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四十三章 一只破鞋
    细雨如珠,不断的坠落。

    很快所有人发现隐山之中不只是灵压不同,连重力也似乎有些不同,这些露珠一般的雨珠飘洒得十分缓慢,一颗颗滚圆,就像是悬浮在空中,数十个呼吸才慢慢飘落下数尺。

    这种景象,给人一种时间的流速都变缓了的感觉。

    灵雾倒是越来越浓,弥漫林间。

    这座隐山和外界的灵山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这里有花、有草、有藤,有树木,而且种类看上去也并不特别奇特,也不显得特别蛮荒,唯一不同的是,无论是花草还是树木,都显得年代久远。

    万夜河此次到东方边缘四洲来,几乎是没有做什么功课,对这隐山几乎是没有任何的了解,所以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异常,很稀奇道:“大哥,这里面好像没有什么落叶,这些花草和树木好像根本都不会凋零,好像永生一样,长了很多年了。”

    王离现在心系“宝光”,万夜河插任何嘴他都觉得嫌烦,所以他此时根本都不答话。

    倒是厉风有意结交万夜河,他便轻声道:“隐山是独特的小千世界,按照记载,近乎永春,没有四季之分,所以草木都不会凋零,许多草木都是寿命到了极限,或者被别的草木根系所阻,吸收不到足够养分才会死去。所以这里面的草木都是生长了许久。但这方世界和我们外面的大世界不同,虽然灵气足够,但不和外界的花草树木一般,受诸天星辰的元气滋补,所以生长倒是也极为缓慢,很多植株虽然生长的年月极久,但倒不像外界的有些荒古灵山之中的树木那般高大得骇人。”

    “原来如此。”万夜河身为天鬼圣宗准道子,平时哪怕在中神洲其实也不乏溜须拍马刻意结交之徒,但自从跟了王离,却是真的一点地位都没有,现在厉风有些低声下气的样子,倒是让他顿时看得顺眼起来,他又发现了异处,便忍不住和颜悦色的问厉风:“厉道友,那这隐山之中,怎么好像飞鸟和虫豸都没有?”

    厉风其实平时也是眼高过顶的人物,但此次打击受得有点大,又没有想到自己原来是遭遇真正危险时,是贪生怕死之徒,所以他在郭觉的面前真的是充满自卑,现在万夜河对他略微好一点,他反而有种感激和受宠若惊的感觉,他都下意识的搓了搓手,马上道:“万道友,你是有所不知,这隐山之中的确是没有什么生灵,这隐山之中,有不少以虫豸和鸟兽为食的植物,它们却没什么天敌,所以无数年来,即便每三年一次隐山开启,都会有外来的虫豸入山,但却根本无法生存下来。低阶的鸟兽虫豸都没有,便更不可能出现高阶的妖兽了。”

    “什么食虫食兽的植株这么厉害?”万夜河顿时害怕了,“吃不吃人的?”

    “有极少数的妖藤对修士有威胁,但据说对元婴修士都能有威胁的妖藤极少,大多数连金丹修士都能轻易应付。”厉风极为耐心道:“其实之所以导致鸟兽和虫豸在隐山之中灭绝的,倒不是这些品阶稍高的妖藤,而是这隐山之中一种叫做僵尸菇的菇子。这种菇子平时生长得极为缓慢,但是若是周围有细小的虫豸或是鸟兽活动,它却似乎会接受到繁衍的讯号,迅速成熟,大量的扩散出菌丝。这些菌丝会在这些鸟兽虫豸不知不觉之间,便沾染在它们的身上,渐渐这些菌丝会生长在它们的血肉之中,最后这些虫豸鸟兽都会变成僵尸一般,它们会长成一些怪模怪样,如果僵尸一样的菇子。”

    “那这种菌丝会不会对我们修士产生妨碍?”万夜河反正就是怕死,他马上就忍不住问道。

    “那自然不会,我们修士体内真元不断冲刷,这种东西对于那些没有什么灵智感知能力的鸟兽虫豸虽然有威胁,但对我们修士却是毫无威胁可言。”厉风摇了摇头。

    “你这找的都是什么奇葩。”何灵秀传音到王离的耳中,“堂堂准道子级人物,连蘑菇都怕?”

    “小心驶得万年船,怕死的人往往命长。”王离哈哈一笑,他倒是觉得挺好。他觉得万夜河比谁都怕死,就意味着比谁都小心,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在他看来反而有好处。

    “嘉熙圣宗颜嫣颜仙子,在中神州都很有名,好像和你关系很不一般,是不是她没有变成这副样子之前,比叶玖月她们还奇峰突起?”何灵秀的声音又在王离的耳廓之中响起。

    王离愣了愣,“呵呵道友你不觉得你的关注点很有问题?”

    “我只是顺应你的恶趣味。”何灵秀冷笑。

    王离无奈道:“我的恶趣味只在宝光。”

    “前方那根枯死的树藤下。”何灵秀在前方带路,她的遁速并不慢,这隐山之中虽然肯定有好东西,但之前隐山的出产,整个东方边缘四洲都已经有公论。隐山之中绝大多数灵药和灵材,对金丹三层以上的修士就已经用处不大。

    她并不想在隐山之中浪费太多时间,她的真正兴趣点,就在隐山之上的那片陆地。

    当然,她和王离需要先确定,这隐山是否和通惠老祖法天幻相中看到的一样,巨山之上的虚空之中,其实还有一片帽子一样的陆地。

    王离的动作比她想象的还要快。

    他好久都没有挖过宝光了,此时听到何灵秀终于点出宝光的位置,他的两颗眼珠子里都在冒光。

    他几乎就像饿虎扑食般直接掠到了前方那根枯死的树藤前方,伸手凌空一抓,五道灵光就直接将那根枯死的树藤搅开,轻而易举的将树藤下方的一件东西摄拿了出来。

    “什么?”

    王离突然出手,固然让万夜河等人吃了一惊,但等到这件“宝光”被王离抓摄出来,何灵秀看清的刹那,却也是愣了愣。

    这不是什么有惊人灵气内蕴的灵药,也不是什么特殊的灵材,却是一只看上去很古旧的靴子。

    这只靴子似乎在这里存在的时间很久了,久得都被树藤缠绕在下方,接着就连缠绕它的树藤都枯死了,以至于此时看上去乌漆墨黑,像是被泥土的颜色浸染了,但随着王离真元的触碰,它的表面却是哔哔啵啵作响,不断震起尘土。

    只是片刻的时间,这只靴子表面的一层泥壳彻底崩落了,内里的颜色却是深蓝色。

    “呵呵道友,你是不是走眼了?这是什么宝光啊,居然是一只破靴子?”王离的鼻子都微微抽搐,这的确是一只破靴子,因为鞋面上有些微的破损,靴帮子上都有磨损。他都怀疑这靴子里有没有脚气。

    “这靴子灵材有些特别。”何灵秀的脸上微微发烫,她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这….这难道是以前上仙洲羽化仙宗的飞仙靴?”

    万夜河却是突然一声惊呼,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只破靴子,他看到这蓝色的鞋帮上,有一道好像是点着一根线香的香炉的花纹。

    “羽化仙宗?”王离倒是一怔,他见过这个宗门的记载。

    羽化仙宗是上仙洲历史上的一个极强宗门,现今中神州的羽化古宗严格意义上只是它的一脉分支,但羽化仙宗在七千年前,却已经和黄道仙宗斗得两败俱伤,已经灭门了。

    “应该是飞仙靴啊,这是羽化仙宗真传弟子才能配备的极品飞遁法宝啊,这是用飞天灵猫的猫毛编织而成的法靴,据说不只是飞遁速度惊人,而且破空无声,飞遁时根本不会发出任何的声响。”万夜河看着这只靴子的外观,越发确定了,他忍不住惊叹,“这是真正的古宝啊,好像灵韵未消,虽然旧了点,但似乎并未彻底破损。”

    “七千多年前的古宝?”

    王离皱着眉头,若是换了别的宝贝也就算了,但看着这一只卖相不佳的破靴子,他真的是喜欢不起来。

    “呵呵道友,这靴子你要不要?”他将这靴子点到何灵秀面前。

    “不要!”何灵秀马上也嫌弃的转过头去。

    她一看着靴子就是男修的款式,她虽然没有洁癖,但真的不会奔放到可以穿某个男修的靴子,更何况这都是已经被人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破鞋,还不知道在这被埋了多少年。

    最关键的是,这只有一只,她想穿也不可能穿一只。

    “我也不要,我怕有脚气,而且我怕它经过了好几脚,说不定有好些个抠脚大汉穿过。”王离也是莫名的惆怅。

    他一直以为自己生冷不忌,到今天却是发现他对这靴子似乎下不去脚。

    “大哥,你不要么,要不送给我?”万夜河的眼睛却是亮了,“我不嫌弃啊,而且一只也说不定有用。”

    “这你也要?”王离惊了。

    “有用干嘛不要?”万夜河看他不马上拒绝,顿时喜气洋洋,“这是个好兆头啊,在这里直接找到一只飞仙靴,说不定接下来还能找到别的东西,说不定能够凑齐一身法衣加靴子之内,我不就不用穿女修法衣了么?”

    “给你也行,不过要不算半颗异源?”王离想了想,将这只破鞋点到万夜河的身前。

    “大哥,你这也太小气了吧?”万夜河顿时郁闷了,“你好歹要给人点干活的动力,这一只鞋也算半颗异源,接下来我还肯干活吗?”

    “好吧,那算十颗灵石?”王离满怀希望的看着万夜河。

    “行!”万夜河也是对王离无奈了,连十颗灵石都要,真的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铁公鸡。

    不过接下来一刹那,他还是美滋滋的将这只破鞋接了过去,很快用真元震去了灰尘,套在了右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