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零六章 不能说的秘密(第一更)
    王离觉得万夜河是在转嫁债务,但对于司徒尧等人而言,这就是赤裸裸的抢劫。

    司徒尧等人面色变了数变,接下来司徒尧伸手一点,两道光华又朝着万夜河身前飘了过来。

    王离的眼睛瞬间亮了。

    两颗异源!

    一颗有鹅蛋大小,椭圆形,通体紫色,内里的源气竟不断在晶源之中形成九层紫色宝塔的形状。

    另外一颗竟是罕见的三角形,薄薄的一片,巴掌大小,它通体黑色,源气不断在它的表面形成黑色的霜花,这些霜花不断形成,堆积到一寸左右的厚度,却又奇异的收回源体内里。

    按理而言王离现在好东西也见得不少,但因为出身的关系,异源对于他这种玄天宗的修士而言太过珍稀了,所以他现在虽然身上已经拥有了不少异源,但看到异源的时候,他还是没有什么抵抗力。

    “只有两颗异源么?”

    万夜河却是忍不住摇头。

    司徒尧默默的点了点头,面上也不敢露出怒色,道:“万道友,异源难得,我魃洞教的底蕴也无法和天鬼圣宗相比,我等身上的确只有两颗异源。”

    “说实话我也不想多沾染因果,所以我即便有这样的神通,平时也绝不对其他道友使用,但今日里吴孤帆实在惹恼了我,既然你们是他好友,不想沾染因果也已经沾染了因果。”万夜河一本正经的看着司徒尧,道:“其实我完全可以杀你们灭口,但你们的确和我无冤无仇,所以我觉得我还是不要做得这么绝。”

    司徒尧面容有些僵硬,他颔首为礼,道:“万道友尽可放心,既然万道友如此留有余地,我们自然也会帮万道友保守秘密,决计不让万道友的这种天赋神通被外人知道。”

    “那就不用了。我既然决定放吴孤帆一条生路,不想赶尽杀绝,便没有想着要继续隐瞒此事,绝剑古宗也并非不入流的宗门,自然也会追究准道子吴孤帆因何变成如此模样,你们三人和吴孤帆结伴而行,他变成这副模样,你们想隐瞒事实都做不到。我倒也不想为难你们,若是绝剑古宗逼问你们,你们尽管实话实说,不用帮我隐瞒,但作为回报,你们三人给我三十颗异源,应该不算过分?”万夜河看着司徒尧,万分诚恳的说道。

    他就是要让人觉得他有独特的“大诅咒术”在身,让人不敢轻易对付他,他怎么可能要魃洞教这三人给他隐瞒。

    “不过分。”

    司徒尧苦笑了一下,“只是我们三人身上的确只有这两颗异源了,而且我想任何一个宗门的年轻修士出门在外,身上也绝对不可能有许多异源。”

    “我当然不是要你们现在就给出三十颗异源。”万夜河眼珠子一转,道:“三年为限如何,三年之内,你们将欠我的三十颗异源还我。”

    “万道友你这么说的确并非强人所难,只是…”司徒尧欲言又止。

    万夜河含笑道:“但说无妨。”

    “只要万道友因此和我们结下善缘,保证今后绝对不诅咒我等,我们不需三年,在一年之内,就可以奉上三十颗异源。”司徒尧大着胆子说道。

    王离等人都是静静的看着万夜河耍宝,此时听到司徒尧纠结了片刻居然说出的是这样的一句话,王离等人都是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司徒尧等人明显是想要一劳永逸,让万夜河保证今后都永远不诅咒他们。

    但关键他们心知肚明,万夜河哪里有什么大诅咒术。

    万夜河也是极品,听到司徒尧这么说,他居然装模做样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然后他说道,“若是要换我用不诅咒你们,那三十颗异源不成,至少也要再加十颗异源,而且你们还必须保证,不和我为敌,否则将来你们若是和吴孤帆一样,让我十分不痛快,我还不能画圈圈诅咒你们,我岂不是哑巴吃黄连了。”

    “可以!”

    听到万夜河这么说,司徒尧顿时眼睛一亮,道:“就按万道友所说,我们欠万道友四十颗异源,一年之内给万道友备齐。而且就和万道友所说,我们可以互相立誓,万道友立誓绝不诅咒我们,我们也立大道誓言,绝不和万道友为敌。”

    “一言为定!”

    万夜河笑眯眯的直接施展血誓,“我万夜河此生绝不诅咒司徒道友你们三人,若有违誓言,浑身化脓而死,神魂俱灭。”

    司徒尧看万夜河如此爽快的施展血誓,也是大喜,他和身边两名女修也是迫不及待的施展大道血誓,“此生不和万道友为敌,若有违誓言,也是浑身化脓而死,神魂俱灭。”

    “司徒道友果然爽快,那以后大家就是好朋友了。”万夜河明面上和蔼可亲的对着司徒尧等人说话,暗中却是传音给王离,“大哥,你看让他们直接离开,如何?”

    “也行,不过既然是好朋友,你顺便再问他们借个一千颗灵石,说最近有急用,正好身上没有。反正我估计他们今后肯定恨不得避着你走,绝对不会再问你要的。”王离传音给万夜河。

    万夜河顿时汗了。

    这才是真正的王离做派。

    到这时候还要再占一点小便宜。

    “司徒道友,若是没有其它事情,那我们就此别过了,不过还有个小忙,不知道司徒道友肯不肯帮。”万夜河看着司徒尧,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司徒尧此时恨不得赶紧离开这个瘟神,听到万夜河这么说,他马上就道:“既然大家都是好朋友,万道友的忙,我们怎么可能不帮。”

    万夜河露出羞涩模样,道:“我只是正巧出门在外,没有带足够灵石,有个地方还差些灵石要支付…”

    “只是差些灵石么?”听到万夜河这么说,司徒尧等人神色顿时一松,“原来只是此等小事,我这有一些灵源和灵石,不知道是否能解万道友燃眉之急。”

    说完这句,司徒尧伸手一点,一个灵砂袋便点到了万夜河的身前。

    万夜河解开灵砂袋,神识一探,便顿时喜笑颜开。

    这个灵砂袋中,足有二十七颗灵源,有上千颗灵石。

    “足够了。”

    他知道这下王离一定会夸自己聪明,便真正的由心欢喜,他看着司徒尧等人,道:“司徒道友此次帮了我大忙,我一定铭记在心。”

    司徒尧等人看到他这样的神色,也是彻底松了一口气:“万道友太客气了,那万道友,就此别过了。”

    万夜河作揖行了一礼,客客气气道:“就此别过。”

    司徒尧等人回了一礼,瞬间就驾着芭木大船,逃也似的直接不见影了。

    “走!”

    王离对着周玉希使了个眼色,周玉希心中小鹿顿时乱撞,但她此时也很能明白王离的心意,驾着五行遁光舟便朝着白头山地界飞掠回去。

    等五行焰光舟飞掠回白头山地界,万夜河突然得意的笑了起来,将九柄飞剑和灵砂袋以及吴孤帆身上的纳宝囊全部点到了王离的面前。他自己是喜滋滋的换上了吴孤帆身上的法衣。

    “这法衣……”

    他虽然胆小,但办事却是极为小心,在换上吴孤帆的法衣之前,他用了几种不同的法门试过的确是没有任何的禁制存在,但自身真元一贯入这法衣的法阵之中,他感受这法衣的气机和自身气机相融的刹那,便顿时变了脸色。

    “怎么?”王离看着他脸色大变的模样,倒是吃了一惊。

    万夜河虽然太过胆小,真正遭遇危险的时候真的是没什么用,但好歹会炼器,有的时候还挺善解人意的,他现在倒是生怕万夜河中招,折损了这个小弟。

    “大哥,这好像是天官赐福法衣。”万夜河深吸了一口气,又吞了口唾沫之后,才彻底回过神来,忍不住苦笑起来。

    “正元宫的天官赐福法衣?”颜嫣微微一怔,她伸手拂出一蓬柔和的绿光,这绿光落在万夜河身穿的白色法衣上,白色法衣的后背处瞬间闪现出若有若无的金色,这淡淡的金色隐约形成数个道尊的模样。

    “果然是正元宫的天官赐福法衣。”她有些吃惊的说道。

    “天官赐福法衣是什么法衣?”王离忍不住问道。

    他此时也感知出这件法衣灵韵非凡。

    “天官赐福法衣并非是硬抗威能型的法衣,但它是自应型的法衣,只要有威能毕竟,它就会提醒穿着这件法衣的修士,而且它的材质特殊,不会被威能击碎。但它最大的功效却是带来福运。”何灵秀看了他一眼,道:“这件法衣据说能够给人带来福报。”

    “就吴孤帆那样…这件法衣还能给人带来福报?”王离觉得这简直有点搞笑。

    然而当他说完这句话时,他却发现所有人看着他的脸色都是怪怪的。

    “怎么了?”他顿时有些莫名心慌。

    “这…这只能说明大哥你太猛了。”万夜河有些犹豫的轻声说道:“还有什么法则能够凌驾于天道法则之上?这天官赐福法衣哪怕元气法则再厉害,也不可能和天道法则并驾齐驱。吴孤帆穿着这件法衣再怎么有福报,面对天道法则降落的天劫,也只有吃瘪。但….”

    他说到此处,有点吃不准王离的心意,便不敢说下去了。但所有人,包括王离却都心知肚明了。

    任何元气法则都不能凌驾于至高的天道法则,都不可能改变天劫,但王离却偏偏能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