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六十四章 逆行
    齐清泉缓缓前行,他隐匿气机,就像是普通的凡夫俗子一样行走。

    他没有动用任何的遁术,朝着前方行去,他的身体在半空中缓缓下沉,就像是陷入一个看不见的泥沼。

    他的身材瘦小,面容却是说不出的坚毅,此时他缓步而行,就连宋云烟等人也是停留原地等待,所有人的心跳都似乎被他的脚步牵引。

    齐清泉连呼吸都似乎已经停顿,他的脚步十分轻柔,但越是接近冥玉殿,行走却似乎更加艰难。

    他和宋云烟等人之前置身的所在距离冥玉殿有近百丈,这种距离对于修行者而言,平时是转瞬即到,但眼下齐清泉接近这冥玉殿,却远远超过了一盏茶的时间。

    齐清泉终于来到冥玉殿之前,他在伸手可以触及这冥玉殿墙壁处停了下来。

    他凝视这墨镜般的冥玉殿身,也不再多做停留,突然张口,发出一声。

    即便是有着法域的威能阻隔,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震,只觉得耳中都是“嗡”的一声震鸣。

    “嗡!”

    一声更为宏大的声音响起,竟似来自冥玉殿的内部。

    就像是他这一声声音,骤然被前方的这冥玉殿放大了。

    “唰!”

    有一股莫名的气机突然在这座冥玉殿的表面流动,它的色泽不变,但变得晶莹无比,光亮的表面上有一道道神辉在流转,但原本光滑如镜的表面,却反而显现出一些细小的伤痕,透露出一种古老的沧桑气息。

    数息之后,它表面上的神辉扩散,似乎充盈到了整个法域笼罩的区域,然后又彻底消失。

    接下来神辉消隐,这冥玉殿恢复常态,而禁锢众人的法域威能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

    齐清泉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他施展的是真言古宗一门秘法,专门用于探测各种古禁的气机,然而他这门秘法似乎对这冥玉殿没有什么用处,这冥玉殿内里明明有可怕的气机在流转,但在他这样的秘术探查之下,却是让他雾里看花般根本看不到真意。

    这座冥玉殿的气机似乎又已经完全消隐,然而就在这一刹那,冥玉殿的表面突然出现了一些色彩,一些模糊的影迹就像是人影,变得越来越清晰。

    “这是我们的身影!”

    有人突然恐惧的大声叫了起来。

    所有人都是心中升腾凛冽的寒意。

    尤其是最为靠近的齐清泉看得十分清楚,这冥玉殿上出现的图案的确是他们的身影。

    这不能说是倒影,而是好像有画师将他们在场所有修士拓画了下来,栩栩如生的嵌入了冥玉的内里。

    这些图案里的修士没有什么表情,但好像被死死的压在冥玉的内里,像是要从内里出来而根本出不来。

    “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法殿!”

    有人的心态也彻底的崩溃了,忍不住尖叫起来。

    “难道是拘魂殿?”

    万夜河的小腿肚都在抽筋了,“魂牵留影…难道被这冥玉殿杀死的修士,连神魂都无法逃离,意识不散,都要被拘束其中,永世困锁?”

    万夜河的声音引起了更多的恐慌,那四十余名修士之中,有不少人心志不坚,恐惧得疯狂挣扎起来,但越是挣扎,就越是像被蜘蛛网捆缚的猎物一般,越是无法动弹。

    也就在下一刹那,冥玉殿上突然亮起更多神辉。

    有一股诡异的气机流转,冥玉殿表面突然亮起了很多深绿色的纹理。

    齐清泉的呼吸停顿。

    他原本很期待这冥玉殿能够因为他的秘法而起反应,但现在他可以十分肯定,这冥玉殿这些深绿色纹理的出现,似乎和他的秘法无关。

    “是符文?不是符文,是古字!”

    突然又有人大叫起来。

    王离看着那些大喊大叫的修士,也是无语。

    有时候好像吓破了胆也挺好的,看东西反而比正常人都看得快。

    这些人看得不错,那些深绿色的纹理不断扭曲拼凑,形成一个个古字。

    也就数个呼吸之间,古字越来越多,不断在冥玉殿的表面游动。

    让王离更加无语的是,那些人又大叫起来,“典籍,这似乎是一篇篇法门典籍!”

    但这些人偏偏说的没有错,他认真看去,这冥玉殿的表面不断流转的,竟然真的是一篇篇的法门典籍。

    若论法门,现在在场这些人加起来所修的法门总数还不如他一个人多,他对于法门典籍的领悟力,自然远非寻常修士所能相比。

    他只是看了十余个呼吸,只觉得其中的典籍也不是普通货色。

    “大华真宝经!天哪,这是大华庄严古观的失传法门。”

    “通天神照经!”

    “金鹏古经!竟然还有这种古经!”

    就在此时,连连的惊呼声炸响,很多修士的目光都被其中的经文牢牢吸引,很多人都发现了强大的法门,有些还是已经湮灭在历史之中的传奇宗门的古经。

    “混沌天书!”

    齐妙云的目光都被一篇经文牢牢吸引。

    这篇经文是一篇在修真界之中赫赫有名的邪修法门。

    修行此法门的邪修曾经近乎无敌,被称为逆天邪神,他所在的宗门也被称为逆天神宗。

    王离自身是所修的功法太多了,他潜意识里,自己气海之中的道殿更是一座法门无尽的宝藏,光是那些炼气期筑基期修士的法门就已经如此品阶,将来他修成金丹,修成元婴时,从那些金丹、元婴的灰衣修士手中,还不知道能够榨取多惊人的法门。

    所以他此时看着冥玉殿上流转的经文,纯粹是抱着比较和看热闹的态度。

    他的目光没扫过一篇法门,就下意识的和自己所修的一些强法对比,但其余人却不同,就连颜嫣等人都是被这些法门牢牢吸引,只不过数息的时间,王离就觉得周围的人都不对了,他感觉他们的心神都被这座冥玉殿上的经文牢牢吸引,这座冥玉殿好像真的有无穷魔力一般,将他们的魂魄都勾住了。

    最让他感到震惊的是,接下来几乎所有人都开始不知不觉的朝着冥玉殿动步,明明他们都没有刻意的隐匿身上的气机,明明法域还依旧存在,但是所有这些人走动起来的速度,却比之前的齐清泉还要快。

    就连那些之前心智不坚,拼命挣扎得几乎无法动弹的修士,此时也在凌空踏步前行。

    “王师兄!”

    李幽鹊的声音响起,王离反应过来,他发现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一条漏网之鱼,竟是在场所有人之中,真元修为最低的李幽鹊。

    “你们能不能不要这样?”

    王离鼓动真元,发出厉喝,他甚至用上了类似镇魔法音的法门,“一些功法就能让你们失魂落魄吗?”

    但是他的声音响起,清醒的他和李幽鹊依旧清醒,但沉沦其中的人依旧沉沦,其余没有任何人警醒。

    此时让他更加震骇的一幕发生了,齐清泉因为就在冥玉法殿之前,此时他已经走上前去,他整个人已经直直走在冥玉法殿上,他的脸都紧紧的贴在冥玉上,而此时他正对着的地方,冥玉的内里,正是他的身影,就像是冥玉内里,有另外一个他和他面对面的站着。

    而此时齐清泉的前行依旧没有停止,他的整个身体挤压在冥玉上,似乎要将自己的整个身体挤压进冥玉中去。

    在王离此时的感知里,齐清泉的五官都挤压在冥玉上,都已经挤压得彻底变形,但齐清泉似乎毫无感觉。

    王离心中寒气直冒,这些在冥玉殿上流转的经文似乎只是某种气机的引子,难道之前那些法衣和尸皮贴在一起的修士,就是被冥玉殿用这种方式杀死?

    他直觉此时若是再不出手,齐清泉恐怕很快就要死去,他的整个脸面都要被彻底挤平。

    齐清泉和他不熟,但是他生怕齐清泉若是被杀死,便又是冥玉殿的一个气机引子,他直觉这冥玉殿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嗤!

    他全力出手,拍出冥棺大手印。

    轰!

    法域之中好像卷起一道浪花,就像是淤泥之中冲出一条巨鳄。

    一个阴黑的手印在空中穿行,它显得越来越淡,但穿行的速度却不慢,顷刻之间,这个变淡得就像是一道流影的手印打在了冥玉殿上。

    轰!

    冥玉殿突然震动。

    它整体的气机似乎瞬间遭受反噬般紊乱。

    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在它的表面涌起。

    所有的图案,经文,全部消失了,只有往外翻滚的黑色元气。

    啊!

    一片惊骇欲绝的声音响起。

    之前所有前行的人被气浪往后崩飞,所有人都瞬间清醒过来。

    齐清泉整个人被震得倒飞出来,他满脸是血,面容都被挤压得变形了。

    王离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的身影巍然不动。

    他全心的感知着,此时他感觉到这法域的威能都随着这座冥玉殿的气机波动而震荡起来。

    这个法域,就像是被一个无形容器装着的一盆水在晃动。

    而此时,这束缚住他的力量似乎因为冥玉殿的气机波动而减轻了。

    嗤!

    在所有人在往后退却的这一刹那,他再次拍出一掌,与此同时,他伸手一抓,将万夜河留在当地的那口疑棺摄在手中,接着他大踏步的向前,反而行向冥玉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