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四十章 并非孤立
    “你何止是童叟无欺,简直就是兄弟都不肯便宜半颗异源的铁公鸡。”万夜河郁闷的说道。

    “你们若是不放心,可以和他结血誓。”王离义正言辞的点了点万夜河。

    “为什么是我?”万夜河脸都黑了,“我为什么要和他们结血誓,万一他们之中有个人想寻死,那不是拖了我做垫背的?”

    “你不要想太多,我看他们就算是想寻死,要找一个垫背的也绝对不想找你。”王离鄙夷的看着万夜河,“我让你和他们结血誓,是让他们放心,因为他们只价值四十颗异源,若是你有损伤,那我相当于亏了二十颗异源。”

    “还能这么算的?”万夜河目瞪口呆,面对王离,他真的随时都有一种活久见的感觉。

    “怎么不能这么算,你不就是六十颗会走的异源,我都相当于抵押给他们六十颗会走的异源,难道他们还不放心?”王离转头看了一眼周玉希,“实在不行,将周白腿都抵押给他们也行。”

    “你!”周玉希跺了跺脚。

    她倒不是生气,就是想跺脚。

    这么一跺,倒是真显得两条大长腿白光乱颤。

    “不用这么麻烦,既然是人为鱼肉的无奈之举,又何必要这些根本不算保证的保证。”郭觉愤怒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解开我的禁制便是,我郭某人既然答应这样的条件,那就按这样的条件办。”

    “郭道人你这人倒是真的不错。”万夜河顿时松了一口气,忍不住就对郭觉挑了挑大拇指。

    “解开所有禁制自然不行,我得留下一道。万一你突然反悔,我还好防备。”王离一副真小人的模样,他解开厉风和郭觉的其余禁制,就和他所说的一样,他在这两人的气海之中各自留了一道禁制,“这禁制对你们施法没有什么妨碍,但我可以凭借这禁制知道你们的去处,还能预感你们气海的剧烈波动。你们若是说到做到,在你们归还完毕欠我的异源之前,就不要设法磨灭我这禁制。”

    “好。”郭觉倒是真的硬气,他没有任何犹豫的点了点头。

    他身旁的厉风看了郭觉一眼,也默默的点了点头。

    郭觉也不看厉风,却是漠然朝着一侧移动了数丈,和厉风拉开了距离。

    厉风顿时就面色尴尬起来。

    “厉背锅那你就和周白腿和齐烧火一起。”王离笑了笑,马上将厉风归为倒霉背锅一伙。

    接着他便说道:“那就如此说定了,厉背锅你欠我四十颗异源,郭硬气你欠我五十颗异源。”

    厉风刚默默到了周玉希和齐妙云的身侧,此时他听到这样的话语,不由得一怔。

    郭觉也是一愣,但旋即也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脸色有些难看道:“依你便是。”

    倒是万夜河实在有些忍不住,不由得问道:“为什么郭道友就是五十颗了?”

    “因为我觉得他比较硬气,不会讨价还价,按理我说四十颗也行,但我觉得我说五十颗,他也应该不会还价,那我不按五十颗算干嘛。”王离得意洋洋的说道。

    关键他还不是用传音,还是公然这么说的。

    万夜河顿时也是狂翻白眼。

    王离的无耻,还真的是活久见。

    “你们也别觉得吃亏。”

    王离看着一副垂头丧气模样的厉风和一副忍不住想要揍人模样的郭觉,却是又开始舌灿莲花,“不要以为你们是难得一见的准道子级人物就可以在这里吃独食,你问问他们,他们哪个不是准道子级人物,他们出身的哪个宗门不比你们强。我们人又多,你们本来想要一口吞掉我们就是蛇吞象。话说回来,你问问他们,哪怕欠了我一堆异源,跟着我一起历练,哪个觉得亏了?”

    万夜河和周玉希等人互望了一眼。

    他们此时细细想来,倒是真没有觉得亏。

    异源虽然欠了,但不是打着白条还没还呢么?

    弥补自身缺陷的法门,倒是实打实的到手了。

    “我觉得亏。”何灵秀却是见不得王离这副神气活现的样子,故意传音说了一句。

    “你别闹,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王离道:“不灭净瓶之类的全部都在你身上呢,你还亏啥亏。话说回来你好久没有帮我找宝光了。”

    “这两个人不就是大宝光?”何灵秀鄙夷道:“按规矩他们身上的东西你不得分我个四成?”

    “那这颗莲子给你。”王离说道。

    何灵秀虽然早就见识了王离的无耻,但听到王离这么一句,她还是气得狠狠咬了咬牙,“王离你又皮痒了不是?拿我拿不走的东西给我?”

    “多说无益,你说跟着你不亏,那就看看接下来隐山之行,到底亏不亏了。”郭觉倒是真的硬气,他直觉王离的确不想取自己性命,此时便也并不给王离多少好脸色,重重的冷笑了一声。

    “那估计真亏不了。”王离叹了口气,他看着郭觉,认真道:“你们真的不知道隐山有什么特别,这次只是知道隐山会提前开启?”

    郭觉皱了皱眉头,道:“隐山每三年开一次,东方边缘四洲每年都大量修士进入,又有多少特别可言?”

    “那就行了。”王离感慨道:“那这次你们真的亏不了。”

    “故弄玄虚。”郭觉在心中冷冷的喝出四个字。

    他此时心中烦恶,尤其是眼睛的余光扫到厉风就更加嫌烦,所以也不再说什么话。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王离倒是十分有兴致,忍不住哼了一句。

    眼下他这周围俨然一个准道子乐园。

    颜嫣、洛凛音、万夜河、周玉希、再加上这两个,都超过五个,都六个实打实的准道子了。

    “呵呵道友,他们是从那个什么忘忧山准道子的口中得知这隐山要提前开启,他们傻乎乎的都信了,那你是从何得知这座隐山估计就在明天开启的?”

    王离收了一堆异源的欠账,心情大好,但与此同时,心头的疑云却更加浓烈了。

    “怎么,难道你觉得我恐怕也是和他们一样,被人给忽悠了么?”何灵秀冷笑传音。

    “我想你大概不会像他们这么蠢笨,所以我就更加好奇了啊。”王离一本正经的传音道:“按理而言,隐山开启除非有什么特别的因素干扰,否则开启的时日绝对不会改变,那能够知道它提前开启的,恐怕就是参与其中,甚至造成它提前开启的人。要不就是另外一种,能够感知到隐山或者导致隐山开启变化的特殊气机,比如已经走出了自己道的牧青丹牧道友这样的存在。如果一定要我猜测,那我觉得此事恐怕并非孤立,和此次兽潮的离奇在红山洲南部爆发,和背后的阴谋或许有关。”

    何灵秀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她转头深深的看了王离一眼。

    她原本是还想再吊一下王离的胃口,或者是再看看情形再说,但她也没有想到王离居然直接猜到了这一步。

    “你想的不错。”

    她缓缓的点了点头,传音道:“你抛下我们走之后,我们朝你遁去的方向再追去,结果却发现了一名来自混乱洲域的修士。”

    “难道是仙墟之中那名修士?”王离一声惊呼,他下意识的想到了那名魔修。

    “不是,另有其人。”

    何灵秀摇了摇头,“我带着李幽鹊和他师姐暗中跟了上去。”

    “……”王离顿时无语,传音道:“呵呵道友你也太凉薄了吧,我以身引妖,还不知死活呢,结果你就把我抛在脑后,结果就去跟一个什么不知来历的混乱洲域的修士了?难道他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宝贝吗?”

    “不要闹。”何灵秀白了他一眼,“你还想不想听了?”

    王离只能郁闷道:“想。”

    “若只是寻常的混乱洲域修士,我们自然不可能直接去跟他,但此人十分特别,他甚至能够开启域门,还能更改传送法阵,打开空间裂口,和混乱洲域的空间沟通。”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这么厉害?”王离大吃一惊,“那这人和兽潮有直接关系?”

    “不错。”何灵秀点了点头。

    “那你们和他大战了一场?”王离有些想不明白,“我后来原途返回,搜寻了你们一阵,却并没有发现有剧烈斗法的迹象,而且你也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指引。”

    “因为此人的确厉害,我自认为行踪还算隐蔽,结果被他轻易发现,他直接将我们擒住了。”何灵秀说道。

    “你们被此人镇压生擒了?”王离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仔细的对着何灵秀上下左右一顿看。

    何灵秀顿时脸红耳赤,“王离,你想什么呢!”

    “我看你也没咋样啊。那你们都被生擒了,怎么会现在又好端端的在这里?”王离讪讪一笑,“这我就更想不通了啊。”

    何灵秀一看王离就还是满脑子鬼主意,她又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那是因为我们后来找到一个机会将他杀了。”

    “轻易镇压生擒你们的,还能被你们杀了?”王离直摇头,“不可能,此人是猪么?”

    但旋即王离突然又觉得不对,他想到了某种可能,目光顿时落在了李幽鹊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