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固有的界限
    “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个世间的修士修行,都心照不宣或者潜意识里默认是逆天而行。”

    吕神靓很年轻,她是个极美丽的年轻女子,但此时她的声音平静的响起,牧青丹心中生出更多敬仰,他面对过很多比她年长不知道多少的宗师时,都没有这种感觉。

    “为什么是逆天而行,而不是顺天而行?”

    “仙门正统的修行,明明是借天地元气的力量,是借天地之威,明明是一切都从天而来,却偏说逆天而行。”

    “那是由谁开始向所有的后继修行者无形之中灌输逆天而行的道理?让现在所有的修行者,潜意识里修行都是逆天而行?”

     “在我看来,不管是谁,但在此之前,一定有比我们更加清醒,对天道法则认知更清楚的修士存在过。”

    “活着,是任何修士最本源,最纯真和朴素的愿望。” 吕神靓平静而缓慢的说道:“所以很简单,要想活着,即便是你,也只能寻找更多的漏洞,成为更强大的存在,要么就等着比你强大的人出现在你的面前,将你杀死。”

    牧青丹深吸了一口气。

    他无法用言语形容自己此时的情绪。

    他甚至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插嘴。

    这个时候,吕神靓有些莫名感慨的轻声说道:“只是这个世界最可怕的地方,是根本不知道天道法则控制下的这一切,到底是虚幻还是真实。”

    “你的意思,是天道法则甚至能够控制我们的意识?”牧青丹明明知道这应该只是猜测,但他还是有些不寒而栗之感。

    “我的意思是,我们的感知,或许只是它赐给我们的感知。”吕神靓摇了摇头,她将一些不应该有的情绪从自己的身体里驱除出去,“不过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我们如何知道,我们自己不是天道法则刻意制造出来的异类?我们的意识,真的是自己的意识?”

    牧青丹看着她,笑了笑,道:“我并不怀疑你的神智,但这样的问题纠结过多,却很容易将自己的脑子都想出问题。”

    在吕神靓再次出声之前,他便已经收敛了笑容,然后很认真的问了一句,道:“你说你最初是无视天道法则的破坏者,那回归一开始我问你的问题,你觉得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这样?”

    吕神靓道:“我不想过于深入的和你探讨这个问题。”

    牧青丹微微一怔,但他马上明白了吕神靓的意思,道:“你也不能确定,我是否是天道法则刻意形成的存在?”

    吕神靓没有掩饰什么,她点了点头,“时间会见证真相,我冒险来见你,便是赌你并非天道法则控制的武器,我来和你说这些,便是想你能够找到活下去的办法,变得更强大也好,变得不让天道法则轻易锁定你也好,只有更多像你这样的人活着,发现彼此的存在,或许才能最终寻找出这个世界的真相。”

    “多谢。”

    牧青丹诚恳的致谢,他想了想,认真的问道:“那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么?”

    “如果有可能好好的活下去,变得更强大,倒是可以试着帮我找出我所说的那个让我神智错乱的修士。”吕神靓说道:“从他身上,或许能够找到更多的答案。”

    牧青丹苦笑起来,他当然很乐意帮忙,但没有任何的线索,只是吕神靓那样的描述,他觉得自己很难帮得到忙。

    然而也就在此时,吕神靓的身上流淌出一缕丹光。

    这是她体内透出的丹光,但这丹光里,却蕴含着一股不属于她的气机,一种让牧青丹觉得很怪异的气机。

    牧青丹愣住了。

    这气机对于他而言有些熟悉,因为一开始他的感知里出现这名女修,他注意到这名女修,便是因为这股让他感到有些怪异的气机。

    而现在他反应过来,这并非是属于吕神靓的气机,而是属于那个让吕神靓神智出现问题的修士的气机。

    “可以说他封印了我原有的能力,但我可以通过学习和利用他的元气法则,来拥有独特的力量。”吕神靓看着他,道:“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在我发现一些我想要的真相,并能够拥有应付这样的人的能力之前,我应该不会试着去找回我原先的能力,我会试着模仿这个人,利用他的力量,超越他的力量。”

    “利用他的道,在他的道上寻觅出比他更强的力量?”牧青丹有些真正的震撼。

    “按你的理解便是如此。”吕神靓笑了笑,道:“走他的路,让他无路可走。”

    “那按你的能力,或许你可以试着掌握我所拥有的力量。”牧青丹迟疑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然后说道:“若是你有这样的能力,我可以帮你。”

    “不用。”吕神靓摇了摇头,道:“走你的道,和你一样利用天道法则的这个漏洞,我只要动用这种力量,也会被天道法则发现,它恐怕会认为这种漏洞已经被肆意的传播出去,然后它一定会用很强大的手段将我们抹灭。”

    牧青丹反应了过来,但他旋即也不由得苦笑起来。

    因为他注意到吕神靓拒绝前所的是不用,而不是不能。

    这意味着吕神靓确定自己拥有这样的能力。

    那对于这一方天地而言,吕神靓的确是他无法理解的那种怪物。

    吕神靓的目光停留在了店铺里那名中年妇人身上。

    她想了想,问道:“你有没有试着硬生生将她提升到筑基五层的修为?”

    试着将不变的东西改变,看看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牧青丹明白她的意思,他点了点头,道:“我试过,我试过直接让她得到一些极品的灵丹,让她提升不止一阶的修为,但很快,她的修为又会退到筑基四层,而她自己似乎依旧一无所知,依旧觉得是因为自己勤勉的修行,才在不久前由筑基三层修到筑基四层。”

    吕神靓点了点头,道:“那有没有试过废除她的修为?”

    牧青丹也点了点头,道:“我也试过,只是很快她的修为又变成筑基四层。”

    吕神靓说道:“那有没有试过将她带离此处,长期带离此处?”

    牧青丹愣住。

    这他的确没有试过。

    “我或许可以试试。”牧青丹愣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然后说道。

    “以你的能力,如果有更多的发现,应该能够找得到我?”吕神靓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牧青丹道:“应该可以。”

    吕神靓没有再说什么,她收敛了丹光,然后直接离开。

    牧青丹朝着前方的商铺走出了一步。

    只是走出一步,围绕着他和吕神靓的力量便消失无踪,商铺里那名中年妇人便看到了他。

    这名中年妇人微微一怔,旋即认出了他是谁,“牧丹师,今日怎么会光临敝店,是需要什么灵药么?”

    “我不需要什么灵药。”牧青丹摇了摇头,道:“只是我有件事需要沈掌柜你帮忙,想要请你跟我走一趟,至于酬劳,都好说。”“原来是有事要我帮忙?”这名中年妇人有些诧异,“看牧丹师的意思,似乎要出远门,离开九香桥么?”

    牧青丹心中微动,道:“的确是,要走上十余日。”

    这名中年妇人马上面露为难的神色,“倒不是酬劳的事情,只是之前和一名掌柜约好了,明日他就会送一批重要的灵药过来,我必须留在此处查看那批药物。”

    牧青丹微微一笑,便不再多言,他转身离开,但他消失的刹那,那名在店铺之中站着的中年妇人,便也奇异的在店铺之中消失了。

    中年妇人只觉得眼前一花,等她反应过来之前,她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一种柔和的力量托着,跟在牧青丹的身后。她和牧青丹都在高空之中,而九香桥已经在她和牧青丹后方很远处。

    “牧丹师,你…”她旋即面色大变,“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何强行掳走我?”

    “我乃牧青丹,两百年前悬石洲道子。”牧青丹想了想,说道:“只是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两百年前悬石洲道子?”这名中年妇人惊得连呼吸都停顿了,也就转瞬之间,她发现九香桥已经彻底消失在她的视线和感知里,她不知为何突然六神无主,悲从心来,“牧道子你不认识我么,我是沈轻尘,方才那间铺子的掌柜。”

    牧青丹又认真的想了想。

    他发现吕神靓的到来真的给他带来了很多顿悟。

    他发现自己在此之前太过自负。

    他总是太过相信自己的参悟能力,觉得凭借自己的感知和领悟,或许就能发现其中的奥妙。

    吕神靓的到来,让他明白要想寻找问题的答案,就必须打破自己的固有认知。

    “我一百三十年前到九香桥,我就已经知道你叫做沈轻尘,只是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牧青丹有些感慨,“我想要固锁你的元气法则的奥妙,便已经用了八十年,只是这八十年我都一无所获,直至今日来了一名修士提醒我,要想发现真相,或许便要彻底打破固有的界限。这才是我一定要带你离开九香桥的原因。”

    “你说什么…”这名中年妇人惊恐的用一种泫然欲泣的目光看着牧青丹,“我现在才五十余岁。”

    “你的问题在于遗忘…”牧青丹摇了摇头,他刚刚出口这一句,却是突然愣住。

    他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突然发现自己到此时才似乎真正理解了吕神靓的意思。

    吕神靓很清楚的告知他,他所走的道,他触碰的领域,只是原本应属于天道法则控制的力量,他只是触碰到了其中的漏洞。

    按她所言,控制着这名妇人的法则,自然属于天道法则的一部分,也必须遵循天道法则。

    但他又偏偏拥有触碰这部分法则的能力,若是以漏洞来形容,他所触碰的漏洞,却似乎能够改变这名中年妇人被磨灭的记忆。

    或者说,他可以去感知和触碰这名妇人流失的记忆。

    他可以追寻这股能量的去向。

    “我不知道能否找寻回你之前的记忆,不知道有没有这种能力,可以找回来给你,但或许我能够做到,不会让你只拥有一种被安排的记忆,从今天开始,可能会有些不同。”

    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这名中年妇人,认真的说道。

    (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这种写得太慢了,今天只能两更了....明天继续努力看能不能三更,或许镜头切换回王离身上之后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