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八十一章 破局者
    若是换了和何灵秀等人对话,王离肯定嗤之以鼻。

    不管是三圣之中的哪一个,他给我刻意留言?

    这留言里还有什么特殊的真意?

    这莫不是在搞笑?

    三圣是何等样的存在,还会和自己这样的人玩什么哑谜?

    但现在这话换了是黑天圣主来说,他却是根本不敢辩驳。

    他只能假设黑天圣主说的都是事实。

    那不懂就要问。

    “他留这些话,会有什么真意?”他觉得黑天圣主心中已经有些猜测,便直接问道。

    “真正的不灭尸魂,这是直接点出了这阴尸的来历。”

    黑天圣主道,“传说中,它在数万年前突然出现,当时便背着这样的绿棺,也无人知道它背着的绿棺之中是何物。但不管任何强大的修行者用任何法宝,包括你收起的那盏油灯,万般做法,也没有人能够将它彻底磨灭。而且谁也不知道它要做什么,只是觉得它有独立的意识,它不只是能够杀死修行者掠夺元气,还能抢夺一些特殊的灵材,比如冥玉。”

    说到冥玉,王离顿时又心疼了。

    这一座冥玉殿的冥玉价值惊人,但是在这场大战里,只是一开始冥玉殿崩塌时,他们收取了十余块,结果后来天劫降临,紫色油灯神辉爆发,最后这冥玉殿的所有冥玉都被打成飞灰,什么都没有留下。

    “我和你说如此大事,你还在心疼冥玉,实在太小家子气。”

    王离眼珠子一转,这黑天圣主似乎就已经知道他在想什么,顿时直接被骂。

    不过黑天圣主也没有什么废话,接着道:“所有宗门自然想灭掉这阴尸,但付出了数千年的努力,不仅是没有成事,反而是连它的来历都没有找出。即便是修行强大推演神术的大能,也根本推演不出它的出处,它好像不是这天地生成,也不是外界天魔降临,也不是其它位面之物,就好像是凭空出现在这世上的一样。”

    “它不是混沌之中化生的么,我们方才都怀疑它是混沌之中化生的异物,只是后来占据了修士的肉身,才成了这样的阴尸。”王离说道。

    “若是混沌之中化生,那还能令无数大能根本追查不出它的来历么?”王离的说话顿时又让黑天圣主一声冷笑。

    王离顿时明白,这个方向肯定也已经经过了诸多考证,但这阴尸却并非那样的来历。

    他便也忍不住苦笑起来,“凭空出现,这似乎也太不可思议了。”

    “不可思议,便是难解之谜。”

    黑天圣主冷道:“除了根本不知晓它的出处之外,最大的问题便是它的不灭,修真界任何号称不灭之物,其实都能找得出让它溃灭的针对法门,只是有些条件苛刻到极点,几乎无法完成,所以才会堪称不灭。比如有些古宝的胎体出自混沌,堪称不灭,但真正的大帝,却能施展无上法门将它击溃,这便自然不能算真正的不灭,但这头阴尸据我所知,却是连大帝级的修士,都无法磨灭,它最强横时,诸多法门都对它无用,只有许多特殊的诛邪法宝,才能消磨它的元气,但也不能将它的意识彻底抹灭。”

    “连大帝都不能?”王离目瞪口呆。

    “若是大帝能,今日这不灭尸魂在并不全盛时被灭杀,便也不能让三圣中人如此感慨了。因为这只是关乎威能等级,而并非是关乎它的不灭。今日的异处,只在于它的不灭变成了可抹灭。”黑天圣主说话变得十分感慨,似乎他虽然在给王离解释,但他同时自己也在努力的思索。

    “那我不是太厉害了。”王离瞬间就得意了,“我这是为修真界除却一个巨大的隐患啊,这阴尸出世,不是马上引起修真界大劫?”

    “难道你还想三圣赐给你惊天宝物?”黑天圣主对王离也开始有些无语,他真的开始领略王离奇异的思路。

    “咳咳….”王离尴尬的干咳,他觉得自己再多嘴,说不定会遭受黑天圣主的毒打。

    “竟然磨灭了…原来如此….原来它是这样的东西….原来是这样….”黑天圣主缓缓的重复王离之前听到的最后几句话。他的语气变得有些萧索和感慨,“我距离他们的境界还是太远…他们能够彻底看明白,但我却是看不明白,直接猜测他们留下的线索。”

    王离很识趣的选择了闭嘴。

    这第四圣感慨自己和三圣的境界相差太大,他觉得无论说什么都会被毒打。

    “不灭尸魂今日之所以被磨灭,是因为天劫和这盏混沌紫灯,只是混沌紫灯只是消磨了它的元气,归根结底,磨灭它的,还是你引发的天劫。”黑天圣主接着缓缓出声,“天劫便是天道法则,最终磨灭它的,是天道法则。能够和天道法则抗衡的大帝都无法磨灭它,但天道法则最终将它磨灭,这或许便意味着,它本身是天道法则的产物。”

    “本身是天道法则的产物?”王离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木木的,面对黑天圣主这样的存在,他觉得不只是自己的境界不够,而且还不敢想。

    难道这阴尸和劫云一样,是天道法则制造出来的产物?

    此时黑天圣主却是又缓缓说了下去,“劫雷是天道法则用于惩罚逆天修行的修士,用来抹杀修士的,若说劫雷是专门针对单个特别强大的修士,那制造出这样的阴尸,针对整个修真界,似乎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事。”

    “这….”王离苦笑,他觉得自己完全插不上嘴了。

    “若无三圣中人那样的提醒,我也不会直接想到这点。”黑天圣主沉默下来。

    他足足沉默了十余个呼吸的时间,这才突然苦笑起来,“所以三圣中这一圣的这些话,或许不只是让你接触这样的层面,还包含着点醒我的可能。”

    王离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他真的很想说你们这些大能的世界真复杂,有什么就不能一次性说得清楚点,就不能大家一起坐下来好好聊聊么?

    “这就回归到了我之前并未想去追寻真相的层面,天道法则…所谓的天道法则,到底是什么东西。”黑天圣主缓缓抬起了头,他的目光似乎在透过无尽的苍穹,望向虚空之中某些地方,“三圣,既然有人在追寻这个真相,那其余二圣在追求这个真相么?”

    王离的头都大了。

    他不想去考虑太远的问题,但黑天圣主的话语,无形之中却在他的心中也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问题。

    但这问题又如何去解答?

    这真相能够追寻得出答案么?

    这不就相当于问为何这方天地会出现生灵,会出现人,会出现修士,这不是天道法则运转之下的产物么?

    那出现了修士之后,天道法则却为何又要灭杀厉害的修士?

    那天道法则能够创造出修士,又能够创造出阴尸,天道法则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一思考这些,就觉得头在不断变大。

    “我知道你现在也不愿去费心力追寻这个真相,你恐怕觉得思索这些,还不如思索接下来如何凝结金丹,如何度过金丹大劫。”黑天圣主突然淡淡的笑了起来,“但既然三圣中人刻意给你留了言,便意味着他都觉得你迟早接触这个层面,或者说,他觉得你已在局中,他已经将你视为将来有可能和他一起解开这谜题的人。”

    “三圣将我视为同伴?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好,更何况我和他们关系也不怎么样。”王离实话实说。

    “在至高的隐秘面前,个人的一些情绪根本不算什么。尤其有可能事关整个世界的本质和所有生命的真相。”黑天圣主淡淡的说道。

    “那口绿棺去哪里了?”王离忍不住问道。

    黑天圣主摇了摇头,道:“并非我和三圣中人的手笔,现在想来,它和阴尸似乎便是独特的依存,阴尸磨灭,它的某种气机便自然触发,这便相当于它进入了下一个序章,我只能确定它骤然穿越了虚空,如同空间法器自行游走,但不知道去了哪里,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王离无语。

    他觉得自己的头更大了。

    就在此时,黑天圣主的身影却是已经开始悄然淡去。

    “等等,那一开始抓摄紫色油灯的,又是谁?”王离直觉黑天圣主快要结束和自己的对话,他马上叫了起来。

    “应该来自忘忧山。”黑天圣主淡淡的笑了起来。

    他知道王离十分现实,似乎根本懒得卷进和他无关的事情,但雪崩之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愿不愿意是一回事情,是否已经卷进去,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紫色油灯…”

    “那是混沌古物,你将来应该自己会知道它的用途,它是古时大能特意寻来对付这阴尸的诛邪古宝,别人怎么可能知道它的用途?”王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黑天圣主打断。

    “这?”让王离一愣的是,他身前涌出一道黑光,其中似乎包裹着东西。

    “既然你是我义子,第一次真正见面,自然要有些见面礼。”黑天圣主的声音平静的响起,“你连件厉害的法衣都没有,一经天劫和剧烈的威能冲击,便身无寸缕,你以为你用法门抽引元气凝成法衣,在我面前和光屁股有什么两样么?”

    “你给了我一件厉害法衣?”王离的眼睛顿时亮了。

    他在天劫之中身体都化为飞灰,幸亏他十分机警,之前就将随身所有东西都收入了培灵洞天的法钥,那枚青色鱼形古符之中。

    那枚青色鱼形古符是独特的空间古宝,虚空裂缝的威能切割都不能损毁。所以他随身的东西都没有损失,但身上的法衣却自然荡然无存。

    他所会的法门众多,肉身重塑时想都不想,就自然用了一名叫做妙尘慧光法衣的法门,为自己身上凝了一件土黄色法衣。

    但这样的法衣在黑天圣主这样的修士面前,自然根本没有任何阻碍神识感知的功用,的确是和光屁股和他说话没什么差别。

    不过现在王离倒是丝毫不觉得羞涩。

    反正大家该有的都有,又没啥稀奇。

    他现在只觉得黑天圣主这种级别的修士,要给见面礼,那给出的法衣,一定异常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