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古战场遗迹
    万夜河悚然。

    这显然是一件古宝,但这件古宝似乎连他的气机都直接抗拒。

    这件古宝发出的震鸣,让他体内的真元都产生了剧烈的波动。

    他直觉这件东西带着强烈的杀伐之意,不是什么防身的辟邪法宝,而是一种诛邪法宝。

    天鬼圣宗的法门虽然大多和炼尸有关,但其实修炼的真元功法却是正统法门,也不像真正的阴邪修士是直接吸纳尸气炼化来提升修为。

    但即便如此,万夜河的真元以及法术威能,似乎还天生都让这件古宝排斥。

    万夜河明知这件东西并非凡物,但是他施法之下,这件古宝和他的威能相激,反而是尘土飞扬,最终这件古宝反而是随着尘土被震得跳了出来。

    “……!”

    王离一眼扫去,顿时无语。

    这东西发出钟鸣,真的是一口青色的小钟。

    这口青色的小钟上布满裂纹,但关键钟身上缠绕着几根看似干涸大肠的东西,下方的尘土之中,一具近乎完整的胸肋骨。

    万夜河不死心,他的真元极为缓慢和柔和的包裹上这口青色小钟,但是这口青色小钟却似散发出更为强烈的敌意,它剧烈的震荡起来,似乎要压榨出自身之中仅有的威能。

    它再次发出清脆的钟鸣,它的表面竟然流淌出点点翠绿的神辉,每一点神辉之中似乎都流淌着细小的古字。

    “大哥。”

    万夜河真的哭了,“这口小钟是诛邪杀器,但是我的真元都和它相冲,我实在无法使用。”

    王离还没有开口,何灵秀直接伸手将这口青色小钟卷摄收了起来。

    她拥有其余人没有的天赋神通,这口青色小钟的气息在她的感知里十分惊人,它已经无数年没有经历修士的真元和引导灵气滋养,自身威能都近乎干涸,但此时余晖般的威能,还透露着一种不可一世的味道。

    法宝动人心。

    在场没有一个眼光差劲的。

    就连颜嫣都心动了。

    这种级别的古宝,即便是在中神洲的商坊里,都是罕见之物。

    几乎同一时间,所有人都行动起来,就连之前最为硬气的郭觉都不自觉的掠向靠自己最近的一道火光。

    “当!”

    又有一声金属震鸣响起。

    这声音和被何灵秀手起的青色小钟十分类似,这是周玉希的身前响起。

    这件东西就埋在土表,它的上面就只有薄薄的一层石粉。

    周玉希下意识以为这也是一口钟,但等到真元将它摄拿出来,她却是发现这居然是一面黄铜色的薄镜,这制式看起来是一面护心镜。

    这镜子的一面已经凹陷下去,印下了半个掌印。

    “啊!”

    所有人也都觉得这面护心镜似乎灵韵非凡,但就在这一刹那,万夜河已经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叫声。

    “你又什么鬼?”王离对他实在有些无语。

    “这掌印…不像是人掌…它竟然是十字阴纹….”万夜河伸手点着护心镜上的掌印,他的牙齿不断打战,声音都断断续续。

    “嘶….”王离顺着万夜河所点望去,他看清那护心镜上掌纹的刹那,也是不自觉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掌印上的掌纹十分清晰,但那掌纹真的是只有一个简单的十字形状,十字形状的边缘,都是卷曲的丝缕状。

    按照典籍之中记载,只有一些并非血肉之躯的阴煞鬼物,自身的阴气凝聚到一定程度,形成实体之后,才会形成这样的掌纹。

    这种阴煞鬼物除了实力异常惊人之外,一般都是抱有极大怨念的怨灵所化,它们比一般的阴冥鬼物更加残忍好杀。

    “万道友,不需太过紧张。东方边缘四洲虽然积弱,但过往无数年间,也出了诸多强者,这隐山之中即便真的有厉害鬼物,也不可能这么多年不露马脚,避过所有强者的耳目。”厉风出言宽慰万夜河,他此时从土中成功摄出一件黑色的物件。

    这是一件奇特的鳞刃,它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弯曲的羊角,但却是由很多三角形细小鳞刃拼接而成。

    此时这件鳞刃出土之后依旧黑光夺目,如同崭新的,刚刚炼制出来的法宝一样,只是这件鳞刃上已经失去了至少十余片细小的鳞片,以至于看上去它的刀身上有十几个小洞。

    他才刚刚安慰完万夜河,但接下来的一刹那,他却是也倒吸了一口寒气,脸色也是瞬间发白。

    他发现这件鳞刃上挂着一些灰白的毛发。

    他初时下意识以为这是修士的毛发,但和他真元相触的刹那,这些灰白的毛发上竟然散发出惊人的尸气,这些尸气竟然形成了一个个细小的鬼物的形状,竟在他的真元之中逆流而上,似要强行涌入他的体内。

    他反应也是不慢,真元之中瞬间出现一些金色的真火,裹着这些尸气灼烧。

    此种画面自然逃不过万夜河的眼睛。

    万夜河看着那些灰白的毛发,神识只是一扫,就又浑身毛骨悚然。

    “这不是什么炼尸的毛发,这是怨灵占据修士身体之后…变成的白毛生尸的毛发,这种白毛生尸浑身都会生成这种白毛,而且它的后脑还会生成一颗怨灵头颅。”万夜河都几乎要靠到王离身上,他虽然话还算说得利索,但是心中的那种寒意却始终挥之不去。“这种白毛生尸的神识杀伐很厉害,而且它的尸气近乎灵毒,被它的尸气侵袭,也会变成白毛生尸。”

    “最多就是当年这里诸多强者和一些鬼物大战了一场,这些法宝都已经枯竭到这种地步,这么多年都没有被东方边缘四洲的修士发现,时代距离现在太过久远,有什么好担心的。”

    郭觉也忍不住了,他出声呵斥万夜河,他此时也从一缕火光标识的下方扯出了一件东西。

    结果他扯出的东西,居然是一条断裂的法珠。这法珠看制式是佛珠,是某种椭圆形的紫色菩提子炼制而成,这紫色菩提子似乎平日里不断祭炼,竟然被真元祭炼得晶润无比,不知它原本是多少颗,但现在郭觉扯出的这条法珠,却只剩下三十七颗。

    这三十七颗法珠之中,有一颗是带着佛塔的三通珠,这便越加让郭觉肯定是佛珠的制式,但令他惊讶的是,他的真元浸润进去,这串东西却是散发出难言的道韵,每一颗珠子的表面灵光闪动,形成的光辉却是自然结成一朵朵道莲。

    这种气机,让他直觉这件宝贝其实在某一个修炼道家法门的修士手中祭炼了很多年。

    似乎是要印证他的这一猜测,洛凛音在他的身侧不远处,此时便扯出了一个残破的青玉道冠,这青玉道冠已经彻底损毁,没有丝毫的灵韵可言,但它的下方连着一块白玉般的颅骨,颅骨上却缠绕着一根白金色的细小锁链,锁链上挂着一个金色的铃铛。

    这金色的铃铛接触他真元的刹那,表面就像是有细小的金色雷电划过。

    洛凛音呼吸骤顿,他眼中流露出痛心的神色。

    这金色的铃铛不接触他真元之前,看似好像完美无瑕,是件完品。

    然而此时细小雷电不断在它表面划过,却瞬间让他看清了几道没有闪电划过的阴影,那是几处肉眼难见的隐裂。

    这个金色的铃铛,其实也已经残破。

    “难道都没有一件完整的古宝么?怎么这么巧…难道当年这些修士陨落时,还有什么东西针对这些古宝,还可以将它们击毁不成。”

    洛凛音能够成为准道子级人物,他自然也是极为聪慧,此时他的脑海之中,不可遏制的出现了这样的念头。

    寻常的众多修士参与的大战中,当然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修士所御的法宝被摧毁之后,修士才陨落,但其中自然也有不少修士,是法宝未毁,人却已经先亡。

    所以按理而言,这种应该没有被发掘过的古战场遗迹之中,大多数是残品自然正常,但一件完好的法宝都不出,却不太正常。

    心中如此念闪时,他的目光便不自觉的落在周玉希和颜嫣等人接连摄出的物件上。

    周玉希摄拿出的,是一个残破的白色香炉。

    颜嫣摄拿出来的却是一柄断了一截的木剑。

    而王离身后的魏黛眉此时摄出的,居然是一个破了洞的葫芦。

    洛凛音的眉头便深深的皱了起来。

    至少到目前为止,似乎的确一件完整的东西都未出现。

    但也就在此时,他的目光剧烈的闪动了一下。

    齐妙云此时摄出的一个东西,好像十分完整,通体荧光灿烂,气息浑然一体。

    (明天有个书友兼好友来无锡,好不容易从土澳跑回国了,所以明天和后天两天可能码字时间不够,可能都要一更。看情况哈,只要抽得到时间,就会努力搬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