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八十六章 为何在此(第三更)
    牧青丹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他看着这名来自玄天宗的女修,心中产生越发怪异和凶险的感觉。

    吕神靓的目光回到他的脸上,看着他脸上的神色,她却是也微微皱起了眉头,道:“前辈难道你之前也见过我这样的人?”

    牧青丹一时没有回话。

    他和吕神靓的交谈似乎对于他而言,都变得十分艰难。

    因为他和这名女修之间,似乎隔着太多的疑云和不解。

    他用了数个呼吸的时间,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的眉头渐渐松开。

    在这数个呼吸之间,他也想了想如何和这名似乎毫无恶意,但给他带来如此凶险感觉的女修来展开这场交谈的开端。

    “你为什么会突然来找我?”在他眉头彻底松开时,他看着吕神靓问道:“你来的时机似乎有些不同寻常,按理而言,抛开凑巧的可能,以你的修行境界,你应该感知不到我和那名寂灭期大能的一战。”

    吕神靓的眉头也彻底松了开来,她似乎十分满意这样的对话开端。

    她认真的回答道:“按常理而言,或许和你所说的一样,我应该的确感知不到你和这名大能的一战,因为按照常理,按我所知,寂灭期的战斗,完全可以形成自己的域,可以封锁所有气机。但我偏偏就能感知到,正是因为我感知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机,确定你走出了自己的道,所以我才会来这里。”

    “为什么?”牧青丹说道。

    吕神靓看着他,理所当然道,“因为我原本就不是正常的修行者。”

    牧青丹突然忍不住微笑了起来,他点了点自己的脑袋,道:“你的意思,应该不是这里不正常?”

    吕神靓没有笑,她并不是牧青丹这样经历过太多事情的修士,所以她不能像牧青丹一样很快轻松下来,她摇了摇头,道:“你当然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否则你也不会这么快觉得我不同,会问我到底是谁。”

    “你的气机很独特。”

    牧青丹点了点头,“不是说你的金丹和所修的法门本身,而是除了境界之外,你给我一种凶险的感觉,这像是你走出了自己的道,但给我的感觉,又似乎并非如此。”

    “看来和记载中所述的传奇修士一样,真正走出了自己道的人,也并无法看穿天道法则。”吕神靓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

    牧青丹凝重起来,他觉得这场对话果然和他一开始预期的一样,已经超出了常理和他认知的范围。

    “我曾经忘记了很多事情,我的思绪变得十分不正常,曾经很混乱。”吕神靓知道这场对话要获得双方想要的结果,便需要更多的坦诚,所以她缓缓的说道:“但最近我清醒过来之后,我便记起了很多事情,我记起我原来从来就不是什么正常的修行者。”

    “那是什么样的修行者?”牧青丹明白她的意思,所以他很认真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很难形容。”吕神靓很自然的苦笑起来。

    这种神情,哪怕是和她相伴多年的王离也从未见过。

    她慢慢的说道,“在我之前清醒时,我便思索过到底如何形容才算贴切,是天生的觉醒者?或是无视法则者,或是天生的破坏者?”

    牧青丹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他没有再觉得凶险,只是觉得更加难以理解。

    “很多修真界固定的认知,或者说绝对的真理,在我的身上似乎并不存在。”吕神靓道:“譬如说炼气期修士根本无法聚集足够数量的真元用以飞遁,但我觉得这限制根本不存在,甚至于我觉得限制我在炼气期飞遁的法则也根本不存在,然后我在炼气一层时,我发现我想飞便能飞,而且根本不需要消耗真元。”

    牧青丹惊愕起来。

    他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

    “这不太可能。”他摇了摇头,道:“这的确超乎了我的认知。”

    “然后我发现,很多我们修士和凡夫俗子认为的固定法则,其实是假的,或者说,我想打破就打破。”吕神靓道,“铁块当然沉于寻常的水流之中,但我即便不用任何法门,我也可以让它浮在水面之上。而且随着我修为的日益精进,我按照正统的修行功法修行越久,我发现我根本不需要依靠功法的法则,我也能肆意的修行,而且我的力量,甚至能够随意的越过境界的边界,因为那种规矩似乎对我不存在。我修行的时间越久,再丢一块铁块到水中,我让它悬浮在水中时,我可以轻易的判断出来,我的确并没有流淌出任何一丝元气出去,我没有在我不知的情形之下,施展任何的法门。我似乎只是改变了天地的法则。”

    牧青丹有些说不出话来。

    他甚至有些呼吸困难,他有些艰难的说道:“你现在能让我看一下这样突破常理的事情么?”

    “不能。”

    吕神靓摇了摇头。

    她接着说道:“在我去了孤峰之后,就不能了,因为那时候,我的神智出了问题。”

    “我的神智出了问题之后,我自然不知道我的神智如何出了问题。”说到此处,她看着牧青丹顿了顿,道:“我在孤峰这些年,每日里也有一些清醒的时候,但那些清醒的时刻,我也依旧不知道我的神智是如何出了问题,我也只觉得,应该是我觉得三圣对我玄天宗那些修士不公,然后我公然出声,所以遭受三圣门下爪牙的暗算,导致我凝丹失败,神智受损。”

    “但现在我神智真正的清醒,等我记起之前的这些事情时,我便开始醒觉并非如此。”

    她看着牧青丹,说道:“我之前在孤峰那些许多清醒的时刻,却根本没有记起之前的这些事情,而且十分奇特的是,我现在应该是彻底清醒了,但我的这种独特的能力,却偏偏消失了。我现在的状态,很像是走出了自己的道,但我心中十分清楚,我和你的状态并不相同,就像是某种强大的力量,刻意隐藏了我的本质,将我伪装成了你的这种状态。”牧青丹很震惊,甚至可以说很震撼。

    他没有说话,他继续倾听。

    “这些时日,我终于回忆清楚了我神智出现问题之前的所有细节。”吕神靓看着他,说道:“或许和你一开始看到我来找你时的那种凶险一样,我在神智出现问题之前,也感知到了这种凶险,那日我其实还并未想要凝丹。因为我其实想要凝丹就凝丹,根本不受法门的规则所限,我当时并不想引人注意,让人觉得我是怪物,因为我很清楚我的状况,根本不是仙灵根修士所能比拟。那日的凶险,也来自于一名修士。”

    “那是一名身穿蓝衣的年轻修士,若按修真界的法则来看,他也不过是筑基一层的修士,只是他悄然便出现在玄天宗,出现在我的面前,根本没有引起任何玄天宗修士的注意。”吕神靓道:“很诡异的是,我明明记得当时每一个细小之处的画面,记得他是一名年轻修士,但我却偏偏记不清他的面容。”

    “你知道我是什么么?”吕神靓说到此处,她深吸了一口气,她看着牧青丹的眼睛,道:“他问了我这样一句,我自然感到惊诧不解,我摇了摇头,我并未来得及问他是什么意思,他便反而松了一口气,自语道,还不算晚。之后我也并未觉得他施展了什么法门,但我直接开始凝丹,然后我的神智便出了问题。”

    “所以你的修行和神智出现问题,还是因为有人出手?”牧青丹心中莫名的生出寒意。

    “是,但就如你觉得我并非寻常修士,我也可以肯定,那人并非寻常的修士。他是真正的异类。”吕神靓缓缓的点头,道:“我现在有些猜测,但我想先知道你为何停留在此,知道走出自己道的修士到底真正是何种的状态,或许我的猜测会更为准确。”

    牧青丹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然后他朝着院门外走去。

    “你跟我来。”

    他的声音传入吕神靓的耳廓,他直接在前面带路。

    只不过走过了数座院落,他便来到了一间商铺的前方。

    这间商铺只是经营一些比较普通的灵药。

    “你看看这间铺子的掌柜,你觉得他有何特殊之处?”他对着吕神靓说道。

    他说话很随意,似乎并未刻意的收敛音量,但他如此随意说话,又带着吕神靓站在门口,这间铺子里的掌柜却似乎并未感知到他们的存在。

    这间铺子里的掌柜是一名中年妇人。

    她身穿一件玄色法衣,圆脸,看上去很和气,始终笑容可掬。

    “我并没有觉得她有何特殊之处。”吕神靓摇了摇头,她实话实说。

    在她的感知里,这名中年妇人只是一名筑基期四层的寻常修士。

    “一百三十年前,我来此处见到了她。”

    牧青丹转头看了她一眼,道:“我第二次来此处,是八十年前,那时见她,她依旧和一百三十年前一样,没有变化。而此时,她也和一百三十年前一样,没有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