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五百章 就爱看天劫(第二更)
    第五百章 就爱看天劫

    嚣张!

    凌厉!

    不可一世!

    这就是这名一袭白衣的年轻修士给人的第一观感。

    “这人谁啊?”

    万夜河直接就忍不住叫了起来。

    很简单,平时一个人无论如何拽,如何嚣张跋扈,那也有可能是这人真的有几把刷子,或者就是这人实在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但任何人就算没有经历过天劫,也应该知道天劫的可怖。

    一个人都要渡劫了,结果面对自己的天劫还如此拽的模样,那只能说明要么是这人是没有头脑的愣头青,要么就天生是这种张狂到极点的性格。

    关键这人此时虽然身周没有剧烈的元气波动,但就看他身外的灵光和那座白色莲台的品阶,万夜河都可以肯定这人绝对不是筑基要渡金丹雷劫,而是金丹凝婴渡劫。

    “五行焰光舟?”

    也就在此时,看似空无一物的虚空之中,却是骤然一团透明的光影扭曲,空气就像是水流一般冲刷卷曲,带起片片的晶光,随着一声惊讶的声音,一艘头尾超过二十丈的精金大船突兀的出现在了王离等人的视线之中。

    何灵秀也是大皱眉头。

    这艘精金大船十分独特,应该属于空间法宝,这艘精金大船出现之前,就连她都没有看到任何异样。

    “是魃洞教的天密法舟。”颜嫣的声音瞬间在他们的识海之中响起。

    “魃洞教?”

    其余人目光一闪,似乎都已经想到了这个宗门的来历,唯有王离一脸懵逼。

    “大哥你不知道?”万夜河看出了端倪,马上轻声道,“魃洞教是东方七部洲中东极洲的至高宗门之一,它虽然不是万古强宗,但在过去千年之中迅速脱颖而出,关键原因是他们有一个独特的小千世界叫做魃洞。魃洞里盛产一种木精叫做魃芭。”

    “粑粑?”王离顿时更傻眼了。

    “是旱魃的魃,芭蕉的疤。”万夜河对他这个大哥也是无奈,“魃芭就是魃洞里一种芭蕉木的木心中所化的木精,这种木精不能直接炼化,但能够制成法器,佩戴在身上,起到不是木灵根修士却媲美木灵根修士的作用。这种魃芭出产不少,魃洞教的修士几乎人手一件,所以魃洞教的修士就像是人人木灵根,这整个宗门的修行进境自然远非别的宗门相比。”

    “芭木精?”王离听到此处才豁然警醒,“那芭金剑和刮风扇是不是也是出自他们宗门?”

    “是!”万夜河马上点头,顺便狂拍马屁,“大哥你果然见识不凡,你果然知道,只是一时贵人多忘事,没想得起来。”

    “原来就是这个宗门。”王离顿时肃然起敬。

    他之前在玄天宗的藏经殿中看到过记载,当时只记得是有个宗门的秘地之中产出一种奇特的芭蕉树,这种树木的树干脉络之中会形成独特的精金,用这精金制成的飞剑不仅是胎体异常坚韧,而且还天生自带火系法阵,略加符纹法阵加持,就可以用这种飞剑吸纳太阳真火。而这种芭蕉树的树叶,却又是天生的风系灵材,那个宗门用这种芭蕉叶制成各种宝扇,只需消耗少量真元,就能不断卷起罡风。用这种芭蕉树炼制的一柄小小宝扇,就像是一个天然的风口,一名筑基期的修士体内的真元都能让这种宝扇连续几天几夜吹出罡风。

    当时他还感叹玄天宗怎么没有这种靠山吃山靠树吃树的底蕴,没想到眼前这艘精金大船,居然就是属于这个宗门。

    他盯着这艘玄铁色的精金大船看,却是惊讶的发现森寒的金铁光芒之下,船体上却是有一条条天然的木纹,这些木纹之中的灵气不断荡漾,就像是一条条木纹围绕着这条船体飞舞。

    “难道这艘大船也是用某种灵木炼制而成的?”

    王离忍不住就传音问颜嫣。

    颜嫣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船头上却是已经响起一声冷喝,“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这五行焰光舟怎么会落在你们手中?”

    “我们是天鬼圣宗的修士,这五行焰光舟如何得来,难道一定要告诉你们么?”万夜河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王离已经直接冷笑起来,“怎么我天鬼圣宗行事,还需要魃洞教的人指点么?”

    “大哥,你这…”万夜河顿时哭丧了脸,“没事你说你是餐霞古宗陆鹤羽也行啊,非得给我们天鬼圣宗招敌做什么?”

    “餐霞古宗用得太多了,说起来人家也不一定信。”王离面不改色的传音给万夜河,“而且你都喊我大哥,我说是天鬼圣宗,难道有差?”

    “天鬼圣宗?”船头上显现出三道身影,为首是一名身穿暗金色法衣的长发男子。

    这名男子长发及腰,也不束起,就那么散着,他的面容极为英俊,但肌肤却是隐隐透出些青色,显得有些怪异。

    他身旁的两名修士都是女修,都是属于细腰丰|臀,奇峰高耸,令何灵秀羡慕嫉妒恨的那种。

    这两名女修身材高挑,而且五官和小玉洲这一带的修士有着明显的区别,她们的眼窝有些深陷,嘴唇也显得宽厚,而且眼瞳也是独特的蓝色。

    这三名修士的年纪看上去也只比王离略大,听到王离自称是天鬼圣宗的修士,这三名修士面色倒是都十分凝重,为首这名长发男子眼睛微微眯起,看着王离等人,他迟疑了约有一个呼吸的时间,道:“既是天鬼圣宗的道友,那想必也是前来东方边缘四洲和其余各宗的准道子级人物一会,只是诸位道友手上有五行焰光舟,恐怕也和餐霞古宗以及大罗古宗的恩怨有关,只是不知诸位到底站哪一边?”

    虽然这人一开始气势凌人,就连这大船冲出时,都刻意压在五行遁光舟上方,这种做派在小玉洲的修士看来就是讨打的做派,往往这种骄横的做派会无端招惹祸事,但这人的这几句话一出口,王离倒是高看了他一眼,毕竟此人明人不说暗话,而且说话十分干脆。

    是敌是友,先直接弄个清楚,也别弄那么多玄虚。

    王离倒是也有了些兴致,他想了想,难得老实和认真一把,道:“其实是哪边都不站,但真的要选一边的话,那我们肯定选杨厌离这一边,谁会选餐霞古宗那个陆鹤轩一边啊,听说他喜好男风的。变态!”

    听到王离这么一说,精金大船上的这三名修士却是明显面色温和不少,这精金大船也顿时往下沉降了数丈,船头和五行焰光舟的船头同等高度。

    “既然如此,倒是我等无礼了。”

    这三名修士都是颔首为礼,为首那名男修出声道:“实不相瞒,我等和绝剑古宗吴孤帆道友有过命的交情,而吴道友和杨厌离道友虽然没有直接关系,但他的确是受杨厌离一方的吴越涛道友所邀,这才来到东方边缘四洲。”

    王离听得顿时有些头大,但对方的意思却是很清楚了,对方很明显是站杨厌离一方的。

    “那人就应该是绝剑古宗的准道子吴孤帆了。绝剑古宗是中部十三洲月露洲的至高宗门之一,吴孤帆据说是月露洲诸多强宗之中,准道子之中战力最高的,如果所传不假,他应该是厉害剑修。”颜嫣的声音在王离的识海之中响起,“至于这大船,的确也是魃洞之中芭木所炼。只是炼制时加入了魃洞之中另外一种奇木,断空藤。”

    真的是修真界好队友啊。

    王离心中唏嘘,就连之前的问题,颜嫣都居然做了详细的解答。

    他现在的注意力其实都已经不在这艘大船上了。

    “诸位道友或许是因为吴道友的灵光被吸引过来?”

    为首那名长发男子倒是真的明人不说暗话,他看着王离等人,道:“在下是魃洞教准道子司徒尧,实不相瞒,吴道友就要在这里渡元婴大劫,诸位道友若是有兴致就在这里观礼,若是没有兴致,倒是要小心回避,以免被天劫笼盖。”

    “我平生没什么爱好,就爱看天劫。”

    王离面上一本正经,心中却是忐忑不安,“天劫这种展现无尽天威的异象,岂能错过。”

    司徒尧听到王离这么说,也只是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在此观礼便是。”

    他这句话才刚刚说完,那溪流中大石之上的白衣修士似乎微微抬了抬眼,与此同时,王离心头一跳,却是觉得那股诡异的气机瞬间如山洪爆发。

    轰隆一声。

    天空之中骤然发出雷鸣。

    无数云气从四面八方流转过来,竟是呈现一柄柄大剑的形状。

    这些大剑状的云气都是剑尖集中,剑尖之中不断化生雷罡。

    只是数个呼吸之间,这些原本白色的云气全部变成了金黄色,其中金色雷蛇进进出出,雷声轰鸣。

    这些剑状的云气互相撞击,交错在一起,一团直径约有五里见方的劫云就此生成。

    这次这天劫的气机爆发得有些太快,王离便马上反应过来,可能原本这吴孤帆还要酝酿一下情绪,没有那么快直接渡劫,但是他们的到来,却使得这名吴孤帆好像不想再酝酿什么,直接就选择渡劫了。

    (丰|臀也是违禁词...还不允许人屁股肥一点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