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五十七章 悬洲现(第二更)
    两头紫色神辉凝成的巨虎马上就冲了出去,它们笔直洞穿上方的灵雾,轰的一声巨响,它们似乎和某种巨|物相撞,一圈澎湃的气浪和无数破碎的紫色雷罡在空中激荡,就连颜嫣激发的青色灵光光罩都遭受了冲击,莹润的青色灵光光罩上嗤嗤作响,就像是蜡油在被烧红的铁针刺入。

    王离身前的紫金钵盂透出了光亮,内里的裂缝终于透过胎体,直接开裂到了表面。

    这个紫金钵盂内里的紫色宝光几乎凝成了液体,在钵盂之中不断的晃动。

    它还没有彻底的损毁,但所有人都可以感觉到它也已经穷途末路,下一次的钟声哪怕和此次的钟声一样的威能,它也无法再存继于世上。

    “你们感知得到此物的存在么?”郭觉的脸色异常难看,此时悬浮在七宝如意舫中的那三十七颗眼珠般的菩提子全部望向两头巨虎冲击的方位,明明有可怕的威能在冲击,强大的阴煞元气被紫色神辉的威能抹灭,但他却根本感知不到有物体的存在。那两头紫色神辉形成的巨虎,就好像在和完全无形无体的虚空战斗。

    “我也感知不到。”

    颜嫣摇了摇头。

    她出声的同时,几乎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就连何灵秀都根本感知不到有什么东西。

    这诡异的程度,真的是超乎了他们的理解。

    也就一个呼吸的时间,威能的冲击消失了,王离苦笑起来,“这下还不知道能不能藏匿得住遁光和气机。”

    “这种时候已经不能考虑这个了。”何灵秀看着王离,也不传音,直接道:“若是还考虑探宝,也就是抢占一些时机,拥有一些比别人更早探宝的机会。”

    “这个时候还想着探宝吗,先保命不香吗?”万夜河心中有一马匹马在咆哮,他泪流满面。

    不用任何人提醒,此时所有人都已经手中握着一件古宝随时激发。

    就连何灵秀自己都将一面不知什么灵龟的龟甲炼制而成的八卦镜取在了手中。

    但令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等待的第八声钟声却一直没有响起。

    隔了许久,等到上风好像有一股巨大的压迫性的力量往下压,压得七宝如意舫的遁速都减缓的同时,所有人赫然发现,浓厚的灵雾似乎已经到了边际。

    何灵秀的目光剧烈闪动起来,她看到了岩石和土地。

    “果然有一片悬空陆地,十分广阔。”颜嫣的声音也很快响起,她微蹙着眉头,神色凝重道:“这片悬浮陆地不像是被某种法阵包裹所以才悬浮,而像是某种空间法则导致,它的整体,就像是嵌在隐山这小千世界的一片空间碎片。”

    “通惠老祖果然没有骗我啊。”王离才在心中说了这一句,突然之间,钟声再响!

    当!

    这钟声距离他们更近,而且王离的感知里也清晰的出现了上方悬浮陆地的底部,这钟声响起的刹那,他只觉得那片悬浮的陆地通体都在震动。

    一种奇异的直觉让他不可置信的叫出声来,“这是这片悬洲在发声。”“应该是的。”颜嫣十分镇定,她点了点头,“它似乎就像是一口巨大的法钟。”

    “什么法钟啊,丧钟吧。”万夜河泪流满面。

    轰!

    在颜嫣的声音响起之前,恐怖的威能已经开始冲撞。

    两头朝着上方冲出的紫色神辉凝成的巨虎瞬间就被一种恐怖的气机消融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它们身后的紫色雷电就像是紫色的纸片被烧毁一样,在空中以奇异的姿态消失。

    轰!

    七宝如意舫距离的震荡起来,就像是有一个巨锤狠狠锤击下来。

    砰!

    王离手中的紫色钵盂裂成了七八片。

    但就在它彻底裂开的刹那,钵盂之中如液体一般黏稠的紫色宝光冲了出来,它散发出一种宏大的气息,竟然有一尊高达七八丈的佛像生成。

    这是这个紫色钵盂最后激发的威能,这最后的威能更胜之前的两头巨虎。

    嗤啦!

    上方的灵雾被这尊佛像直接撑开了一片,这尊佛像的双掌结印往前按出,它前方的虚空之中,有一团黑色的光影突然出现,就像是一条狰狞的巨蛇在扭动,但只是一刹那,这团黑影和这尊佛像就都彻底消失。

    “那是什么东西?”

    周玉希也怕了,她惊呼出声。

    “好像是一种阴魂残念。”何灵秀出声。

    她的声音也才刚刚响起,七宝如意舫就遭受一种可怖的力量撞击,七宝如意舫外的那一层青色灵光光罩也被腐蚀般迅速笑容,颜嫣身前的青色道莲开始灵光消隐。

    “轰!”

    也就在这一刹那,洛凛音手上挂着的金色铃铛剧烈的震动,它之前给人的感觉并非什么自应型的法宝,但它现在竟然自行汲取洛凛音的真元,自行激发了。

    它发出耀眼的金光,剧烈的震荡之间,竟是不发出铃音,响起的反而是阵阵的道咏梵音,一片片实质般的金光直接形成一张张金色的古符。

    这些古符密密麻麻的飞出,全部贴向这七宝如意舫上方某处虚空。

    转瞬之间,无数张金色的古符将一团根本看不见也感知不到的东西包裹起来,裹成了一个金色的茧子。

    这些金色的道符都朝着内里激发威能,内里就像是有无数名修士在吟咏,在激发威能。

    这个由无数张金色古符形成的茧子剧烈的扭动起来,内里就像是有一团柔弱无骨的巨兽在拼命的挣扎。

    轰!

    也就是一个呼吸的时间,这些金色道符全部燃烧起来,无数的黑色飞灰,就像是火山喷发一样喷洒出来。

    这些金色道符燃烧时产生的真火明明热力惊人,但这些黑色飞灰却是极其的阴冷,瞬间将七宝如意舫的周围气温都降低到了冰点。

    洛凛音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此时他的身体都被这枚金色铃铛染得金黄,身外如有神辉飞洒,看上去他就像是一尊神祇,而且此时这枚金色铃铛似乎也并未彻底损毁,但是这枚金色铃铛的法阵太过霸道,这一次的威能激发,竟卷空了他体内小半的真元。

    这样的法宝,在平时他都绝对不敢轻易留在身上。

    这样惊人的真元消耗量,让他根本无法把控。

    黑色飞灰飞洒,七宝如意舫周遭却是压力一轻,几乎就在包裹着这七宝如意舫的青色灵光光罩彻底损毁的刹那,啵的一声轻响,七宝如意舫给人一种穿过了空间裂缝般的感觉,周围的灵雾彻底消散。

    隐山之中那种黏稠和一切变得缓慢的感觉也彻底消失,众人只觉得自己好像在云海之上,那片悬浮的大陆就如一艘难以想象的巨大浮空战舰,漂浮在他们的头顶上方。

    这就完全就像是一个小型的洲域被凭空挖起了一块,然后悬空在此。

    从下方往上看去,这片悬洲的地步不仅是有泥土、参差不齐的山石,甚至还有从泥土之中生长出来的藤蔓、树根。

    方才的钟声虽然从这片悬洲之中发出,但此时周围万籁俱寂,这片悬洲以及包裹着它的空气,似乎能够吸收声音。

    “接下来我该祭哪件法宝?”

    王离一边御使着七宝如意坊朝着这片悬洲最近的边缘绕去,他要翻越到这片悬洲的上面去,与此同时,他主动出声问何灵秀。

    这第八声钟声就已经十分可怖,第九声钟声再响起,哪怕是和这第八声钟声的威能一样,他心中都没有底气。

    “你将那黑盘祭出来。”何灵秀异常简单的说道。

    王离前所未有的听话,方才那第八声钟鸣已经不按常理出牌,他生怕第九声钟鸣打得他措手不及。

    这黑盘就像是一个黑锅的锅底上敲下了一块,它通体漆黑,两面都是蒙着厚厚的黑粉,它的边缘缺了很多口,那些裂口看上去就像是陶质,不像是金铁。

    但小小的巴掌大小的黑盘,却是十分的沉重,至少有十余个同等大小的铁盘的重量。

    之前王离已经朝着它贯入真元,感觉这东西似乎也很方便御使,只要心念一动,早已失去任何禁制的它就会被随着他心念驱动,然而此时令他十分震惊的是,他心念动间,这黑盘却毫无动静,似乎又呈现空虚状态,又开始吸纳起他的真元,而且吞吸真元的数量比他之前还要多。

    “这古宝难道直接就坏了?”

    王离无语了,他传音问何灵秀,道:“呵呵道友,这黑盘十分古怪,你确定它没坏?你之前让我挑选这黑盘,可看出它有什么功用?”

    “它灵气内蕴,而且真在存积威能,不像是坏了。”何灵秀传音道:“我不知道有什么功用,但看它的样式和材质,却像是圣人骨陶。”

    “圣人骨陶是什么灵材?”王离一边继续贯注真元,一边问道。

    何灵秀的声音接着响起,“是上古一些圣尊坐化之后,用他们遗留的圣骨磨粉炼制成的陶器。这种陶器,往往是诛邪圣品,邪气根本无法侵袭。”

    “……!”王离无语。

    (问题来了,为何巨|物两字是违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