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五十章 大杂烩
    “不对!”

    洛凛音的神识才刚刚触及齐妙云摄出的这件东西,他就感到一种莫名的心悸。

    “啊!”

    齐妙云骇然的尖叫出声。

    她其实都还没有彻底感知清楚这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东西,但这件东西的气机却已经以惊人的速度直接投入她的真元。

    唰!

    她拼命的想要后退,但这件东西已经化为一道流光,落向她的眉心。

    颜嫣比其余人反应更快,她第一时间施法,数十缕绿色的丝光想要将这道流光缚住,然而她还是慢了一步,这道流光嗤的一声,直接嵌入了齐妙云的眉心。

    “啊!”

    万夜河也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

    这一道流光直接直接消隐在了齐妙云的眉心。

    “你叫什么叫啊?”王离也郁闷的叫了起来。

    他感知齐妙云的生机没有减弱,这道流光似乎并不妨碍她的生机,但接下来一条刹那,齐妙云的生机在他的感知里反而变得壮大起来。

    “咚!”“咚!”“咚!”…..

    齐妙云的体内,发出了一声声沉闷的擂鼓声。

    每一声声音响起,齐妙云的脸上就泛起一层异样的血光,她的生机显得极其的澎湃。

    只是数个呼吸之间,她身上甚至隐隐闪现出许多血红色的光华。

    “齐宗主,发生了什么?”

    周玉希和颜嫣几乎同时出声。

    周玉希是和齐妙云比较近,而颜嫣一直比较同情齐妙云,此时两个人都是感觉到齐妙云的气血之中都出现了隐隐的魔气,而她的生机澎湃得如同巨兽。

    “该不会是被魔物占据了身体?”万夜河牙齿咯咯作响,他手抓着阳元辟邪玉,都差点直接将这颗宝玉塞入口中,“齐宗主你还是自己么?”

    “这件东西依附在了我的心脉上,和我的心脉连成了一体。”齐妙云颤抖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到底是什么东西?”洛凛音也是十分凝重,他的确感觉到有若隐若现的魔气从齐妙云的心脉部位扩散到了全身。

    “它是一颗三角形扁石,在我的感知里是血红色晶石,它由三片组成,这三片血红色晶石在我的心脉中不断挤压震动,它在催促我心脉跳动的同时,似乎在慢慢改变着我的鲜血,似乎要将我的鲜血化为魔血。”齐妙云毕竟曾经是元婴修士,她此时面色惨白,声音都不断颤抖,但还是稳住心神,不断说道:“它似乎是一种魔修的法宝。”

    “能够设法将它和心脉脱离,将它逼出来么?”颜嫣的面色十分凝重,她皱着眉头看了王离一眼,又看着齐妙云说道:“你感觉它对你的真元和肉身,是否会有侵蚀,若是外人施法帮助祛除,会不会令它和你的真元冲击?”

    “我无法强行祛除它,它和我心脉就像是长成一体,而且它的气机十分强势,我若是强行剥离,我的心脉都会彻底碎裂。”齐妙云浑身都颤抖起来,她此时感知得更加清楚,“这是如同天魔之心、魔血元铠一类的法宝。”

    “这是真正的魔修法宝!”

    万夜河骇得呼吸都不顺了,他紧紧的握着阳元辟邪玉,躲在王离身后,“齐妙云你确定这种魔修法宝之中没有残存魔修的神识?你确定还是自己?”

    “我确定没有。”齐妙云真的很崩溃,但她还是颤声回话。

    接下来一刹那,她呼吸骤停,心境波动得太过剧烈,差点直接晕了过去,“我的境界比之前跌落的更快,它在侵蚀我的道基。”

    颜嫣的脸色也难看起来。

    她一直在全力感知着齐妙云体内的一切气机转化,和齐妙云所说的一样,她感觉到这件魔宝在侵蚀着齐妙云的整体道基,但并不是彻底损毁,而是在改造和转化。

    她感觉这件奇特的魔宝恐怕会将齐妙云现在的修为彻底毁去,但与此同时,这件魔宝会让她的肉身强度和生机有着惊人的提高,它会用它的方式为齐妙云筑基,令齐妙云的肉身不再适合修炼道门正统的功法,但却极其适合修炼魔门的功法。

    简单而言,这件魔宝会强迫齐妙云从仙门正统修士,变成魔修。

    它损毁道基,重塑魔基。

    颜嫣自身也是极为正统的修士,所以她越发同情齐妙云,觉得齐妙云此时心中定是极其难受。

    她忍不住又转头看向王离。

    “这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吧?”王离看出了她心中的想法,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么多人挖宝,其余人全部都是挖到的驱邪和诛邪法宝,就她挖到了魔宝。”

    颜嫣也是无法反驳,但心中却是想说,若非她是被逼迫施展那种折寿祈福的法门,恐怕也不会这么倒霉。

    在她看来,若是齐妙云一心和王离为敌,那自然不值得同情,但现在齐妙云奉王离为主,她总是觉得王离对齐妙云不够好。

    正在此时,王离却是又说道:“不过这好像也不算坏事吧?”

    “这还不算坏事?”颜嫣怒了。

    齐妙云方才听到王离说就她一个人挖到魔宝,已经泫然欲泪,此时更是胸口堵得无法呼吸,但王离却是不以为然道:“反正她的修为在不断低落,就算没有这样的魔宝,她的道基都要尽毁,但现在有了这魔宝,她的道基虽然毁了,但可以重修魔基,说不定是因祸得福。”

    “王离,你这还算不算人话?”颜嫣真的生气了,她白着脸,声音在王离的识海之中尖锐的响起:“她原本是一宗之主,被迫为仆已经很悲惨了,但不管如何,还算是仙门正统修士,但现在反而从仙门正统修士成为魔修,在所有仙门正统修士看来,便是堕落成魔。这还算因祸得福?”

    “眼光不要那么局限。”王离呵呵一笑,“就算是我自诩仙门正统修士,我不找麻烦,麻烦也不断找上我,既然麻烦不断找上我,被定成什么修士又有什么区别,更何况这里陨落的都是什么样的修士,这件魔宝如此厉害,恐怕至少也是化神期魔头才能拥有的至宝,这样的至宝,寻常的修士哪里来的际遇可以得到?这样的魔宝帮她重塑魔基,恐怕接下来随便找到一门厉害的魔功换法重修,她的成就恐怕远超以往。这不是因祸得福是什么?”

    颜嫣深吸了一口气。

    她所受的教化太过正统,心中自然觉得仙门正统的修士变成魔修是不对的,但王离如此说法,却是让她不得不沉默下来。

    毕竟若是纯粹按境界和实力来说,她心中也可以认定,这件魔宝只要配合一门还算不错的魔门功法,必定可以让齐妙云有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齐妙云身为一宗宗主,过往那么多年还要不断教导门内弟子不要走邪门歪道,现在反而换了自己要走魔修之路,一时间她又觉得王离说的有些道理,但脑海之中却又是不自觉的一片空白。

    咚!咚!咚!….

    她的心脉却在那魔宝的作用下,不断擂鼓般跳动,让她有种莫名的荒唐和陌生感。

    “不要这么纠结了,人又没事,不算啥。”王离的目光却是已经落在周玉希和她手中的那个残破香炉上,“周道友,你这香炉颜色有些特别啊,不知有没有什么灵妙?”

    颜嫣摄拿出来的东西,不管好坏,他都不好意思染指,毕竟整个修真界这么靠谱的好伙伴都找不到几个,但周玉希却不一样,她得到的东西要是太好,他肯定得收入囊中。

    周玉希每次听到王离的说话和面对王离的凝视时,总有些芳心大乱的感觉。

    此时王离不怀好意的盯着她一看,她顿时心中小鹿乱撞,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真元朝着白色香炉试探进去。

    唰!

    这只白色香炉缺了一角,一侧还有一团裂纹,但此时她的真元只是一涌进去,香炉的整体气机瞬间复苏,香炉之中,竟然奇异的形成一根白色的线香。

    这根线香的顶端不断燃起缕缕的白色烟气。

    空气里,竟然充满一种奇特的,好像兰花般的幽香。

    但这种幽香入鼻之后,竟是如饮烈酒般直贯入脑,一种很上头的感觉。

    “这…这是降真定魂炉!”万夜河的牙齿又咯咯作响,“这是遇到一些无法消灭的鬼物时,设法定住它的极品法宝,竟然连这样的法宝都毁坏了。这里的鬼物….”

    洛凛音不自觉的摇头。

    他实在是有些想不通了。

    原来他只觉得这里可能有修士和厉害鬼物大战,但又出现完整的魔宝,这片古战场遗迹,当年也实在有些复杂。毕竟从眼下的迹象来看,那种鬼物的厉害程度,也不是魔修所能控制的。

    “这是?”

    王离有些心动,真想着要不要将这个香炉收入囊中,魏黛眉的声音却是响起。

    她摄拿出的一件东西也似乎是完品。

    这件东西在和她的真元接触的刹那,瞬间就显得邪气森森。

    “难道还有邪修?”

    洛凛音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这个战场遗迹,真的像是个大杂烩了。

    (今天就这一更,还有人好奇书友是男的还是女的,这么说吧,此人本来是个瘦小哥,但从土澳回来时,却已经变成胖小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