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零四章 无限作死
    颜嫣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这真的是无比熟悉的画面,无比熟悉的气机。

    她也真的是好心,看着完全无所适从的吴孤帆,她忍不住的就出声提醒,“这是一种让人返老还童的异种劫雷。”

    “返老还童的异种劫雷?”

    吴孤帆骇然,他此时惊恐的发现自己施展的飞剑即便击碎了坠落的劫雷,也根本阻挡不了这种劫雷的元气侵袭,这种劫雷就像是独特的源气,或者就像是独特的灵毒。

    也就是数个呼吸之间,他觉得自己体内的血肉和骨骼都在不断的改变,他很快觉得自己身上的法衣都宽松了起来。

    “大哥,这劫雷也太诡异了,那他不断变小,如果这劫雷不消失,持续的时间长,他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吴孤帆此时还看不见自己的面容,但他的变化落在万夜河等人眼中就太惊悚了。就这数个呼吸的时间,吴孤帆看上去就已经年轻了至少有十余岁的感觉,原本他的面容看上去至少有二十七八岁的感觉,但现在看上去最多十七八岁,而且他的身材也明显纤细了许多。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根黄豆芽在他们的眼中直接变成了一根绿豆芽。

    “会变成婴儿。”王离看到这样的异雷也是心有余悸,头皮发麻道:“而且不只是身体容貌变化,连心智都会变得婴儿一般。”

    “整体的返老还童?”万夜河不可置信,“连智商都会下降?”

    何灵秀却是能够理解,冷笑道:“肉身整体转变,心智自然转变,难道你从小到大,脑袋不发育的么?”

    万夜河也是彻底的无语。

    这的确是很简单的道理。

    婴儿的大脑当然不能够和成年人的大脑相比,婴儿的大脑要长很多年才能变成成人的大脑,现在这种劫雷直接将修士的肉身整体返老还童,那不就是相当于脑萎缩。

    他现在也已经彻底理解了为什么颜嫣和王离都有种谈虎色变般的感觉。

    这再厉害的修士都降智变成弱智儿童了,那还能施法么?

    “啊!”

    吴孤帆此时突然发出一声骇然的惊呼。

    他的目光正好落在自己的双手上。

    他看到自己的双手分外的细皮嫩肉,而且明显小了许多。

    就这王离和万夜河对话的短短时间里,他又小了很多,从成年男子变成了十五六岁少年的青涩模样。

    “吴道友!”

    芭木大船上三名魃洞教的修士也是惊骇欲绝,按照这样的速度,哪怕这种异雷持续半盏茶的时间,吴孤帆也绝对撑不到结束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婴儿。

    但惊归惊,他们也根本没有胆子去插手这种天劫。

    “返老还童…返老还童….”

    也就在此时,吴孤帆突然势如疯魔,他连连厉吼,突然双手十指齐齐朝着上方天空激射出血红色剑气。

    这一道道血红色的剑气如同神铁般在空中震鸣,剑气行经之处,也带起一道道奇特的符纹,让这些血红色剑气前行的速度反而越来越快。

    与此同时,他的头发突然开始变得灰白,青色的脸上也出现了皱纹,肌肤都脱水般变得老树皮一般。

    他的身上有两种独特的气机在互相攻伐,他的一张脸在潮汐涨潮和退潮般不断变化,一会变得无比苍老,一会又变得十分稚嫩。

    “这是自损寿元的某种秘法?”

    王离等人目瞪口呆,他们马上反应过来,这是真正的以毒攻毒,此时吴孤帆打出那么多道剑气,并非是要和劫云对抗,而是要让自己变得苍老。

    “这倒也是个办法。”

    王离此时也定了定神,他一向习惯逆来顺受,既然想不通自己为何能够影响别人的天劫,他就也下意识的不去多想,此时他还是定下心来当看客。

    不可否认,吴孤帆这种方法也的确有用,至少现在劫雷不断坠落,吴孤帆并没有再朝着婴儿的方向转变。

    “这种方法虽然可行,但也只能说是饮鸩止渴的方法。”颜嫣摇了摇头,“用这种不断自损寿元的秘法来对抗这种天劫,虽然能够阻止自己的肉身返老还童,但每一次自损寿元,都像是在道基上划下一道伤口,虽然这种天劫的劫雷气机会马上让伤口复原,但两者的灵韵自然并非完全相同,这就像是一名修士不断损伤寿元,接着再不断服用灵药补全寿元一样,道基自然会大为受损,自身灵韵也会下降许多。”

    “好死不如赖活着啊!”胆小如万夜河却是完全偏向王离的看法,“不管如何,终究避免了变成婴儿被下一重雷劫劈死。虽然饮鸩止渴,但只要成功凝婴,道基哪怕受损严重,今后有足够际遇,也能够设法补足。”

    突然之间,万夜河想到了什么,他浑身都是一震,忍不住传音给王离,“大哥,你要是真的能够言出雷随,能够决定修士的天劫,那这可是一桩惊人的好生意,有多少修士不敢渡劫?你保他们渡劫成功,他们手上有什么好东西都会舍得给你。尤其是那些老得都不行的修士,你让他们渡劫时,顺便再给他们一个这样的天劫,他们正好返老还童,那对你会何等的感激?”

    “你能不能不要废话?”

    王离狂翻白眼。

    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种点子,难道他会想不到,还需要万夜河提醒?

    但关键和天劫扯上关系,尤其是改变天劫,这种事情太过吓人,他现在好不容易平静下来,都不愿意去想这些,结果万夜河还特别来提。

    还能不能让人心平气和的看戏了?

    万夜河也是机灵,一看王离的脸色,他就顿时心惊胆战,知道自己又多嘴,马屁又拍在了马脚上。

    他顿时噤若寒蝉,屁都不敢放一个了。

    这异变的返老还童劫雷持续的时间倒也不算长,约莫有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上方劫云之中的绿意就已经渐渐淡去。

    “返老还童…又能耐我何!”

    吴孤帆这种自毁寿元来激发剑气的法门似乎也能让人变得更加暴躁,此时看到劫云之中的绿意消退,他顿时状若疯虎般咆哮出声。

    他左手五指激发剑气,右手握拳捶胸。

    这种样子,分明意思就是,这种变态雷劫又怎么了,小爷我不还是自己想办法干干脆脆的渡了过去?

    “吴道友…”

    芭木大船上三名魃洞教的修士却是额头上和背心都是汗珠。

    他们都忍不住想提醒吴孤帆别再嚣张了,这第六重劫雷已经怪异成这副样子,万一吴孤帆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真正激怒了天道法则,那第七重雷劫还不知道要落下个什么样的。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当最后一抹绿意退去的刹那,天空之中的劫云彻底变成银色,中央一个雷池瞬间凝成,其中银色雷液翻滚,看上去气势惊人,但修士的直觉却让他们瞬间感应出来,这第七重劫雷,似乎很一般啊。

    “这是什么劫雷?”

    吴孤帆看着那银色的雷罡,也是一愣。

    但在下一刹那,他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睛,“银霄劫雷?”

    “不会吧?”

    芭木大船上三名魃洞教修士也都醒悟过来,顿时齐齐叫出了声来。

    “哇哈哈哈哈!”

    在下一刹那,吴孤帆笑得都直不起腰来。

    “银霄劫雷?”

    “第六重劫雷给我来个返老还童的劫雷,结果第七重劫雷给我来个银霄劫雷?”

    “是觉得返老还童劫雷之下,我肯定会变成弱智儿童,然后第七重来个银霄劫雷也能够将我劈死?”

    “银霄劫雷!居然是银霄劫雷。哈哈哈哈,我就站在这里不动,就用护体剑气给你劈上半个时辰又如何?”

    “天道法则你是弱智儿童么?谁这么弱智,想得出这样的劫雷?”

    吴孤帆明显天生狂傲,现在看到第七重劫雷是根本对自己造不成任何威胁的银霄劫雷,他便是真正的得意忘形了。

    虽然芭木大船上三名魃洞教的修士觉得天道法则只针对修士自身的道基和灵韵,根本不可能针对修士的言语,但此时听到吴孤帆敢直接说天道法则是弱智儿童,他们的呼吸还是明显不顺畅起来,心头都是一阵阵的发毛。

    这声音落在王离等人的耳中,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

    之前万夜河都已经不敢出声,但听到吴孤帆这么说,他顿时就不服气了,忍不住传音叫道:“大哥,我真不是挑事的人,但这吴孤帆这么说,不是摆明了指桑骂槐骂你么?他看不起谁呢!”

    他觉得这次马屁肯定不会拍在马脚上,说不定王离现在改口都说不定能给他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算了,不和他一般见识。”

    然而让他又没有想到的是,王离却反而大度的摇了摇头,不予理会的模样,“我也不知道他陷在高兴个什么,都老了这么多。”

    “这….!”

    王离这么一说,万夜河等人倒是才突然反应过来。

    吴孤帆现在看上去身材还是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但头发有点花白,脸上和手上也都是多了不少的皱纹,看上去倒是至少有五十余岁。

    这仔细看去,倒像是个早衰的小老头。

    “这……”颜嫣愣住了,“这是自损寿元过头了,没有控制好。”

    “轰!”

    就在此时,天空之中一片雷鸣,那雷池之中的银霄劫雷疯狂倾泻下来,银色的雷罡就像是一条瀑布般冲击在吴孤帆的身上。

    吴孤帆是真的狂傲,他真的和自己的叫嚣一样,根本就没有祭出任何的法宝,他只是浑身涌出剑气,他的整个人就像是一柄顶天立地的剑,就直接利用护体剑气,硬抗这银霄劫雷。

    滚滚的银色雷罡不断冲刷在他的身上,都被他的护体剑气斩开,震开。

    他傲然挺立,看上去说不出的不可一世。

    这种画面,一开始的确很有视觉冲击感。

    但王离这一拨人里面也没有一个是笨蛋,几个呼吸之后,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不用任何的法宝和法器来抗劫雷,就用护体剑气来抗击劫雷,虽然这银霄劫雷的威能的确不强,也的确根本威胁不到吴孤帆,但关键在于,这真元消耗的量大啊。

    这时时刻刻用自身真元施展护体剑气,不断冲开银色劫雷,这要消耗多少真元?

    如果这第七重天劫结束之后,这天劫就算真正终结了,那也不算什么,但关键按照王离一开始所说,这七重天劫之后,可是还有第八重劫雷会坠落。

    这最后的第八重劫雷,可也是个异变雷劫。

    “大哥,这吴孤帆是在真正的作死吧?”万夜河忍不住轻声道。

    颜嫣也忍不住摇了摇头。

    就连她的看法都和万夜河一样,这吴孤帆真的有种无限作死的感觉。

    他们几个人都是面面相觑。

    关键就连最为良善的颜嫣都觉得没法提醒吴孤帆。

    怎么提醒?

    就说还有一重雷劫,而且还是异种雷劫?

    这谁能信?

    芭木大船上三名魃洞教的修士心惊胆战的看了劫云一阵,看劫云的确没有新的变化,只是银霄劫雷滚滚而落,他们三人也顿时彻底放下了心,都是嘴角含笑,司徒尧都甚至直接出声道:“恭喜吴道友顺利凝婴,吴道友如此年纪便成功凝婴,在月露洲的历史上都可以排到前十了吧?”

    面对这样的恭维,一般的修士可能会说,哪里哪里,我运气好一些而已。

    但吴孤帆却是不同,他听到司徒尧这么说,顿时哈哈一笑,道:“应该可以排到第七,我之前便查过典籍,只要我此次凝婴成功,月露洲历史上有据可查的,比我修行进境快的,便只有六个人。”

    听到吴孤帆这么说,万夜河顿时忍不住轻声嘀咕,“这也太臭屁了,渡劫成不成功还不一定呢,敢这样浪费体内积蓄的真元,别到时候最后来一个厉害的异雷,哪怕有厉害的可以补充真元的异源,别到时候都来不及补充真元。”

    颜嫣又忍不住摇头。

    她也是觉得万夜河说的有道理。

    这吴孤帆实在是有种让她想帮忙都帮不上的感觉。

    但更让她和王离等人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此时,吴孤帆的目光却是已经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你们几个,是天鬼圣宗的修士?”

    他出声说出这样一句。

    这句话却似乎并不是真正的问话,因为不等王离等人回答,他就已经接着冷笑道:“我倒是奇怪,方才你们怎么一看那诡异的绿色异雷,就知道那是返老还童的异雷?”

    他这句话一出口,王离忍不住就和颜嫣对望了一眼。

    “灵熙道友,我怎么感觉你有种好心没好报的感觉?”他传音给颜嫣。

    他没有说自己好心没好报,毕竟这天劫好像都是他金口玉言给定的,但颜嫣却的确是好心提醒了吴孤帆。

    这可并非是平时无所谓时候的一句善意提醒,这是对方面对天劫的时候的提醒,按照正常的认知,这可能要沾染因果。

    尤其是颜嫣这样正统的修士,应该就会觉得这种提醒可能会导致她自身天劫的因果,可能会增加她今后自己渡劫时的难度。

    所以颜嫣出声提醒,这善意就不是那么一小点了。

    但此时吴孤帆给他的感觉,却是反而要找他们的茬。

    这凭什么啊?

    他马上就知道了凭什么。

    因为看着他们并没有马上出声回答,吴孤帆此时已经又一声冷笑,“怎么,不愿意回话,那也无所谓,你们也应该清楚,我马上渡劫成功,那时便是成就元婴,你们修为虽然不俗,但应该也无法和我匹敌。”

    赤裸裸的威胁。

    凭什么。

    对方明显就是凭借自己是元婴修士。

    元婴修士欺压金丹修士,岂不是很正常?

    如果是在平时,万夜河面对吴孤帆恐怕是大气都不敢喘,毕竟他胆小,深知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更何况吴孤帆此人狂傲的很,惹毛了说不定真的会将他一剑剁了。

    但现在他在王离的身边,这样的口气,他如何能忍?

    “哈?”

    他也顿时笑了,“吴道友,别说你是成就了元婴我们也不怕,更不用说,你还没有成就元婴呢。”

    “别人忌惮你们天鬼圣宗,我可不忌惮。”万夜河的话语顿时引起了吴孤帆的一声冷笑,他的声音伴随着雷音轰鸣,威势惊人,“你们也应该知道了三圣的旨意,在这东方边缘四洲提前进行的道子战,宗门内长辈人物是不能插手的,所以今日里我若是真将你们斩了,天鬼圣宗也奈何不了我。如果说将来…将来我修为遥遥领先于你们天鬼圣宗的年轻一辈修士,你们更加没戏。”

    “你想什么呢?”

    万夜河脑海之中顿时想到了王离训斥自己时的话语,他双手一叉腰,哈哈一笑,道:“你别想太远,现在和你说的是你还没有渡劫成功呢,你元婴成不成,能不能渡劫还是两说的事情,你想那么远?谁知道你有没有将来,说不定马上就要被劫雷劈死。”

    “哈哈哈哈哈哈!”

    “你是弱智还是我弱智?”

    万夜河的话语顿时引发了吴孤帆的一阵震天狂笑,他伸手指天,指向劫云之中的银色雷池,“劫雷劈死我?凭借这银霄雷池吗?”

    “那可不一定。”万夜河冷笑,道:“我劝你良善,因为你应该听过一句老话,作死若作孽,装逼遭雷劈。更何况你都不了解我有什么神通,你也敢对我如此叫嚣。”

    “你有什么神通?”吴孤帆倒是一愣。

    “你做什么?”万夜河的反常倒是也让王离等人一愣,王离忍不住就传音。

    “我装个逼,顺便杀鸡儆猴,在修真界竖立点威名,让人今后不敢惹我,我就更为安全。”万夜河得意的传音,同时不忘记说道,“大哥你放心,我再欠你两颗异源。”

    王离顿时无语。

    万夜河方才自己才说装逼遭雷劈,结果又对他说要装个逼。

    关键说了这么多,他还是不知道万夜河要做什么。

    不过也就在此时,万夜河已经神气活现的看着吴孤帆,道:“实话告诉你,我乃天鬼圣宗准道子万夜河,我修为进境虽不如绝大多数准道子,但我拥有独特的天赋神通,我若是开口诅咒人,那人多半要遭遇不祥。”

    “天生诅咒之体?”

    听到万夜河这么说,王离等人自然暗中嗤之以鼻,但魃洞教那三人却似乎联想到了什么,都是面色大变。

    吴孤帆眉头一皱,目光剧烈一闪,却是显然不信,不屑道:“天赋神通就是诅咒人能令人遭遇不祥?这我在任何典籍之中都没有见过记载,你这随口胡诌吓唬人,腰里揣个耗子装打猎的,木棍上刻个神字当神棍?你有本事诅咒我一个不祥试试?”

    “既然你这么说,那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

    万夜河也冷笑一声,气势十足,他当下就比划了几个手势,“我诅咒你这银霄劫雷之后,再来一个雷劫,而且是异变雷劫,即便不直接陨落当场,也要脱层皮。”

    “你还真的是会借势啊?”万夜河这么一说,王离等人就顿时明白了。

    但吴孤帆原本还有些凝重,此时一听,却是忍不住又狂笑出声,“你这当我是傻子么?什么天赋神通,难道能够和天道法则这种至高法则并驾齐驱?任何修士的天赋神通,还能影响至高的天道法则?”

    听着他的狂笑,万夜河却是用一副看着可怜虫的模样看着他。

    此时有关今后修真界有没有人敢轻易惹他,所以他演戏演得极为认真。

    而且他确定之后真的会有一重天劫,所以此时的信心由内而外,还真的是装不出来的。

    他的神色,倒是让吴孤帆渐渐失去了笑容。

    也就在此时,天空之中的银色劫云缓缓黯淡下来。

    那一个银色雷池之中的雷光也开始缓缓消散。

    浓厚的劫云,也随即变得稀薄起来。

    “我信你个腿!”

    吴孤帆心中原本已经有些紧张,但此时看到劫云都开始消散,他顿时松了一口气,咧嘴笑了起来。

    此时他体内的元婴,已经渐渐成型。

    元婴修士独有的气息,正从他体内往外透出。

    “难道错了?大哥虽然能够确定前面七重天劫,但不能多出一重天劫?”

    此时换做万夜河紧张起来。

    他的额头上出现了汗珠。

    银色的劫云彻底化开了。

    “那是?”

    突然之间,所有人的瞳孔都是急剧的收缩。

    天空之中的劫云看似彻底消散了,但却偏偏留下了一朵。

    这一朵劫云极其独特,它像是一个月牙。

    它是一条云气,但云气的内里,却是凝固般存在着一条雷罡。

    只有一条雷罡,像一根树根般静止悬浮在那朵劫云之中。

    (这是伪装成一章的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