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四十一章 隐山开启
    何灵秀的底细他十分清楚。

    如果何灵秀有拼死一搏的能力,那也绝对不可能被人轻易镇压,但若是被人轻易镇压了,按照他的理解,何灵秀似乎也不具备翻盘的能力。

    之前听李幽鹊所说,他那师姐已经被设法送回仙柯宗,但何灵秀却将他带在身边,这便意味着,这李幽鹊其实并非这么简单?

    李幽鹊才是让那名混乱洲域的厉害修士阴沟里翻船的翻盘点?

    只是现在王离神识在李幽鹊身上反复搜寻,他真的没有觉察到有任何疑点。

    这李幽鹊在他的感知里,就是一名普普通通,连所修的功法都只能说是差强人意的炼气期修士。

    何灵秀的声音便在此时响起,“不用胡乱猜测,到时候我会和你说的。”

    王离抬头看了她一眼。

    她的眼中有罕有的谨慎。

    王离明白了她的意思。

    此处厉害的准道子级人物太多,而且大多都是被王离所制,她不能完全相信,所以她虽然即便和王离用传音手段,但也不觉得就百分百保险。

    用传音手段交谈,都怕被人听到,这种小心,便只能说明此事太过严重。

    其实王离倒是有百分百保密的手段。

    他完全可以打开培灵洞天,和何灵秀躲进培灵洞天去议事,但想想也不急在一时,也不要太过露宝,所以还是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

    接下来他心知肚明,连诸天万兽图是否动用过这种事他都不问。

    “呵呵道友,这人多一起探隐山,你怎么看啊?”接下来他想了想,倒是特意问了这一句。

    “挺好。”

    何灵秀招牌式的呵呵一笑,“人多好办事,万一有事一起兜。”

    王离和她也真是有默契,只是和她对了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她的想法。

    这隐山提前开启若非孤立事件,而且有中神洲的神秘隐宗都参与其中,那说不定进去探宝,就不会是郊游那么简单了。

    那这些人都是各宗的准道子级人物,牵扯的宗门越多,就反而越容易把事情弄大。

    从白骨洲一行得到诸天万兽图,知晓兽潮开始,王离和她就已经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漩涡之中,而且和所有无意识被卷入这种巨大阴谋漩涡的年轻才俊不同,他们显然是这个阴谋漩涡的风头浪尖上的人物。

    王离并不想去刻意的追求真相,但他却隐约觉得自己恐怕是最有机会接近真相的那一批人的其中一个。

    有着这样的遭遇战,无论是最新被迫加入的郭觉和厉风,还是周玉希和洛凛音等人,都觉得这隐山开启都不会是简单的事情。

    接下来这一行人大多都是心事重重,但万夜河此时倒是最没有什么杂念。

    他一门心思的在用那口阴沉龙鳞木疑棺祭炼搬运小鬼。

    他全力施法之下,倒是也没办法将这口疑棺藏匿起来。

    “这口棺椁…”

    厉风和郭觉眼光自然高明,他们感知清楚这口疑棺的气息时,便顿时脸上色变。

    “也没什么,一口疑棺而已,走路上正好从一个倒霉蛋手里捡的。”王离此时一边清点着厉风和郭觉的纳宝囊里的东西,一边装逼说道。

    周玉希听到王离的这句话,真的是气苦,她只能下意识的看向颜嫣。

    这些人里面,她直觉只有颜嫣会为她出头。

    “你这人…”颜嫣却是也只传音了三个字。她也是没办法,她认知里的王离,是真的死猪不怕开水烫,怎么说他也是无用。

    “万道友,你这口棺椁非同小可,你这是在炼什么?”厉风凑上前来。

    他在得知了这些人的真正身份之后,虽然还有些情绪郁结,但心境倒是真被王离有些说动,若是能够和这些中神洲强宗的准道子级人物攀上关系,倒是真的不亏。

    关键在于,这些人似乎还真的和他同命相怜。

    “厉道友,你问归问,不要和我们靠得这么近。”但是他在王离的心目之中,已经被归为倒霉背锅的,所以他才问出一句,就被王离喝阻,“难道你觉得周道友不够美艳,配不上你么,还是你觉得穿了女修法衣的万胆小更配你的胃口。”

    “这自然不是。”厉风顿时脸上一阵青一阵红,他虽说想和万夜河结交,但是当然也想和周玉希结交,“我只是好奇万道友的施法。”

    王离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那你就远远的问就行了,既然觉得周道友不错,那你便好好呵护周道友周全,你切勿离开周道友和齐道友的十丈范围之内。”

    “你对这周道友如此关心?”何灵秀不明所以,她眉头大皱,“是因为她足够奇峰凸起?”

    王离很想故意答的确是的,但不管如何被刺一剑似乎总是不太好受,所以也就算了,他便传音道:“这是霉运三人组,待会和你详说。”

    “哪有一上来就探人家隐私。”万夜河此时回了厉风一句,“厉道友可曾听闻等价交换?”

    厉风愣了愣。

    “若是让我告诉你也成,只是你也要告诉我一些你的秘密。”万夜河转头冲着他咧了咧嘴,笑道。

    “什么秘密?”厉风愣道。

    “譬如你拥有什么修行天赋,是否是什么特殊灵根修士?”万夜河说道。

    厉风微微犹豫一下,道:“我是先天金灵根修士。”

    “竟是罕见的先天金灵根修士,你不做剑修实在可惜了。”万夜河顿时有些羡慕,金灵根在各系灵根之中也不多见,而且因为天生和诸多精金更加亲和,所以拥有此种灵根的修士,修炼本命飞剑是事半功倍。

    看着万夜河有些羡慕的神色,厉风却是微苦一笑,道:“之前是因为炼了别的本命法宝,今后倒是也的确可以按万道友所说,可以祭炼本命飞剑。”

    万夜河一怔,旋即反应过来,此人的本命法宝是金光安定镜,但这面金光安定镜落在了王离的手中,王离当然不可能再交还给他。

    那他失了这件法宝,也的确只能祭炼别的法宝了。

    “或许你是因祸得福也不一定。”万夜河倒是有点同命相怜的感觉了,再加上这厉风对他客气,他便也打了个哈哈,安慰了一句,然后道:“我这棺椁是帮我大哥炼个搬运小鬼。”

    “什么搬运小鬼需要这种级别的棺椁来炼?”厉风不是寻常人物,他对这种搬运小鬼的法门也有些了解,此时听到万夜河所说,他心中顿时一惊。

    但他还未来得及说话,郭觉异常冰冷的声音却已经响起,“你不适合做剑修,你虽有先天金灵根,但我劝你不要自误,剑修最重剑意,一往无前,宁折不屈。你修本命飞剑,也不可能有别人的成就。”

    厉风听着这番话,他不自觉的垂下头去,脸上顿时火辣辣的。

    但一息之后,他却是忍不住看了郭觉一眼,轻声道:“多谢郭兄善意提醒。”

    郭觉面无表情的别转过脸,也不看厉风。

    “你这人,自己硬气就硬气呗。人家好歹也算救了你的命,否则都按你这性子,你们两个不都要被老大斩了,斩你们两个金丹算什么,老大连元婴都宰了几个。”万夜河倒是有些不服气了,“胆小怎么了,五根手指头伸出来还有长短呢,胆大的就一定要鄙视胆小的么?”

    “万道友,莫要说了,郭道友也是好意。”厉风羞愧道。

    “那这么说是我坏意了?”

    万夜河不满的嘀咕了一句,但就在此时,他感到了这口棺椁之中的异动,他顿时欣喜起来,“大哥,这疑棺真的是绝佳的养鬼地,这搬运小鬼祭炼成型比我想象的要快。”

    轰!

    也就在他这句话刚刚说完的刹那,这口棺椁的棺盖板往上震跳了一下,与此同时,天地色变,无数磅礴的元气在高空之中凝聚,就像是形成无数道巨大犁刀在天空之中划过。

    紧接着,一圈恐怖的飓风在空中形成,就像是一座环形的巨山,疯狂的往外扩张。

    天空之中的云气如怒,就像是无数的巨蟒和蛟龙在战斗,伴随着的还有各种闪电,有无数的冰雹在黑云之中坠落下来。

    “祭炼的是什么搬运小鬼,如此可怖?”

    这一刹那,就连无比硬气的郭觉都彻底变了脸色。

    “不可能啊?”

    万夜河也懵了,“不可能有这样的威势啊。这….”

    他说不出话来,其实他心中想说的是,这又不是什么强大的杀伐法器,即便是他们天鬼圣宗的大能来祭炼这搬运小鬼,也不可能形成这样的威势啊。

    “什么小鬼不小鬼!这是隐山要开启了!”他还在发懵,王离气急败坏如杀猪般的叫声却已经响了起来。

    “我草!”

    万夜河到此时才终于反应过来。

    “这隐山开启按记载不是相对平和的吗?怎么会这样!而且不是要到明天吗,怎么这个时候就这样了?”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往王离身边靠。

    “你问我,我问谁去。”

    王离无语,他大叫一声风紧扯呼,直接往后飞掠。

    此时这环形巨山一般的飓风对于他们而言倒是不算什么,但是他直觉,就在他们头顶上方,还有一种更可怖的威压似乎要砸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