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命雷(第三更)
    何灵秀此时都不去看那劫云了,只是冷冷的看着王离。

    她也觉得这劫云的变化只可能和王离有关。

    这种目光让王离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他忍不住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传音问颜嫣,“灵熙道友,我这圆通道身该不会引起别人的天劫变异吧?”

    颜嫣虽然不解,但她还是实事求是的摇了摇头,道:“天劫事关因果,哪怕你是圆通道身,只要不进入这天劫的区域之中,或是出手阻挡劫雷,就不可能对别人的天劫造成影响。”

    王离略松一口气,但还是不放心道:“那是不是我体内的那盏紫色油灯也不会对他的天劫造成影响?”

    “不会。”颜嫣回答得异常肯定,“不管你有什么样的至宝在身,不管你是化神期还是寂灭期的修士,只要你不出手帮他抵挡天劫,这天劫就不会变化,天劫只会在你插手的瞬间起变化,因为说到底,它针对的都只是这一刹那阻止它抹杀这名渡劫修士的力量,它当然会因地制宜,但不会无端的因为局外人而变化。”

    她看了一眼王离,觉得王离还不能完全相信的样子,便又补充道:“这是修真界无数年印证下来的结果,有些厉害修士渡劫时,往往有诸多厉害的好友和宗门内修士护法,这些人护法,并非是要出手抵挡天劫,而是生怕有人包藏祸心,故意插手天劫,让天劫引发更强的威能。”

    王离点了点头。

    这些他当然明白,只是不知为何,他觉得道理明明是这个道理,但就是偏偏觉得不大对劲,好像和自己脱不开关系的样子。

    也就在他和何灵秀、颜嫣对话之间,劫云之中的第二道异雷已经酝酿完成。

    这上方为灰色、下方为橙红色的分层劫云之中,同时坠落下两道手臂粗细的劫雷。

    这两道手臂粗细的劫雷在坠落的刹那,便化为一条灰色的蛟龙,一条橙红色的鲤鱼。

    “……!”

    一看那条栩栩如生的灰色蛟龙和橙红色鲤鱼,王离瞬间就无语了。

    拟形异雷!

    天道法则的威压在这条灰色蛟龙和橙红色鲤鱼的体内冷漠的朝着天地间倾泻。

    就连在劫云之外的他们都感受到了那种令人窒息的威严,那种绝对的无情。

    所有人都很无语。

    那座山头上灵狐真人的悲壮笑声也戛然而止。

    这灵狐真人明显更加无语。

    “你确定不是给人家来添乱的?”何灵秀用力的呼吸着,她不住的朝着王离冷笑。

    “我添什么乱啊。”

    王离郁闷的叫出了声来,但旋即他脑海之中灵光一闪,道:“呵呵道友,说不定这灵狐真人有惊无险也不一定。你想想当时通惠老祖渡劫时也是异雷纷呈,但是雷声大雨点小,其实他最后不伤根基的就凝婴成功了。”

    何灵秀眉头深深的蹙了起来。

    她没有说话。

    按理而言,她十分认同颜嫣所说的话。

    天劫事关因果。

    但王离所说的也不错,通惠老祖渡劫时,王离和吕神靓到场,他们两个也只是接近天劫的边缘,但通惠老祖的雷劫就变得莫名的诡异。

    现在她明明觉得这不合道理,但脑海之中却有个清晰的声音在不断的提醒她,通惠老祖当日的天劫不合理,似乎就和王离以及吕神靓有关。

    那今日吕神靓不在,只有王离在。

    意思是,当日通惠老祖的天劫异变,只是因为王离?

    一个完全的局外人,只是观礼一般,就能引起渡劫者的天劫异变?

    这怎么可能?

    这是什么道理?

    “上次通惠老祖渡劫,你和你师姐出现,也是你预感到了有人渡劫?”她有些抓狂的同时,便又突然想到这点,忍不住问了这一句。

    王离没有马上回答,因为这时,天空之中那一条灰色蛟龙和橙红色鲤鱼已经落了下去。

    这两道拟形异雷到底是何种性质的异雷,一时间谁也吃不准,那灵狐真人也只能和当时的通惠老祖一样,手中有什么厉害的法宝就祭什么厉害的法宝。

    当的一声巨响。

    那口赤红色巨钟竟是直接被这两道异雷击得四分五裂,下方紫色光焰一闪,有一柄紫色的如意升腾起来,但这两道异雷一落,刚刚升腾起来的紫色如意也是随即裂成无数碎片。

    “啊!”

    灵狐真人明显也是心态炸裂,一声气急败坏般的大叫之中,又是一道乌光升腾而起,却是一柄乌光四射的纸伞。

    王离看到这柄乌伞祭出的刹那,心中倒是不由得一喜,他瞬间就联想到了通惠老祖的阴雷伞,他下意识以为这柄伞状法宝和阴雷伞一样不俗。

    然而啪的一声巨响,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柄乌伞也随即被这两道异雷击溃。

    “贼老天,我招你惹你了?”

    “我好不容易在寿元耗尽之前渡劫,我哪里有什么特别?”

    “像我这样的修士,你都直接落下这样的异雷,还有天理吗?”

    灵狐真人真的快崩溃了,他连连怒吼叫骂。

    大骂声中,一道灵光升腾而起,却是一条巨大的黑鱼。

    这条黑鱼浑身水汽缭绕,就像是真正的活物一般。

    它扑向那两道异雷,轰的一声,这条黑鱼变成无数的黑色光点,而与此同时,那两道异雷才剧烈的扭曲,开始消散。

    王离忍不住苦笑起来。

    这两道异雷虽然终于消弭了,但是他现在也看得出来这灵狐真人的形势极为不妙,这灵狐真人很明显是将自己的幻灵都祭了出来。

    虽然他不知道灵狐真人到底祭炼有多少幻灵,但就算是他也十分清楚,幻灵宗的这种幻灵就和剑修祭炼的飞剑类似,损失一头幻灵,自身的元气也是大伤。

    若是手头还有强大的法宝,幻灵宗的修士,应该是宁愿损失法宝,也不愿意损失祭炼多年的幻灵的。

    和他想象的一样,虽然那两道异雷消弭之后,似乎第二重雷劫就算结束,天空之中的劫云又已经在不断变化,但灵狐真人似乎的确没有什么厉害法宝再身,虽说有两道华光接连飞起,其中之一是一个白色的玉盘,另外一件是一只青色的草鞋。

    这两件法宝的气息就远不如之前那赤红色巨钟来得强大,而且灵狐真人也直觉凭借这两件法宝根本无法抵挡,一道灵光又瞬间升腾而起,居然是一只白色的巨兔。

    这巨兔虽然也是幻灵,但浑身的白毛看上去极其柔顺,一双红眼也是晶莹剔透,十分的好看。

    “这兔子这么可爱,你也下得去手?”

    看到这只巨兔如此可爱的模样,王离就顿时看着那座山头上方的劫云一声哀叹,“你放放水不行么?”

    轰!

    回应王离的是一声巨大的雷鸣。

    这雷鸣就像是无数春雷同时落地一般,又像是有天神直接从高空狠狠砸了数十座巨山下来,震得人头皮都发麻。

    “你….”何灵秀此时忍不住就想让王离少放屁,她觉得王离越说话就越是没好事。

    这第三道劫雷光雷鸣就如此可怖,在她想来落下的劫雷肯定异常惊人。

    接下来一刹那,狂风涌起,让她眼瞳急剧收缩的是,无数银蛇般的雷罡在虚空之中急剧扭曲,团聚在一起,竟然真的形成了一座雷山,狠狠的砸落了下来。

    这座银光刺眼的雷山,竟比下方灵狐真人所在的山头还要大一些。

    “天亡我也!”

    看到这么大的一座雷山,灵狐真人直接就发出了一声不甘而绝望的惨叫。

    “啊!”

    劫云之外,诸多幻灵宗的修士直接发出了骇然的大叫。

    所有人都觉得灵狐真人就将直接陨落,陨落在这异常变态的劫雷之下。

    然而轰隆一声,雷山坠地,无数银色的雷蛇如喷泉般往上喷飞,内里那只白色的巨兔却是好端端的存在着。

    “什么?”

    所有在场的修士,包括王离和何灵秀等人也全部愣住。

    白色巨兔下方,灵狐真人也是彻底的呆住了。

    “这….”

    何灵秀彻底的懵了。

    这一座雷山看起来气势极其的可怖,但事实上的威能,却比起银霄劫雷还不如?

    “竟然真的放水了?”

    王离彻底目瞪口呆。

    在下一刹那,他直接就叫出了声来,“要不索性一放到底,这兔兔如此可爱,让它好好的留着吧?”

    轰!

    天地如怒。

    罡风四起。

    劫云剧烈的翻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的中心,又是银色雷光飞洒,然后急剧的团聚,形成了一个方圆超过数里的银色雷池。

    这银色雷池看起来十分骇人,雷池之中的雷液如沸腾般翻滚。

    然而这银色雷池的气息,无论是王离和何灵秀都十分熟悉。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然后接下来两个人几乎同时不可置信的吐出了四个字:“银霄雷池?”

    颜嫣等人也彻底的惊了。

    她们心中都不敢相信,但眼下这银色劫雷气势骇人,但雷罡气息羸弱,不就是在修真界出名的银枪蜡样头的银霄劫雷?

    这种劫雷,还能出现在元婴修士的雷劫之中?

    尤其是在第一重雷劫就是那么可怕的异种劫雷的前提下。

    灵狐真人也彻底的呆住了。

    银色的雷光开始洒落。

    雷光落在白色巨兔的身上,真的只留下一个个银色的光斑。

    “真的是银霄劫雷?”

    何灵秀看着王离,浑身的汗毛都快竖了起来。

    (眼睛都痛了,终于摆脱shi的威胁,但是看到书评区我就惊了,我的书友真的天才,连猫屎咖啡这种东西都能想得出来,我佩服得五体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