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八十五章 你到底是谁(第二更)
    “……!”

    王离瞬间就有种这群人怎么好像赖上他蹭吃蹭喝的感觉。

    “我倒是也想跟着王师再历练历练。”洛凛音也十分看得出形势,他马上就笑眯眯的说道。

    “看来王兄未必需要我留在身边帮忙,那就此别过。”郭觉看了王离一眼,他眼睛的余光扫到厉风,微微犹豫,似乎想直接扭头就走,但看着厉风垂头羞愧的模样,他终究又叹了口气,传音了一句,这才架起遁光离开。

    厉风浑身微微一震,他有些失神的转过身去,郭觉那一点遁光却是已经去远。

    “厉道友,郭道友虽然责怪与你,但孰能无过,你只要真心待他,他自然也不会不把你当朋友。”颜嫣的声音在厉风的识海之中响起,“经过这番风浪,你也应该看得出来,郭道友也是值得你付出的真正朋友。”

    “多谢颜仙子点醒。”厉风浑身又是一震,他对着王离行了一礼,“王道友,我也暂且离开,今日之恩情,我自然铭记在心。”

    说完此句,他也不再停留,架起遁光离开。

    王离叹了口气,“记不记住恩情没什么,关键记住欠我的异源。”

    万夜河哭丧着脸,道:“大哥,我觉得你说话说这么轻,他们离开了又听不见,好像是说给我们听的。你这属于指桑骂槐,旁敲侧击。”

    “哈。”王离倒是对他有些刮目相看,“跟了我没有多久,倒是连用词都有了我的几分神采。”

    “大哥,接下来我们去哪里?”万夜河看着隐山消失的方位,兀自心有余悸,“能不能不要再去这种危险的地方?”

    “那你还非跟着我?”王离鄙夷的看了一眼他和周玉希,“是不是我去哪里,你们都跟着?”

    万夜河倒是不敢说,但一直低着头的周玉希倒是第一时间肯定的点了点头,“王道友你去哪里,我便跟去哪里。”

    “那我去泡温泉你也去?”王离顿时翻了个白眼。

    他自然只是随口一说,但周玉希玉脸绯红,却是轻声道:“若是王道友去,我自然也去。”

    “我去!”王离顿时目瞪口呆。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何灵秀的声音在他耳廓之中响起。

    “我想先见一下牧青丹前辈。”王离传音道:“黑天圣主说他也想插手这隐山中事,这阴尸出现时,牧前辈应该是想要出手救我们,但却被一名大能阻拦,那名大能甚至不惜损失一尊身外化身来阻止牧前辈。我想牧前辈可能知道更多隐情。或许那名圣者留给我的那几句话,对他也有用。”

    “牧前辈出手救我们,他竟然斩了一名大能的身外化身?”何灵秀大吃一惊,她当然知道牧青丹极为强大,但没有想到牧青丹如此强大。

    “黑天圣主说他也遭受了重创,所以我想尽快回去看看他到底如何。”王离的目光落在了她身旁的李幽鹊身上,“他到底有什么隐秘在身?”

    “既然你决心先去见牧前辈,那到了牧前辈那里再说。”何灵秀想了想,说道。

    王离的眉头便不由得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很少见何灵秀这么慎重。

    何灵秀给他的感觉,似乎这李幽鹊身上的隐秘比她体内藏着诸天万兽图的秘密还大。

    “好。”

    他也不废话,强压好奇心,转头看着颜嫣,道:“灵熙道友,我们想先赶去小玉洲去见一名前辈,他之前感知到我们在隐山之中遭遇凶险,想要出手,但却被人阻拦,他受伤不轻。”

    “小玉洲竟然存在这样的大能?”万夜河等人都不笨,只是听到王离说此人要从小玉洲出手救援,他们便都大吃了一惊。

    “好。”

    颜嫣也不废话,经历此役,在她看来,王离自然是最靠得住和值得信任的伙伴。

    而且像她如此正统的修士,自然就觉得有前辈施以援手,结果身受重创,那第一时间去看望这位前辈,那是理所应当之事。

    “那若是没有什么事情,我们这便启程去小玉洲。”王离有些感慨,他真的很欣赏颜嫣这种个性。

    现在决定了去处,他倒是也不纠结了。

    他此时心中隐然觉得,黑天圣主赐给他这一件大黑天混沌法衣,倒不是想让三圣中人找不到他,若是那名圣尊一定有意找他,除了推演或是追踪气机的手段之外,可用的手段应该多了去了。

    便是拿东方边缘四洲他认识的那些好友要挟,他就不得不露面。

    黑天圣主给他这件法衣,或者更多的是防止他的成长或是演变被一些大能推演。或许对于黑天圣主而言,那名圣尊注意到他的存在也就算了,但不要任何大能都提前关注到他的存在。

    “也不知道我师姐现在怎么样了。”一想到小玉洲,虽然离开玄天宗孤峰也没有多久,但他师姐吕神靓的身影就瞬间清晰的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他都瞬间觉得自己好像离开孤峰很久了,尤其这次是真正的劫后余生,这种思念之情一时便有些难以抑制。

    虽说明明知道自己师姐现在精神状况并无问题,而且以她的实力和恶名在外,虽说不至于在整个小玉洲横着走,但在玄天宗横着走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但他自修行开始,绝大多数时候都和师姐在一起,这段时间若非连遇兽潮和这隐山开启等大事,这种思念之情或许也早在他心头泛滥了。

    他此时心中想着的自然是见过牧青丹之后,就要拐去玄天宗孤峰,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师姐现在已经离开了孤峰,而且去了一个他绝对想不到他师姐会去的地方。

    ……

    小玉洲中部,九香桥集市似乎和平时并没有任何差别。

    牧青丹和那名不知名的大能,明明在此经历了一场极为凶险的斗法,而且恐怕这是东方边缘四洲自上次混乱之潮后,修为最高的一次斗法,但这九香桥集市之中的那些寻常修士,却根本就不知晓有这样一战发生似的。

    牧青丹的小院之中也和平日一样清幽。

    这座小院空空荡荡,似乎并没有任何修士的存在,但突然之间,牧青丹的身影就随着数颗微尘的出现而出现。

    他负手静立在院中,平静的眼眸之中却是渐渐闪现异芒,他的脸上甚至出现了一丝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神气。

    他似乎看到了意想不到,又让他觉得不解的东西。

    他安静的站立了盏茶时分。

    之后,有一名美丽的女修进入了九香桥集市,出现在了他这小院的门口。

    这名女修得到了特殊的待遇。

    牧青丹的这座小院的院门直接开启。

    他让这名不速之客,直接进入了他的小院。

    在这名女修进入他的小院之后,院门便自然关闭,有一个风铃在门上微微晃动,却没有发出声音。而一个挂在门上木偶却如有生命般缓缓扭转头颅,似乎在警惕的守卫。

    “你是谁?”

    牧青丹有些好奇,有些凝重的看着这名女修,问道。

    “我是吕神靓,是王离的师姐。”这名女修看着他,她看得十分认真,似乎就想从他的脸上看出花来,“我知道你上次出手,杀鸡儆猴,帮我师弟解决了很大的麻烦。”

    “我从你身上感知到了他的气息,我猜出了你的身份。”牧青丹的眼中又出现了一些严肃的神色,他更为认真的看着吕神靓,说道:“只是我问,你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显得十分离奇。

    但吕神靓却似乎懂得他的意思。

    她平静的看着他,说道:“我原本以为你会知道的比我更多一些。”

    牧青丹的眉头微皱,他却是不能理解吕神靓此时所说的话,他看着这名辈分和修为明明比他低了不知道多少的少女,眼中却出现了面对那尊身外化身都没有的警惕之意。

    “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他缓缓的说道。

    吕神靓的目光却是离开了他的身体,开始打量这个小院,道:“那像你这样的人物,停留在这处地方,是因为什么?是你在这里,发现了什么很奇特,或者是连你都觉得诡异和无法理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