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八十八章 无数种人(第一更)
    “佛宗有种说法叫做转世,你知道么?”吕神靓继续说道。

    牧青丹肃然,这种谈话完全变成了论道,他对吕神靓不由得肃然起敬,他点了点头,“佛宗的修行者认为神魂不灭,认为肉身只不过是这一世的皮囊,当这一世的皮囊腐朽溃败之后,神魂便会回归于我们无法接触的位面。在某个时刻,神魂会转生为新的生命。有些大能,会拥有前世的记忆,甚至前面数世的记忆。”

    “如果将一切看成能量,便不难理解。佛门大能的修行,或许可以看成能够用某种方式,将自己的这股能量保存下来,不回归天道。”吕神靓平静道:“若是这样想,你走出的道也不难理解。任何人的肉身、神魂都是由能量组成,而记录记忆,自然也需要能量。按照天道法则,肉身溃灭也好,神魂溃灭也好,记忆的遗忘和消散也好,这些能量都应该回归于天地之间,都要按照天道法则重新转化和利用。”

    牧青丹道:“所以在你看来,佛宗那些大能拥有前世的记忆,也只不过是一种独特的道?”

    “若按我的认知来看,应该如此。”吕神靓道:“你们窃取了天道法则的一部分功能,你们窃取了天道法则的一部分独有特权。”

    牧青丹道:“你这些话的确很新鲜,但是很有道理,我心中是认同的。”

    “走出自己的道,那或许就算是钻了天道法则的某个空子,发现了天道法则自己不知晓或是知晓了也无法弥补的法则上的漏洞。”吕神靓看着牧青丹,缓缓说道:“那你认不认为,天道法则不会认同你这样的人的存在?因为就像是它无法容忍在它法则下无休止强大的个体一样,它同样会抹灭钻了它法则空子的个体,而且或许对于它而言,你这种存在比绝大多数不断强大的个体要危险得多。因为它会恐惧你这种人的扩散。”

    她顿了顿,看着牧青丹认真的说道:“因为按我所见的记载,任何有能力拥有前世记忆,甚至数世记忆的佛宗大能,也无法永生,都会陨落在各种意外之中。”

    “是人就会死,没有人能够例外。”牧青丹很自然的说道。

    但吕神靓摇了摇头,道:“这只是天道法则要你遵循的固有法则和认知。在天道法则之下,是人都会死,但或许并非如此。”

    牧青丹沉默了许久。

    他点头承认,“或许你说的对。”

    “那你认不认为你会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吕神靓看着他,慢慢说道:“天道法则不能容忍你这样的人存在,它无法容忍你利用它的漏洞,它也生怕更多的漏洞因为你这样的人被发现,生怕你这样的人就像是互相传染一般扩散开来,所以除非它没有发现到你这样的人的存在,但等到它发现你的存在之后,它一定会尽快的将你杀死。”

    牧青丹道:“你的意思,是天道法则应该已经注意到了我的存在?”“我都感知到了你特殊的气机,天道法则肯定也注意到了。”吕神靓道:“你走出自己的道之后,原本就很少出手,你之前出手杀死元婴修士,引起的元气波动并不激烈,这世上元婴修士太多,一些不够级数的能量异动,或许不会引起天道法则的注意,但你此次灭杀寂灭期大能的身外化身,你就像是一名窃贼当着它的面大量窃取只属于它的东西,你不可能不被它发现。”

     “如果天道法则要杀我,岂不十分简单。”牧青丹笑了起来,道:“那此时随意降下恐怖的天劫,我无法抵挡,我便直接被它灭杀了。”

    “我不这么认为,因为它无法直接用天劫杀死你。”吕神靓摇了摇头。

    牧青丹微微皱眉,他认真请教道:“为什么?”

    “法则就是法则,它制定的法则既然固定的在流转,它也不能随意更改。既然天劫是被它用来对付破境而引起天地元气剧烈波动的修行者,就绝对不会落在没有破境的修行者身上。”吕神靓说道:“一发而动全身,就如它的法则让水可以灭火,它便不能让水使火变得更旺,若是它为了抹杀你这样的单独个体而肆意的做出更改,这样的更改,很容易引起更多的漏洞和错误,反而有可能造就更多像你这样发现漏洞的修行者。”

    牧青丹目光微微闪动,他没有出声。

    因为他隐约听懂了,但又似乎没有完全懂。

    “天道法则要杀人,也应该遵循自己的规则杀人。”吕神靓看着他,接着说道:“而且法则就是法则,它是法则的制定者,它同样是无数法则的集合,它并非是实物。它不是个人,它不能自己走到你的面前,然后将你杀死。”

    牧青丹心中如有闪电划过,他震惊起来,有些顿悟的感觉,“所以它若是无法在自己的法则之中,利用天劫这样的法则杀死我,那它便只能假手于人杀死我?”

    “或者就是这样的人。”吕神靓看了一眼店铺之中的那名中年妇人,“这种或许就是它原定制定法则之处,便因它的法则而存在的人。这名妇人虽然不够强大,但或许会有像她一样,比她更强大的存在。”

    牧青丹早已看淡了生死,然而他此时听着吕神靓的这句话,却是有种很惊悚的感觉,“比如隐山之中的那不灭尸魂?”

    “我不知道不灭尸魂是什么。”吕神靓说道。

    “你师弟现在特别清楚。”牧青丹看出她的意思是没有见过不灭尸魂的相关记载,他将不灭尸魂的来龙去脉以及隐山之中发生的一些事情告知了吕神靓。

    “不灭尸魂,原来是这种东西。”吕神靓道:“那它或许可以算是纠错者,或者重启者,当然也有可能是别的类型的东西。”

    “纠错者,重启者?”牧青丹又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只是我定义的一种称谓,不用在意。”吕神靓道:“就按我所言,若是一种法则在控制着整个世界的运转,它无法停止…连一个呼吸的时间的停止都不能,否则这世界就会大乱,或者直接崩溃。那在这运转之中,若是出现了严重的漏洞和无法弥补的缺陷,那它应该会有一些纠正这错误的手段,当错误大到一定程度时,或许便要席卷整个修真界的量劫,才能彻底让它有近乎重启的机会。”

    牧青丹沉吟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不灭尸魂就像是天道法则的另类法宝,承载它意志的武器?”

    “它的重新出世,肯定不会简单,不只是因为你。”吕神靓看着他,道:“但它应该就是这一类的东西。”

    “所以兽潮的出现,隐山的提前开启,你觉得都是因为天道法则遇到了难以应付的错误或是漏洞?”牧青丹苦笑了起来。

    吕神靓很干脆的点了点头。

    牧青丹道:“那若是不灭尸魂是天道法则早就准备好的武器,现在不灭尸魂却被磨灭了,那你认为接下来会如何?”

    “意味着天道法则的漏洞一时无法修复,或许会更大。但我不认为它没有其它的手段,这只是一系列连锁反应的开始。”吕神靓说道:“我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整个修真界一定已经有很大的事情发生,这事情可能是有人已经能够破坏天道法则的规则,或者是出现了和它能够抗衡的力量。只是我原本以为你会知道一些线索,但你所知的,比我想象中的少很多。我现在只能提醒你小心,因为肯定会有人来杀死你。”

    “是像不灭尸魂一样存在?”牧青丹道:“像它一样的天道武器?”

    “可能。”

    吕神靓自嘲般笑了起来,“谁能知道它有多少种手段,或许是早就安排于法则之中的武器,或者是和你一样走出了自己道的修行者,最终却比你明白得更多,甘心成为它维持秩序的武器的仆人的那种人。”

    牧青丹怔了怔,他突然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你的意思,是当年让你神智出现混乱,甚至阻止了你的能力的人,有可能是走出了自己的道,却又觉得无法和天道法则抗衡,甘心为天道法则所用的人?”

    吕神靓点了点头,异常简单道:“我觉得是。”

    “所以你觉得,这个世界里存在着很多其实已经和天道法则在打交道的修行者?”牧青丹深吸了一口气。

    他之前觉得是探讨,是论道,但现在,他觉得这似乎是点醒,是学习。

    “世上有无数的修行者,自然存在无数的可能。”吕神靓道:“或许存在它早就准备好的武器,或者有新的武器在用它的元气法则编织的过程中,或许有觉醒而和它做交易者,或许也有不知不觉之间,被它的法则影响而成为它铲除异己的手段的修士,或许也有完全承载着它意志的实体,可视为它行走于世间的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