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劫之王 > 第四百三十八章 神秘隐宗
    那名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眼瞳中几近滴血。

    他和这名身穿金色法衣的修士平日里意气相投,也觉得对方是悍勇果决之人,但没有想到对方到了这种真正的生死关头,竟然是如此不堪,竟是如此贪生怕死。

    他真的是恨不得掐死此人,但偏生此时是连声音都出不了,连眼珠子转动都不能。

    真金还需火来炼。

    这名身穿金色法衣的修士,平日里也绝对不觉得自己是胆小怕死之人,但眼下真的面临生死,他被连番恫吓之下,记载之中有关魔修的各种恐怖,却是不断袭上他的心头,让他此时的识海完全被强烈的求生欲望所充斥。

    “我是黄天洲神泉宗的修士,他是云泽洲云从山的修士。”听着王离的问话,他几乎马上就叫出了声来。

    “就你这鬼话,还想骗我大哥?”万夜河之前还是胆战心惊,但此时这两人被擒,他却是活灵活现,王离还没有出声,他就已经连连嗤笑,“神泉宗和云从山连个古字头都没有,能出得了你们这样的准道子级人物?你们是觉得我们一点见识都没有,这么好糊弄的?”

    其实王离倒是没有第一时间觉得这人是胡说。

    因为对于这些修士而言,他的确是小地方的修士,他的实力已经上去了,但有时候潜意识里的固有思维还没有上去。

    比如此时他一听黄天洲和云泽洲,脑海里的第一念头就是,中部十三洲里的洲域啊,怪不得这些人都如此变态。

    但同样出身中部十三洲的万夜河却不是这么想。

    颜嫣和周玉希、洛凛音也不这么想。

    中部十三洲的宗门当然绝大多数综合实力都非其余洲域的宗门所能相比,但十个手指头伸出来都有长短,实力也是参差不齐。

    神泉宗和云从山这样的宗门,在万夜河等人的认知里,不就是中部十三洲的二流甚至三流宗门。

    这样的宗门,能够栽培出几个年轻的金丹境修士就已经很厉害了,又怎么可能栽培得出比他们还要厉害的,一出手就是纯越阶威能的怪物?

    万夜河是绝对的不信。

    “我所说的绝对是真的。”身穿金色法衣的年轻修士看到万夜河等人全部不信的神色,他顿时急了,“我师尊乃是神泉宗神光道尊,我所修的功法就是神泉宗的大空涌真解。我之所以能够有如此实力,只是因为我在历炼时正巧得了上古金光洞天的传承,我得了金光定安镜,得了金光洞天的金煞道兵丸的法门。”

    “你们若是不信,尽可问有关神泉宗之事,我一一说来,保证不虚。”看着万夜河等人依旧将信将疑的样子,他马上又补充一句。

    “大哥,你那识别真伪的法门呢?”万夜河还是不能相信,他看着王离说道。

    王离呵呵一笑,他当然知道自己那法门是虚张声势,但此时他还是施展了出来,点出一缕火焰。

    这名身穿金色法衣的年轻修士听万夜河说王离有辨明真伪的法门,顿时反而神色一松,“你有如此法门,就自然明白我所说的并非谎话。”

    “你继续问他。”王离让万夜河继续逼问。万夜河对于中部十三洲的修士和宗门所知甚多,由他逼问更好。

    “你是叫做厉风,那他叫什么名字?你说他是云泽洲云从山的修士,这就奇了怪了,按我所知,云从山可是白泽的从属宗门,这样的小宗门也能有逆天的气运,能够出得了他这样的修士?”万夜河异常不爽的冷笑道。

    在他看来,那名眼黑多于眼白的修士不仅是比这厉风强,而且明显是比他和洛凛音这些人都强。

    若是没有王离和颜嫣坐镇,若是他和洛凛音、周玉希遭遇这两个人,他们三个准道子级的人物加起来,都不会是这两人的对手。

    “他叫郭觉,的确是云从山的准道子。”厉风看着漂浮于前方的那道火焰,他真的相信那是辨别真伪的法门,所以此时倒是定下心来,道:“他方才对敌施展的,就是云从山的秘法云从山剑,他之所以如此厉害,只是他得了空虚山的一名大能的传承。”

    “空虚山的传承居然出现了?还被他得到了?”万夜河不可置信,但旋即反应过来,惊呼出声,“他那方便铲,难道就是空虚山的古宝,墙角铲?”

    “不错。”厉风呼出了一口气,他觉得对方终于信了,“此宝就是空虚掘空铲,修真典籍之中,也叫墙角铲。”

    “空虚山是什么?这墙角铲…有什么特别之处?”这两人身上的法宝原本已经被王离收入纳宝囊中,但此时听到厉风这么说,他顿时又将那柄方便铲模样的法宝取了出来。

    “大哥,这空虚掘空铲是极品的遁空和破禁古宝,具有独特的空间威能,许多厉害的荒古禁制它都能破解,根本不需要强力破开威能,只要凭空铲上数下,就能规避禁制,就像是在墙角上挖出一个洞来,让人通过。”万夜河羡慕嫉妒恨,他垂涎三尺的看着王离身前的空虚掘空铲,接着说道:“此宝和斗室灯、断山透穴符等法宝在典籍之中有些臭名彰著,因为得到这些宝贝的修士,往往用它来偷窃或是盗墓。有些厉害的凶墓,在记载之中都是倒在此类法宝的手中。至于空虚山,它原先是中神洲阴阳古宗的分支,不过山门也在云泽洲,在两千多年之前,空虚山不知发生了何等变故,居然差不多灭宗了,只有数名修士幸存,但那数名幸存的修士都还疯了。”

    “其实空虚山的覆灭,就是和这空虚掘空铲有关,空虚山当时发现了一处凶穴,内里应该有一个大墓。那个大墓至少是圣尊墓,空虚山有空虚掘空铲这样的法宝,平时又做惯了发掘凶地和盗墓之事,所以便不断对那处大墓探索,发现内里恐怕有惊人好处之后,空虚山便集全宗之力,想要寻觅惊人际遇,但那处大墓之中除了惊天禁制之外,还有诸多的阴奴和阴煞。所以反而导致空虚山灭宗。”厉风娓娓道来,“郭觉是恰好发现了当时发疯的一名空虚山大能的遗蜕,从他身上遗留的法宝囊中,得到了这空虚掘空铲,还从这名空虚山大能的一些典籍、笔录之中,知晓了当年之事。”

    郭觉本来眼黑多于眼白,但此时听到厉风这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话语,他气得直翻白眼,反而眼白多于眼黑。

    “那处凶穴,是叫鬼王渊么?”颜嫣出声。

    “不错,就是鬼王渊。”厉风惊喜的看着颜嫣,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连这个名字都知道。

    “你怎么知道?”王离看着颜嫣,有些惊了。

    “我宗探究过空虚山覆灭的历史,也曾试图寻觅出这处凶穴所在,不过后来线索不足,终究是放弃了。”颜嫣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说道。

    “我等是有眼无珠,冒犯了诸位。”厉风此时哀求道:“但望诸位道友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二人。”

    王离心中一动,他暂时不理会厉风,看着颜嫣道:“灵熙道友,所以你们宗门是觉得空虚山灭宗只是实力不够,若是你们宗门发现了那凶穴所在,恐怕是能够将其发掘出来,获得惊人好处?”

    颜嫣的确是修真界好伙伴,她点了点头,如实道:“的确如此。”

    “那既然郭觉得了空虚山的传承,从那人的遗物之中,线索是否足够?”王离转头看着厉风,又问道。

    厉风马上道:“按照他之前所说,线索应该是够的,所以我们两人同行,也是因为我们意气相投,都是弱宗之中的强者,两个人可以互相扶持,我们将来约定一起要去那凶穴探一探的。”

    听到厉风这么说,郭觉更是气得眼都彻底翻白了。

    王离看得倒是乐了,“郭道友,你这翻白眼的功夫厉害啊,怎么翻的?我要是学会了,下次对人翻白眼可就厉害了。”

    郭觉差点直接就被气晕过去。

    “那你们在这里埋伏,却又是作甚?”王离接着问厉风。

    “这事关隐山提前开启。”

    厉风道:“我们之前得到消息,隐山恐怕就在这两日要提前开启。”

    “你们从何得来的这消息?”何灵秀的声音响起。

    “忘忧山。”厉风说道。

    “忘忧山?”王离连这个名字都没有听说过,但颜嫣和万夜河等人,听了却是脸色微变。

    “这是中神洲这最近数百年强势崛起的一个神秘宗门,它是隐宗,据说山门都藏匿在独特的小千世界之中,到底有多少修士都不得而知,但这个宗门的修士要么不出现,要出现都很强大。而且这个宗门和三圣似乎有特殊的关系,不是实力强大得让三圣都有些忌惮,便是它原本就应该属于三圣栽培。它的消息极为灵通,往往中部十三洲有一些秘境被发现,或是探索凶地这种事情,似乎都少不了它。”颜嫣知道王离肯定要问,所以在他问之前,她的声音就已经在王离的识海之中响起。

    厉风倒是也识趣,他此时主动说道:“我们是接到了忘忧山准道子陈忘初的手信,他说期望和我们将来有携手探幽的机会,为了让我们觉得和他联手是有足够好处的,他便先送我们一场际遇。”

    (今日一更,明日三更)