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四十八章 钢铁直修
    万夜河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定了定神,直觉眼前这颗油黑的干尸头也十分不凡。

    这肯定是当年某个大能的头颅,天鬼圣宗对各种尸骸本身就有研究,这颗干尸头之中似乎蕴含着一种近乎不朽的气息。

    他也不笨,感觉王离似乎对这颗死人头毫无兴趣,他便一声不吭的将这颗干尸头直接收了起来。

    “晦气啊!”

    王离忍不住传音给何灵秀,“呵呵道友,你是不是和我离开之后撞邪了,怎么看到的宝光全部都是这种带着尸骨的晦气货。”

    和万夜河预料的一样,王离恨不得万夜河快处理掉那颗干尸头。

    这些东西,他真的十分嫌弃。

    “你还有多少东西瞒着我?”何灵秀却是突然寒声说道。

    王离一愣,“什么瞒着你?”

    “你方才那小千世界怎么回事?”何灵秀冷笑道。

    “原来说这个,我还以为你知道我有脚气。”王离顿时松了一口气。他飞快的将自己的师尊和师叔和璨剑真君的往事说了一遍。

    “你以为我会在意你有没有脚气么?”何灵秀听完,语气虽然还是恶狠狠的,但脸色却明显好看了许多。

    “不在意就好啊,可以一起泡个脚。”王离顿时哈哈一笑。

    “你!”何灵秀顿时怒了,“你号称要和叶道友她们泡温泉,对我却说和我泡个脚!”

    “我这…”王离懵了,“和她们泡温泉也不是我说的啊。呵呵道友你要是喜欢,我和你一起泡温泉也可以啊。”

    “去死!”

    何灵秀狠狠的瞪了王离一眼,脸上却是莫名的浮现起一层罕有的红晕,“以后这种事情不要瞒着我,你的仇,就是我的仇。”

    王离顿时警觉起来,“呵呵道友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下面想说,别人欠我的债,就是欠你的债,这样一来万夜河他们欠我的债,岂不是也都要算你的。”

    “你这个鸡贼!”何灵秀还真的没有见到这种不解风情的修士,她恨得牙痒,若不是觉得这隐山似乎的确有些诡异,她真的要拿出剑来捅王离十七八个窟窿。

    “做人不能太贪心。”让她更加无语的是,王离居然还得意洋洋的传音了一句,“呵呵道友,本来我就会分你四成的,你不要想太多啊。”

    “我他妈…”何灵秀心态都崩了。

    她印堂都气得发黑,闷不做声的朝着上方掠去。

    她是笔直朝着山顶,所以很快就到了半山的高度。

    隐山和外界不同,寻常的高山到了一定的高度,便是气温骤降,连植被都和低矮处的不同,但这隐山之中却没有这种景象,半山往上也是一样,都是始终如春,气温都没有什么差别。

    不过越是往上,雾气越浓,加上这小千世界之中磁力和外界不同,一团团的云雾,就像是一层层白色的厚纱缠绕着晶莹的水珠,在空中静寂不动。

    王离等人都没有感到任何的异样,按照这个速度,掠到这座隐山的山巅也不需要多久的时间。

    突然之间,何灵秀的面色大变,她突然身影一折,朝着王离前方右侧掠去。

    那是一片树木颜色看上去特别深邃的山林,但等掠到近处,王离却发现这是一片峡谷,这片峡谷里的树木都是十分细长,这些树木的底部,除了各种各样的奇特蘑菇之外,却是没有多少其余的杂草,反而显得十分干净。

    令人称奇的是,这些蘑菇也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大多数都有一人多高,而且都已经木化。

    它们之中有些表皮比寻常的木材还要坚硬,甚至蘑菇的伞盖上,还长出许多色彩鲜艳的小蘑菇。

    等到何灵秀首先落下,气流略微|冲击这些蘑菇,这些蘑菇之中有一半都是轻微作响,伞盖下方涌出不少粉尘般的孢子。

    其中有些伞盖下涌出的孢子闪耀着独特的荧光,倒像是黑夜之中的烟火一样迷人。

    “小心,不要有灵毒。”

    万夜河真的是比所有人都要小心,他直接施展出一门可以探测灵毒的法门。

    一圈淡淡的黑光以他为中心朝着整个山谷扩散。

    看着这圈黑光并无明显变化,并没有任何灵毒发生侵蚀的现象,万夜河这才放心下来,道:“应该是没事。”

    “有宝光?”

    王离直觉何灵秀是有所发现,但他此时看着何灵秀的眉眼,却越看越觉得有些怪异,他反而有些不能确定了。

    “这一片区域,至少有数十处宝光。”

    何灵秀的声音在他的耳廓之中响起,让他瞬间呆住。

    何灵秀点了点头。

    她有句话没有说出口。

    这些“宝光”既不可能是灵药,也不像是同一片矿脉的灵材。

    这些“宝光”给她的感觉,和之前的那些伴随着修士骸骨的古宝类似。

    虽然还未挖掘出来,但她隐隐有种预感,这些都是伴随着修士的陨落被岁月掩埋在此的古宝,似乎都是在战斗之中没有被彻底摧毁的东西。

    跟在她和王离身后的万夜河等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还在神识不断探查这片山谷之时,许多丝丝缕缕的幽火燃起,这些幽火昏黄,就像是一缕缕即将熄灭的烛火,缓缓悬浮在地面上方。

    王离和何灵秀十分默契,他知道何灵秀默不作声燃起的这些火焰便是那些宝光的标定,所以他马上出声,“这些火光下方,都有些异样,你们各自小心探索,看下方到底有什么。”

    “什么,难道这些火光下方,都有类似之前的那种古宝,这么多?”王离的这几句话一传入众人耳廓,别说是周玉希和洛凛音等人,就连颜嫣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王离动作最快,他所擅长的法门也最多,数十缕丝光如针一般已经落向距离他最快的一道火光处,也只是一个呼吸之间,一团东西破土而出,被她摄拿出来。

    “我丢!”

    王离马上狂翻白眼。

    这竟然是一条蜡化了般的手臂。

    这条手臂上没有任何的衣物残留,它表面的肌肤看上去都已经如同皮革一般脱落,但是肌肤下的血肉却是没有彻底腐烂,却是反而被某种元气所侵,变成了白蜡一般的物事。

    这条手臂的五指也已经残缺,手掌中心也有一个大洞,但是残缺的手指,却是死死抓住了一个青色的杯子。

    这个杯子已经残破,杯口有两个缺口。

    这个杯子看上去好像是古瓷,但胎体上的符纹却是犹如天成,而且十分奇特的是,这些符纹形成了一只公鸡般的形状,但细看之下,这显然不是公鸡,而是某种异鸟,因为它有九足。

    啪!

    这条蜡化了的手臂似乎极脆,王离心境只是略有波动,将它牵扯出来的灵光略微震荡,这条蜡化般的手臂便骤然化粉,唯有这一只青色的杯子留了下来。

    这只青色的杯子在空中微微晃动,杯中底部却是有异样的红光闪动,有水汽落入杯中,那些水珠在杯底滚动,却是好像变成了一滴滴的猩红的鲜血,而且渐渐散发出热力。

    “这是青鸟圣杯?”万夜河一看顿时眼睛都鼓了起来,他突然不寒而栗,头发都差点竖了起来,“大哥,这也是辟邪的圣物,这隐山里面恐怕真的有什么厉害的鬼物。这种驱邪的法宝也实在太多了点。”

    “这的确应该是青鸟圣杯,我看过的典籍上没有记载它出自何种宗门,也不知它是用何种灵材炼制出来,但它威能激发,杯中凝结的水汽会变得和青鸟血一样的效果,青鸟血激射出去,落在阴邪鬼物的身上,就像是热油泼在冰雪上一样,有天生的克制作用。”颜嫣的声音此时也在王离的识海之中响起,“这件古宝虽然看上去已经破损,但似乎还能保持一些威能。”

    “难道真的有什么厉害的鬼物吗?”

    王离在心中嘀咕,他虽然觉得晦气,但有备无患,他当然也不可能将所有的宝物送给万夜河,他马上就将这个青色杯子收入囊中,与此同时,他却是反而鄙夷的看着万夜河道:“你怕个鬼啊,这隐山三年开启一次,要是有厉害的东西,之前早就闹翻天了。这些修士都死了至少几千年了,再有厉害的鬼物,恐怕也死了几千年了。”

    “我还是怕啊。”万夜河哀嚎,“刚刚那种气机太吓人了,我生怕不只是厉害鬼物,还是很懂得隐匿的鬼物,说不定它每三年都吸食修士的精气也不一定,只是你们东方边缘四洲的大能都没办法发现。”

    “那也没事。”

    王离道:“若是有这样的东西,就拿你祭它,反正好像除了你之外,别人也没有感知到什么诡异的气机。”

    听到王离前面半句,万夜河还觉得王离有绝对的把握,但听到后面半句,他差点直接就吓哭了。

    “还有没有人性啊!”他带着哭音,直接就扑向了一道火光处。

    当!

    他身前涌出几缕黑气,才刚刚涌入那道火光下的地面,下面泥土之中就顿时发出一声清脆的钟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