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六十三章 裸奔危机(第三更)
    “我…..”万夜河难以启齿,但他觉得无论是脱困还是脱困之后都只能靠王离,所以他只能老实说道:“我动过他妹妹的主意,我曾经想让他妹妹做我的道侣,生米煮成熟饭的那种。”

    “我丢!”

    王离又瞬间反应了过来,“万胆小,你还是个惯犯啊,你像对付灵熙道友一样,对付他的妹妹?”

    万夜河瑟缩道:“没有…我没有成事过。”

    王离算是彻底的回过味来,“正因为上次没有成事,所以对付灵熙道友时,你吸取了经验,特意去找三鹿古宗的准道子苏小骆换取了灵毒化神针吧。”

    万夜河也不否认,只是欲哭无泪,“但我还是没有成事。”

    “那意思是下次还要汲取更多经验了?”王离也是无语。

    正在他和万夜河说话之间,从东北边来的这四名年轻修士已经看清了万夜河的所在,一名身穿青色淡雅道衣,看上去道士装束的英俊道士,便已经厉笑出声,“万夜河,你果然在此。”

    “我在这里啊!”

    万夜河听到此人出声,却是在内里连连摆手,大声大叫,不断做出不要进来的手势,“你们不要进来,进来就出不去了。”

    但是越是见到万夜河如此姿态,这几人脸上的怒意就更浓,这几人的遁速都是极快,如同流星一般,万夜河的脸色还没有来得及变化,这些人已经横渡虚空,嗤嗤嗤的扎入了法域笼罩的区域。

    这些人明显身影一僵,来不及反应,王离倒是也不能理解万夜河方才的举动,忍不住轻声问道:“既然你和他们有仇,为何不想将他们拖下水,还要对他们示警?”

    “我怕啊,我怕这凑够人数了,这座冥玉殿就骤然发难。”万夜河解释道:“而且我给他们示警了,万一渡过此劫,说不定他们会看在我这好意的份上,不为难我,说不定君莫痴还能对我有所改观。”

    “对你改观,还能将他妹妹许配给你不成?”王离看出了万夜河的心思,忍不住就嘲笑出声。

    “万夜河!你弄什么鬼,此处到底怎么回事!”

    也就在此时,几声怒骂声同时响起。

    那四名年轻修士都是声色俱厉的破口大骂。

    王离忍不住摇头,看这些人对万夜河深恶痛绝的样子,就知道万夜河之前肯定将这几人彻底惹毛了。

    “不关我的事啊,我也是被忘忧山的陈忘初给坑了。”

    万夜河马上叫出了声来,他有样学样,这叫出的声音让郭觉和厉风都彻底无语,“他说送我们一场大际遇,结果将我们骗到了这种地方,结果这里出现了一座可怖的冥玉法殿,我们想逃都逃不掉。”

    “忘忧山,陈忘初?”这四名年轻修士倒是也一愣。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万夜河也好奇,他马上问道。

    “我们怎么会来这里,难道你自己不明白么?”一名年轻书生模样的修士连连冷笑,“不是因为你,我们能够不远万里的来到此处么?”

    万夜河浑身冷汗,但他还是装傻,道:“顾兄,我们才分别没有多久,难道你已经如此想念小弟了么?”

    “你….”这名年轻书生模样的修士气得一滞,“万夜河!想不到没过多久,你的无耻已经更胜以往!都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万夜河的目光顿时落在了王离的身上。

    他没有回答这名修士的问题,只是轻声道:“这便是云林书院的顾屈山,我都没有见过他全力和人出手,但肯定比我厉害。”

    “鬼鬼祟祟!”

    顾屈山身旁一名身材颀长的年轻男子身穿一件古朴的法衣,他气质出众,即便被禁锢在这种法域之中,他也给人一种身上的气息分外轻灵,就像是草叶上滚动的露珠一般的感觉,他面容不算特别精致,但这种气息让他依旧显得很出众,他看到万夜河也气不打一处来,“万夜河,你是不是感知到我们追踪你,所以故意将我们引入此种凶地!”

    “宋兄,怎么可能!”

    万夜河都快哭了,“我是真的冤枉,你们刚才也看见了,我拼命阻止你们进来。你们觉得我这么胆小,会故意到这种险境来引你们进来么?”

    听到万夜河称呼这人为宋兄,王离便知道这人肯定就是他之前所说的天外雅阁的宋云烟,那么另外一名身材最为矮小,此时面上煞气最浓的修士,就应该是密言古宗的准道子齐清泉了。

    此时另外那四十余名修士都是如同看戏,他们虽说还不能完全断定这些人的身份,但也都看出这些年轻修士来历不凡,而且他们听万夜河和这些人对话,便都知道了,这四人明显和万夜河有仇,一路追踪到此,结果被万夜河拖累了。

    “诸位道友,这座冥玉殿太过凶险,看在我的面子上,若是有什么仇怨,也设法解除了此厄再说。”白衣老叟出声。

    顾屈山等人都是狠狠的看了万夜河一眼,明显都是到时候再收拾你的眼神。

    这四人倒是有礼,对着那名白衣老叟都是颔首为礼,顾屈山出声道:“就依前辈所言,一起解了此厄再说。”

    “按我们之前所知,此处乃丧钟九鸣之绝煞地,此处又镇了这冥玉殿,更是凶险。”白衣老叟看着这四名年轻修士,顿时觉得十分顺眼,“若是我们再此等待下去,等这冥玉殿发难,我们恐怕无力回天。”

    “说的这么文绉绉干嘛。”王离倒是乐了,“都这个时候了,还不直爽点。”

    他看着这四名年轻修士道:“这位前辈的意思是,他目前想不到什么招,你们四个新来的,是否有什么招?”

    白衣老叟面色一变,他还未出声,顾屈山等人却是都已经面色难看起来,“丧钟九鸣之地,万夜河,你不可能不知其中凶险,你还敢冒险接近?”

    “我也不想啊。”万夜河无奈:“顾兄你们有没有办法?”

    这四名年轻修士都懒得理会万夜河,至少此时他们也可以确定,这并非是出于万夜河的设计。

    这四名年轻修士似乎也已经看出白衣老叟那群人虽然人多,但派不上什么用场。

    他们都是缓缓的转过身去,看向那座冥玉殿。

    也就这转身之间,宋云烟的声音已然响起,“这法域的威能极强,但却是类似中神洲断山古宗的清风明月护山禁,是遇强越强。若是化神期的修士落入这种法域之中,恐怕根本无法动弹,但越是修为低微的修士,在这种法域之中,却反而还能够活动。”

    虽说这法域听起来十分凶险,但所有人眼睛都是一亮,至少宋云烟的声音便没有让人觉得毫无破解的希望。

    “但这种法域的特性,却是越动束缚力越强,真的如同陷入泥沙和沼泽深处一样。”

    宋云烟的声音继续响起,“气息隐匿得越好,动作越是缓慢,在这种法域之中所受的抗力便越小,越是有活动的可能。”

    “那有法可破么?”颜嫣的声音响起。

    她觉得在场所有这些人里面,肯定绝大多数都无法做到完美的隐匿自己的气息。

    “这种法域和清风明月护山禁原本就不同,那种护山禁主要是抵御外力入侵,而这种法域,却是用来束缚,所以不可能直接通过隐匿气机和缓慢动作出去的。只要这法域存在,我们走出它的边缘,恐怕都会被它重新席卷进来。”宋云烟不急不缓的出声,他似乎原本就没有讲完,“若是由我评断,唯一的办法,是看能否接近这冥玉殿,要么就是破坏这冥玉殿本身,寻找破解之法,要么就是不令这法域和冥玉殿的气机按部就班的动作,否则我们凶多吉少。”

    “难道要硬攻这冥玉殿?”万夜河嘴角抽搐,他犹豫要不要和这几个人仔细描绘一下那么多人皮法衣。

    “你怎么看?”颜嫣的声音在王离的识海之中响起。

    王离苦笑,“似乎也只有如此了。”

    他现在当然不能确定什么都不做的后果,是不是真的会最终让这座冥玉殿将他们吸上去,变成那种可怖的人皮法衣,但他原本就讨厌这种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如果有机会一搏,他宁愿赌一赌。

    更何况他好歹手中还有空虚掘空铲。

    他深吸了一口气,施展欺天古经,他将手中所有法宝全部收了起来,尽可能的隐匿气息。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那四名年轻修士之中,那名之前没有怎么出声的密言古宗的准道子齐清泉,此时却是以一种极为缓慢的态势,脱下了身上的法衣。

    他光着上身,只是穿了一条寻常的裤子,然后开始用极为缓慢的步态前行。

    “……!”

    王离瞬间无语。

    他反应过来,知道身上的法衣也影响颇大。

    他觉得如果这齐清泉不行,他恐怕也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裸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