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史上最强筑基期(第一更)
    “到底是什么鬼!”

    王离现在明明肉身重塑,但他真的难受得要吐血。

    不可思议和难以理解的事情实在太多。

    他可以确定,那充满感慨的轻叹声并非是他起死回生之后的幻觉。

    不灭尸魂?

    传说中引起量劫,根本无法磨灭的不灭之物,这就是指那阴尸?

    原来如此,原来它是这样的东西?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阴尸背着的那口绿棺又有什么玄机,它突然消失了又发生了什么?

    还有他体内的灰色道殿,这灰色道殿竟然能够藏匿虚空,回归虚无一般,光是这点就已经足够骇人,但它似乎还能同时欺瞒天道法则和紫色油灯,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到这一切。

    它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这发出声音的人,又是何等样的存在?

    他可以确定,发出这声音的人绝非一开始要夺取那紫色油灯的人,这人给王离的感觉强大无比,似乎就像是天道法则一样,在冥冥之中观看着这一切。

    但王离偏偏又直觉这人都似乎没有感知到他体内灰色道殿的气机。

    因为此人发自由心的感慨之中,根本就没有提及灰色道殿,这人感慨的内容完全就在那具阴尸上。

    他或许只是觉得王离能够重塑肉身,只是因为王离有独特的法门。

    然而知晓到底发生什么的王离,却可以肯定,灰色道殿在方才表现出来的诡异程度,绝对不亚于那尊阴尸,若是那人发现灰色道殿的玄妙,也不可能一丝都不惊讶。

    灰色道殿在这样的天劫之下藏匿于虚无之中,又悄然反哺气血让他重塑肉身,连这样在冥冥之中观看的大能都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这种变态程度,真的是令他有种抓狂的感觉。

    王离和小玉洲的绝大多数修士一样,从不妄自菲薄,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也绝非什么出生就惊才绝艳的天才,他甚至连一条先天灵根都没有,那怎么会有这样的灰色道殿在自己体内?

    以前他简直如同逆来顺受,不去想这种根本想不明白的问题,但此时的疑惑和不解实在太多了,按方才那人发出的声音,他只觉得这阴尸似乎牵扯某个至高的隐秘,但若是如此,他觉得自己的灰色道殿恐怕也是同等级别的东西。

    太多的疑惑,就像是一座座巨山压在他身上,让他一时真的是难受得有些无法呼吸。

    这种感觉就像是即将要触碰到什么,但却是又根本不知道如何触碰,不能解开真相,让人无比的郁闷。

    直到那盏紫色油灯坠落到他身前不远处的尘埃之中,王离才控住心神,他神识不断的扫过这盏紫色油灯,直觉似乎那阴尸不存在之后,这盏紫色油灯就似乎变得不再那么暴躁,此时似乎也如同沉睡一般。

    这盏紫色油灯在对付那阴尸时,简直威能比天劫还要可怖,这样的东西,自然不可能直接放过,再加上这灰色道殿就连自己灰飞烟灭都救了过来,王离虽然看着这紫色油灯有些莫名的心悸,但还是忍不住一试。

    唰!

    一道微黄色的灵光卷住这紫色油灯,没有任何的神辉迸发,王离施展了一门最为稳妥的摄取法宝的法门,竟然一试成功。

    这盏紫色油灯被他摄拿到身前,并没有引起它的威能爆发。

    “这是什么灵材的古宝?”

    这盏外表普通的紫色油灯虽然沉寂,但内里已经散发出一种压得王离几乎透不过气来的强大威压,它似乎一头沉睡的巨兽,依旧给人强大的压迫感。

    它的体内似乎还在不断编织强大的法则,这种感觉,倒像是天劫时出现的劫云一般。

    而此时让王离惊讶的是,这盏紫色油灯的灵材十分奇特,在他的感知里非金非玉,似乎也不是什么玉石和灵骨、晶石、妖晶、妖丹之类,更非灵木。

    他此时身具五灵根,对各种元气的感知比起之前至少强了数倍,但这盏紫色油灯给他的感觉,却好像根本就不是这世间存在的物体的任何一种。

    “真的活久见!”

    王离直接打开了培灵洞天的域门。

    他倒不是急着要让这些人出来,急着让何灵秀等人知道自己未死,避免她们着急,他只是觉得自己这个时候不和人说话,简直要活活闷死,要被诸多的不解压死。

    “王离!”

    域门一开,一片叫声响起,一群人直接就掠了出来。

    “鸡贼,你竟然没死!”

    所有人看到浮洲消失,都震撼得说不出话来,何灵秀的声音最先响起,她这一句话出口,眼圈却是已经红了。

    “说起来我都不信,我都已经灰飞烟灭了,但我居然又活了。”

    王离很想这样吹嘘一句,但这个时候他实在是没有这样的心情,只是苦笑了一下,道:“我都觉得我命大。”

    “大哥,你真的无恙,不会被那具阴尸夺舍了吧?”

    万夜河躲在何灵秀等人的身后,他一时还不敢接近王离,虽然方才在培灵洞天之中,他是求神拜佛让王离一定要活下来,但是曾经有一刹那,他也是浑身流脓,几乎瞬间就死了,他此时虽然看到王离好端端的活着,但还是不敢接近王离。

    王离翻了翻白眼,他都懒得理万夜河。

    “大恩不言谢!”

    顾屈山、宋云烟、齐清泉和君莫痴四人彻底回过神来的刹那,却是同时肃然对着王离行了一礼,“王道友的这番恩情,我们记下了。”

    在他们看来,此行他们正好撞上这样诡异绝伦的阴尸,若是没有王离,他们肯定都陨落在了这里,而且王离最后引动天劫对付阴尸,却让他们藏匿在培灵洞天之中,委实让他们既是感动,又是佩服。

    他们根本不知道万夜河是如何和王离走在一起,但此番下来,他们却只道王离实在是令人折服,让万夜河这样的小人都由心敬佩,痛改前非。

    “没事。”王离摆了摆手,“将来随便每人给个几十颗异源就算了。”

    顾屈山等人闻言微微一笑,更加觉得王离豁达,但他们不知道,王离这却并非说笑。

    万夜河明白王离,一听顿时差点哭了,“大哥,你真的是大哥,你真的没有被夺舍。”

    “你没有遭受什么重创么?”颜嫣的声音响起,她此时脸上还是毫无血色,只是她此时倒不是惊惧,而是关心王离,她的神识在王离的身上不断扫来扫去,感到王离的生机异常平稳,她心中才略微松了口气。

    “没事,我福大命大。”王离叹了口气,心想自己都灰飞烟灭重塑肉身了,现在这肉身崭新,哪里有什么创伤可言。

    “你引动天劫,利用天劫磨灭了这阴尸,结果你渡劫成功了?”颜嫣此时倒是真的关切王离,她的注意力都甚至没有在那盏紫色油灯上,“那天道法则烙印于你体内的气机被抹灭了么?”

    “……!”

    王离这才醒觉过来。

    渡劫….我渡劫已经成功了?

    他这才关切此时其实是他最应该关切的问题。

    他神识只是朝着自己的气海之中一探,他就瞬间愣住了。

    接下来他脸上的表情变得越加丰富起来。

    “怎么了?”

    万夜河比他还要紧张,瞬间就一个寒颤,“大哥,难道你体内有什么阴尸残留的气机?”

    “那阴尸背着的那口绿棺呢?”他又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惊呼起来。

    “别鬼叫鬼叫的。”何灵秀不悦的挑眉。

    她看得出来王离是在静心内观,她此时也已经感知出来,王离体内的气机好像有巨大的变化。

    “……!”

    王离此时真的彻底的无语。

    他都有些接受不能。

    他此时体内的变化真的实在太过剧烈了。

    他体内的血肉、骨骼、经络似乎和之前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在他的感知里,对于他的真元流动而言,似乎所有的血肉、骨骼、经络全部都不存在了。

    他的真元流动起来,完全就像是在虚空之中行走,毫无障碍。

    他此时的肉身此时就像是最适合真元行走的一片虚空,真元再怎么流动,他自身的经脉都不会对其有任何的限制。

    但最令他无语的是,他此时的真元竟然已经凝液!

    凝液是什么概念?

    是真元已经凝成丹液,即将凝结金丹!

    这是筑基九层的修士,才能达到的境界!

    他之前利用天劫击落了那那艘宗门巨舰,也不过就是筑基四层晋升筑基五层,若是按照正常的修行,他此时即便渡劫成功,也就是筑基六层的修为而已。

    但这次渡劫成功之后,他竟然就像是跨越了整个筑基期,直接到了筑基九层的修为。

    这意思是可以准备凝丹,冲击金丹了?

    “我…..”

    王离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他憋了许久才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我现在居然筑基九层的修为了。”

    他这句话已经是足够坦诚,而且绝对是带着他此时震惊和意外的真实情绪。

    但落在周围绝大多数人耳中,却简直是无法用言语形容。

    “你真的只有筑基期?”

    顾屈山等人眼睛都差点鼓了起来。

    他们之前只是以为王离用什么绝强的手段隐匿了真正的修为。

    但现在听王离所说,他真的只是筑基期。

    一名筑基期修士可以抗衡元婴期修士不说,还独力灭了一头连元婴修士都可以瞬间夺舍的阴尸?

    这是什么人!

    (说实话有点心虚,我发这章的时候都没敢看书评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