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沙化异变(第三更)
    若是在平时,王离还有嫌弃这个黑盘的可能。

    但眼下这形势,他也只能老老实实朝着这个黑盘之中积蓄贯注真元。

    何灵秀说得不错,这黑盘并没有损毁,王离感觉到它的气息在复苏,它在借他的真元,重新编织自己的元气法则,同时从虚空之中大量的抽引元气。

    十余个呼吸之后,这个黑盘在他的感知里又已经处于真元充盈的状态,他似乎随时都可以凭借心念激发,但也只是片刻之后,他感觉这黑盘又已经不受他心念控制,又要继续贯入真元。

    他终于反应了过来。

    这黑盘的等阶对于他此时的真元力量而言实在超过得太多,他的真元修为,不匹配这种等级的古宝。

    所以他大量真元的贯注,相当于只能融化坚冰的一角,它借助他的真元融化一角之后,便要依靠它自身的演化再令其余地方有所松动,这才能让王离的真元继续贯入。

    王离的真元修为,相对于这黑盘的品阶而言,就像是拿了一壶热水,要融化一座冰山。

    “呵呵道友,这件古宝恐怕至少要化神期之上的修士,才能真正驾驭,才能彻底激发它的威能。”王离苦笑起来,他忍不住对着何灵秀传音,“我也不知道它彻底复苏还要一定的时间,而且它彻底复苏之后,我也不知道能够发挥它多少威能,要不要先换别的法宝,你让我挑选的另外一件五色宝塔是有什么作用?”

    “那五色宝塔看上去很像诛邪杀伐法宝,我怀疑它应该能够喷涌五色真火,专烧阴神鬼物的元气。”何灵秀微微眯起了眼睛,“但这钟声奇特,此时恐怕先要自保,防御类古宝更为有用。”

    “我….!”王离脸都有点白了,他一边继续朝着黑盘贯入真元,一边直接叫道:“谁手上的古宝比较像防御类古宝,先祭出来啊。”

    “什么意思!”万夜河这个时候有点物极必反的味道了,他说话反而利索了,“大哥,该不会你都觉得自保不能了吧?”

    “怎么可能,我这不是还有很多山鬼古钱!” 王离说道。

    万夜河差点直接晕了过去。

    山鬼古钱虽然也是诛邪法宝,但它怎么都无法和这些古宝相比。

    若是连这些古宝都扛不住,那些山鬼古钱能顶个什么用。

    “颜道友,给你。”

    魏黛眉将一个好像被虫蛀出洞般的葫芦点给颜嫣,她此时的修为也无法和颜嫣等人相比,她自觉凭借自己根本无法发挥这件古宝的威能。她方才已经研究过手中的三件古宝,她发现这个葫芦应该是一件防御类的法宝。

    颜嫣点了点头,她也没有任何的废话,她的真元包裹住这个看似寻常的葫芦,顷刻之间,这葫芦的表面散发熠熠光辉,一股温和的热力随之散开,驱散了之前浸染七宝如意舫的寒意。

    轰!

    七宝如意舫的遁光之外,骤然燃起一层昏黄色的火焰。

    这火焰显得十分温和,并不灼热,只是始终给人一种阳和的气息,就像是春日正午的暖阳。

    “阳焱真火!”

    万夜河好像捞到了救命稻草,他的眼睛亮了。

    “怎么有个窟窿啊。”但接下来的一刹那,他又欲哭无泪的叫出了声。

    这温和的昏黄色火焰围绕着七宝如意舫,形成了火层,但这一层火层之上,却是有一个一丈见方的孔洞。

    所有人看着悬浮在颜嫣身前的那个葫芦,便都明白了这是为什么。

    这个孔洞似乎和葫芦身上的那个孔洞对应。

    颜嫣调转这个葫芦,但那一丈见方的孔洞却并不相应的调转位置,显见这古宝激发之后,牵扯的元气法则形成的威能,却不因这葫芦的位置变动而变动。

    谁都清楚这一丈见方的孔洞对于一些厉害的阴神鬼物意味着洞门大开,但自幼在师姐的虐待下成长的王离却十分乐观,他倒是真的略微松了一口气,道:“有这葫芦也不错,至少只要将这个孔洞堵住便是。”

    “厉风,你激发你那件柳木古宝。”颜嫣点了点头,她对着厉风出声。

    厉风也不敢怠慢,马上将已经捏在手中的古宝祭出。

    这是一根古柳木雕刻的法宝,它的外观就是一名老道,此时略微残破,断了一条手臂。

    但是当他激发此宝,这个木雕散发难言的灵韵,一尊青色灵光凝成的身影,便凌空站在了那个孔洞之外。

    他们这批人因为各种原因被迫跟随王离,除了颜嫣、魏黛眉和何灵秀等人,其余他们这些人用各自心怀鬼胎形容也不为过。

    但此时惊人际遇的诱惑在前,恐怖的不明危机威胁在后,他们这些人倒是无形之中都有了同仇敌忾的味道,再加上他们本身的法宝囊其实都被王离收走,现在所用的全部都是进入隐山之后的所得,所以使用这些古宝起来,更是不存在藏私。

    这两件古宝激发出来,王离手中的黑盘都已经吸纳了四轮真元,但还未彻底复苏。

    此时七宝如意舫却是已经翻过这座悬洲的底部,到了悬洲的上方。

    在这悬洲的上方,天空是明晃晃的一片,却根本看不到太阳在何处。

    这片悬洲和在通惠老祖用法术演化的一样,它是一片椭圆形的大陆,也并非静寂不动,而是在以极为缓慢的速度旋转。

    陆地上到处都是山川河流,其中隐匿着一些古老的残缺石殿。

    王离朝着北方望去,他极目远眺,果然看到北部的一片石殿之中,有一座石殿好像用整个丘陵雕琢而成,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王者傲视所有这些石殿。

    “这第九声丧钟怎么不鸣?”

    万夜河看着那些古殿,他没有发现北部的那座特别的巨殿,恐惧不断吞噬着他的内心,让他都甚至有点不敢看远。

    “难道你很期待第九声丧钟响起么?”郭觉冷笑。

    万夜河哑口无言,他恨不得打自己的嘴巴。

    真的最好不要响起第九声钟鸣,那样就不是传说之中的丧钟钟鸣。

    到了这种时候,王离却是越发冷静,他将七宝如意舫降低高度,直接朝着北部那座巨殿前行。

    既然要冒险,就直接看看那座最为不凡的巨殿有什么玄虚。

    很快,七宝如意舫前行的途中,出现了数座掩映在山林之中的石殿。

    “这里面有宝光么?”

    王离刚刚才问何灵秀,何灵秀还未出声,那数座距离他们还有百丈之遥的石殿突然表面飘起尘屑。

    初时尘屑飞扬,就像是墙灰洒落,接着却是大片大片的化粉,这些石殿就像是干透了的面粉一般,被七宝如意舫带起的微风和他们祭出的古宝的元气波动所激,被不断吹起。

    这不是年代太久而风化了,而是这些石殿似乎已经被一种恐怖的力量彻底侵蚀,已经徒有其表。

    等到七宝如意舫降落在这些石殿前,这些石殿已经彻底粉化,只剩下数块基石。

    数块基石给他们的感觉都已经不像是石头,而是干燥的面粉,但其中还有一些神秘的黑色雾气袅袅升起,然后迅速消散。

    “这些石殿….”

    王离刚刚出声,当的一声轻响,第九声钟鸣竟是突然响起。

    所有人的心中都是随之一震,与此同时,这片悬洲上突然传来奇异的嗡鸣,整片大地震动摇晃,尤其是北方,像是有无数的巨兽在奔腾践踏,又像是有一片狂澜在涌起。

    “北边…”

    万夜河哆嗦了一下,他抬头看到,北方的大地上卷起了惊人的沙尘暴,这片悬洲上原本寂静无声,连风声都没有,但此时仅仅是一瞬间,灰黑色的沙尘便已经彻底覆盖了天穹,漫天的狂沙和风暴,以惊人的速度从北边的天穹席卷过来。

    风暴所经之处,他们视线之中的山林全部被吞噬,树木纷纷破碎,那些石殿就像是幻影一样被轻易击碎,化为其中的沙尘。

    但在此之前,咚的一声,一股可怕的威能已经撞击在七宝如意舫外的阳焱真火罩上。

    七宝如意舫原本已经接近落地,但此时一击之下,它连着整个阳焱真火罩被震得倒飞出去。

    唰!

    堵住阳焱真火罩缺口的那尊青色道尊光影瞬间膨胀起来,他的身躯似乎无穷无尽的增长,要顶天立地。

    但也就这一刹那,这道青色道尊光影被无数透明的威能疯狂的噬咬,就像是有无数条发狂的杀人鱼在拼命的啃噬。

    砰!

    厉风身前的柳木古宝直接炸裂,变成无数的木头丝缕。

    青色的华光星星点点从木头丝缕之中飘洒出来,这些木丝变成凡木,再也没有任何灵韵可言。

    三十七颗如眼球般的佛珠急剧的震动起来,它们齐齐朝向那孔洞的方向,让郭觉都没有想到的是,它们齐齐激发一团团青色的华光,有三十七朵青色道莲生成。

    轰!

    那阳焱真火罩的缺口处,三十七朵道莲围住了一团扭曲的阴森元气。

    那团元气,就像是一团透明的水流。

    轰!

    洛凛音手系的金色铃铛也再次自行激发,洛凛音脸色一白,此次金色铃铛汲取真元更加剧烈,几乎将他体内的真元都彻底抽吸干净。

    他有种根本无法承受这金色铃铛汲取的感觉。

    无数的金色道符如飞舞的蝴蝶,瞬间涌上那团透明的水流。

    嗤嗤嗤….

    无数道白汽在金色道符之中翻滚,但和上次不同,这些金色道符的威能竟然都不足以完全镇压这团透明的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