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六十八章 看一眼就死(第一更)
    在这名白衣老叟心有所感之前,小玉洲,九香桥市集之中,牧青丹出现在了他院落之中。

    他站在廊檐下,他抬起头来,看向隐山所在的方位。

    廊檐的影子落在他的额头,他的一半脸面被阴影覆盖,一半脸面落满阳光。

    他的眉头微微蹙起,心中有些意动。

    他心念方动,整个人的身影便淡了起来,似乎要一半融化于阴影,一半融于阳光之中。

    然而也就在此时,他前方不远处的数缕阳光突然扭曲起来,这些阳光,汇聚成了一个人。

    这人并无血肉之躯,他纯粹由光线聚成,然而却充满生气。

    他的面容很普通,然而寻常人看了他的面容,却是连他是男是女都无法分辨,因为一眼之间,看清了他的面容,在下一刹那,看过他面容的人,却又会忘记他到底长什么样。

    此时的牧青丹静静的看着这人,他不会和寻常的修行者一样下一眼便忘记此人的面容,但这人在他眼中也并没有男女的分别。

    因为男女只对应真正的血肉之躯,而此时他面前的这人由光线凝成,他就像是道殿之中的神像,似男似女,又非男非女。

    他脸上似乎充满悲悯,但眼瞳之中,却似乎又充满嘲弄和戏谑。

    “牧青丹,悬石洲的道子,你已经放弃插手很多事情,但你现在却要插手这一桩事情么?”他看着牧青丹,只是平静的说出这句话,他并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但随着他这句话响起,牧青丹的身影却是重新清晰起来。

    他又重新回归于这方空间。

    或者说,被这人逼回这方空间。

    牧青丹没有说什么,他只是缓缓挑眉。

    这名由光线凝成的人有些意外。

    “这是化凡么?想不到你已走出自己的道。”这名光线凝成的人身外的光华微微闪动,他摇了摇头,道:“但和很多年前一样,你改变不了什么。因为你永远看不透这个世界的真相。”

    牧青丹依旧没有说话。

    他身侧的一根树枝上掉落几片枯叶。

    这几片枯叶随着微风飘舞,落在身前那名光线凝成的人身上。

    那人身上突然发亮,出现了几个明亮的光点,就像是被这几片枯叶斩出了几道裂口。

    突然之间,明亮的光痕更多。

    粘稠的光液就像是鲜血一样从那几个明亮的光点之中涌出。

    “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大,但没有用。”这名光线凝成的人缓缓摇头,他的声音依旧平静,只是带着感慨,“因为我们也还无法看透这个世界的真相。”

    “那为什么不是你们牺牲?”牧青丹终于出声,他冷笑起来,“为什么要牺牲别人来达到你们的目的?”

    “因为我们….”

    这名光线凝成的人很倨傲。

    然而当他再吐出四个字的刹那,他的脸色骤然变化。

    他的口中开始喷出鲜血。

    是鲜血而并非光液。

    这名光线凝成的人看着牧青丹,他想要开口说话,但终究也没有再说什么。

    组成他身体的光线开始消失。

    有数十道光线落在了牧青丹的身上。

    牧青丹身上原本已经洗的月白色的道袍上多出了数十个孔洞。这些光线洞穿了道袍,洞穿了他的身体,但是没有鲜血流淌出来。

    他的背后涌出些沙砾。

    这些光线似乎想要将他的整个身体变成沙砾。

    牧青丹轻轻的咳嗽了起来。

    他咳嗽了数声,他背后伤口之中的沙砾喷了出来,然后伤口便愈合。

    那名光线凝成的人消失了,在最后消失之前,他摇了摇头,道:“你这样做毫无意义,这并非是你一个人便能阻止的事情。”

    牧青丹沉默不语。

    他缓缓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呼出。

    他不会去想有没有意义,因为从很多年前开始,他便决定做一些事情来弥补自己犯过的错误,这或许便是所谓的救赎。

    只是方才这人所说的话并没有错,这的确并非他一个人所能阻止的事情。

    至少他现在,已经无力插手隐山之中正在发生的事情。

    ……

    轰!

    冥玉殿的上方,那团紫色神火突然爆发。

    一簇簇的紫色神火凝聚得如同琉璃一般,全部朝着下方涌去。

    这团紫色神火中央的宝物也终于露出了真容,这是一盏紫色的油灯,它的外观和寻常人家用的油盏灯几乎相同,但通体是晶莹剔透,内里有无数的古符纹在流转。

    “这件东西是在镇压着其中的某个东西?”

    万夜河猜到了某种可能,他骇然的拉着王离的衣衫,忍不住想要扯着王离快逃。

    轰!

    然而也就在此时,两股气机已经彻底碰撞,整座冥玉殿都陡然崩塌了,一块块冥玉崩飞,可怖的阴气如浪潮席卷。

    “啊!”

    白衣老叟周遭那些修士又骇然的叫出了声来。

    他们身体都近乎麻痹,体内的真元都流转不动。

    那盏紫色油灯在空中悬浮不动,实质般的紫色神火就像是一根柱子一般镇压在冥玉殿深处。

    这股恐怖的阴气扩张的刹那,距离冥玉殿较近的宋云烟等人和王离这一拨人,已经清晰的看到那道火柱下方的身影。

    那是一具赤裸着上身的阴尸。

    它披头散发,身形高大,是一名男修的尸身所化。

    它浑身被阴气浸染得好像墨玉一般,别说裸露在外面的肌肤色泽都比冥玉深沉,就连它身上的一条裤子,都被阴气浸染得如同玄铁一般。

    它肌肤之中,有耀眼的油绿色光芒在流转,那些油绿色的光芒形成了蚂蚁大小的符文,在它的肌肤下形成了一些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玄奥花纹。

    但最令人心悸的是,它身上缠绕着数根已经被阴气浸染得看不出本来色泽的绿色锁链,这数根锁链捆缚着一口和它的身躯差不多大小的幽绿色棺椁。

    它就背着这口棺椁。

    那盏紫色油灯散发的紫色神火落到它头顶上方,便被它头顶冲出的一股阴气顶住,它头顶涌出的阴气形成一朵墨莲,两者僵持不动,就像是静止一般。

    “这盏紫色油灯是用来镇压此尸?”

    王离固然是心悸不已,但这一刹那,他的心中却生出重重疑惑。

    这座冥玉殿自然是为了炼尸或者存魂所设,但若是这盏紫色油灯是用来镇压这头阴尸,那之前这盏紫色油灯的拥有者,为何不直接毁了冥玉殿?既然能够用这样的古宝镇压这头阴尸,也不可能击溃不了这冥玉殿。

    他只觉得这内里似乎矛盾重重,充满了诡异。

    也就在此时,所有人又听到了一声幽幽的叹息声。

    这声音里,似乎充满了遗憾。

    那盏紫色油灯上方的虚空之中,突然出现一圈奇妙的光影。

    就像是有一轮明月生成,周围出现华丽的七彩月晕。

    明月般皎洁的光华正中,就像是伸出了一只手,落向那盏紫色油灯。

    王离心中已经全是退意,他不想和这头诡异的阴尸纠缠,但此时这样的变故,却让他骤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难道隐山之中那些化神期大拿的陨落,都和这盏紫色油灯相关?

    这些人陨落在此,或许就是要抢夺这盏油灯?

    几乎是身体的直觉,他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打出冥棺大手印,一只黑灰色的掌印划破虚空,朝着那只手击去。

    那只手似乎完全不在意王离的这一击,它落在那盏紫色油灯上,竟是没有遭受油灯任何威能的反噬,它抓住油灯,往上提了起来,但也就在这一刹那,王离的冥棺大手印击在这一只手上。

    “噗!”

    王离的冥棺大手印直接如同一团黑雾般爆开,但与此同时,这只手却是好像被灼烧一般,手背上瞬间出现了几缕黑线。

    嗤!

    这几缕黑线之中瞬间涌起了紫色的神火。

    一声吃痛声响起。

    紫色油灯从这只手中掉落。

    “竟有这样的法门,蕴含帝威!”

    “想不到竟然还能遇到这样的人物….想不到这样还能功亏一篑。”

    那轮明月般的光华之中,接着响起一声惆怅的叹息声。

    唰!

    也就在此时,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这盏紫色的油灯突然往下一坠,它包裹神辉,直接震碎了那具阴尸头顶的墨莲,落在了阴尸的头上。

    嗤!

    阴尸的头顶涌出一蓬蓬黑色的飞灰,这盏紫色油灯烧穿了它头顶的肌肤,还在继续往下沉降。

    这具阴尸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它不知是根本无力阻止这盏紫色油灯的沉降,还是直接暂时无视了它的存在。

    它陡然抬起了头,双瞳之中射出实质般的光芒。

    噗!

    白衣老叟的身侧不远处,一名白衣修士连骇然的惊呼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他直接生机消散,心脉处诡异的气机绽放,绽放出一朵深红色的花朵。

    “这是什么法门!”

    “怎么有如此可怖的法门!”

    这一群人又是骇然的惊呼声连响。

    但与此同时,这阴尸又冷冷的看了他们其中一名修士一眼。

    噗!

    那名修士原本还在惊呼,但被这阴尸一眼就看得生机全无,他的心脉处也同样绽放出诡异的气机,绽放出一朵深红色的花朵。

    “看一眼就死了?”

    万夜河惊恐到了极点,他直接扒开那口疑棺的棺材板,直接往里面钻。

    “那两名修士在他们之中,似乎修为最低。”

    也就在此时,颜嫣的声音在王离的识海之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