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九十六章 乌鸦嘴(第二更)
    “那处地方并非无主荒地,是幻灵宗的地界。”

    劫雷的气息越来越令人心悸,齐妙云也早已停止了修行,她看着劫云笼罩的那座山头,出声说道。

    “幻灵宗?”

    王离摇了摇头,“这我可没有熟人啊,八百杆子都打不到一起。”

    幻灵宗是火雀洲排名中游的宗门,顾名思义,这个宗门最擅长的法门就是幻灵。

    所谓的幻灵,是一种灵体战偶,这种战偶往往是用一些妖兽的残魂炼制而成,拥有一些灵识,但没有自主的意识。

    这种法门比起一些宗门的精金傀儡等法门强大之处在于,这种灵体战偶的速度十分惊人,行动起来如幻光涌动,所以有幻灵之称,但缺点在于,这种灵体战偶自然不如那些精金傀儡结实,自身的防御力终究要差一些。

    按照记载,幻灵宗修士能够御使幻灵的数量也和修为成正比,一般而言,筑基期的修士最多能御使三个幻灵,而金丹期的修士最多能御使八个幻灵。

    至于元婴期的修士能御使多少幻灵,王离倒是也没有见到确切记载,因为通惠老祖渡劫前的华阳宗一样,这幻灵宗好像也至少有几百年没有出过元婴修士了。

    “齐烧火,幻灵宗有修到金丹九重,将近渡劫的元婴修士吗?”不过王离远远看去,越看那劫云越觉得没有那么简单,那种动荡的雷罡气息显然不只是筑基期晋升金丹的雷劫气息。

    “难道是灵狐真人?”齐妙云现在虽然换法重修,相当于才炼气一层的开端,但她眼光自然不若,此时也看出那劫云的威能似乎并非筑基晋升金丹的雷劫,她有些惊喜,“灵狐真人难道还未寿元耗尽?”

    但旋即,她又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

    王离倒是也看出了她的异样,“齐烧火难道你和这灵狐真人有些故事?”

    “我师尊和灵狐真人是好友,我在筑基期时,灵狐真人赐了我一颗洗灵丹。”齐妙云看着王离,又纠结了一阵,终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主人,您手段不凡,灵狐真人渡劫可能并不轻松,若是…”

    说到此处,她却是又说不下去了。

    不过每个人也都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是得过灵狐真人的恩惠,想要帮忙,但她自己没有能力,要帮忙恐怕也要王离帮忙了,但让王离看看能不能帮灵狐真人渡劫,这种请求,她自己又觉得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齐烧火想不到你还挺情深义重的啊。”

    王离倒是对齐妙云有些刮目相看的感觉,他呵呵一笑,道:“这劫雷我可是不敢乱挡,更何况是不是灵狐真人在渡劫还不一定,先看看清楚情形再说。”

    “我看你倒是挺喜欢凑热闹和多管闲事。”王离这样的说法顿时引起了何灵秀的一声冷笑。

    她对王离太熟悉了,王离的话落在别人的耳中可能还是推脱,根本不想管这人渡劫,但落在她耳中却完全不是这个意思,若是此人真的是灵狐真人,她就觉得王离十之八九要管一管。

    “我这也不算多管闲事吧?”王离老脸微微一红,“好歹我得弄清楚为什么我能够预感到此人的天劫。”

    何灵秀虽然还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但心中却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便也不再和他斗嘴。

    见到那团劫云已经彻底成型,周玉希也全速驾着五行焰光舟朝着那团劫云赶了过去,此时既然确定之前令王离心悸的气息只是这天劫的气机,那对于她而言,只要不冲进天劫的范围之内,便也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了。

    眼见距离劫云的边缘还有十余里,下方的山林之中,倒是嗤嗤嗤的激射出数道遁光,升腾在他们身前的空中。

    这数道遁光之中,共有十二名修士,这十二名修士拦住王离等人的去路,没有气势汹汹想要生事的模样,反而都是遥遥行了一礼,为首一名身穿白色法衣的中年男子出声道:“诸位道友留步,前方是我宗灵狐真人在渡元婴雷劫,我宗实力有限,若是天劫将诸位道友卷入,我宗恐怕也是无能为力。”

    这中肯的话语让王离顿时想到通惠老祖渡劫时的场面,忍不住就有些感慨和为之心酸。

    寻常的宗门是多想成就一名元婴修士,但关键在于,大多数宗门还真就没有能力保着通惠老祖和灵狐真人这样的修士渡劫。

    “放心,我等并非前来打秋风占便宜,我们也不会进入天劫的范围之内。”确定真是灵狐真人,王离的语气就也越发的和善,“我们只是恰好路过,诸位道友就纯粹当我们有缘观礼便是。”

    为首这名身穿白色法衣的中年男子体内隐隐有丹光透出,是一名金丹四层修为的修士,他此时听王离说话客气,又感知出这些年轻人修为大多不凡,再加上他远远就看出了周玉希驾着的这艘法舟是五行焰光舟,他就顿时将眼前这些人归结于那些赶到东方边缘四洲来进行道子战的准道子。

    按照之前传出的消息,各洲赶来的准道子级人物不是站在餐霞古宗陆鹤轩一边,就是站在大罗古宗的杨厌离一边,以幻灵宗的实力,最好就是不要牵扯其中任何一方。

    这名身穿白色法衣的中年男子心中微微一动,便觉得最好连王离等人的出身都不要问,于是便颔首道:“既然如此,那我等就不妨碍诸位道友观礼了。”

    接着,这名中年男子率着身后的修士直接又落了下去。

    他心中越是觉得王离这群人是别洲强宗来的准道子级人物,就越发觉得这些人自然知晓天劫的厉害,越发不会胡来。

    轰!

    几乎就在这些幻灵宗修士的遁光降落下去,刚刚消隐的刹那,一道巨大的金色雷柱便已经从劫云的中心坠落下来。

    这道金色雷柱宛若实质,直径恐怕至少超过十丈,看上去砸落下去,下方的那座山头的山巅都恐怕要被瞬间炸平。

    但看到这道金色雷柱的刹那,王离却是反而心中一松,“还好不是什么异雷。”

    他说的这句话倒是也没错,组成这金色雷柱的金色雷罡气息纯正,就是常见的金光正雷,但他这句话也顿时引起了何灵秀的冷笑,“怎么,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变态,引动雷劫就是异雷?而且齐妙云明明是想请你帮忙,你反倒是觉得灵狐真人抵挡这种雷劫太过简单?想要给他落点异雷?”

    王离讪讪的一笑,“我当然不是这意思。”

    说话之间,那道巨大的金色雷柱没有真正落地,就被一件祭出的法宝挡住了。

    那是一口赤红色的巨钟,它祭出时只有拳头大小的一团赤红色光焰,但瞬息之间就已经有数丈见方,它通体浮现出赤红色的光华,形成一个个浮雕般的古字。

    金色的雷光冲击在它的身上,这些古字不断动荡,与此同时,它也不断发声,发出巨大的震鸣。

    “这口巨钟不错啊。”

    王离倒是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这口巨钟倒是的确不俗,它刚刚发声时,声音也只是显得宏亮,但数声震鸣过后,它周身却是形成实质般的音波,这些声波扰动周围的天地元气,反而形成了一道道环状的巨刃在切割坠落的金色雷罡。

    空中坠落的那一道巨大的金色雷柱虽然骇人,但落到它的身周,却是纷纷破碎,根本无法冲击到它的本体。

    天劫笼罩的山头周围,倒是至少有数百名幻灵宗的修士,此时看到这样的景象,山林之中顿时响起了许多压抑不住的惊喜呼声。

    “齐烧火,看来这灵狐真人手段不俗,说不定可以安稳渡过天劫。”

    王离看着这口巨钟,就觉得这第一重雷劫可以轻而易举的渡过了。

    但他这句话出口之后不久,他心中却反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因为那一团劫云之中的金色雷池,真在不断的缩小。

    这第一重劫雷消失的时间,似乎比正常的雷劫快太多了。

    “该不会….”

    他的眼皮突然莫名的跳了起来,心中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王离!”

    “你这嘴。”

    何灵秀猛然转头,她咬牙切齿,似乎想要忍住不骂王离,但都有种忍不住的感觉。

    “我丢!”

    王离心知不妙,果然,那劫云之中的雷罡气息迅速的变化,转瞬之间,那金色雷池彻底的消失了,劫云上层变成了灰色,而下层却变成了一种诡异的橙红色。

    “怎么会这样?”

    四周山林之中,有人失声惊呼。

    “哈哈哈!”

    那座山头上的赤红色巨钟陡然震了震,有人带着凄苦狂笑发生,“我灵狐真人何德何能,如此苟延残喘般好不容易修到凝婴,居然引动的劫雷还能是异种雷劫?”

    “……!”王离莫名的无语。

    他心中此时升腾起一个念头,该不会是因为他,所以这灵狐真人的天劫,才会变化成异种雷劫?

    他的背心之中顿时一层汗。

    (危机感觉少了点了,还是不要直播,把有限的时间花在码字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