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八十七章 的确如此
    吕神靓认真的看着这名中年妇人,然后问道:“她一百三十年前到现在都没有变化,那这里的修士就没有感到不对?”

    牧青丹摇了摇头,道:“所以最为诡异的是,这市集之中,却并没有什么人感到不对。”

    “是没有人在意,还是意识之中根本没有发觉她一直没有什么变化?”吕神靓说道。

    她的理解能力让牧青丹有些意外,他看着吕神靓,说道:“绝大多数修士不会在意,因为这种市集,很少人会事隔多年以后多次来往,而且即便隔的时间不长,很多人也自然会觉得她是用了什么驻颜术,或者和什么驻颜的灵药有关。但我并不认为我具有独一性。一百几十年的时间太长,这些年里,肯定会有别的修士往返。而且最应该发现她异样的,便应该是这个市集之中其余那些常驻的掌柜。但他们却似乎并没有人觉察她的异样。”

    “那在一百三十年前,你来到此处见到她之前,她在此已经停留了多久?”吕神靓想了想,问道:“然后你第二次来此处是八十年前,你便停留在了这里,这八十年间,她一直就停留在这市集之中?”

    “没有人知道一百三十年前我第一次见到她之前,她已经在这停留了多久,但我第二次来停留在此处,这八十年里,她都未曾离开,只是在这市集之中经营这间商铺。”牧青丹道:“她也赚取灵石,她也修行,但她的修为却一直停留在这筑基四层,没有什么变化,似乎她所有的修行,都只是转化成了她的寿元,让她不变。”

    “她会觉得你有异样么?”吕神靓道,“你注意她,她有没有注意你是因她而停留在此?”

    “我并不知道她有没有关注我,若是按常理判断,她似乎并没有刻意关注我。”牧青丹摇了摇头。

    吕神靓很认真的想了想,问道:“她能被杀死么,杀死之后,她还会再出现么?”

    这个问题很奇特,但牧青丹却反而没有任何的迟疑,道:“能被杀死,被杀死之后,不会出现。”

    吕神靓道:“你如何知晓?”

    牧青丹道:“因为原本这九香桥像她这样的人有两个,除了她之外,还有一名专门帮人修补法器的炼器师。我在八十年前来到这里之后,也发现了这名炼器师同样不变,但这名炼器师在六十年前,就因为和人有了争端,而被人杀死。”

    说到此处,他又看了一眼那名中年妇人,道:“她也会受伤,会中毒,但恢复之后,又会回复到这种状态。”

    吕神靓点了点头,道:“所以她就像是被一种神则固定在这个状态,她自己是否也根本未曾察觉自己的状态有问题?”

    牧青丹也点了点头,道:“这八十年间,我和她交谈过数次,她始终觉得自己是出身天幸观的一名散修,而且我每次和她谈话,她都是以为自己修炼得不算勤勉,但目前有这样的进境还算不错。”

    吕神靓道:“所以她觉得自己的修为还是随着修行在增进的?”

    “不错。”牧青丹道:“我每次和她交谈,她都觉得自己是在三年前刚刚从筑基三层突破到筑基四层。”

    “所以连她的思绪都像是被一种无形的神则控制。”吕神靓点了点头。

    牧青丹道:“我长留此处,便是想参悟到底是何种法则能够让她如此,但这八十年间,我并无所悟。”

    “所以不仅是她的思绪都像是被一种无形的神则控制,就连长留这九香桥的许多修士,都像是被一种强大的神则控制了思绪。”吕神靓看着牧青丹,道:“所以你觉得九香桥这座坊市都有些问题,所以你也长留此处,一直在这里参悟了八十年。”

    听到吕神靓说出这两个所以,牧青丹心中有莫名的感慨。

    他一开始以为这场对话会很难进行,然而他没有想到,这场对话会如此的顺利。

    “不错。”牧青丹感慨的看着她,说道:“只是我在这里参悟了八十年,但却并没有参悟出这里的玄机。”

    吕神靓道:“你并未参悟出这里的玄机,但你长留在此八十年,也应该算是长留此间的修士,但你也并未被这里无形的神则控制,是否只是因为你走出了自己的道?”

    “不能肯定。”牧青丹摇了摇头,“或许和这有关,或许又有别的什么原因,只是我无法知晓而已。”

    “在我所见的记载,以及按照我的理解,走出自己的道,在修行界的仙门正统看来,是这名修士创出了完全不同的修行法门,他可以利用迥异于别的修行者的元气法则。但在我看来,却似乎是把握到了天道法则的一些漏洞,甚至可以用一些违反元气法则的手段,获得寻常修士无法动用的力量.”吕神靓道:“前辈,既然你承认你是走出了自己道的修行者,那你觉得我的猜测是否正确?”

    这场谈话越来越不像是答疑,而是一场很纯粹的术法探讨。

    牧青丹的脸色不自觉的又变得凝重了些,“我不知道别人,但我的状况,和你的猜测有些类似。我之所以能够走出自己的道,完全是因为一场意外。当年因为我的过错,导致我心仪的一名女修死去,我却来不及救援。然后我接下来我花了很久的时间,我想要创出能够让她复活的法门。”

    吕神靓的眉头微微蹙起,她一时没有说话。

    “修真史上有很多修士曾经想要救活死去的道侣,他们其中的大部分人,都能够做到重塑道侣的肉身,他们可以设法凝出和道侣一模一样的肉身,但没有人能够重凝神魂,所以重塑的肉身,也只是行尸走肉,或者说是面目完全相同的另外一个人。”牧青丹缓缓的说道:“记忆…她所经历的一切,她成长之中的每一个片段,这才是让她区别于别人的地方。”

    吕神靓道:“所以你不仅是重塑了她的肉身,你还想要让你重塑的肉身拥有她所有的记忆,你认为只要你能做到这些,或许就像是让她重新复活?”

    “当时我的确便是如此想的。”牧青丹点了点头,道:“我尽我所能,找寻了诸多重塑肉身的手段,我追寻她的气机,重塑出了和她一模一样的肉身,然后我设法重塑她的记忆,我尽我所能,找出了几乎所有在她成长的过程之中,和她接触过的人。从她有记忆开始,她接触的任何一个人。我抽取那些人和她接触时的记忆。”

    吕神靓平静道:“但她接触过的人不可能全部都活着。”

    “是。”牧青丹苦笑起来,“但我只想尽可能复原她的记忆,我想任何一个人也不可能完全拥有自己所有的记忆,很多事情,在时间够久之后,也都会遗忘。所以我用尽一切手段,尽可能让她拥有更多的记忆,尤其是她经历过对于她而言那些很重要的事情。”

    “这真的很疯狂。”吕神靓道:“所以你真的这么做了,你重塑出了她的肉身,然后将大量有关她的记忆重组,让之成为她的记忆。”

    牧青丹深吸了一口气,道:“这的确很疯狂。”

    “那最终呢?”吕神靓说道:“你复活的这个人,你觉得像她么,或者你觉得是她么?”

    “我没有成功。”牧青丹摇了摇头,“那段时间,反而成了我最为痛苦的记忆。我复活的这个人,她像无数人,唯独不像我想要她成为的那个人。”

    “那你如何处置她的?”吕神靓问道。

    “我亲手杀了她。”牧青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因为她拥有无数的人格,她很错乱,但她拥有可怕的修行天赋,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她就像是直接走出了自己的道,她修行的方法和获得力量的方式,也和正常的修行者毫不相同。她甚至能够直接进入别人的识海,改变别人的记忆,甚至直接获取他们的修为。”

    “获取?”吕神靓注意到牧青丹这个字用得似乎有些深意。

    “或者说直接窃取而得到。简单而言,若是她进入了你的识海,或许你会忘记前面三天你修行过,你会觉得前面三天你没有修行,而事实上你前面三天在刻苦修行,而你获得的真元,却伴随着你记忆的消失,而直接变成了她的真元,变成了她的修为。”牧青丹说道:“随着她力量的增长,她越是随意的进入别人的记忆,她的性情便变得越是错乱,她对生命也没有任何的敬畏,她开始随意的杀人。她甚至觉得自己便是无所不能的神灵。”

    “那她没有试着直接进入你的记忆?她做不到?”吕神靓问道。

    牧青丹所说的这些事情,即便是典籍之中都未曾记载过,听起来十分诡异和荒谬,不合道理,然而她的神色却十分平静,她并不觉得这些事情不可能发生。

    “她一开始没有进入我的记忆,因为在她最初的记忆里,我是她最为亲密的亲人,是她的伴侣,但随着她的意识更加错乱,她当然也进入了我的记忆。”牧青丹道:“然后她被我杀死了,她在我的记忆之中,见到了她是如何生成。她觉得她是掌控一切的神灵,然而她见到了真实的自己,她见到了真相的同时,她的神识直接崩溃,她对我说道,原来她是‘无’,原来她并非是掌控一切的神灵,而是原本不应存在于这世间的存在。她对我说完这几句话,随着她的神识彻底崩溃,她的肉身也随即彻底消失。她似乎给自己下了论断,她觉得她不应该存在,她便直接消失了。”

    吕神靓没有任何质疑,只是接着道:“之后你便因为她而走出了自己的道?”

    “我触碰到了她是如何进入我记忆的气机。”牧青丹道:“这不像是元气法则,而像是一条特殊的道。一道完全独立于天地法则之外的道路,它毫无道理可言,就像是不受元气法则约束的空洞。”

    他说这些话时,便盯着吕神靓的眼睛,这已经是他觉得足够精准的描述,但他知道,这依旧很难让人理解。

    然而吕神靓却只是异常简单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

    “我花了很多年领悟触碰到的这股气机,我发现我并不能像她一样随意进入别人的记忆。但最终的结果,是我能够触碰到很多似乎根本不应该存在的记忆碎片。”牧青丹看着吕神靓,缓慢而无比认真的说道:“在我的感知里,这方天地之间,漂浮着很多似乎应该根本不存在的记忆碎片,这些记忆碎片,是来自无数人已经遗忘的记忆。”

    “所以简单而言,一个人若是遗忘了一些事情,这段被他遗忘的记忆,就离开了他的身体,飘散回天地间,回归于天道法则之中。正常的修士,根本触碰不到,感知不到。感知不到,便是不存在。”吕神靓道:“然而对于你而言,你却能够感知,你却知道它们存在,而且你可以利用。”

    牧青丹十分震惊。

    他以为吕神靓会更难理解,然而吕神靓却好像轻易的就明白了他心中的真意。

    “这些记忆碎片,我并不能读取,但它们对于我而言,就像是天地灵气,就是我能够动用的威能。许多平凡的东西,都能依附这些威能,然后在对敌时,就像是会化为强大的法宝。”牧青丹再次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吕神靓,更加缓慢的说道:“我不知道为何能够如此,或许对于修行者世界而言,我这就是走出了自己的道。我就是能够用一些平凡的器物来引聚无数记忆碎片的威能。”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吕神靓的心境却是没有任何的波动,她只是点了点头,思索了片刻,道:“所以你‘看’的到,触碰得到的这些所谓的记忆碎片,自然是一种能量,每一片碎片,都可以看做是一股能量。”

    牧青丹愣了愣。

    这是很新鲜的词汇。

    但似乎…的确如此。

    (很烧脑,难写,所以今天的确只有这一更,明天应该能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