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零三章 言出雷随
    一名修士能够主导天劫?

    这不只是完全违背了她的认知,而且似乎是用事实在告诉她,所有那些修真界奉为真理的典籍全部都是错的。

    她所熟悉的世界,突然就似乎在她眼前开始无情的崩塌。

    她完全无力。

    她很无助。

    她此时只能在心中不断的念叨,不要都和王离所说的一样,不要连八重天劫都完全按照他所说的来。

    然而事实却似乎在更加无情的摧毁着她熟悉的世界。

    碧霄雷劫还在持续。

    碧霄雷劫持续的时间,已经接近了三盏茶的时间。

    虽然王离等人对吴孤帆实在是没有什么了解,但对他的狂的理解却是也更深了一分。

    吴孤帆此时居然无聊的在打呵欠。

    “烦不烦啊。”

    一边装腔作势的打呵欠,他一边还发出声音,“这种小碧雷有什么用。”

    越是胆小的修士越是对天劫存在着深沉的敬畏,吴孤帆这种模样让万夜河都莫名的气愤填膺,“这和谁叫嚣呢,看不起谁呢?不就是金丹凝结元婴,还敢看不起天劫?”

    他郁闷的声音不算轻,吴孤帆似乎听到了。

    他远远的就看了万夜河一眼,露齿一笑,给了万夜河一个眼神自己体会。

    “这位道友,观礼不言。”魃洞教的三名修士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司徒尧肃容提醒道,“切莫影响吴道友渡劫。”

    万夜河很老实的闭了嘴。

    但他心中却不由得嘀咕起来,什么切莫影响渡劫,你这雷劫说不定都被我大哥规划好了。

    “怂样!真土鳖。”

    他虽在心里不屑,但乖乖闭嘴的模样落在吴孤帆的眼中,便顿时引起吴孤帆的不屑冷笑。

    “差不多了。”

    当何灵秀计算着时间,脑海之中也才刚刚闪现出这样的念头的刹那,天空中的碧绿色劫云开始变化,劫云突然又开始变成深沉的玄铁色,与此同时,一缕缕异常锋锐的雷光从劫云之中透出。

    这种雷光给人的感觉很像是金丹修士的丹光。

    “正常的丹霄雷劫!”

    洛凛音、周玉希和万夜河、颜嫣以及齐妙云同时失色,下意识的惊呼。

    “哈哈!”

    吴孤帆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虽然只是放声大笑,但心中却觉得这些人真的是一堆棒槌。

    丹霄雷劫就丹霄雷劫,这不就是天道法则针对渡劫修士的金丹属性量身定制的雷劫,任何金丹修士凝婴渡劫都要放着天道法则这么一手,这些人鬼叫鬼叫也就算了,如此震惊失色又是个什么鬼?

    “竟然……”

    颜嫣的呼吸都已经不畅了。

    她浑身不停的开始颤抖。

    这丹霄雷劫一出,就意味着她熟知的世界差不多完全崩塌了。

    这和王离说的完全一样!

    “……!”

    王离实在是无语了。

    他更崩溃。

    这好好的招谁惹谁了啊。

    我不就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玄天宗修士,除了长得机灵一点之外,开始修行的时候可是连一条灵根都没有的泛泛之辈,可是偏偏修炼正儿八经的玄天道诀就发现体内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灰殿,接下来自己和这天道法则的天劫算是结缘了还是结怨了?

    每晋升个小阶就要遭遇天劫也就算了,现在都能言出法随般改变别人的天劫了?

    他也真的没有心情想太远,目前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就横在他眼前。

    他马上就要渡劫凝丹。

    事实上他手头上的灵丹灵药足够,他想要凝丹的话,可以说随时都能踏出那一步。

    那接下来他到底还能不能凝丹,要不要渡劫了?

    也就在此时,高空之中的劫云已经彻底酝酿完毕,劫云之中没有伴随着低沉的雷鸣,响起了独特的罡风呼啸声。

    但也没有罡风吹拂下来,反倒是一个玄铁色的雷池透出了劫云的底部。

    这个玄铁色的雷池就像是一个被翻转的铁锅,内里的雷液哗啦啦的往下倾泻。

    这雷池之中的雷液都是独特的黄色和绿色交缠,一洒落下来,空气里都是浓厚的酸腐气息。

    此时的颜嫣几乎丧失思考的能力,但嗅着飘散过来的这种味道,她直觉这种丹霄雷劫是针对金系法门为主的剑修。

    “这丹霄劫雷,居然像是专门用以腐蚀飞剑的酸液,倒是和一些妖兽喷吐的毒液差不多。”

    王离此时所受的心神冲击倒是反而不如颜嫣大,他看着那一条条黏稠的粘液般坠落的丹霄劫雷,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这样的念头。

    这种劫雷铺天盖地的落下,在他想来自然也是很难抵挡的。

    “哈?”

    然而看着这样的丹霞雷劫,吴孤帆却是反而嘲讽的神色更浓,他直接出声,道:“这样的劫雷,以为小爷就没有什么防备吗,没有什么对付你的手段么?”

    他出声的同时,伸手一招,收回之前的飞剑的同时,衣袖之中竟是又飞出一青一红两道飞剑。

    这两道飞剑青色的像是石质,而红色的像是骨质,两道飞剑在他头顶盘旋飞舞,青色和红色的剑光泼洒,竟是在他头顶上方就像是撑开了一柄青红两色相间的巨伞。

    一条条黏稠的丹霄劫雷落在这柄巨伞上,巨伞的伞面似乎光华至极,这些劫雷根本粘附不住,纷纷如雨线般飞洒出去。

    魃洞教的司徒尧等三人看得心旷神怡,佩服不已,三人方才还告诫万夜河观礼不语,但眼看此时吴孤帆轻松至极的抵挡这丹霄劫雷,这三人却都忍不住出声赞叹:“吴道友手段通天,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面对如此的双标,万夜河也忍不住暗中一声嗤笑,他现在也已经认定了这天劫肯定会按照王离所说的走势,所以在心中便冷笑:“急什么急,这一重丹霄雷劫是个正常雷劫,下一个雷劫就是异变雷劫了。”

    他对王离的心意揣摩有一套,他隐约觉得下一个异变雷劫会十分凶猛,因为他感觉出来王离无意识的在玩平衡。

    这吴孤帆在所有金丹凝婴的渡劫者之中而言,肯定也是比较出挑的一个,很显然绝大多数渡劫者都不可能像他这样游刃有余,那按照天道法则的规矩,前面抵挡天劫若是太过轻松,后面落下的天劫肯定要厉害一些,而现在万夜河觉得王离可能并不想故意刁难这人,但王离的潜意识里,肯定会觉得这碧霄劫雷和丹霄劫雷不厉害,那异变雷劫肯定要厉害一点。

    如此想的话,那接下来的一重异变雷劫的威能肯定非之前的异变雷劫所能相比。

    按此类推,万夜河觉得若是这吴孤帆能够抵挡住接下来的这重异变雷劫,那最后收尾的异变雷劫肯定还会更加凶猛。

    原因很简单,王离说的第七重雷劫是银霄雷劫。

    这可是大放水雷劫,真正的银枪腊样头,中看不中用。

    那这重雷劫这么不济,最后的异变雷劫按照王离玩平衡的心态,威能肯定更为惊人。

    万夜河干啥啥不行,这揣摩王离的心思和情绪,倒真是不同凡响。

    吴孤帆又是开始负手而立打呵欠。

    天劫这种东西,关键就看有没有足够的时间和底蕴可以准备足够多的应对手段。

    在有足够准备的情况下,就像是面对考试确定自己能够得满分的人,自然是一点都不怕。

    这种丹霄雷劫对金铁法宝和金系法门有强大的破坏作用,但他这两柄飞剑,却是这种雷劫的克星。

    “没一个能打的啊。”

    等到盏茶的时间结束,吴孤帆伸了个懒腰,都直接忍不住发出了这样的一句感叹。

    轰!

    就在他发出这一声感叹的同时,天空之中的劫云剧烈变化,开始酝酿第六重劫雷。

    这劫云刚刚开始变化之时,别的人都没有特别的感受,但王离和颜嫣却同时有种毛骨悚然之感,因为王离和颜嫣都瞬间感觉到了一种极为熟悉的气息。

    “是这种异雷!”

    接下来一刹那,两个人身体都是同时一震,反应了过来。

    “什么?”

    “什么异雷?”

    两个人的异动顿时也让何灵秀和万夜河等人吓了一跳。

    “狗日的…”

    这个时候吴孤帆却是忍不住笑了,“怎么又便绿了,该不会是又要来一个碧霄雷劫?这太可笑了吧?”

    天空之中的劫云又变得翠绿翠绿的,看上去真的和碧霄雷劫的劫云极为相似,而且也透露着一种若有若无的木系灵气的味道。

    但王离和颜嫣却确定不是的。

    因为这种异雷,他们轻声经历过一轮。

    面对何灵秀等人的发问,王离苦笑了一笑,道:“灵熙道友变成小孩子,就是因为这种异雷。”

    何灵秀等人顿时反应过来,“返老还童的异雷!”

    “嗯?”

    这个时候,吴孤帆也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了。

    天空之中的劫雷如同暴雨一般坠落。

    一条条劫雷居然幻化成一个个绿色如意的形状。

    空气里充满了无限生机的感觉,让人嗅着这种气机都觉得浑身轻灵,说不出的舒爽。

    “这劫雷,还能给人带来好处?”

    “这是什么异雷?”

    吴孤帆的面色有些变了。

    (今天周末要陪吃晚饭,所以白天拼命码字两更,今天就这两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