离开时,便可以顺便将他们带走。”

    “一名道童和一名洒扫道人?那就让他们留下好了。”王离不假思索的说道。

    他现在也完全不知道三圣赏赐这块封地,然后让他尽快赶到这里来接受是有什么用意,所以他也根本不清楚要在此处停留多久,但既然停留在此,能有些干粗浅活的人就更好。

    万夜河和周玉希多少有些用处,总不能什么小事都差这两个人做。

    “白藕,快来见过王…”听到王离如此说,黄鹤顿时朝着后方不远处喝道。

    一名身穿黄袍的十余岁道童顿时跑了出来。黄鹤此时声音一顿,他显然是没有想好,如何让这道童称呼王离。

    喊王道友他显然觉得不太对,这小道童才刚刚感气,都不算梧桐观的弟子。

    “喊我王师兄就可以。”王离倒是没有倚老卖老的爱好,他直接看着这名一路小跑过来的道童说道。

    这名道童炼气估计没有多久,炼气一层的修为,但体内的真元少得可怜。

    这种刚刚感气炼气,体内的真元微乎其微,对肉身的改造作用还少的可怜,所以这名道童此刻体质并不是算好,而且似乎最近正好染了些风寒,跑得急了,鼻孔之中倒是流出了两缕晶莹的鼻涕。

    这名道童长相一般,身材也有些瘦小,而且他明明叫做白藕,肤色却晒得黝黑黝黑的,王离一看倒是有些乐了。

    “王…王师兄。”

    这名道童当然不敢违逆,他按照王离所说,喊王离师兄,但低阶修士面对高阶修士,自然有种莫名的畏惧,他一停下来,身体顿时就控制不住的瑟瑟发抖。

    “无须紧张。”

    颜嫣一看便顿时动了恻隐之心。

    她在嘉熙圣宗虽然每年也都见到许多新入门的刚刚炼气的弟子,但那些弟子都是嘉熙圣宗挑选出来的仙苗,嘉熙圣宗这样的至高宗门,挑选出来的仙苗,即便是刚刚炼气,都是神姿飞扬,哪里会像这名道童这般可怜相。

    她一言即出,伸手便是一弹,一颗翠绿色的灵丹便落在了这名道童手中,“这颗丹药给了你了,你可以服用炼化。”

    黄鹤先前还有些担心这名道童引王离等人嫌弃,看到此时颜嫣如此做派,他顿时放下心来,便又认真行了一礼,道:“白藕虽然有些笨拙,但胜在听话,太精细的活不会干,但粗笨的活却是总能尽心尽力的完成。王道友既然不嫌弃,那他便留在此间,王道友你们有什么不明白的,问他便可以了。我便按圣谕,尽快赶去松鹤观了。”

    “好。”王离是人越善,他就越善,人越恶,他就越恶,他看这黄鹤明显良善,在这种时候还不忘刻意关照这小道童,他便对这黄鹤也自然客气,“黄道友你放心赶路便是。”

    “多谢王道友。”黄鹤再次行礼致谢,然后放心驾着遁光离开。

    “白藕,你吃了那颗灵丹,说不定就不会有鼻涕了。”王离看那名道童还是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他便笑了笑,直接让那名道童吞服灵丹,他知道颜嫣办事肯定很有分寸,这颗灵丹应该对这名道童很有好处。与此同时,他突然想到还有一名洒扫道人,便问道:“白藕,这观中不是还有一名随姓洒扫道人,他现在何处?”

    这脸色黑乎乎的道童听到王离这么说,下意识的一口吞了灵丹,然后道:“随师叔就在干草殿前晒香灰。”

    “干草殿,晒香灰?”王离一怔,问道:“干草殿干嘛用的,晒香灰是什么意思,干草殿在哪里?”

    “就在那边。”白藕此时只觉得腹中好像有些鼓胀,他感知不出药气的具体流转,只觉得整个人都暖洋洋的,说不出的精神,他此时脑海也是说不出的清晰,便转身往后一处道观一指,“干草殿是用来堆放晒干的药草的,晒香灰是将一些香炉里阴湿的香灰拿出来晒干,随师叔会将其中的一些香灰再混合一些香料做成线香。”

    “你说现在这随师叔就在那里?”王离和颜嫣等所有人全部大吃一惊。

    白藕所点的那处,距离他们就隔了三四间道观,但他们的感知里,却不存在任何修士,也没有任何人活动的气机。

    (三更时间好像有点吃紧,我不废话了,连WC的时间我都省了,接着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