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别无选择(第二更)
    这个时候王离的第一反应,是还管哪个修为最低,赶紧逃啊。

    这具阴尸太可怖了,他虽然真的是一颗灵砂都恨不得掰成两颗用的守财奴,但和他师姐常年在混乱洲域混迹,在很多生死攸关的时刻,他却是毫不拖泥带水。

    现在白衣老叟那一拨人之中或许还有人对那盏紫色油灯动心,但他此时丝毫的贪欲都没有,现在充斥在他脑海之中的想法,就是赶紧逃出这隐山秘境,距离这阴尸越远越好。

    这阴尸看那两名修士一眼,那两名修士就死了。

    那两名修士好歹也是筑基期修士,更何况这具阴尸怎么杀死的那两人,他都感知不出来,只是直觉根本无法抗衡。

    他觉得在这种时候,就是不能头铁,就要相信自己的直觉。

    “走!”

    白衣老叟那一拨修士毕竟是三个宗门临时拼凑起来的班底,这个时候显然心不齐,其中有人的反应比王离还决断,王离还没有来得及喊撤,已经有数道遁光疯狂的逃遁。

    这数道遁光之中,有一道遁光遥遥领先,看遁速比起王离全力施展九天踏星诀也慢不了很多,应该是一名元婴修士。

    唰!

    然而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那具阴尸身周的虚空抖动,它的身外涌出一圈绿焰,它背着棺椁的身影直接就从众人的视线之中消失。

    与此同时,那道最快的遁光之前,却是骤然涌现一团绿光。

    “啊!”

    许多修士骇然的尖叫出声。

    这具诡异无比的阴尸直接就在那道遁光之前出现。

    嗤啦!

    那道遁光前方有一股可怖的威能绽放。

    一道银色的虹光似乎要将虚空都划出一道裂口,然而在下一刹那,那名元婴修士一声骇然的惊叫,他的身体直接四分五裂,他体内的元婴刚刚逃遁出来,却是被一股阴森至极的气机击中,他的元婴也瞬间生机断绝。

    “空间遁法!”

    “这头阴尸竟然会空间遁法!”

    白衣老叟身周的数名修士骇然的尖叫起来,尤其之前那名紫衫中年修士,更是骇得脸孔都扭曲了。

    此时无人能够镇定,修为和见识越高的,心境波动更为剧烈。

    这头阴尸竟然能够直接横渡虚空,这样的遁速,若非化神期修士之中的强者,否则谁人能够企及。

    “它的力量还没有完全复苏,它在杀死这些人的同时,似乎在转化和吸纳他们的元气。”何灵秀的声音终于想起,她此时终于看清了一些气机的流动,她的声音无比冰寒,而且带着颤音,她越是看得清楚,就越是觉得不可能避免被杀死的结果,“它在转化和吸纳这些人的元气,借以抗衡打在它头顶的这盏紫色油灯的威能。”

    何灵秀的声音响起的同时,那名被杀死的元婴修士后方的数道遁光齐齐发出骇然的惊呼,这数道遁光四散而逃,在死亡的威胁之下,这些修士也明显超越了平时的极限,遁光比方才逃遁时更快数分。

    然而这几道遁光根本无法幸免,那头诡异的阴尸强大到了极点,它在空中不断横渡虚空,数团绿光在所有人的视线里,几乎同时出现在那些遁光之前。

    那些遁光顿时消失。

    “既然它能够施展空间遁法,我们不管如何逃遁,也绝对不可能逃得掉。”宋云烟等四人的小团伙之中,清净古宗的准道子君莫痴出声,“它明显是将我们所有人视为猎物,它首先截杀逃遁的修士,现在唯一的应对之法,便是只有各施手段,看是否能够将它灭杀。”

    君莫痴的声音传入所有人耳廓,此时所有人都觉得他说得对,这头诡异的阴尸似乎第一个对付逃得最快的,但许多人的心中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白衣老叟那一方,有不少人带着哭音叫喊出声,“灭杀它,怎么可能!”

    “灭杀不了它,那我们就死,这是很简单的事情。我只是提醒你们这点,如果你们不敢对它动手,那就试试逃好了,我敢肯定谁逃谁先死。”君莫笑冷笑起来,他的声音很冷酷,到了这种时候,他的确都已经不再恐惧,摆在面前的的确只有这样一条路。

    要么在场的所有修士死,要么这头阴尸彻底被抹灭。

    “啊!”

    又一名修士发出一声局促的骇然尖叫。

    那头阴尸横渡虚空,就几乎出现在他面前不远处。

    这名修士也是下意识要逃,但他遁光刚起,才逃出十余丈,就被这头阴尸直接截住,他只不过是一名筑基期修士,这头阴尸只是面对面的看了他一眼,这名修士就直接气机断绝。

    “完了,看来要真的有可能要早夭!”

    王离的心都凉了,“呵呵道友,这次看来真的被通惠老祖坑惨了,说不定他是记恨我们夺了他的阴雷伞,才故意设计让我们来这里。”

    “到这种时候,你还要嘴贫么?”何灵秀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与此同时,颜嫣却是将齐妙云卷到了自己和王离身侧。

    这头阴尸将所有修士视为食物,不容许任何一名修士逃脱,但与此同时,它在主动猎杀修士时,又主动寻找修为最低,最容易猎杀的修士。

    按理而言,场间所有修士之中,齐妙云此时修为尽废,应该是最差劲的修士。

    但这头阴尸偏偏没有对齐妙云动手,或许是因为齐妙云体内有邪修的强大法器,它绝对不好对付,但或许也是齐妙云体内真元都没有了,它觉得杀死她根本没有什么好处可言。

    但不管如何,颜嫣此时觉得齐妙云最没有自保能力,她一直很同情齐妙云,所以她要尽可能的护住齐妙云。

    “要不还是所有人一起跑吧?”

    万夜河的声音在疑棺之中响起,他真的是直接掀开棺材板钻进了疑棺之中,“说不定还能有几条漏网之鱼。”

    原本还真的有些人还是忍不住想跑,但听到万夜河这么一叫,这些人也都不敢跑了,谁也不敢寄希望于自己变成漏网之鱼之中的一条。

    “你们有强大的诛邪法宝,你们先动手对付它!”

    白衣老叟那群人之中,马上有人盯上了他们。

    现在这种情况,是这头阴尸实在是太凶残了,谁对上就是谁瞬间死,虽说大家都不敢逃,但似乎也没有人敢直接悍然的动手对付他,都怕直接引火上身。

    “呵呵。”

    王离却是笑了起来,“你当我陆鹤羽傻吗?既然我们有强大的诛邪法宝,我们为什么要冒险第一个对付它?它好像也是不敢先对付难缠的对手,它就算要杀人,也是最后杀我们,我劝你们还是先设法对付它看看。”

    其实他此时也已经横下一条心,但关键对这头阴尸一无所知,若是想灭杀这一头阴尸,他觉得最好还是能够先看一下这头阴尸到底是否存在什么弱点再说。

    两军对战,也不可能是一方的主将直接冲上去当炮灰的。

    “出手!”

    白衣老叟和数名老人同时厉喝出声。

    他们令自己门下的弟子出手。

    现在他们也是心知肚明,在这种情形之下,他们别无选择。

    这“陆鹤羽”虽然年幼,但似乎比他们还要腹黑,绝对不会吃亏。

    “啊!”

    除了数名金丹期的修士和剩余的元婴修士之外,他们这一批人之中,所有修士被迫无奈,同时发出骇然的大叫,竭尽所能对着那头阴尸出手。

    唰!

    整片天幕都似乎在抖动。

    令人无法想象的是,这头阴尸竟然没有用空间遁法闪避,它直接就在无数华光形成的威能狂澜之中穿行,这些修士的威能冲击在它的身上,只是在它身上留下很多光痕,但是威能似乎根本透不进它的身体,在它的身外不断变成一圈圈破碎的光影。

    它背后背着的那头幽绿的棺椁也十分古怪,各种威能冲击到这口棺椁之上,这口棺椁竟然叮咚作响,如同奏乐一般,但表面没有留下任何的伤痕,所有的威能都反而被反弹出去。

    王离看得心都凉了。

    这头阴尸似乎也实在太过变态了。

    它在威能狂澜只是专心的猎杀修士,就好像是某种本能一般,在这瞬息之间,它又看了其中两名修士一眼。

    那两名修士直接就气机断绝,暴毙当场。

    “陆道友,看来若非特殊的诛邪法门和法宝,根本对它造成不了什么损伤。”也就在此时,密言古宗的准道子齐清泉的声音响起。

    他对着王离说了这样的一句话,接着,他的喉中发出了“呢”的一声。

    唰!

    空中坠落一道金色的光华,这道光华凝成一道古符,落在那头阴尸的身上。

    嗤!

    那头阴尸的身体一震,它的额头上就像是被烙铁烫了一记,升起一蓬黑色的烟气。

    王离无奈。

    他这段时间还在不断的给他手中的黑盘贯注真元,他手中的这黑盘已经吸纳了九轮真元,给他的感觉似乎已经彻底复苏,但此时却似乎偏偏还差那么一点。

    他明白齐清泉的意思,对方已经率先使出诛邪法门试试效果,现在便该轮到试试诛邪法宝对这阴尸能否造成多少杀伤了。

    他继续朝着手中的黑盘贯注真元,与此同时,他激发手中的金色铃铛。

    无数金光从金色铃铛上涌现,密密麻麻的金色真符瞬间贴满了这具阴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